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短篇小说: 糖皮纸

[复制链接]
查看: 2590|回复: 3
发表于 2020-7-28 08:25: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很多人都知道,在她走过来的路上,有一个和糖皮纸有关的故事,有一个战胜人生磨难催人泪下的故事。
关键词
糖皮纸,战胜人生磨难,催人落泪

短篇小说

              糖皮纸

             一

         一起的玩伴惠惠上学去了,青果却没能上学。她看着惠惠背着书包蹦蹦跳跳走在路上,十分羡慕,便缠着爸爸夏龙庆,"我也要上学。"
        夏龙庆一声没好气地回答:“滚一边去,没钱。人家有一个背米袋子的爸爸,你有吗?
        青果只有流眼泪的份。惠惠的爸爸杨道洪在闸管所上班,家里宽裕得叫惠惠十分自豪。惠惠经常问青果,"我这条裙子是爸爸才买的,漂不漂亮?""我爸爸跟我买了一根红皮筋头绳,好不好看?"
         青果看得眼睛发直,"什么时候,我能有这样一个爸爸就好了。"
       惠惠笑青果犯傻,"爸爸就是一辈子的事,还能换吧?"
       青果就是没有惠惠聪明。不过青果感觉,夏龙庆不太像自己的爸爸。夏龙庆喜欢对她乱吼乱叫乱打乱骂。反而是惠惠的爸爸对她比较疼爱,有点爸爸的味道。
       杨道洪每个月回来一次,顺着青果家旁边那条河,顺着青果家旁边那条砖渣路。
       每次回来,路过青果家,都要过来喊一声:"青果,来。看叔叔给你带了什么好东西?"
        "奶糖。"
        "青果好聪明啊!"杨道洪一个手掌伸开。掌心里躺着几颗花花绿绿的奶糖。
       这时,青果的脸上便会笑出两朵花来。
        后来习惯了,青果估摸着杨道洪要回来的那几天,她就搬了小板凳坐在屋旁边等。远远地就能看到杨道洪,每一次都没让青果失望。
        有一次青果问杨道洪:"你比我爸对我还好,为什么?"
        杨道洪愣了一下,盯着青果看了一会,可能是看她越来越大,有些事情会提疑问了。他说:“你觉得我比你爸爸好,那你就把我当成你另外一个爸爸呗!
       青果还小,无法理解更深的意思,只是觉得谁对她好,就可以当她的爸爸。
         “好。青果愉快地答应了。
         "那你就小声的喊一声爸爸我听一听。"
         "爸爸。"
         "……声音大了,小声小声,不能被别人听见。记住,以后不能当着别人的面喊,也不能告诉别人你喊过我爸爸,知道吗?"
      "为什么?"
      "这样做才有糖吃。"
      "……"
       从这天开始,青果便将每次剥下来的糖皮纸收集起来,藏在她睡的床角落里。已经收集了厚厚的一叠。有时候,实在是太想吃糖了,太想另一个爸爸了,就背着夏龙庆拿出糖皮纸来偷瞄一阵。      
  眼下,家里断粮几天了。夏龙庆也不管,每天早晨出门,晚上归家。青果饿得头晕目眩,快要饿死了。屋门口一颗枣树上的枣子被她坐在树上吃光了,她只好拿着小铲子到红薯地里翻找遗落的儿薯子充饥。今天连儿薯子也没看到,她只能坐在门口等,肚子里咕咕咕咕如同青蛙在叫。
        太阳落土,夏龙庆终于回来了。不过他走路歪歪扭扭,脸上红得如同猪血。明显的,他已经吃过了,青果晚上的一餐又没了着落。
         "爸爸,我晚上还没吃哩,我饿。
       夏龙庆酒气熏天,"我管你饿不饿,我又不是你爸爸。你找你爸爸要吃的去。"
       青果泪流满面,只得来到厨房,舀了一瓢水,咕嘟咕嘟灌了一肚子。这样能够顶住一阵子饥饿。
     天渐渐黑了下来。夏龙庆的鼾声从屋子里传到外面,传到青果的耳边。青果双肘撑在膝盖上,捧着脸,望着路口,望着不远处的那条河发呆。她在想杨道洪手里的糖果,能起到望梅止渴的作用。
       有一次,惠惠拿出几颗糖在青果面前炫耀,"我爸爸跟我买的糖,你有吗?"
       青果也掏出糖,"我也有,比你的还多。"说完,青果又跑进屋子拿出一叠糖皮纸。
        "谁跟你买的?"
       “我爸爸。
     “假话,你爸爸穷得连饭都是在我家吃的,还有钱跟你买糖?
      “不是这个爸爸,是另一个爸爸买的。
      “你还有几个爸爸?
       "嗯。"
       惠惠在读书,懂得比青果稍微多一点。
  青果记着杨道洪的话,没有多说,特别是在惠惠面前。

               

       饥饿驱使青果想离开这里,想离开这个毫无温暖的家,想离开这个从来不把她当女儿看待不关心她死活的爸爸。她不明白,爸爸为什么对她这么狠心。母亲生她下来一年后就死了,她连一点印象都没有,仿佛她就跟树根缝隙里钻出来的一样。
        自己能去哪儿呢?青果想不出来有什么亲戚。只有惠惠的父亲杨道洪,让她感到有些熟悉和想念。
       但他又在哪儿呢?
       青果曾问过杨道洪,"你从哪里回来的?"
       杨道洪估计说地名青果肯定会不知道,便耐心地解释。"是从很远很远的地方走回来的。顺着这条河往上走,走上一天时间就到了。"
       "你在干什么呀?"
       "管理水闸。关闸开闸,放水浇地。"
       青果不懂闸是什么。杨道洪领着青果来到河边。用泥巴筑了一个圆圈,用一个破碗舀来水倒进去,然后用竹棍子从泥巴圆圈上戮了一个小眼,水就开始往外流了。这时,杨道洪用手指当闸板,慢慢下放,直到堵住小眼。"这就是闸,不允许水乱跑,浪费。"
         "哦,懂了。好好玩儿。"青果开心不已。自从惠惠他们上学以后,就很少有人和她一起玩了。难得今天有杨道洪陪她玩一阵子。
       "你走了一天累不累呀?"
       "不累,能看到青果这么高兴,当然不累。"
       青果以为顺着河往上走,走上一天,找到开闸关闸的地方,就能找到杨道洪。她下定决心,去找另一个爸爸。
        好在没有说走就走。临出门,青果知道还要像惠惠上学那样先要吃饱一餐饭。
       家里找不出可以吃的东西了。唯一的希望是母鸡能多下几个蛋。
       母鸡能下多少蛋,夏龙庆知道个大略谱儿,可以解决他的烟钱。如果少了,青果就要遭殃,非打即骂。所以青果不敢动。
       为了不挨饿,小小的青果也偶然发现了一种能够使母鸡多下蛋的方法。有人在屋子附近耕田的时候,鸡也全部下到田里抢蚯蚓蚂蚱吃。这几天的鸡蛋会大大增加。
        现在,田耕完了。青果就拿着小铲子和罐头盒子到菜园子里,到橘橙树下到处挖蚯蚓。蚯蚓松土会留下一条缝,蚯蚓拉屎是卷状泥土,好找。
       青果挖了两天。手磨破了皮,流出鲜血,仍然咬牙坚持。
       她把蚯蚓倒给鸡的时候,鸡围绕着她一阵乱扑腾。有的鸡甚至啄到了她裹着泥巴的脚趾。
         两天以后,鸡蛋在正常的产量上多出了三个。
        青果十分兴奋,趁夏龙庆回家之前,偷偷将鸡蛋放到锅里煮。她怕夏龙庆回来发现一顿打骂,慌里慌张只煮了个半熟。起锅凉水之后,和糖皮纸藏到了一起。

                                               

       清晨,夏龙庆赶早放牛去了。
        青果在家里放心大胆地吃了一个鸡蛋,将剩下的两个揣进了内层衣服的荷包里。把糖皮纸从床角落里都找了出来,一张都不剩,按在桌子上压了压,装进了裤兜。用手按压还能发出吱吱啦啦的响声。青果很开心。
        现在的季节,早晨有点儿凉,中午又有点儿热,夜晚便会发冷。青果根本没想到会在外面熬夜行走,没穿多少衣服,不得不令人揪心。
       青果要去的方向正是惠惠他们上学的方向。所以,她等来惠惠他们一起走。
        以前青果多次这样走过,陪慧慧他们一起走到学校再打转,或者是等慧慧他们放学再一起回来。
        从学校开始再往外走,青果就生疏了。她站在高处,伸出手指,对照着河流的曲线比划了一下,开始朝她确定的方向走。
       走着走着,青果感到自己与河流越偏越远,快要看不到了。她怀疑自己走错了路,便选了一条路朝河边端直靠过去。
        这条路很窄,显然不是人们经常走的路。青果意识到,路肯定走错了。她心里有点儿发慌。她捏了捏糖皮纸。糖皮纸发出的响声支持着她坚定信心继续往前面走。
         青果终于回到了河流的旁边,她轻轻地吁了口气。她决定就在河滩上走,尽管没有路,但河流牵引着她不会走错。
       孩子的天性是玩耍。青果心里一没事,就不急着走了。她还停下来,看别人捞了一阵子鱼。
       河里,有人下了一大片"迷魂阵"。一根根竹篙撑起一道道网,弯弯绕绕划出一条条水道。鱼只要一游进这个阵式就别想回去了,只能往一个方向游,最后都游进了渔人的网蔸里。
        青果没看到这个东西,很稀奇,就坐在旁边看了半天也没看懂路数。
       渔人看到青果,问她:"你是哪里的孩子?怎么玩到荒地里来了?"
       青里说:"我不是玩,我是去找爸爸的。"
      渔人说:"既然是找爸爸,那就早点走吧?"
       "好。"
        青果斜眼看了看太阳,晌午了。肚子饿了。她掏出鸡蛋剥了一个,捧着河水咽下了。
      青果对一天的路程没多大概念,以为太阳落土就到了。
        青果瞄了一眼河流前方,一去大几里,没有闸的影子。
        青果继续往前,也没着急,还拿了一根棍儿敲河滩上的野花野草,显得很轻松。
       就在天麻眼的时候,青果被横穿的沟渠切断了路。水里浅浅地淹没着一条土档,土档上有人踏踩过的痕迹。
       青果犹豫了一下,又捏了一把糖皮纸。青果把糖皮纸当成她力量的源泉了。只见她脱掉鞋袜,勇敢地小心翼翼地摸索着前行。
        这个季节,流水不大,流速不快。应该是老天爷在眷顾着青果。
       青果终于涉水爬过来了。她坐在岸上,有些后怕,有些想哭。眼里渗满了泪水,荒郊野地如果真的滑倒在水里,无人能知。
       真正让她害怕起来的,是四周逼近的暮色。
       河流前方依然空空如也,青果的四周没有人烟,只有鸦鹊老鸹在树上聒噪,一声声更加重了野外的孤寂。
        青果依靠糖皮纸的鼓励,收起泪水,爬起来继续走。她每走一步都坚持用树枝敲一步前面的草。此时,她想起了蛇也可能归窝了。青果不会想到,时令已进深秋,蛇早就开始进洞冬眠了。但蛇的概念吓得青果毛根直竖。
        好在前面不远,青果看到了有灯火跳动。她朝灯火靠过去。
        一阵犬吠带起一阵鸭子的嘎嘎叫声。天无绝人之路,青果碰到了在河边放鸭子的一家人。
        鸭老板手里拿着电筒,照到了青果的脸上,吔,这里怎么来了个女伢子?

                                                     

        青果几天没回家了,夏龙庆只是问了一声惠惠。
       惠惠说:"那天早晨和我们一起走到学校,后来就不见了。"
      惠惠的母亲聂秀芬对夏龙庆说:"你没去找?"
       "我找她干什么,又不是我的女儿?"
        聂秀芬说:“你有点没良心,惠惠不是杨道洪跟你养大的吗?
       这里简单交代一下,前辈们的事情不作深入描写。
       青果的母亲嫁给夏龙庆的前一天晚上,找到她倾心的男朋友杨道洪献出了女人的初贞。所以生出了青果。意外的是一年后抑郁而亡,给青果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由于杨道洪在外面上班,家里的田没人帮着耕种。聂秀芬请夏龙庆帮忙,结果帮成了一对鸳鸯,生出了慧慧。这些年来,谁人都知,但都捂着盖子不吭声。杨道洪每个月回来一次,很大程度上是在做样子给外人看,是在照顾聂秀芬的情绪。
        鉴于此情,聂秀芬急匆匆地赶到闸管所,跟杨道洪报了信。
        杨道洪急得团团转。这些年,杨道洪一直忍着。看青果没有上学,他忍了。看青果饥一餐饱一餐,他也忍了。只是没想到夏龙庆会这样恶狠狠地对待青果。
        杨道洪问夏龙庆,"青果出门带了些什么东西?"
      “什么都没带
       惠惠说:"我看她好像带了这么厚的一叠糖皮纸。
      “糖皮纸?
      “嗯。
       杨道洪回忆起青果问过他的那些话,明白了。他急忙收拾起他走夜路的一套装备,连夜出发。
         聂秀芬说:"我陪你一起去吧。"
       杨道洪说:“不用了!
       聂秀芬明白,出了这件事,他们之间名义上的夫妻也彻底结束了。
      杨道洪顺着河道寻找了两天。好在有那个竖"迷魂阵的渔人和放鸭人提供线索。
      杨道洪找到青果时,她正靠在一棵树下睡着了。青果,青果……”
        也是饿了,也是走累了,也是受了冷气侵袭,青果努力睁开眼睛,有气无力地喊了一声:“爸爸……”
       青果张开手,带有韧劲的一叠糖皮纸自动弹开。一阵轻风吹过来,吹散开糖皮纸,飞得到处都是……
        杨道洪,一个大男人,面对自己这遭受了诸多磨难的女儿,再也忍不住了,泪如雨下。
        从此以后,杨道洪再也没有回去过。青果也上学读书了,读到汉江艺术学院毕业,最后进入市电视台当了节目主持人。字幕上打出来的名字叫杨青果。有不少人知道,在她走过来的路上,有一个和糖皮纸有关的故事,有一个战胜人生磨难催人泪下的故事。
                                                                                                                                          ()
         

发表于 2020-7-28 11:49:43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楼主新作。
发表于 2020-7-28 12:00:36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欣赏。点赞。
发表于 2020-7-29 07:43:20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发在《中国作家网》
中国作家网-会员在线7.29.pn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