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二十五 黄部长

[复制链接]
查看: 1346|回复: 1
发表于 2019-5-9 11:20: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驻龙湾工作队的最高领导黄银生部长不光身材高大声音洪亮,思维也特别敏捷,表达极有条理,用语逻辑性强,说话铿锵有力,这是他的所有部下都望尘莫及的。所以,每次龙湾工作队开会,只要是黄部长讲话,会场下面不管有多少参会人员,都不会有人闲聊,只能是集中精力听黄部长讲话。
    仁和工作组的干部集中开会也是经常的事。开会的时候往往是一人讲众人听,由于睡眠少开会的时间长,听会的人打瞌睡也是常事。特别是在开夜会的时候,无论大会小会都有人打瞌睡。当然,黄部长讲话的时候其他人是不敢打瞌睡的。
    黄部长讲话从来不用讲稿。眼睛还不时地扫视每一个参加会议的人。让来开会的人不得不认真听讲。黄部长讲起话来一、二、三、四、五、六……大一、二、三套小1、2、3……再套小小1、2、3……再套圈小小小1、2、3……条理清晰,准确无误。既不重复也不罗嗦。讲完话后,他自己就到一边去打瞌睡了。他打瞌睡的本领也格外高明。上身直立,不歪头不流涎不打鼾,只是将双目合闭,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在闭目养神呢!经过了几次之后,部下也有人发现了这个秘密。有一次又是开夜会,正在汇报的工作组组长、刚刚提拔为县广播局副局长的王家雄见黄部长又去打瞌睡了,便停下来也想休息一下。没想到王家雄的话音刚一停住,黄部长便警觉地喊道:“王组长,你接着讲啊!”有这样的上司,谁还敢在他的眼鼻子底下耍花招?
    有一回,偏远的九队的一个小青年因为对收稻谷搞夜战有情绪,和小队长吵起来了。住在九队的工作队员林志浩去劝说,那小青年非但不听,反而威胁说要打林志浩的人。那天正好黄部长在仁和,他听说了这件事之后,当即叫仁和大队的民兵连长把那个小青年请到红房子来。民兵连长也说不过他。这时已经是夜里九点多了,云香刚从六队回来,黄部长喊来云香交待道:“云香,我们不是天天都在学习《毛主席语录》吗?你现在给他一本《毛主席语录》,叫他自己在里面找,看哪里能找到有‘不能搞夜战’的语录?如果找到了他就可以从今以后再也不参加夜战了。”那位小青年自然是无法找到那样的语录也就无法抗拒过去的了,最后在云香的耐心劝说下,只得做了检讨回去再将功补过。
    黄部长还是一个细心的人。一九七五年国庆节是云香他们从师范毕业后的第一次休假。国庆节后,黄部长也来到了仁和。当黄部长问大伙“国庆节过得好”的时候,云香他们几个只是苦着脸不作声。
    “怎么啦!你们几个好像不太高兴,是不是还在恋家呀?”黄部长关心地询问云香他们几个道。
    “我们这次到教育局去了,局里连领工资的单位都没有给我们落实!”云香他们几个小声嘟囔道。
    “哦!是这样啊!好!过几天我叫工作组再放你们一次假,下次到教育局这个问题应该就处理好了。”黄部长语气平和地说。
    第二天一早,云香从地里回来吃早饭,只见教育局的葛股长和黄部长站在工作组住的红房子前的空地上,本来就瘦小的葛股长低着头躬着身子站在魁梧高大的黄部长面前一个劲地点头说“是!是!是!”,他手里捏着一方手帕不时往额上、脸上揩几下,人的个头儿就越发显得矮小了。由于是老熟人,看到这种场面,云香也就只是悄悄地和葛股长点了一下头就去洗漱,过早,之后就又出门到生产队里去了。
    当天下午,教育局的方兰芝打来电话,通知云香他们四个明天上午到教育局里领工资。这次云香他们几个也汲取了上次的教训,约好天一亮就起床,走到龙湾搭头班车,免得去晚了人家下班之后再吃闭门羹。
    十月四号上午八点,云香他们四人一起来到教育局的办公室。出来迎接他们的是方兰芝。方兰芝一边浅笑着喊“坐”,一边给他们每人送来一搪瓷缸开水,然后轻声对他们几个说:“汪局长正在等你们呢!”云香他们几个刚刚坐下,听说汪局长在等,马上又从木椅子上弹起身来。就在这时,一位头发花白、身材矮胖的汪元铎局长从外面的小间里移了出来,操着湖南口音对已经起身了的四个年轻人说道:“你们回来啦!”
    “是,汪局长,您郎也从竺场回来啦!”四个年轻人极有礼貌的站着回答道。
    “不回来行吗?看你们几个年纪轻轻的,仗着部长的势力,告老子的刁状!”说着说着,汪局长的脸色很快由黄变红、由红变白、连嘴唇都哆嗦起来。
     四个年轻人顿时木然了。到今天我们已经参加工作三个月了,好不容易盼到国庆节第一次放假,本来以为回到潜江吃住都应该有着落了的,可谁知连拿工资的单位都没给落实。当时黄部长就在教育局后边的办公室里,我们也没敢直接去找部长诉说,而是凑钱吃住之后空着手回家过的国庆节。出门时还得找靠卖几个鸡蛋攒零用钱的父母讨要搭车的路费钱。到了工作组是黄部长问了我们之后我们才吞吞吐吐地透露出来的,这怎么叫告状呢?再说,当时到宣传部的点上驻队也不是由我们选择的,说句实话,当初我们连宣传部和教育局之间是什么关系都不清楚,到哪里驻队也都是教育局安排的,我们到那里之后天凉了连添加的衣被都没有换的我们也没抱怨过谁呀!教育局凭什么还要这样愤恨我们呢?这些话就在嘴边,但是面对气愤已极的汪局长,四个年轻人只能沉默。这时,葛股长也从外面的小间走过来了。他微笑着走到汪局长跟前,双手抚着汪局长的肩膀,声音柔和的说道:“别燥啊汪局长,这件事是我没处理好。您郎刚回来,只怕还没进家门吧!”
   “是的,汪局长,您郎回家去休息吧!这事葛股长已经安排我来办了,我也已经跟他们办理妥当啦!您郎就回家去休息吧!别把身体气坏了!”方兰芝一边劝说,一边努力把汪局长往门外轻轻地推。
    四个年轻人再也没敢多说半个字,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听着。
    愤怒了的汪局长好不容易被葛股长和方兰芝一左一右连劝带推地送回家去了。过了一会儿,方兰芝回来仍然是浅笑着对四个同龄人说道:“你们也是的,有话就跟局长说,何必要跟部长讲呢?黄部长的脾气又大,部长批评了教育局,局长还有不训你们的吗?”
   “我们哪里知道事情有这么复杂呢?我们还以为上了班就应该有单位发工资、发粮油票,有地方住,谁知……唉!再说,教育局的点离我们有好几十里路,能见上教育局长的面都是难事,哪里有机会跟局长讲这些话呢?”见汪局长和葛股长都已经不在场了,又来了几个上班的人,云香他们几个这才敢把心中的不平对方兰芝诉说出来。
    “好啦!别说得太多啦!工资关系我已经替你们安排到教研室里了,教研室的办公地点在城南中学,快去拿钱吧!一大把呢!”方兰芝仍然是浅笑着催促他们道,“去晚了恐怕碰不到人啰!”
     此时,四个年轻人像出逃一样地辞别方兰芝,悻悻地走出教育局,折向东再拐向南顺着解放大道径直走出五六里路到城南中学找到后勤组,见面说明情况后,后勤组的老师笑着告诉他们说:“一个月三十五块钱,一共三个月,你们每人可以领十张大团结外加一张五元的咧!合计起来就是一百零五元钱咯!真是一大把咧!”说着就拿出一张工资表来让他们顺序签字。云香他们签字领钱的时候问到粮油票时,那位老师很热情地回答说:“我们这里只管你们的工资,听说你们的户口和粮油关系都在师范那边。”以前很少到潜江的林志浩忍不住问:“师范在哪里呀?”后勤组的那位老师走出门并且很热情地指引道:“师范在东门外,如果不熟悉路,你们不妨就顺着我们学校东边的那条县河边的小径直接往北走。大约走出五六里路的样子,就可以看到师范的位置了。”
    听到这话,四个年轻人不禁一愣,又害怕祸从口出,也就没有多说什么。等走出门,几个年轻人又开始自我调侃起来,先是林志浩苦笑了一下道:“啊呀!这么说来,师范不就是在教育局的东边吗?刚才方兰芝为什么不说叫我们先到师范那边领粮油票,再到城南中学领工资呢?害得我们冤枉多走了五六里路呃!”醪子松气愤地说道。“方兰芝要是照实对你说了,你不是还要在她面前说些牢骚话吗?‘怎么回事呀?工资和粮油户口关系还要分开跑两处领呀?这对我们太不公平了吧!’当时她只对你说一半,难道你还会为这事再转回去找她发牢骚不成?”
   “看你们还找谁要住房去?问谁谁都有理由推:你们的关系并不全在我们这里呀!”醪子松也自我解嘈道。林志浩正要往东头的县河边走去,云香喊住他道:“县河边的小路沟坎多泥巴多,不好走。我们就回到解放大道再径直往北走。走到建设街了往东拐,再走出约两里路的样子就可以到潜江师范了。”
    “你对潜江县城的路倒是很熟悉的,这次我们就跟着你走,该不会让我们再走冤枉路了吧?”王凡明开玩笑道。
    “是啊,以后我们每次到潜江来领工资、领粮油票都得南北两头的跑了,吃饭住宿也只能到饭店、旅社里去了,云香也不用愁要买的东西太多不好做饭了啦!”醪子松也苦中作乐地嘻笑着说道。这四个年轻人一路走一路讲,五六里路不一会也就到了。那里的接待人员也很客气,他们很顺利地领到了三个月的粮油票。
    有了上次的教训,云香他们回龙湾后再也不敢向黄部长透露自己的难处了。即使黄部长问起这方面的事情,云香他们也只是含糊其辞地回答说:“很好!很好!”
    后来,在龙湾机关工作组的醪子松告诉云香他们:当初一起分来的在教育局点上工作的魏来忠的工资关系、粮油户口关系全都在教研室,并且在城南中学还有一间房子。“知道了这一消息又能怎样呢?算了吧,别再惹事啦!”王云香、王凡明、林志浩都这样自我安慰道。
    原来教育局的这位汪局长是抗战争时期北上以后又南下到潜江来的干部,职务虽然比黄部长低,但级别却比黄部长高,是正处级。他老人家玩起猫腻来,黄部长也不好面对面地去触碰他老人家的。
   即便是这样忍让,云香他们几个还是在教育局领导的心目中埋下了不信任的隐患。这是过了四年以后才让他们感觉出来的,这是后话。
    黄部长还是一个幽默的人。有一次,仁和大队木工厂按要求为龙湾幼儿园加工一批小木椅。样品做好后,加工厂的师傅把样品送到红房子里来给工作组检验。那天黄部长正好也在场。他随手拿了一把小木椅坐下。没想到黄部长的人刚一坐到小木椅上,就听到“啪”的一声,小木椅散架啦!要不是黄部长反映快赶紧用双手撑地,只怕是整个人都要倒到地上去了。送检的师傅顿时吓得“啊”了一声就张着口再也说不出话来了,云香他们几个在场的工作队员也全都愣住了。只见黄部长仍然双手撑地,表情很快由惊讶变成微笑,并且幽默地说了一句:“啊!这小椅子是送给小朋友坐的,我这个大块头的大朋友坐上去它就提出抗议来啦!”一句话,说得在场的人都大笑起来。那位师傅也轻松地笑开了。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审核是通过了,可是却不能与整个长篇连载一起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