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退役生活(3)

[复制链接]
查看: 2132|回复: 8
发表于 2019-11-16 10:34: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军旅生涯】 耳畔又闻“指导员……”
文/王争亚
王争亚1_副本.jpg

作者简介:王争亚,1954 年 7 月生,江苏盐城人,1972 年入伍,历任电影组长、指导员、师组织科长、集团军党委秘书、政治部组织处长、团、旅政委、师政治部主任、军分区政委。大校军衔。2007 年转业河南省环保厅任副厅长、巡视员。著有《军旅笔耕集》、《读诗读书读中华》、《大河观澜集》等文集。


  上世纪 70 年代末,我在具有光荣传统 20 军 60 师 179 团 5 连任指导员。转眼,时光岁月已经过去 40 年,尽管当时我在指导员这一岗位上只有两年时间,但这两年的工作经历在我的记忆中,可谓刻骨铭心,终生难以忘怀。
   在军队各级军官的序列里,指导员就是一名处在最基层的干部。当时团政委朱阿龙为了说明干好基层工作的重要,经常对我们基层干部讲的一句话就是“基础不牢,地动山摇” 。可当时政治上还不夠成熟的我,似乎并不觉得指导员这一绿豆芝麻大的官与“地动山摇”有多少联系。
  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作为基层连队的指导员平时与战士们打成一片、朝夕相处倒是必须的。清晨听着一个号音起床,白天踩着一个步伐训练,一日三餐在一个锅里摸勺子,野外驻训大家头挨着头地挤在用稻草铺着的地铺上相互听着此起彼伏的呼噜声。要说有什么不同,那就是我的上衣比战士的上衣多两个口袋,其他一切均别无二致。一个连队就像是一个大家庭,一百多号人就像是一群亲兄弟。如同家庭成员中的父母一样,作为基层政工干部的指导员,对这一大家子的衣食住行、吃喝拉撒,可以说样样都得过问,事事都得操心。炎炎夏日的晚上,要为战士掖严蚊帐;寒冷的冬日之夜,要帮睡觉不老实的战士盖实被褥;野营拉练途中,要帮体力弱的战士扛枪;每逢节假日,要到炊事班帮厨;有战士生病了,要叮嘱炊事班准备病号饭……。指导员的关爱同样也换来了战士们对连队干部的信任,有什么难事、心事、烦恼的事、那怕是涉及个人隐私的事,战士们都会直截了当地找指导员倾诉。那个时候,终日在我耳畔回响的声音就是“指导员、指导员……”。
   战士们亲切的称呼,也唤起了我对这岗位特殊性和重要性的认知。我由衷地感到,“指导员” 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称谓,更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我应当把战士们给予我的这份信任化作对他们的关爱。这其中,有一件事我至今记忆犹新……。
五连聚会.jpg
五连战友在湖北大冶聚会
  
  在我刚任指导员的那个年头,正值改革开放之初,当时部队基层的业余文化生活还是非常枯燥的,战士们除了每月能看上两场电影之外,其它几乎没有什么更多的娱乐方式。看到经过一整天大强度军事训练、晚上躺在操场的草地上仰望天空数着星星的士兵兄弟们,我不由地责问自己,作为一名基层思想政治工作者,应该如何丰富改善连队的业余文化生活?正巧此时,正准备在次年结婚的我,费尽周折从地方获得购买电视机的指标(当时电视机还是凭票供应的)。出于改善连队文化生活的强烈愿望,在和家人商量之后,我把这一来之不易的电视机指标决定由个人小家让给连队这个大家。当我把这一决定告诉连队的干部战士时,大家既高兴不已,又替我惋惜。我清楚地记得,当电视机到达连队时,无比兴奋的战士们高呼“指导员万岁” 。尽管当时买回来的是一台 16 英寸的黑白电视机,但当时在全团所有连队中已属绝无仅有。
  20 世纪 80 年代初,一纸命令,我被调至师政治机关工作。消息传出后,战士们纷纷向我表达了依依不舍的心情。记得去新单位报到的那天,连队的战士们争先恐后地要送我去师部。为了不影响训练,连长最后决定,每个排委派一名代表。从连队到师部约三公里的路上,大家都希望时光过得慢点、再慢点,相互之间似乎还有很多话没说完。在师办公大楼门口与送行的战士握别时,我禁不住潸然泪下,内心似乎有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失落感。打那以后,我就再也听不到有人叫我“指导员”这一亲切的称呼了。
   当初成天能听到指导员长、指导员短的,似乎不觉得什么,一旦听不到这声音,突然又觉得失去了什么。人哪,就是这么奇怪,拥有的时候不懂得珍惜,一旦失去了才知道的珍贵!
  回想当年我在连刚任职时只有 25 岁,正值芳华正茂的青葱岁月,如今转眼已经六十好几。当年血气方刚的那一帮战友兄弟们也都即将步入或者已经过了耳顺之年。或许是因为到了这个年龄段的人都容易怀旧的缘故,期待与几十年前曾经一起摸爬滚打、同甘共苦的战友重逢相聚的念头一直萦绕在我脑海之中。
五连聚会1.jpg
五连战友在湖北大冶聚会
  
   早在两三年之前,记不清是哪位战友发起,昔日连队的成员组建起一个微信群,连长丁国兴顺理成章地成了这个群的群主。得益于微信这个现代化互联网桥梁纽带作用,天南海北的战友们一下子拉近了时空距离。这期间,大家在群里议论最多的是希望能在适当的时候组织一次老连队战友聚会。可见昔日的战友们重情重义,彼此之间兄弟情怀依旧,且思之念之。
  为了顺应大家的呼声和要求,当然也为了了却我自已的夙愿。早在一年前,我与老搭档丁国兴连长就专程赴湖北作了考察。在湖北战友的支持下,确定来年在湖北大冶聚会。
  2018 年风和日丽的初夏,在大冶的几位战友的具体操办下,我们原 179 团 5 连的 80 多位战友终于从祖国的四面八方齐聚到了山青水秀的湖北大冶。
   久别的重逢,大家激情握手拥抱,场面令人为之动容。分离近40 年之后第一次相聚,彼此之间有太多太多的事想问及,有太多太多的话要诉说……。
  “指导员,你退休几年啦?身体还好吧?”这是大家问得最多的一句话,浓浓的关爱之情溢于言表。
  “指导员,你在连队时给我亲笔签名的笔记本我至今还保留着。”当年的连部通讯员、湖南籍战士盛建明给我看了他用手机拍摄的几十年我留给他的笔迹。
  “指导员,你退休了有什么业余爱好,啥时候我教你吹萨克斯。”当年连队中极有文学和音乐天赋的湖北潜江籍战友鄢来刚毛遂自荐地要给我当管乐老师。
  “指导员,这次军队改革,我们的老部队有变化吗?”虽然已经脱下军装几十年,但大家心中依然没有忘记曾经工作生活过的老部队。“指导员,指导员……”听着这一声声久违了的称呼,我感觉一下子年轻了许多,似乎又重新回到了当年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内心涌动着一种满满的亲切感和获得感。35 年的军旅生涯,我从排长这一最基层的干部岗位走到了正师职的职位,期间曾担任过指导员、科长、处长、主任、政委等多个职务,但我始终觉得“指导员” 这个称呼最珍贵、最亲切。因为这个职位最接地气,也最能拉近人与人之间的心灵距离。
   两天的聚会是短暂的,但它带给我的感受却是弥足珍贵的。我在想,或许只会有过指导员经历的人,才更会有如此美妙的人生体验。分别的时候,大家说的最多一句话就是反复叮嘱我:“指导员,今后你和连长还要再组织老连队战友聚会啊……”。听着这满怀期待、情真意切的告别话语,我的眼眶湿润了,克制住内心的激动,我用非常肯定的语气郑重向大家承诺:“一定、一定,我和连长一定还会再组织大家聚会的” 。
   因为我还想再听到大家叫我一声“指导员……
王争亚2018.jpg
2018年5月,作者来潜江看望战友
发表于 2019-11-16 10:48: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义门老表 于 2019-11-16 11:14 编辑

编后:我和作者不在一个连队,相互间不是很熟。在去年,他来潜江看望五连的战友时,我才有幸与他结识。作者从正师职领导岗位转业,是我们战友的骄傲。编辑完这篇文稿,我的思绪还沉浸在连队火热生活的遐思中,大家庭生活,青春,清纯,五湖四海,都是好兄弟。谢谢作者满满正能量的文字!
发表于 2019-11-16 11:03:08 | 显示全部楼层
读编往来
卞泉江:王争亚一个从指导员一级一级升到正师职,大校军衔。他说“指导员”这一职务接地气,最难以忘怀,说“人哪,就这么奇怪,拥有的时候不懂得珍惜,一旦失去了才知道珍贵”,说得多好呀!在指导员这个岗位上任职并不太长的他,体会却是最深的。
发表于 2019-11-16 11:07:24 | 显示全部楼层
颜潮水:王争亚以朴实的句子,展示了连队尊干爱兵的生动画面,体现了挥之不去的浓浓的战友情谊,我感同身受,激动不已。
发表于 2019-11-16 11:12:51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各位战友挥笔撰稿!如有意向,可在文中发贴告诉我。谢谢!
发表于 2019-11-16 11:16:59 | 显示全部楼层
下期预告:因《我与地坛》我走进地坛
作者:鲍邦协
发表于 2019-11-18 21:01:24 | 显示全部楼层
读编往来
阿军(一位退役军人):军营生活的点点滴滴是我们永远最珍贵的回忆。
阿清(一位中学教师):指导员类似于班主任,是接触学生(士兵)时间最多的一个岗位。
发表于 2019-11-19 09:16:42 | 显示全部楼层
老表哥辛苦了,您的战友都好棒的,点赞。
发表于 2019-11-19 20:12:38 | 显示全部楼层
神采飞扬 发表于 2019-11-19 09:16
老表哥辛苦了,您的战友都好棒的,点赞。

是啊!有幸在人生中遇到这样优秀的战友,还有一位战友不便公开,我们同年入伍,同在一个连队。现在是中将军衔,仍在服现役。战友不分职务高低,都是为国防和军队建设作贡献。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