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潜江革命老区发展史(21)

[复制链接]
查看: 2438|回复: 1
发表于 2019-6-14 10:49: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义门老表 于 2019-6-14 10:53 编辑

潜江党史.jpg
新四军挺近襄南
文/市新研会

     襄南,即襄河(汉江)以南的江汉平原,北靠襄河,南临长江,包括江陵、潜江、监利、沔阳、汉阳等县和天门、汉川、荆门、石首等县的一部分。境内洪湖、排湖、白鹭湖、三湖、长湖等大小湖泊星罗棋布,大小河流纵横交错,是典型的河湖港汊地带,面积约1.2万平方公里,人口约200万,商业发达,交通便利,盛产粮棉鱼藕,是闻名全国的鱼米之乡,自古为兵家必争的战略要地。
     自19405月日军占领宜昌以来,由于襄南地区一二八师、第六战区的金亦吾等挺进纵队及一些杂牌部队不断袭击军由武汉经长江至岳阳,武汉经汉水至岳口、沙洋镇等地的水上运输,并攻击武汉附近的敌军据点,破坏其交通打击其伪化活动使得武汉、宜昌间长江航道从未通航,日军运输受阻,在宜昌附近掠夺的各种物资无法东运供其作战。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军船舶损失严重,运输兵员、军需品、物资原料的船舶严重不足。同时,扼守襄南的一二八师对日军盘踞武汉重镇构成了严重威胁。为了改变这种状况,日军动用了5个师团又1个独立混成旅团的部队5万之众于19432月,在襄南地区发动“江北歼灭战”,襄南的重要抗日力量国民党军一二八师被全歼。在白鹭湖北侧地区包围战中,金亦吾虽有人枪上万,却不战而降,率陈必祥、朱秉坤、聂大辉等4000余人在潜江城投降,被日军整编为“暂编第六师”,金亦吾被授予“和平建国军湘鄂川绥靖总司令”。潜江、江陵、监利等县的国民党地方政权和保安队除少数溃散外,多数投降日寇。曾经投靠一二八师为独立团长的张明富率400多人到潜江城投敌,被授予潜江县伪保安司令部司令。国民党潜江县县长王英俊投降日军,被任命为伪六师独立第二团参谋。到3月中旬整个襄南地区陷于敌手。襄南大地日军据点林立,伪军大增,土匪猖獗,广大人民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194210月,为了加强对襄河地区的领导,鄂豫边区党委成立中共襄河地委,实行党政军一元化领导,即各级党委为各地区的最高领导机关,统一领导各地区的党政军民工作,襄河地委、襄河地区行政专员公署、襄河军分区(又称三地委、三专署、三军分区)同时组建。边区党委赋予襄河地委的主要任务,就是广泛发动山地和湖区的游击战争,配合正面战场,抗击日伪军,收复襄河地区的大片失地,同时坚决地反击国民党顽军的摩擦,不断扩大和巩固襄河抗日根据地,从西面实现对武汉日军的战略包围,并做好襄河地区的建设工作,为边区开辟一大财源。根据这一主要任务,襄河地委立即加强了对发展襄南的准备工作。194212月,襄河军分区派遣彭怀堂、王建桥两次率部从汉沔渡河南进,在日伪的夹击中返回。19431月,王珊带3个连再次渡过襄河进军襄南,不到一周,就被日军“扫荡”回襄北。接着沈清带4个连的兵力从张新场渡河进入潜西,同样没有站住脚跟就被日伪赶到襄北。
      日军在完全攻陷襄南后,自以为襄南无忧,便欲调集兵力增援湘北、鄂西作战,这正是挺进襄南、迅速发展革命力量的有利时机。在这种形势下,新四军五师首长和鄂豫边区党委认真分析了当时敌情和我军的战略任务,认为新四军五师以及鄂豫边区抗日根据地创建的目的,就是要遏制武汉及其附近地域之敌向周边地区侵犯,将其包围在武汉地区最后歼灭之。而当前五师和鄂豫边区只有鄂东和鄂中两个基本区,只在东、北方面构成了对武汉之敌的威胁,尚未构成战略包围态势,只有再开辟襄南、鄂南并使其连成一片,才能实现战略包围武汉的目的。五师首长和边区党委决定进军襄南,重返洪湖,创建襄南敌后抗日根据地。
     当时,襄南有土匪和国民党溃散武装以及地主武装万余人。仅在荆门、江陵、潜江边界地区的伪军和地主武装就有四股:荆门李家市的国民党游击队王伯膏部约300人,沙市外围的伪军曾尚武部约2000人,驻潜江城附近的伪军李正乾部约1000人;驻熊口的伪军朱秉坤部近2000人。而五师能开进襄南的主力部队不过2000余人。如何在敌强我弱的形势下取胜?地委和军分区经过分析研究确定:必须高举抗日的旗帜,放手发动群众,壮大抗日力量;坚决执行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各项方针政策,发展进步势力,争取中间势力,孤立打击顽固势力和死心塌地的汉奸走狗,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共同抗日。具体为:团结王伯膏部,争取曾尚武部暗中为我所用,以稳定西线;争取李正乾部反正,化敌为友;集中力量歼灭顽固不化的朱秉坤部。
       19433月,五师师部决定成立新的十五旅,任命吴林焕为旅长,方正平为政委,方正为参谋长,刘放为政治部主任。十五旅组建后即准备进军襄南,从平汉路西侧出发,越过日军封锁线,向天京潜挺进,与三军分区部队一起进行大的军事行动,以保证进军襄南取得胜利。
        19433月下旬,三军分区参谋长李人林、四十五团政委戈平奉命率四十五团一营,从潜北泗港、多宝湾两敌据点之间的巴家台夜渡襄河。向导即是老新抗日根据地多次寻找上级党组织的邓理以及潜江党员王贤伯。此前,分区派遣天京潜县副县长张家振、朱显伟多次同聂吕滩的伪蚌湖区区长聂国柱谈判达成了协议,由聂为进军襄南的新四军部队提供船只,因此部队很顺利渡过襄河。过河后,李人林摸清潜西敌情和社会情况后,留下一个连和部分干部,由戈平、王贤伯组建荆潜军政联合办事处,领导开辟荆潜、巩固河防的工作。随后,李人林率部继续向西南挺进。因各集镇和东荆河渡口都驻有日伪军,乡村到处都是土匪。在行军过程中,手枪队队长为找向导即被不明情况的当地武装打死。李人林派熟悉情况的邓理带领手枪队在前面侦察敌情,做土匪和黄学会的工作。部队在敌人缝隙中前进,经万里镇、太和场,进入三湖边的土地口驻扎,因邓理的关系,部队很快即与土地口、张金河、洪宋场等地的地下党组织取得联系,布置了收集敌伪的情报,积极争取伪乡保人员为我工作,在敌据点及附近迅速建立两面政权,为部队筹集给养和做争取伪军工作等任务。
     新四军的活动很快被日军发现,岑河口、丫角庙、浩口等地日军向新四军部队进行合围“扫荡”,李人林采取“贴烧饼”的办法,迅速开到岑河口日军据点附近,在三湖地下党和群众的支援下,分乘十几只船到岑河芦苇荡中隐蔽起来。地下党员段振金带领武装监视敌人,群众为部队送饭送菜、站岗放哨、传递情报。过了两天,日军找不到新四军的踪迹,撤回原据点,日军一走,部队又回到原来的驻地。

发表于 2019-6-14 10:58:20 | 显示全部楼层
挺进襄南,新四军五师一部在潜江收复失地,潜江再度成为革命根据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