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都市生活短篇小说《 逾 越》

[复制链接]
查看: 1972|回复: 5
发表于 2020-4-6 10:10: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短篇小说

                                          逾   越
(纯属虚构,如有雷同,请勿对号入座)   
  
  一

       今天是星期六,老公郑希旺不用上班,他睡的房间没有动静。但可以肯定他已经醒了,一定做着什么动作,活动筋骨,积蓄力量,随时喊她进去。
        姜凯琳已经习惯了。每天早晨梳洗完毕,穿着宽大的睡衣,坐在条发上安静的玩手机。睡衣里面啥也不能穿不能系,以方便郑希旺那么粗鲁的一掀,全部袒露在他的面前。与其说以那样的突然性刺激他的视觉,不如说需要尽量满足他那种异于常人的嗜好。
        按照姜凯琳的愿望,她希望是入睡之前,四门紧闭,闭着眼睛偷偷的享受。然而,俩人之间不是她在主宰,所以永远是早晨,在郑希旺精力最充沛的时候,在郑希旺情绪临近燃点的时候。除此外,姜凯琳还需要像电影剧本一样设计一些想法,需要不动声色的去表达。太蕴意太含蓄也不行,要让郑希旺能够恰到好处的体会到领略到。
        姜凯琳经过长时间的练习,已经能当编剧了,并且是自己主演。
        "姜凯琳,进来吧。"郑希旺终于开始叫了。
        "今天不行,来了客人。"
        "怎么不早说,是不是不想活了?"饿虎经历一番追逐快扑倒羊的时候,你告诉他这只羊可能带着病毒,不能吃。他会是什么感觉?他会两眼充血,一副要吃了你的样子。
         郑希旺的房间里此时是充满臊臭味的。姜凯琳断然不敢进去,平时也是快进快出。
        昨天,姜凯琳接到龙铁男的电话,"老板娘,什么时候过来拿钥匙。我准备走了。”
        正是这个电话让姜凯琳想为龙铁男保留完整的一天。这是她的想法,她把生活切成了一段段一片片。从开头到结尾都十分短暂,一段一段一片一片都可以赋予它全新内容,当然带来的感觉也将是全新的。
        龙铁男是姜凯琳的一个房客。
        郑希旺为姜凯琳买了几套房子用于出租。不是缺钱补贴家用,初衷是为了让姜凯琳除了照顾孩子之外还有别的事干。姜凯琳却用它以充足的理由遴选起男人来。合意的留下,慢慢培养发展,成为她砧板上的鱼肉,不合意的便寻找理由驱赶,屡试不爽。
       龙铁男与几个朋友一起在自媒体上经营着一个旅游公号。每年需要按计划游历许多城市,拍尽风光,拍尽人情,拍尽心中的山山水水。这次来到了姜凯琳的城市,计划用三个月时间来直播和拍摄。
        按说,一般老板都不会接受短租行为。但姜凯琳喜欢三个月半年的租客。目的不一样,喜好自然有所不同。她初看这男人也就一般般,便开始按套路拿捏龙铁男,“三个月?应该适合找旅馆吧?租房挺麻烦的。”
        按设计的台词,租客应该回话:老板娘,我知道有些麻烦。租金可以高一点,我多出一个月怎么样?
        这时候,一般人就可以满足的答应了。关键是姜凯琳不是一般人,有老公供着,不在乎多一个子少一个子。只是想在讨价还价中体验一把,想得到胜利,想心情舒畅,想赢取人生。
       但老练的龙铁男没有允许姜凯琳施展开话题,一句话就拿住了她。他说,“我不喜欢住旅馆,每天一出门就是陌生人。租个房子最起码认识了老板,在这个城里就有了一个熟人。”
        姜凯琳略微有些㤞异:租客这么多,还没有见过这么会说会讲一刀见血的。“哟,还蛮会聊天蛮会套亲近嘛!让人想拒绝你都还不好意思呢!”。
       龙铁男走南闯北,这些技巧自然不在话下。姜凯琳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他一试就能看出来。他的心里有了底,他知道以后可以怎样对待老板娘了。他如果不温馨一点挠人一点,就有可能租不到房子。
        "好吧,租给你。明天带你去交水电费,煤气费,宽带费。"
         "麻烦老板娘!"
         姜凯琳热情有余,龙铁男暗自兴奋。

                              二

        江凯琳带着儿子郑俞浩下楼去了。郑俞浩上英语补习班是郑希旺的主意,他想着他的生意必须后继有人。不指望郑俞浩能在他的基业之上再发扬光大。他虽然粗俗,但他知道以后像他这样混水摸鱼攫取暴财的机会肯定少了,以后的生意是向国外发展。他生意上的朋友都在着重培养下一代赚钱的能力,他不想落后。
        姜凯琳今天拒绝了他,尽管理由说得过去,却证明她心中有事。郑希旺拿起手机,"小魏,在哪里?"
       "在小区门口。"
       "姜凯琳下楼去了。"
       "知道了,老板。"
       姜凯琳去干什么,郑希旺也知道。但他也明白,光秃秃的沙漠不叫风景,必须得有几棵树,最好是生命力旺盛的胡杨树。只是没想到姜凯琳散开的枝桠上冒出来的绿叶越来越多,几乎成满冠大树。
        让办公室秘书小魏跟踪,也只是带一点破坏节奏,能让他心里好受一些。每次听完小魏滴水不漏炉火纯青的汇报,总感觉水份很大,但又说不出来。只能无可奈何安慰自已,"就这么着吧!"
        姜凯琳驾驶着一辆黄颜色的"甲壳虫"靠着一辆草绿色的北京吉普停进了车位。
        这辆吉普是龙铁男的。这是他俩相约的老地方。
        这条街的一边是公园。有湖有桥有塔,湖中间有芦苇有荷花有风雨亭,每天人来人往川流不息。
       那天,姜凯琳将郑俞浩交给补习班老师以后,来到小广场支起画架,想画点什么。这本是她混时间的必修课,她也不是想画出什么成果,每次画完都是随即扯下,扔进公园的垃圾筒。好一点的实在舍不得的就带回家藏在卧室里,自已娱乐。
        然而,今天的画只画了几个基准圈就感觉画不下去了,满脑子都是昨天的租客龙铁男。
        此时,姜凯琳没有发现龙铁男开车悄悄跟踪到了她的“甲壳虫”旁边。站在车边一望,就能望见她娇小的身影。
       龙铁男不需要轻手轻脚,因为公园人多,都是一副闲散的神情。包括龙铁男来到姜凯琳的身边,蹲下来,"好巧啊,老板娘!"
         一切自然而然。姜凯琳早就感觉到了龙铁男循她而来的气息。她一直有这个预感,也有这个愿望,龙铁男会来找她。会悄无声息地来到她的身边,如同此情此景一般。这是她的自信,这是人生对她作为一个漂亮女人魅力无限的赞许。
        但毕竟见面才两天时间,需要了解龙铁男的情况。像翻开一本书之前需要阅读故事梗概。
        姜凯琳说, "你这人一看上去就是油腔滑调!是不是在外面跑久了的男人,每到一个地方都要泡一个女人?"
       龙铁男说, "老板娘好眼力,一针见血!"
         "那你觉得,我好不好泡上呢?"
         "我是真心想泡,至于能不能泡上,就要看缘份了。"
         "这么多年,你泡上了多少个?"
         "平均一年三到四个,工作七八年,不低于二十五个吧?"
       "还挺诚实哩。有老婆吗?"
       "没有,不需要。"
       "这些年就靠像摩梭族一样走婚过日子? "  
       "不是。是像泰国人那样租妻。"
       "你租我的房子,还想租妻?是不是太异想天开了?出多少钱?"
        "还需要出钱吗?用感情还不能支付?"
       "那你的感情就太廉价了。"
       "早就发现我是这样的,一生的感情是廉价的,所以我没结婚。但我一段一段的感情是真挚的,所以很珍惜!"
       姜凯琳说,"我好像不太适合你。不过,我可以找一个适合你的人。"
       龙铁男说,"也行。那就感谢老板娘!"
        姜凯琳给她的闺蜜拨通电话,"吴裕芹,你在哪里?"
        "在公园,丫头在放风筝。"
        "到我画画的地方来。”
        "什么事,急不急?"
         "跟你薅了个男人,帅得依比!"
         "别拿我开心好吗?"
         "这次是真的。"
         "那就感谢哥们。我马上就来。"
         吴裕芹匆匆赶过来,将孩子交给姜凯琳,"哥们,辛苦两个小时。"
         "去吧去吧。"这哥们老公在外打工,寂寞空庭。脸上还返青长起了痘痘,无时不在向世人诉说女人之苦。
         两个小时后,吴裕芹茸拉着脸回来了。
        "怎么了?"
        "别人对我不感兴趣。说想泡的是你。你说,我这人怎么这样命苦?"
        姜凯琳无话可说了。
                             三


       不需要多的言语,只需要心与心之间的感受。姜凯琳感觉和龙铁男之间的契合度越来越高,一切似乎在朝着水到渠成的方向靠拢。
        姜凯琳并没有着急下车奔向龙铁男。她从倒车镜里看着小魏的车慢慢靠边,但没有寻找到车位,无奈地从“甲壳虫”旁边驶过,到前方找车位去了。
        小魏的车是黑色,人也经常穿一套黑衣服,一直居尾吊着姜凯琳的线,像个幽灵。
        有一次,姜凯琳和她选中的房客在宾馆开房不到半个小时,正要宽衣解带的时候,突然警铃大作,走道上人声喧哗。客房经理敲门,"对不起对不起!火警演练。请师傅赶紧到院子里去。"
         姜凯琳和房客的衣服都没有穿周正,多少有些狼狈。不过在人群里趿鞋者穿睡衣者不少,见怪不怪。
         这样一闹,心情早已湮灭。
        房客问,"我们是不是被跟踪了?"
         姜凯琳说,"不会不会,我从来没有被跟踪过。“
        "你老公从来没怀疑过?"
         "他才没这个闲心管这事呢!"
         还有一次情况也是如此。不过换的是消防检查,需要每个房间都要排除火灾隐患。
         房客说,"我们绝对被跟踪了。"
        姜凯琳说,"不会吧,这一次我特意绕了两个大圈。有跟踪的也被我甩掉了。"
         "你傻吧。现在还像以前的特务一样脚跟脚手跟手的盯稍?在你车上装一个定位器简直不要太简单了。"
        上一个月,郑希旺提醒姜凯琳,"你的车年检到期了。记得到4s店维修一下,好过检。免得路上被警察拦住。"
       姜凯琳说,"你不说还真忘了。"
        连续几次被破坏,姜凯琳也怀疑,天下没有这么巧的事。于是,她将车开到另一家修理店,直接说明让师傅们搜寻定位器。
        检查了半天,终于在一处极其隐蔽的地方找出了定位器。
        师傅问,"拆不拆?"
        姜凯琳说,"不拆。"
        师傅告诉她,这是一款很高档的定位器,带4G功能。可以在一台电脑或者手机上实时显示行车路径,配上大功率接受器可以窃听到驾驶室的声音。
         为了对付姜凯琳,郑希旺可是下了血本!
         不过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姜凯琳运用这个定位器和小魏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
         现在就是最佳时机。姜凯琳上先就将钥匙手机收进了小包包提在手里。在小魏停车回方向盘无暇顾及的瞬间,迅速打开车门,三步并成两步,急切地拉开吉普车的后门钻了进去,近乎闪电一样的速度。
        龙铁男正在座椅上张开着双臂等她。
         一上车,姜凯琳就顺势钻到了龙铁男的怀里。龙铁男仿佛激情无限地等了她半个世纪,紧紧地搂住姜凯琳,疯狂的拥吻……
        郑希旺拿过姜凯琳的手机,他以需要微信二维码付款给姜凯琳为由翻看联系人。
        姜凯琳也精,将重要关系人都混进了房客姓名里。郑希旺查到的概率很小。不过有时也能瞎猫碰上死老鼠。后来才明白,她的车不能停在一个地方时间过长。不然,郑希旺会重点提防。
         这一次,当姜凯琳意识到龙铁男有可能成为她的重点联系人之后,就将他偷偷转移到了另一套房子里。这套房子是姜凯琳私下隐藏的,郑希旺怎么也不会想到。
        姜凯琳喂有一只法国蓝猫。每一次行走,蓝猫都要拦在她脚前面寻求亲亲,很乖巧很温顺,和她儿子郑俞浩有得一比。她每次看电视要搂上个把小时。每天早晨在自已梳洗的同时还会帮它梳理一番毛发。
        姜凯琳感觉,此时自己像极了那只法国蓝猫。像极了它的高贵,像极了它的温驯。不同的是抚弄它的人变成了自已心仪的男人。
  "我们走吧。"
  "去哪里?"
  "兴盛灌区。"
  "可以!"
   兴盛灌区,是中部省份南水北调水利枢纽工程,被同时开发成了风景区。
  他们已经去过了两次。但每一次心情不同,收获的感受也大不相同。第一次去,印象最深的是满滩满堤生机昂然的绿色油菜。第二次去,是含苞骨朵铺尽眼底。
  这一次去,会是什么收获?是收尽灿烂还是呑定河山?看得出来,龙铁男的心情很急迫,因为他说要走了。姜凯琳的心情也很急迫,也是因为龙铁男说要走了。

             四
           
       一路叽叽喳喳,如同欢快的小鸟;一路热情似火,如同不停翻炒的砂锅。配上节奏感十足的汽车音乐,姜凯琳的心跟着节拍一起摇动。
        靠近兴盛灌区,心海开始涟漪泛滥。他们急切地奔上大堤,一片金色大海蓦然跳入眼帘,让人无不感叹天之宽海之阔。
        海的那边,是浩大宏伟的节制工程。长长的导流渠,巍峨耸立的蓄水大坝,无不显示出气吞山河的巨大魅力。
         姜凯琳说,"要不,我们喊一嗓子?"
         龙铁男说,"喊吧,我们一起喊!"
         面对如此开阔壮丽的景色,人人都会有想喊出来的冲动。
         姜凯丽起调,"来,一起喊。一二三……”
          "哎——"姜凯琳的呼喊声温婉轻柔,是在和花海水渠大坝打招呼;是在呼唤飞动的小鸟和阳光的气息。
         "哦——“龙铁男的呼喊声雄浑高亢,是在将一种愉悦抛到白云上面;是在呼唤春天的力量朝他聚积。
        平原的大海不象山区,还能有回声期盼。这里的喊声会无限荡漾,会将你的心情散布得更阔更广。
        "爽!"姜凯琳捏拳甩了一把。她很久都没有过这种体会了。
         大堤的路边,倾斜着车身停了一长溜小汽车。花海里,游人三五成群,像一叶叶扁舟随轻风海浪飘摇。
        龙铁男打开车箱,搬出一架航拍无人机和一套直播设备。"今天是我在这个城市最后一场直播了。还有两个小时准时开播。"
        姜凯琳看过直播,以为只是主持人拿个手机到处晃啊晃,没想到还要这么多设备。
         龙铁男说,"你说的是普通视频直播,布置一个场景不动的那种。我们做的是旅游公号,和电视台直播差不多。只是规模小一点。”
         姜凯琳事后看回放。她或多或少被当成了直播里的人物。
         他们提着沉重的设备,在花丛穿行了半个多小时才找到理想的机位。
        龙铁男架好了机器,启动无人机开始试机。
        直播后台开始与龙铁男联系。
         "铁哥好!"手机视频里出现了几个年青人。
         "伙计们好!"
         "传过来的图像不稳,附近是不是有干扰?"视频中一个长得眉清目秀的姑娘问龙铁男,"上次视频中出现的朋友带来了吗?"
        "带来了。姜凯琳,过来。这是我的同事姚青萍,和她打个招呼。"
        姜凯琳对着摄像头打了个手势,"嘿……"
        龙铁男遥控着无人机扫视大堤时,无意间扫到一辆汽车上有人拿着望远镜朝着他们的方向探视。外人看,以为是在看风景。龙铁男跟进放大。
        姜凯琳不禁惊呼,"小魏!"
        姜凯琳怒不可遏道,"这小子,经常坏我的好事。不拆他两根骨头不知道什么叫阎王爷!"
         龙铁男轻描淡写地说,"让他小子在那里干蹲着,我们干我们的。"
        "欺人太盛!早就想教训他了。”
         "好,帮你去教训他。"
         "干啥?"
          "帮你去揍他一顿。"
          "女人教训男人还需要拳头?"
          "说的也是!"
          姜凯琳往大堤回走时,小魏发现了。小魏急忙收了望远镜,关了车窗。见姜凯琳走过来,赶紧伏在方向盘上装睡,以期躲过去。
         姜凯琳拉开车门坐进了副驾驶座。
         小魏故作惊讶,"老板娘,好巧啊!您也在这里?"
        "你告诉我,是不是来跟踪我的?"
        "不是,是郑总的朋友要来兴盛灌区游览。我带了个路。喏……"小魏手指的方向,确实有几人戴太阳帽的男女游戈在龙铁男直播机位的周围。
        姜凯琳冷笑道,"又花了多少钱?"
         小魏不语,也不看姜凯琳。
         "你告诉我,你怎样才能离开这里?你随便提什么要求。"
        小魏默不作声。
         "我是不是你的老板娘?"
         "是。”
         "老板娘就在身边,随便你怎么弄,是不是特刺激的一件事?是不是你在人前炫耀的资本?”
         小魏终于忍受不住姜凯琳的咄咄逼人,拿出手机,翻开一个页面,伸到姜凯琳的眼前。
        这是个微信对话框,郑希旺发给小魏的信息中有这样一句,"别让荷尔蒙丢掉了你的工作!"
        姜凯琳终于清晰地认识到, 在郑希旺面前,自己的力量太弱小了,简直就是跳梁小丑。姜凯琳感觉到了自已的完败,感觉到了自己的无能为力。她明确的意识到郑希旺拚死保护的正是已经死去的东西,包括躯体、爱情。他所暴露的是赤裸裸的对财富的欲望对女人的欲望对传宗接代的欲望等等太多了。姜凯琳成了他欲望之下的牺牲品。
        无人机一直悬在这辆汽车的上面。姚青萍一直在问怎么回事。龙铁男一直没有回答为什么。
姜凯琳恍恍恍惚惚回到龙铁男的机位旁边。
       "怎么啦?" 龙铁男发现姜凯琳情绪有些不对劲。
        姜凯琳也不回答,只是疯狂的用脚猛踩油菜梗,围绕着机位放倒了一大片,金色的花粉撒得满身满地。她一把扯过防潮垫,垫在刚才被放倒的油菜上。
         防潮垫上许多食品和饮料散落一地。有的滚到龙铁男的脚边,有的砸到了机架的三角脚。
         姜凯琳在防潮垫上躺下来,无力而又无助。
        龙铁男急忙调飞了无人机,关掉了直播。
         姚青萍在耳机里直喊,"龙铁男,怎么回事?已经在线一百多万人了。你不要砸招牌……喂……龙铁男……”
        龙铁男将无人机设定了在他们周围盘旋,只有记录,直播就在他们俩人心间。
        姜凯琳眼睛开始发红,红得吓人。
        龙铁男知道这是马上要崩溃发疯的节奏。
        姜凯琳说,"你告诉我,这个姚青萍是谁?"
         "其实,我一直想告诉你,我有老婆。那二十几个女人也是假的,是往自己脸上贴金的。"
        "你为什么要那么说?"
       "和你说的一样,平时油腔滑调惯了。”
       "你都要走了,为什么又要残忍地告诉我这些?"
        "我觉得你相信了,并付出了情感。感觉再玩下去会出人命了。"
        姜凯琳神情失常地笑道,"被你血淋淋的撕碎了,同样会出人命。"
        "千万不能这样。"
        "你撕女人不心疼吗?"
         "心疼啊。特别是对你!"
        姜凯琳开始哭泣,丝毫不掩饰的大声哭泣。开始流泪,开始大颗大颗的流泪。她要用声嘶力竭的哭声和如泉而涌的泪水去摧垮竖在她前面的那一道道障碍。
         一个瘫痪之人一个被撕得体无完肤之人,要么会死去,要么会获得重生。
        龙铁男觉得有责任帮助姜凯琳选择,帮助她逾越这一道道生命之坎。
        他俩从油菜花当中消失了,从小魏的眼里眼消失了。
        那支春游的队伍在迅速向他俩消失的那个点靠近……
                  (完)
     
作者的话
       写这篇小说很纠结。原型就生活在作者周围,甚至有些台词也一字未动。为避嫌,不得不强调小说的虚构特点。小说写完第一节第二节,作者感觉像在写天方夜谭,像在写外星人的故事。然而,原型的故事却真实存在。文学的真实虽然不是一把抓,是有选择性的提取加工。但与真实故事相比,“逊色”了很多。原型看完草稿之后,认为作者是"心地善良"、"不忍伤害"、"孤陋寡闻"、"事实远比故事的打击性要大"、连小说的题目也太"文艺"了(最后还是坚持使用了现在这个题目),导致给读者的感受"不痛不痒"。竟然信手拈来,补充了第三节第四节的内容。让我这个自认为写过不少"名篇"的老手自叹弗如。原本计划的4000字变成了8000字。生活才是真正的写手。到后来,思路更加清晰明确。布局谋篇时,曾认为第四节相当难写。它决定着整篇小说成败与否,实在有些不敢下笔,搞得提纲快要比正文多了。没想到也能相对轻松的写了出来,这得感谢原型的“无私帮助”。
       写这篇小说的目的,也有帮助原型彻底撕裂重回新生的诚意。文中喊的那一嗓子是真情实感的表达。作者就是在帮原型在生活当中喊那么一嗓子。
      
        
         

微信图片_2019043009130212.jpg
发表于 2020-4-7 09:03:00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学作品源于生活高于生活,人的思想意识、观念立场、处世态度,无一不是社会存在的反映。因此任何文学作品无论怎样编写,都是有社会实践基础的。感谢楼主对《潜江文坛》版块的厚爱和支持。
发表于 2020-4-11 08:49:3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星期后向大家奉献一篇《蓝猫皮皮的寻爱之旅》8000字
发表于 2020-4-17 10:13:56 | 显示全部楼层
老杜的大丫头 发表于 2020-4-11 08:49
一个星期后向大家奉献一篇《蓝猫皮皮的寻爱之旅》8000字

好啊,期待更新。问好楼主!
发表于 2020-6-22 09:26:0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小说6月22日在《中国作家网》上版面。期待能上“重点推荐”,再上“新作品”榜。理想很丰满,看现实是不是很骨感。
发表于 2020-6-22 10:26:27 | 显示全部楼层
老杜的大丫头 发表于 2020-6-22 09:26
这篇小说6月22日在《中国作家网》上版面。期待能上“重点推荐”,再上“新作品”榜。理想很丰满,看现实是 ...

期待,祝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