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短篇小说:《莲贵妃 》 将本土返湾湖传说再搬《中国作家网》

[复制链接]
查看: 721|回复: 3
发表于 2020-9-3 18:11: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老杜的大丫头 于 2020-9-3 18:27 编辑

    #船舫停在小水埠头没走。船上的钦差和随从经常往蒋家屋里来回。小镇上的人们大多看到过画卷上的女子,都说是王妃娘娘。他们虽然没见过,但听过书,看过戏。知道一些皇帝将相王后嫔妃的花间野史,便认定这些人是为皇帝选妃而来。

    关键词:明朝,反王湖传说,朱厚熜,

    短篇小说

                                           莲贵妃

                       (本小说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一


    刚刚发生过“壬寅宫变”,明朝嘉靖皇帝朱厚熜寝食难安夜夜噩梦。身体消瘦得不叫个人样,愁得满朝文武不知如何是好。

    朱厚熜醉酒临幸曹端妃,熟睡过去。躲在暗处伺机而动的以杨金英领头的十六名宫女一齐涌上来。按的按腿子,绞的绞颈项。朱厚熜眼睛翻白,嘴唇发紫,眼看就要一命归西。幸亏万皇后得到消息,及时赶来救下朱厚熜。御医一副猛药,朱厚熜才还过阳来。

    不用说,十六位宫女被凌迟处死,曹端妃和查出来的幕后主使王宁嫔被赐七尺白绫。

    春日的一个午后,朱厚熜用完餐,有些犯困,就躺在龙榻上小睡了一会儿,竟然做起了春梦。他梦到自己和一班随从来到湖广三司的水乡湖畔追风赏景。其间,碧水蓝天,荷笑盈盈。一色儿青杉翠柳,撩人额颈,缠人发丝。

    朱厚熜感觉从来没有看到过如此美妙的景色。更有甚至,他流连于翠绿丛中的民居茅屋时,看到一位绝色美女扶着门楣,脉脉含情地盯着他。

    朱厚熜喜不自胜,急忙上前,想拉美女的手,拥美入怀……然而,他伸出去的手拉空了,一个踉跄差一点仰面摔倒。等他再次回头,美女已瞬间消失……

    朱厚熜睁开眼睛,依然是龙榻宫帏。他这才明白,原来是南柯一梦。

    即便是梦,也是这段日子以来难得的好梦。朱厚熜后宫佳丽三千,不缺女色。但他相信皇天玄义,相信好事情不会无缘无故到来,有了好兆头就得赶紧抓住。

    朱厚熜急忙差人叫来了几名宫里的画师。这些画师都是比较有名的,在他选妃的过程中发挥过很大作用。

    朱厚熜用了两三天时间,慢慢回味梦境,慢慢叙述梦中情人的模样。有的画风景,有的画美女。

    图画完成,朱厚熜一看,正是他心中所想的景色,梦中所愿的形象。一高兴,便赏赐给画师一人一块腰间锦玉。

    其实,这些图画是画师们在朱厚熜身边时间呆长了,顺着驴毛摸的幻想意淫之作。连他们自己都不相信,人间会有如此美景,如此美女。

    朱厚熜当真了。他当即叫来大臣侯焰,要求派钦差,直赴湖广,按图附景,照图索美。并进一步要求是“兽头对兽头,一对活兽头”。条件越说越炫幻,越说越苛刻。

    朱厚熜就曾用这样的手段,冤杀过许多他想清除的大臣。这一趟活尤其棘手。侯焰知道,臆想的东西,人间哪里才有?就像朱厚熜焰炼仙丹长生不老一样,遍采宫中女处经血,结果引来杀身之祸。

    侯焰找来一直想栽培提拔的五品郎中徐更,吩咐了寻美的事情。徐更吓得面如土色,“这不是要拿徐更的小命吗?徐更平时谨小慎微,忠心耿耿,还望大人饶命。”

    侯焰说:“放心。你一个五品郎中,对圣上还构不成威胁。我看圣上的意思,不是想要清除谁,还是真心想找到这个女子。”

    徐更说:“上了这条道,还不是一样的结果?找不到这女子,或者说不是称心如意,还不是一样的杀头?”

    侯焰说:“机会与风险同在。万一找到了呢,不是可以飞黄腾达吗?这次正好是机会。”

    “这么想,也有道理。”

    就这样,徐更领命钦差,带了官船画舫和一大帮随从,顺江而下。直接来到了湖广司承天府一带水网湖区,费心尽力地寻景访美。

    时间一晃,几个月过去了,时节来到夏天。访美之事几无头绪,急得徐更亦如朱厚熜一样寝饮难安噩梦连连了。在茫然之中他没有办法,只好闭着眼睛瞎闯。杀头之前,饱餐一回水乡园林秀色,也不枉为一出人生。

    这天,徐更随意游逛,来到潜江县的反王湖。发现反王湖烟波浩渺水天一碧,莲荷盈池五彩缤纷。沿堤烟柳层峦叠嶂。好一副人间仙境。

    徐更一愣,急忙展开画卷,以画中的景色比照湖中的景色,竟也一模一样。

    突兀而来的收获,以致徐更声音都有些颤抖。他大声喊道:“赶快靠岸,赶快靠岸。”

    湖区小水埠头,突然来了几艘高大的官船画舫,引起反王湖不小的扰动。无异于湖面上陡然刮起一阵平原大风,波涛翻滚。

    船舫所靠的地方在反王湖西边,叫“全蒋个(家)剅镇”。是集镇,不大,几十户人家。这个小镇历经几百年还有存在,现在的行政名称叫“蒋场村”。

    小镇上出现了这么多明袍官帽,农家小老百姓从来没有见过。他们逢人就展开画卷,问人家,“有没有见过画中女子?”

    得到的回答,基本上都是摇头。

    他们也不想想,画上女子的服饰全是宫中装束,对于小老百姓来说,还不如看月宫里的嫦娥。

    徐更烦躁不已,寻期逼近。他老感觉脖子后面凉嗖嗖的。为了祛除这种感觉,他也下船加入到搜寻行列。

    一个钦差的模样,在一个小地方像炸了锅,引起了围观,引起了众议。徐更所过之处,都是人流豁开的一条小路。

    尽管走动艰难,徐更可还得努力加努力呀,毕竟皇命难违。

    正走动间,徐更突然听到一阵猫叫声。他有心无意寻声望过去,发现在一座茅屋顶脊上,有两只麻猫子相对而嬉。屋子正好被几株大树围着。从远处看,正是掩映绿丛。

    徐更大喜:“这不就是‘兽头对兽头,一对活兽头’吗?”

    徐更急忙走进这户人家,展开画卷,问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你们家可有这样的女子?”

    男人摇摇头,“没有。不过,我们家玉莲跟她年纪差不多。”

    徐更急不可待,“快叫出来我们瞧瞧。”


                                       二


    船舫停在小水埠头没走。船上的钦差和随从经常往蒋家屋里来回。小镇上的人们大多看到过画卷上的女子,都说是王妃娘娘。他们虽然没见过,但听过书,看过戏。知道一些皇帝将相王后嫔妃的花间野史,便认定这些人是为皇帝选妃而来。

    但蒋家的玉莲会被选中吗?十个人有十一个不相信。有一个人说,左眼不相信,右眼不相信。

    蒋玉莲的爹叫蒋延海,就是一名普通人家的普通汉子。是反王湖湖底如织的莲藕中一截白藕,是万千水鸟中的一只白鹳。妻子姓何,面慈心善。然而这样一对人见人夸的好夫妻,结婚十多年,却无子嗣,很是让庄人邻居惋惜。都以为蒋延海这辈子就这样了,劝他早点收继一个孩子过日子。早辛苦早享福,免得年纪来了搬不动,吃苦。

    蒋延海却心宽似湖,“不急不急。孩子马上就有。”

    蒋延海相信心诚则灵。他们俩夫妻到处寻医问药,求神拜佛。凡是碰到庙宇都要进去三磕九拜。作为农夫,平时积攒收成不多。但他对临门乞讨的人从不吝啬,冬天还会安排烧树蔸取暖住宿。妻子安置伙食像安置来串门的亲戚。结果,搞得他们家成了叫花子窝,个个成了他的朋友。

    经年累月,修桥补路的事情经常有。蒋延海只要发现哪儿有坑洼残缺之后,出钱出物出人出力,不修好不罢休。

    夫妻俩的善行,终于感动了上苍,感动了“送子观音”。在蒋延海四十岁的时候,跟他送来了一个女儿。

    女儿出生那天,反王湖满湖莲香,溢扬村庄田野。无论人们走到哪里都能闻到这股浓香。人们惊奇相问:“是哪里来的这么大的莲花香气?从来没有闻到过哩!”

    有人回话:“蒋延海家生了个丫头。莫非是这丫头身上的香气?”

    于是,便有众多乡亲前来蒋家道喜。

    蒋延海认为应该喜气均沾,便问大伙,“你们说,小女应该取个什么名字为好?”

    乡亲们说,今天莲花香气弥漫,老天爷早就跟你送名字来了。就叫莲花吧。

    蒋延海说:“不错,小女的辈分为`玉’字。就叫她`玉莲'吧,蒋玉莲。”

    蒋玉莲就这么诞生了。她一生下来就给人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带来了很多欢笑。

    老来得女,蒋延海视玉莲若珍珠。含在嘴里怕化了,放在手掌心怕摔了。农家小户,钱财来得紧,但蒋延海仍然将玉莲送到私塾学习四书五经,练习琴棋书画。学成了大家闺秀万方仪态。渐渐地,越来越像个人样了,容貌极其出众,十里八乡无人能及。私塾先生更是大加赞扬,说蒋玉莲长大以后,不是一个一般的女子。

    可惜,物极必反,天生嫉妒。在蒋玉莲十三岁的时候,得了一场大病。父母倾尽所有,请遍良医,居然都查不出什么病症,不敢开药。

    眼看蒋玉莲就要咽气了。蒋延海夫妻给一位老郎中下跪,恳求先生下药。并说明出任何事不怪罪先生。老郎中这才出手,他自己都说是“活马当成死马医的”。

    谁知,吉人天相。蒋玉莲挺过了这场大病。只是令人遗憾的是,蒋玉莲的一头秀发掉完,换上了满头癞疮。尽管后来长了几根头发,稀稀疏疏,经常涂满黄药,气味难闻。

    庄里人看见多摇头,“可惜可惜,多漂亮的一个丫头,被癞疮毁了。”

    由于在私塾里被同学嘲笑嫌弃,蒋玉莲退学了。躲在家里跟母亲学习针黹女红,浆洗衣衫。唯一没有放下的是古琴,实在手痒难熬就跑到后院练习一阵。所以,她的琴艺不仅没有生疏,还大有长进。能够和树上的百鸟竞鸣。

    农忙时节,蒋玉莲会在头上包一条毛巾袱子,下田帮爹干一些农活。

    一晃几年过去,蒋玉莲十五六岁应该出嫁了。在那个年代,十五六岁算老姑娘了。

    蒋延海看到女儿其貌不扬的相貌,心里直叹气:什么时候才能将你嫁出去啊!

    稻场上晒谷子。蒋玉莲摇着竹竿赶麻雀,禁不住唱起儿歌来。

    “天皇皇,地皇皇。

    有人接我当娘娘……”

    庄里有媳妇听到了,忍不住凑过来说:“你这种癞头巴脑的样子,有谁娶你当媳妇就不错了,还想当娘娘?”

    蒋玉莲不理那多嘴媳妇,跑进屋子躲了起来。任凭满场的鸡鸭鸟雀啄食谷子也不管了。


                                    三


    蒋延海从屋内唤出小女。

    蒋玉莲见有陌生客人在场,也不害怕,落落大方。只见她双手往腰间一扣,半蹲半埋首,行了一个标准的淑女礼仪。退到一旁,不再多言。

    徐更见了,好生喜欢。看蒋玉莲的装束,虽然是素衣布裙,却十分干净整洁。姿容婀娜,眉清目秀,唇红齿白,与图画中的女子有六七分相像。就是头上的癞疮令人十分惋惜,不然,几乎可以肯定,皇上妄思续梦佳人便是眼前这位女子了。

    徐更试了一下蒋玉莲的琴艺。

    蒋玉莲的琴声,宽阔时如高天黄土,委婉时如行云流水,脆亮时如百鸟婉鸣……听得围观的人们如醉如痴。

    试完琴艺又试才华。徐更和考试一样出了一道题目:运用“香莲碧水动风凉夏日长”十个字做一首诗词。

    蒋玉莲静思片刻,便轻声吟诵出来。

    “香莲碧水动风凉

    水动风凉夏日长

    长日夏凉风动水

    凉风动水碧莲香。”

    “好才女!”徐更不由得暗暗称奇。这正是他在反王湖上闲来无事,触景生情,反反复复在脑子中滚动的几个字。没想到被湖边一布衣民女吟诵出了一首难度相当大的首尾互连互倒的连环词。湖中景色尽从诗出,活色添香。

    不用说,蒋玉莲诗文过人,言谈举止完全符合标准。就是一头癞疮让徐更迟迟不敢下定决心带走蒋玉莲。

    很明显,如果带一个癞疮女子献给皇上不是天大的笑话吗?皇上一怒,脑袋搬家。搞不好还会连累九族。

    左难右难,徐更在湖边磨蹭犹豫了半个月没动,反复分析比较利害关系。

    徐更明白, 十个条件符合了八九个,所寻之美,正是此人。加之期限逼近,不得不令他焦头烂额。

    这时候,有个随从来到徐更面前献了一计。

    小随从说:“我们可以先将蒋玉莲悄悄带回宫里,暗请御医施药调理。说不定瞎猫碰到死老鼠,能够蒙混过关呢?皇上那边跟侯大人请求,帮忙拖一些日子,看情况再做打算。如何?”

    徐更看着这名聪明的随从说:“以你的聪明,也可以做五品郎中。”

    “大人说笑了。”

    除开此计,徐更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唉,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就这么做吧!

    于是,徐更令蒋玉莲简单梳洗换新之后,再到画舫换作宫装。

    蒋玉莲来到平时洗浴的地方,准备下湖。

    徐更不解,问蒋延海,“你们平时都是这样?”

    “正是。”

    “有点奇怪。”入乡随俗,徐更没再多问。

    蒋玉莲刚一下湖,天空突然乌云密布,狂风暴起,下起了倾盆大雨,下得人们眼睛都睁不开。田里有做农活的人来不及归家,以为是平常所见的“跑暴”,只找到树下避雨。哪知一下就是半个时辰,浑身湿透。纷纷嘀咕,“今天有点奇怪呀,跑暴跑了这么长时间?”

    徐更和随从们纷纷躲进茅屋,不敢出门。

    蒋玉莲一直站在湖中,任凭水洗雨淋。

    等到再一声雷鸣过去,陡然雨止云散。反王湖艳阳高照,仙气氤氲,一道彩虹当空斜跨。景色旖旎惊人。

    徐更冲出茅屋,迅速将目光撒向湖面。因为蒋玉莲一直没有回屋,有点担心她会溺湖。

    其实,徐更的担心是多余的。蒋玉莲经常下湖,哪能不会泅水呢?

    徐更发现,蒋玉莲满头癞疮竟然被风雨洗刷一尽,不见了,一头黑亮长发直达腰际……

    徐更目瞪口呆,紧接着是一阵狂喜,口中念念有词,“天助我也,天助我也……”

    徐更急令随从们上船,打道回府。

    蒋玉莲在画舫上稍加梳妆,擦上本地特有的莲花香粉,抹上蛤蜊油,换上了宫服。瞬间,蒋玉莲从“癞疮之女”变成了绝色貂蝉。

    从此,蒋玉莲上船变装的小水埠头便有了响亮的名称:皇装垱,一直沿用至今。


                                    四


    回程尽管是溯江而上,但回到京城,只用了个把月时间。

    由于任务完成得出色,心情舒畅,徐更感觉路程短了许多。这是一个急于领赏急于加官进爵之人的正常心态,就像一个坛子里装着宝贝急于揭开盖子看是什么东西一样。

    徐更甚至梦到了皇上朝庭之上授予他三品府尹的场景。官袍玉带加身,顶戴翎花上首,好不得意开心,梦里笑醒了好几回。

    徐更回到宫里,首先面见了侯焰,询问如何操作献美一事。毕竟侯焰在京城官场混了近一辈子,懂得趋炎附势,懂得趋利避害,更懂得索要最大的好处。

    侯焰考虑再三,吩咐徐更在禀奏过程中省略掉“癞女变美女”的细节,担心皇上滋生阴影,赐你个欺君之罪。

    两位官臣,老谋深算,设计来设计去,却还是留下了一个致命的隐患。

    徐更依计而行,满心欢喜,带着随从簇拥着蒋玉莲进入宫殿。

    朱厚熜正在御批房,面对一堆奏折,无精打采地浏览,呵欠连天。这些日子,他问过侯焰,“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寻美之事怎么还没有消息?”

    侯焰察言观色,专拣好听的词说给朱厚熜听,“湖广水乡,路途遥远。湖光水色,相似之处很多。美人遍地,近貌之人也很多。徐更钦差必须仔细查验,丝毫不能遗漏。所以多费了一些时日。”

    “甚是甚是。”几句话说得朱厚熜很是舒服。“虽说如此,还是要抓紧,不能超过期限。”

    “遵令。一定不会超过期限。”徐更上船启程,已经派人快马加鞭来报,侯焰心里有底。

    听到太监报告,徐更求见,朱厚熜一下子来了精神,“快快宣进。”

    徐更进御批房施礼启奏,“微臣有幸,不辱使命。已经将皇上梦中佳人请到,请皇上验收。这女子不但貌美,而且多才多艺,知书识礼。得此佳人,实在是陛下之福,天下之幸!”

    朱厚熜的眼珠早就在蒋玉莲身上滴溜乱转,徐更说什么他根本没听进去,反正是废话一大堆。

    听说蒋玉莲才华出众,朱厚熜来了兴趣。笑着对梦中情人说:“爱卿冰清玉洁,恰如出水芙蓉,朕封你为‘莲妃’。明日妆扮起来,定是‘头顶凤,凤顶头,点头凤点头’也。”

    蒋玉莲一听,敛衽而答:“谢主隆恩!臣妾见吾皇‘身穿龙,龙穿身,翻身龙翻身’,大是惶恐,举止失当之处,乞吾皇恕罪!”

    朱厚熜一听,蒋玉莲巧妙地对出了自己出的上联,极为高兴。

    朱厚熜见徐更仍在殿堂便说了一句,“爱卿辛苦,可以禀退。”其他的话一概没有。

    徐更有些失望,只得悻悻而归。

    侯焰说:“皇上新得佳人,心旌摇曳,哪里还能想到你?不要着急,该你的跑不了。我以后旁敲侧击,提醒皇上对你犒赏。”

    徐更的前途又充满了希望。

    朱厚熜夜夜笙歌了几日。有一天,他随意问蒋玉莲,“爱卿何方人士?”

    蒋爱莲答:“臣妾乃`反王'人士也。”

    反王湖,本来是一个很出名的地方。

    当年,明太祖朱元璋和另一股反元势力汉王陈友谅争夺天下。陈友谅在九江一仗战败身亡。其弟陈友仁率几万残部溃逃到一个无名湖盘踞多年,才将此湖命名为反王湖。后来,朱元璋包围剿灭了陈友仁,奠定了大明王朝根基。这“反王湖”便名扬天下。

    只是朱厚熜孤陋寡闻,不学无术,对反王湖及先祖之事竟然一无所知。听到“反王”两个字,马上联想到了“壬寅宫变”。于是神经过敏,头脑发胀,发出怒火:“大胆妖女,甫一入宫便妄言反王,快快处死。休得待其毒计得逞,害了朕躬性命。”

    可怜蒋玉莲,青丝未解,未曾做几日娘娘,竟然殒命于七尺白绫。

    这事侯焰知晓,急得直跺脚。

    徐更在家中左等右等,等来的却是皇上要斩寻美钦差的消息,吓得魂飞魄散。


                               五


    徐更被宗人府逮捕入狱,等待秋后问斩。事情坐实之后,徐更反倒不再害怕了,只是一阵苦笑。自己和朱厚熜一样做了一出黄粱美梦。

    侯焰知道朱厚熜的性格,错了就错了,不会改变。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多屈死的大臣呢。

    想救徐更,唯一的办法是在不涉及君王权威的情况下改变“反王湖”事件的性质。

    俗话说“伴君如伴虎”。侯焰能在朱厚熜身边保全这么多年,没有两把刷子是不行的。

    侯焰讲了反王湖的由来之后,朱厚熜才明白冤杀了蒋玉莲,有些后悔。他后悔的不是一条人命没了,而是后悔送到眼前的续梦佳人让自己亲手毁了。

    侯焰抓住朱厚熜脸上一闪而过的情绪,急禀皇上。“皇上可以继续下旨,将莲妃送还家乡下葬。”

    朱厚熜一想,也对,毕竟蒋玉莲的妃子身份还没有下旨剥夺,可以弥补小小的缺憾。便说:“依卿所奏,颁旨莲妃送还家乡,追谥贵妃。依规厚葬赐封。”

    侯焰初步获胜,继续追索,“臣所荐徐更,依律当斩。臣请皇上准奏,续荐徐更担任临时`扶丧’钦使,负责莲贵妃回乡事宜。复命后再可问斩。”

    “准奏。”

    就这样,徐更捡了一条小命。

    侯焰直接跟徐更说明,“事情办完以后,你就隐姓埋名,携带家人远走高飞吧。千万别露面,我会吩咐宗人府作为悬案挂起来。”

    “谢大人救命之恩。”

    “还有。一定要记住,交待反王湖的人将名字改了,以免再触霉头。”

    “一定记得。”

    蒋玉莲灵柩回乡之日,乡亲们才得知娘娘冤屈,唏嘘不已,纷纷前来蒋家吊灵。

    蒋玉莲被安葬在“全蒋个剅镇”附近一块高地上。在她的坟冢旁边修有一座娘娘庙堂,里面供奉的便是莲贵妃。扶柩而来的两名宫女出家在此当了尼姑,终日为莲贵妃击磬念经。保蒋家平安,佑乡亲富贵。

    在徐更的提议下,反王湖的乡亲将其名谐音为“返湾湖”,用到现在成了“返湾湖国家湿地公园”。

    “返湾湖”后面的千亩良田被赐为蒋家的祭祀地,取名“皇装垸”,就是现在的后湖农场皇装垸分场。

    沿娘娘庙堂周围还配套建有“接官厅”“浴女池”“换装阁”一系列设施。

    事情办完,徐更在娘娘庙上了三柱大香,从此销声匿迹。历史书上查不到他的蛛丝马迹,只是在人们口中模糊相传,以钦差称呼。

    有人在娘娘庙上香时,发现有一个尼姑的眉眼特别像蒋玉莲,便怂恿蒋延海前来抵实相认。可惜,蒋玉莲变身美女之时,父母也只是匆匆看了一眼背影,根本无法辨认。

    也有人看见,这个尼姑看到蒋延海夫妻时,偷偷抹泪。蒋玉莲也无法与父母相认。不然,这贵妃待遇,这“皇装垸”便会瞬间被剥夺,还会以欺君之罪害一大帮子救她的人。

    不过,也有很多人说,这种种说法均是出于善良心愿的臆想。

    但是,每逢月夜,返湾湖会响起琴声却是真实的。这琴声,婉转悠扬,如歌如诉。琴声响过的第二天,湖里便会生长出许多新的荷叶和莲花。琴声不断,莲花不断,直至满湖绮丽灿烂。

    久而久之,返湾湖的人将莲贵妃和湖里的莲花等同起来。说莲贵妃就是说的莲花。

    有好事者听到琴声之后会驾舟追寻。也有游人专门宿到民居等待月夜听琴。但他们都追不到,听不到。只有返湾湖的小姑娘们才听得到听得懂。

    因为她们和湖里的莲花一样都是莲贵妃的化身。

                                                         (完)

发表于 2020-9-3 18:22: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杜的大丫头 于 2020-9-4 10:07 编辑

https://vip.chinawriter.com.cn/m ... rchives_212581.html

       邮箱:dugy13617286677@163 .com      
发表于 2020-9-9 13:14: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杜的大丫头 于 2020-9-9 13:23 编辑

  转《小说消息》上读者的跟帖。         

真是一篇好小说!尤其是通过极其优美的文字讲述了一个美好的传说,描写和人物对话都与明朝那个时代非常贴切,文笔不凡!
    期望通过这篇小说能带动潜江返湾湖地区的旅游业的发展!问好朋友!



发表于 2020-9-13 12:09:0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杜的大丫头 于 2020-9-21 15:53 编辑

作者的出生地就在"全蒋个剅镇"和"皇装垱"之间。沐浴过返湾湖的雨水。严格意义上也属于能“听琴之人”。这些传说从小听到大。现在有能力写出来了,才以释情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