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一座“叫春”的城市引发的思考

[复制链接]
查看: 878|回复: 4
发表于 2010-3-8 13:23: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545545sa.jpg

一个人若不喜欢读书,我们通常会说此人没有文化。而一个没有文化的人,会经常闹点俗不可耐的笑话,自然也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不过,对一个没有文化的草根百姓而言,他若时不时地闹点笑话,不仅无伤大雅完全不值得大惊小怪,而且,没准他会因此在亲朋好友一笑了之过后,更招人喜欢亦未可知。

可是,当一位主政一方的地方大员因为没有文化,而闹出贻笑大方的无聊笑话时,各位看官或许在呵呵大笑过后,其产生的感想,也许就不仅仅是会一笑了之的事情了。

例如,最近江西省宜春市的主政者们,为了向国人推介自己当家作主的城市,居然令人笑掉大牙外加笑断裤带地将这座城市冠名为“一座叫春的城市”。从而,在“两会”期间,给13亿国人带来了极大的喜感和娱乐感。

所谓叫春,窃以为从来就不是一个多歧义的汉语词汇,那是中国的古人给可爱的猫儿们求偶时发出的凄厉叫声,而给出的一个极富美感和人味的特定词汇,其标准的定义不言自明。与之相映成趣的另一个近义词,是叫床,那是专用于形容和描述男男女女们在行巫山云雨之时乐不可支的一种状态。至于当一座城市像宜春的主政者们开始肆无忌惮地叫春时,我真的很想知道,这种从猫儿那里学来的叫法,究竟有何讲究?

如果按那些绝顶聪明的网友们给出的合理解释,宜春的主政者们其实是知道叫春的意思,他们之所以大愚若智地存心利用宜春的地名中有个春字的独特优势,才故意在自己的地盘上叫春喊一嗓子,以起到最大、最广泛、最另类的吸引国人眼球的广告效应,那么,由宜春市首开的这个先例,将因为汉字的多歧义特点,而成为中国各个城市名中拥有春字的城市群,依葫芦画瓢的合理依据。

比如长春,似乎就可以叫做“一座长期叫春的城市”,那宜春喊一嗓子叫春就不算什么了;伊春,则似乎可以叫做“一座为伊买春的城市”,那就开始有点香艳的实质内容了;而举世知名的春城昆明,自然可以叫做“一座四季可以卖春的城市”了,无疑可以把春字多歧义的韵味发挥到淋漓尽致的极致境界。

老实说,在新近宜春发生的叫春游戏中,我看到的似乎是一种权力对常识的强奸,是一种地方主政的官员把无聊和低俗当噱头的无知和无耻。

在此,我非常倾向于相信一网友在题为《叫春城市有没“叫春”思想》中所表达的观点:宜春市在自己的网站上所打出的这个广告本意,是说宜春乃“一座叫做春的城市”。宜春的官员们只是为了追求汉语多歧义的联想功能,才故意少写了一个字,用“叫春”二字来弱智地取代“叫做春”的意思,以达到一种大愚若智的广告效应而已。

如果宜春的主政者们果真如此构想自己的广告创意,存心甘冒被人耻笑没有文化的风险,而令人记住自己主政的城市大名,其情虽可悯,其无聊透顶和愚不可及则只能令人感到匪夷所思。

我的看法是,要是一座城市仅仅凭借叫春几声就被人给牢牢地记住了大名,那么,像山东日照市这样一座不怎么知名的二线城市,如果在中国最知名的媒体打出“欢迎全国的游客来日”的旅游招商大幅广告,铁定会一举爆得大名而令人过目难忘。

从宜春市的官员们闹出的这等无厘头笑话中,我们窥一斑而知全豹,似乎可以下这样一个简单的结论:在一种逆淘汰机制大行其道的体制中,时下的中国官员队伍,时不时地就闹出把低俗当高雅,把无聊当有趣,把无知当有才的响动,几成中国官场的无处不在的道道风景。可怜我中华民族,尽管在漫长的皇权专制修理下,其人格一直扭曲,其文化日渐沉沦,其文明亦慢慢走向式微,但中国的官僚队伍何曾如此不堪过?当年贡献过杜甫白居易,王安石陆游苏轼,曾国藩李鸿章的古代中国社会,虽然愚昧落后,但却真的没有弱智愚昧到公然叫春的地步。

记得上世纪90年代末期,我尚在江西的官场讨生活时,每每进出浮梁县时,就会对这个县政府写在县境入口处的一副对联看了哑然失笑。这副对联,书写的是唐代著名诗人白居易《琵琶行》中一句提到浮梁的名句:“商人重利轻离别,前月浮梁买茶去。”这两句白居易的诗,也不知是被浮梁县哪一位没有文化的领导给倡议,写在县域的几个门户入口处,竟然长达十余年没有改变过。

有一次,我陪同一位领导前去浮梁县检查社会治安管理工作时,在饭桌上开玩笑地对一位到任不久的女县委书记说:“你们浮梁县是想诚心地招商引资,还是想把在你们县投资的外地商人给骂走?”

书记说:“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什么时候骂过外地来浮梁投资的商人啊?!”

我说:“你们天天都在骂外地前来浮梁经商的人,都是些薄情寡义的东西呀!难道你进出浮梁时没有看到像谷箩一样大的字写在县境的大门口吗?那上面写的竟然是所谓‘商人重利轻离别’。你这不是借古人之口骂人家商人都是些薄情寡义的东西,那该作何解释呢?”

我记得,我的这席玩笑话,说的这位极具学者气质的书记立马就脸红了,顿时无言以对。

后来,当我再次入境浮梁时,这副对联就似乎永远进了浮梁县的博物馆。

说来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我在中国官场讨生活30余年,像我当年在浮梁县所遇到的那位女县委书记如此从善如流的官员,确实属于寥落晨星一样稀少。我所接触的更多的官员,则大多是一些不知羞耻能卖多少钱一两的知错不改的主,他们似乎以为,如果主动改正了自己的谬误,就会丧失自己为官的尊严。

至于说到宜春市的官员们,虽然他们默然地撤掉了挂在自家网上的叫春广告,但却没有一个有种的官员,敢直面舆论的嘲笑和批评,不敢知耻而后勇地公开检讨自己的愚昧无聊和低俗,给这座城市所造成的永久精神伤害。

从宜春这座城市的官员由无聊的叫春到无耻的沉默现象中,我读出的文化意义是,对一个无名之辈而言,无论这个无名之辈是一个人还是一座城市,如果他想通过一种既无聊又怪诞的手段而浪得虚名,没准其收获的其实是自己难以消受的臭名:你当初自以为种下了许多龙种,最后收获的却是一堆臭虫。
发表于 2010-3-8 13:39:17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是谁想的主意呢
发表于 2010-3-8 13:42:37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的地方官员真会动脑子
发表于 2010-3-8 15:21:30 | 显示全部楼层
哪个城市不“叫春”啊。哈哈
发表于 2010-3-8 19:20:21 | 显示全部楼层
宣传很到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