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短篇小说: 热酒冷酒

[复制链接]
查看: 4115|回复: 1
发表于 2020-7-19 16:05: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老杜的大丫头 于 2020-7-19 16:08 编辑

与《中国作家网》同步上线。

短篇小说

                           热酒冷酒

         我和笑珍同村,一同上初中同住校。住宿生分为男班女班,就是那种五六十人住一个教室的大班。除了上课,一直闹哄哄的,像菜市场。
         由于父亲在我十岁时就离开了,家贫如洗使我从小就有些自卑。读书时不仅学费困难,连小笔头橡皮擦大字纸也经常缺。笑珍父亲是酿酒的师傅,家境好。自从和我同桌开始, 几乎所有学习用具都是准备的双份,总是在恰当的时候找个合适的理由与我共用。比如帮她做作业描大字交给老师。当时认为是我在帮她,后来才明白其实她在帮我。星期天就一起帮我剪夏谷草挖半夏卖准备下学期的学费,经常晒得汗流浃背
        住宿以后,别的同学能用臭肥皂洗衣服,而我只能用清水揉。本来灰不溜秋补丁加补丁的两件衣服几天就成了一把腌菜。笑珍发现了,隔两天来一趟,不容我分辩就搜走一堆臭袜子脏子,洗干净后放到我的枕头边上。
         就因为这事,同学们开始忌妒起哄。尤其是大魏整人太过分太频繁。有一次午休过后,本来起床铃声响过要上课了,而我还在沉睡。平常同学们会互相叫喊,而这次大魏嘘止同学悄悄走出寝室。熊老师发现我之后很生气。掀开被子啪啪两巴掌拍在屁股上,什么时候了,还撅起个屁股挖胡萝卜?
         挨了老师的打骂,大魏像小喇叭几天就广播到全校了。早晨做体操,几乎全操场的人都在朝我看嘲笑我。我只好以低头不看他们不和他们说话来对抗,更加寡言少语。笑珍看出了异常,问了我好几遍是怎么回事。我吭都不敢吭。
         这还在其次,还有一次差点把我整退了学。要不是笑珍发火整一把大魏和同学们,把事情闹大引起老师关注我还真呆不下去了。
         那天晚上,我揭开被子准备睡觉,发现床上有一大摊水渍。我明知是同学们整人,又急又臊,满脸通红。前不久一位同学尿床受不了冷嘲热讽而选择离校。大魏开始嚷嚷:撒尿宝,耕田佬。撒尿宝,耕田佬……”整个寝室充满了恶俗的敲床拍脸盆凳子的声音。整得我眼含热泪,准备逃离寝室,在门口与进来的笑珍撞了个满怀。
        不知为什么,笑珍一进来跟一个狠老师进教室一样全场鸦雀无声。
         笑珍明白怎么回事后,操起衣架,一个一个指着同学们问是不是你。同学中有的退缩有的躲到了床后面有的暗示是大魏。笑珍径直走到大魏面前,你说,是不是你?
         大魏脖子一梗,不是!
        “好,不是。你们都不承认是吧?那你们等着!
         笑珍出去了一会就回来了,手里拎着一桶水加一个漱口缸。关键是后面跟着一大群同样装备的女生。
男生全傻眼了,一个一个呆若木鸡,任凭女生在寝室里一通大闹。全班同学彻夜未眠,第二天上课,教室里的咳嗽声此起彼伏。
         此事最后收场是所有参与者全部罚站节课,影响重大。同时也意义深远:我没有因此而退学。熊老师说,那个时候如果退学,你就读不了高中上不了大学,更当不了作家写不出什么文章,你的损失就大了!
         确实如此,这得感谢笑珍
         按道理说,我和笑珍青梅竹马,很容易顺理成章缔结姻缘的。我意识回去找过两次,可能是缘分浅始终没碰上。大家猜后来跟谁成了婚?跟大魏,惊掉大牙吧!
         大魏问我,你说当年同学们为什么妒忌你?
        “不知道。
        “你不觉得笑珍美得有点特别吗?你比我会形容,找个词出来。
         “我一直没注意,常在身边熟视无睹吧。仔细回味,笑珍还真是美得出奇。我所能想起的赞美之词都用得上来,可惜……想起小时候玩娶媳妇游戏,为了拉我入伙,笑珍每次都抢着做我的新娘。小时候的我笑得那样开心,现在的我鼻子隐隐发酸。
        大魏说:什么时候,你回去一趟,我们一起喝一顿酒。其实笑珍经常念叨你!
        大魏说,笑珍接起了父亲的手艺,将一家酿酒公司经营得风生水起。公司发展到现在,许多工艺都改成了自动化。而酿酒用的水,她始终坚持挑河里的水,而且是自己亲自挑,谁都不能代替。她说,每一锅酒里都有故事,而故事就来自东荆河,来自她挑上来的每一桶水。大魏明白,是因为我生活在东荆河上游的城市里。大魏向笑珍求婚时,笑珍问了唯一的一个问题:说如果老同学(指回去看她的时候你怎么办?大魏说,我们可以一起喝一顿酒。
       只是大魏没想到,这么多年,我一直没有回去看过笑珍
       我说:其实,我回去过几趟,怎么也没碰到笑珍
       大魏一笑,其实是笑珍了。
        我一愣,为什么?
       大魏说:很简单。笑珍看出你小子文不错,将来一定能混出名堂来。而她注定只能接她爹的班,会拖你的后腿。乌鸡凤凰不能齐飞,不如留一段美好的记忆。所以就给我大魏留机会啰。我何得何能能够得她的青睐?
       我心愿未了,竟然来自于一个害了不少人的世俗观念。
       大魏这次是进城开会,瞒着笑珍找到我的。他现在当上了村长。
       是同学情,也是为了了却心愿。之后不久,我回到村里。
       我的村庄在一条小河边上,小河连通着东荆河。一弯河水不知疲倦经久不息地流着。
       小河两岸,从大片大片的深绿稻田变换成大片大片的白银水面,无不透露出时代变迁的气息。那白银水面下养殖的正是全国闻名的东荆河小龙虾。
       我找到笑珍时,她确实正在从河里往生产车间挑水。从水埠上顺着石阶一级一级攀爬,双腿遒劲有力。她挑上来的是酒精华,是无限情意
       看到这条河,我又想起了小时候的一件事。
       小时候,小河两边,都生长着一片一片茂密的竹林。每到冬天下雪,竹林里披挂着雪的景色总是引得我们心旌摇曳,总想到那个童话世界里去遨游。一些鸟儿兔子黄鼠狼也总在这个时候变得极其笨拙可爱,任我们追逐嬉戏。
        我们的捕捉工具很原始,就是弹弓、双脚和双手。那天,我们从雪地里赶出一只野兔。我们没舍得用弹弓打,就组织小伙伴们展开围捕。
        童年时期的雪年年都下得猛。河里的冰超过一尺厚。我们上学恰好是顺着这条河。我们干脆就敲出冰,踩在脚底下一路滑行
        那只野兔被逼下了河,我们欢呼蹦跳起来。这时,伙伴笑珍寻来了一块块破瓦片,一人片拿在手里当武器,瞅着时机照野兔溜过去。
        谁知,乐极生悲。追在最前面的我,咔嚓一声掉进了一个冰窟窿……冰层虽然厚,但乡下人喜欢用榔头敲出窟窿捕鱼。第二天冰一封就很难发现……伙伴吓得哇哇乱叫。野兔趁机溜走。
         同伴们谁也不敢靠近窟窿,有的就地呼喊,有的跑回去喊大人。只有笑珍很有主见。她知道,等大人来我也许早就没命了。笑珍迅速集中同伴,将生长在岸边的一根大绵竹扳弯,竹梢头刚好靠近冰窟窿。同伴们一手攀竹子,一手扯后襟,一个挨一个,死死抓住不放,终于抓住了我尚在冰水中一沉一浮的手……
         我的生命是父母给的,但也可以说是笑珍给的。
        笑珍看到我时,陡地一惊。很明显地看她身体往直处撑了一下。这么多年没见,在我心里仍然是美得触目惊心。
         笑珍很快恢复了原来的表情。吔,你小子终于想起还有这么个老同学来了!
        倒是我心情有些激动,说话都有些不利落了,老同学……噢,笑珍……你好啊,老同学!
         “别,别激动!都当大作家了,还那么爱激动,话都说不清楚。这毛病还没改呀?
        大魏闻讯赶回,带回上等小龙虾。他吩咐厨房的师傅做出油焖大虾,集体犒劳。
          中午,一排桌子摆开。一盆盆用脸盆装的油焖大虾端上桌子。膘肥壮硕的个头,鲜艳诱人的红色,引来阵阵叫好声。这碗菜可以直接用手抓,筷子都不要。酒是现存的,自己酿的,就用大碗装。公司内外因为这道大菜而热热闹闹,像过大节。
        现在,很少能见到这种场面。没想到,在我的村庄,还保留着这种万丈豪情的节目
        大魏接到电话,说是村里运龙虾的车装满了,等村长一起出发去网商城交货。
        大魏说:对不起呀,老同学。身不由己,身不由己!
         笑珍和员工们干了一碗又一碗,激情满怀。      
笑珍问我,醉没醉?还记不记得小时候分班跑麻城游戏的那首歌?
        “记得。没醉!
       我和笑珍又一起回到童年……
点帮点啰
啰士钗戈
东边卖酒
西边打锣
青篾黄篾
掐断两截
热酒冷酒
喝了请走
       歌谣里,我醉眼朦胧仿佛又看到了当年那个义薄云天的笑珍……(完)
         

发表于 2020-7-19 16:40: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杜的大丫头 于 2020-7-20 07:21 编辑

      这是第一次在作品里揉进了家乡的“油焖大虾”。一腔热情地利用一身所学,为家乡在《中国作家网》上,在全国读者面前,亮了一次“油焖大虾”。以后有机会的话,还会有意识地再亮。
中国作家网-会员在线7.20.pn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