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散文《冬至》

[复制链接]
查看: 6090|回复: 2
发表于 2019-12-25 16:52: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冬 至

左保斌
  冬至一到,江汉平原上的树枝只剩下光秃秃的杆儿,天空一片灰暗,大地也变得消瘦了。
  冷风不时地嗖嗖的。我喜欢到户外玩耍,尤其爱同小伙伴们一起到地里去刨红薯,然后在房前屋后的旮旯处用干树枝架空烧成一堆堆火灰再将红薯煨过后而吃,香喷喷的。奶奶说,红薯性温,吃后身上有阳气,小身板儿就不寒了。
  这个时节,地里的苞谷、花生、稻谷等农作物都归仓了,只有菜园里的白菜、萝卜长得生机盎然。一望无际的原野上,翻过的泥土,黑油油的,只有零星的小红薯露在土坷垃外面,有的成着串儿躺在那里,若提起来一看,象土里长出来的珍珠,小的如母指,大的如拳头。是社员们刨红薯时有意剩下的,留给鸟儿和野兔们嚼食渡过冬慌的。
  肥沃的土地,养育了憨厚的人们,人们也记着要将物产回馈给大自然,他们总惦记着有些动物的繁衍生息,与人类的和谐相处,
  进入冬至,地里的活全都忙活完了,父母和乡亲们纷纷挖河打堤上水利去了。此时,河水冰冷,时常雨雪交加,但大人们总是干得热火朝天。工地上,夯声阵阵,系在树干上的大喇叭成天播放着《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社会主义好》等歌曲,响彻云霄,让人倍觉鼓舞,也不觉得劳累了。
  我生活所在的村庄,离县城格外遥远,道路被马车辗轧出了一道道辙印。到了冬天,雨雪纷纷,更是难行。纵横交错的河渠湖泊,包围着大大小小的一个个村落,似镶嵌在一个个银色的屏幕上面的一块块翡翠。
  一进冬至,奶奶就穿上了一身大棉袄大棉裤,手里提着一个铜火炉,成天坐在家里。她裹着一双小脚,望着门槛外面的风物,一辈子也没有走出过属于她的村庄。但从她的话语和笑貌里,能清楚地分辨出她一生却十分珍爱着生她养她的故土。她时常对我说,家乡虽然贫穷、落后,但乡亲们却朴实、勤劳和善良。
  我思念着我的秀脚奶奶,思念着我儿时的家乡。特别是冬至过后,河水清凌凌的,遇到下起大雪,一朵朵的雪绒花从天而降,缤纷不止。霎时,村庄和田野被装扮的银装素裹,一尘不染,天地也变得静悄悄地,鸦雀无声。遇到前一日夜里霜冻,第二天又逢星期天,早上起床后,小伙伴们便不约而同地来到河边,在结了冰的河面上溜冰、甩瓦片、玩丢手绢、滚铁丝圈。胆大的,骑着大人用的自行车在冰面上飞驰,有时摔得人仰车翻,于是乎,起哄和嬉笑声同时响起,不绝于耳,传出天外。
  江汉平原是水网湖区、鱼米之乡。进入冬至,我的家乡冰清玉洁,分外美丽,令我至今记忆犹新。清晨,上学的路
上,看到一缕缕阳光洒在河面上,金碧辉煌,心情格外舒畅。伴晚,放学的路上,远远地看到一缕缕炊烟从屋舍升起,袅袅不断,似奶奶对我的一声声呼唤。
  接近小寒,冬至尾,冻死鬼。这个时候,天最冷,天黑的也比较早,我每天做完作业,吃过晚饭,便早早地躲进了被筒里,窗外北风呼啸,不时地传来一声声犬吠,在这样宁静的夜晚,我特别期朌和喜欢听到这个声音,它就像是对我那可爱的村庄、和对我的“一种守护”。每当一听到它,我心里就十分坦然,自觉地依偎到奶奶的身边,安然入睡,进入梦香。

二0一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发表于 2019-12-26 09:58:47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用朴实的语言表达了对奶奶的思念。
发表于 2019-12-26 10:06:12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欣赏了,问好楼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