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军旅情怀(17)

[复制链接]
查看: 660|回复: 2
发表于 2019-6-20 09:36: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义门老表 于 2019-6-20 09:52 编辑

茶杯.jpg



我生命中的贵人
——纪念战友张月峰逝世27周年
文/义门老表

    一晃,战友月峰兄离开我们已有27年了。可是,他的音容笑貌,在我脑海里萦绕,在我心里没有离去,仿佛只是被领导安排出差,去了一趟远方。思念战友,情真意切,所谓战友情缘了未了,阴阳两界隔未隔。
    去年三月,我们潜江的三个战友,我和鄢来刚、马荣光(同年八月病故)会同富阳的老战友高传阳、马仁乾、吴元朝、陈开春等,嵊州的老战友俞建新、金顺钧等,驱车来到嵊州市郊政乡孟爱村公墓,我们大家在月峰兄的墓前伫立,举行祭奠仪式,敬花,行鞠躬和军礼,缅怀过往,寄托哀思,以表达我亲密战友的深切怀念。
    (一)
月峰兄长我几岁,浙江嵊州人,早我几年入伍。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调任二营营部正排职书记,月峰兄也是这时由师干部科正连职干事调任二营副教导员,工作需要,我们俩走到一起。从此一个锅灶吃饭,在学习与生活中相相知,相互关心,成为亲密无间的战友。
     按照部队规定,副营职军官是可以安排家属随军的。但月峰兄的爱人是吃商品粮(城镇户口)的,有一份不错的工作,所以一直没有随军。月峰兄虽然住团家属院,但在营部食堂吃饭。我俩喜欢饭后一起散步,营区及周边的乡村小道,留下了我俩的足迹。我们谈论的话题很广,比如人生理想,学习工作,为人处事,当然,也谈及个人的婚姻家庭,等等。印象最深的是关于个人职业的规划。他说,人得有专长,不能当“万金油”式的干部。他告诉我,他的岳父擅长做皮鞋,是厂里的高工,很有威望。他脚上穿的,还有送战友的皮鞋,都出自他岳父的手。我从他的言谈中,感受到他对他的岳父非常敬重。
     月峰兄博学多才,擅长人际交往,因而,师团两级主官经常派他的公差。每次出差回来,我喜欢听他讲述他的一些见闻。有一次,他在杭州城转悠,一相命先生喊他看相。他走过去对相命先生说:“是叫我吗?”相命先生点点头。他对相命先生说:“还是让我先给你看看吧。说对了,你走人。说错了,你给我看相。”相命先生应允。他让相命先生坐好了,在脸上盯了好一会,无语。接着,让相命先生把手伸出来,左瞧右看之后说道:“想听真话吗?”“想听。”“哪我就实话实说了。”“你的生命线短,但你的财运好,可做点正当生意,机缘重要,当惜时如金。”接下来便是旁征博引,一番理论分析,娓娓道来,相命先生听得是云里雾里,佩服得五体投地。翘起大拇指连呼:“高人,高人啦!”结果自然是相命先生收摊走人。  
     营部书记是联系文书的官,和连部文书一样,平时工作繁杂,军政业务多,应对团部很多股室,赶写文书,撰写材料,制作表格,经常加班加点。月峰兄看在眼里,手把手地教我应对,给予我很多帮助。那一年,师机关发生了“7·10”事件,师里又派他到杭州处理师组织科叶科长的善后事宜。这次出差回来,月峰兄特地给我带来一个电瓷壶,可以烧开水,还可以煮稀饭和鸡蛋。他对我说:“你经常加班,夜深了,这东西能派上用场。”“谢谢”!接受馈赠,的心里感到特别温暖。


月峰.jpg    



(二)
    一年后,因为工作调整,我和月峰兄分开了。我调任师文化学校教员。这一期的学员结业后,又借调到军里参加全军营房大检查工作。月峰兄也在这时候离开二营,回师干部科任正营职副科长。有一天,我正在军小招待所准备营房大检查综合报告材料,接到他从师里打来的电话。他在电话中说,湖北省军区要从野战部队抽调一批干部补充到人武系统工作,我们正在摸底。末了,他问我去不去?“去,我去!”我在电话这一头,坚决表示:“服从组织安排。”  
    不久,月峰兄打电话告诉我,师党委常委已研究,在补充到省军区系统工作的干部名单中,名册上有我。但是,好事多磨。在我完成营房大检查综合报告初稿,呈送首长审阅,向首长汇报我将要调省军区系统工作的情况,请求提前归队时任大检查组副组长的武汉军区干部管理局范局长听后很恼火。“这件事,我们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要好好查一查”我急了,立刻向首长表态:“请首长放心,我一定把这里的工作做好。”事后不几天,军区营房部范助理告诉我说:“你要安心工作。首长对你很关心,关于你调动的事,首长指示,由军区干部部直接和省军区干部处联系。等这里工作结束后,你就可回老部队办理调动手续了。”一番话,有如给了我一颗甜蜜的定心丸。
     从开封返回团里后,我在第一时间里,去师部家属院看望了月峰兄,将一提水果、一包香烟放在桌上,算是对他的知遇知恩表示谢。见我回来,月峰兄很高兴。他介绍了这次省军区来部队选调干部的经过,他说:“我们特地推荐了你,希望能将你照顾安排到潜江县人武部工作。”此时此刻心里只有满满的感激,不知如何表白是好,现在想起来,那是一种近乎傻的状态。我只是接连不断地说:“谢谢组织照顾”临别时,我恳切地邀请他,希望他方便的时候,能到江汉平原走一走,看一看,一定到我们潜江来做客。


张晓.jpg


(三)   
    我终于回到阔别了八年的家乡。之后,我和月峰兄保持着书信往来,在信里得知,他在我回地方工作的第二年转业,安排在嵊州市城关镇派出所工作。本来,他是可以安排进局机关或好一点单位的,说是关系已经走通,只差去报到了。没想到煮熟的鸭子会飞,最后还是让别人给掉包了。我们书信密切,谈思想,谈工作,谈家庭,谈孩子,无话不可信中言。我有了新照片,就给他寄去。他一时没有,也把家里的旧照片洗几张邮过来,交待说等有新的一定补上。两地书成了我们战友加兄弟联系的纽带。
    我知道月峰兄的身体一直不太好,转业后,因为患肺结核病,住过几次医院。他在给我的回信中说,在回地方五年的时间里,他是在与疾病和失去三位亲人的痛苦中度过的。我多次写信安慰他,期盼他战胜病痛,身体早日康复
    有一次,在给我的回信中,竟然是嫂子写来的。嫂子告诉我,月峰兄已逝世。1992123日,月峰兄因病医治无效在杭州与世长辞,永远地离开了他的亲人,他的战友。嫂子和侄女在给我的信中说:月峰英年早逝,单位对得起他,战友们对得起他,家乡人民对得起他,为他举行了隆重的葬礼。噩耗传来,我心里万分悲痛。我也不知道怎样安慰嫂子和侄女,只是每年汇寄一些钱去,以示关切,表达心意。嫂子也总是给我回寄嵊州产的领带,龙井茶叶,还给我女儿寄来羽绒服和布料。月峰兄虽然走了,但他给予我的关怀,以及我们之间的这种兄弟般的战友情,我将永远铭记在我的

书信.jpg

(四)
     或许是我思念心切,或许这一切本来就是因缘使然。有一天,我的同事也是我的同城战友朱显传对我说,他参加了1792连在许昌举行的战友联谊会,见到了老班长许才林和俞建新。随后,他递给我一本书,书名叫《淡味集》,作者俞建新。我翻看了几页,便爱不释手。当下,我便和俞股长通过电话,互致关心与问候,并建立了微信。我的连长许才林在扬州,知道我有到嵊州为月峰兄扫墓祭拜的心愿后,便主动联系家住嵊州的俞建新股长,力助此行。
     20183月,应江浙两地战友的盛情邀请,我和战友鄢来刚、马荣光等潜江战友终于有了嵊州之行。在这里,我见到了嫂子和侄女,嫂子身体很好,现已退休在家。侄女有了自己的家庭,还有两个宝贝男孩,一家人生活幸福美满。我还见到了老排长和老班长,别后重逢,真的是喜不胜喜。知道我们的来意,老班长金顺钧热情张罗,买来菊花,准备祭品。在月峰兄墓前,俞股长亲自主持了祭奠仪式,实现了我多年的夙愿。
     稍后,和侄女一起摆放祭品,化冥币。以这样的方式和月峰兄对话,我把藏在心里的话全倒出来了。人生短暂,感恩,报恩,珍惜当下,我顿生感慨。虽然我和月峰兄相处不到两年的时间但是,他改变了我的人生态度,亦或改变了我人生发展方向。他分明是我生命中意想不到的人,准确地说,他是我生命中的贵人!2019-6-19

祭扫张月峰墓.jpg

扫墓.jpg




发表于 2019-6-20 09:58:04 | 显示全部楼层
谨以此文深切缅怀张月峰副政教,他的奋斗精神永存!
发表于 2019-6-20 10:02:36 | 显示全部楼层
二营营部通信员:
张月峰副教导员也爱喝酒,有次喝醉了回到营部,吐了,我陪了他一晚上!他调到师部后我还到他那里去玩过两次,副教员对我们营部兵都很好。他还送我一双皮手套,我也时常怀念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