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华语电影的巅峰之作,豆瓣高分9.0,台湾版的《悲惨世界》

[复制链接]
楼主: 卡卡
发表于 2019-1-30 17:04:19 | 显示全部楼层
片中对矿工和妓女的描写在看似很自然的生活化场景中完成,全片面部特写实则很罕见。

基本是以生活化的台词语言和朴实无华的动作来完成剧情推动和人物心理的描写。

几个主要人物都血肉丰满,描绘极其真实。
发表于 2019-1-30 17:04:30 | 显示全部楼层
60b5f2a1aaf54d0f85870fb43083f613.jpg
发表于 2019-1-30 17:04:38 | 显示全部楼层
红目,一方面在矿工面前装成日本后裔来寻求优越感,一方面在真正的日本人面前卑躬屈膝被当成狗一样。

作为妓女的儿子被周围人当成笑柄,内心却一直自认为是的日本人的后裔,因此高人一等。

实际上当地人嫌弃他太脏都不允许他参加拜神仪式。

红目可以为了和心爱的富美子在一起去向矿主告密,也可以为了富美子受到的悲惨待遇而去和矿主拼命。

在杀死矿主后,终于穿上了象征日本人身份的西装,有模有样地坐在矿主的椅子上,侠客一样坦然地等待自己生命的终结。
发表于 2019-1-30 17:04:51 | 显示全部楼层
038e07944c834a16ab46e312f3051ee5.jpg
发表于 2019-1-30 17:05:01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底层小人物相互无私的同情心的反衬下,日本人对矿工们的盘剥显得更加恶毒。

阿助两兄弟、阿柔、红目、富美子等的悲剧都是直接或间接由日本人造成的。

日本矿主一方面在自己的豪宅中陶醉于西方古典交响乐带来的美的享受。

另一方面,却对红目和矿工毫不留情地进行殴打和克扣。

为了搜查出妓女们私藏的黄金,无情地下令搜查还是处子的富美子,导致富美子失去童贞,引发了红目对他的仇杀。

崇拜美时的虔诚和摧毁美时的冷血同时流淌在他的血管中。

电影非常成功塑造出一个道貌岸然而又毫无人性的日本矿主。

发表于 2019-1-30 17:05:13 | 显示全部楼层
224e9f706dad4b88bf7fbc12f55311c6.jpg
发表于 2019-1-30 17:05:21 | 显示全部楼层
红目和阿毛对富美子注定悲惨的爱情,是全片最让人心痛的。

如鲁迅所说,悲剧就是把最美好的撕碎给人看。

这个被撕碎的最美好说的就是富美子。

天性温柔体贴还保留着少女可爱童趣,偷偷一个人涂抹胭脂照镜子,一直隐藏的少女爱美的天性在这个杂役小姑娘身上终于是按耐不住的。

懵懂无知的她却不知道到她涂上胭脂的那一天,她就将彻底失去少女时代。
发表于 2019-1-30 17:05:32 | 显示全部楼层
e54b0a0865c046c890683dc81c91b1a3.jpg
发表于 2019-1-30 17:05:39 | 显示全部楼层
富美子不顾其他人的嘲笑,痴心地在矿山前每年种植两次家乡的油菜花。

在其他人不相信的眼光之,金黄色的油菜花灿烂地盛开了。

富美子如矿山前那一片油菜花一样,是金蟾蜍山上苦难灰色的生活中最纯洁最富有生机最饱含希望的一抹灿烂色彩。

可这最能带给人希望的美好,走向的却是最凄惨的命运。

王童导演这个镜头和色彩搭配真的是价值千金之笔。
发表于 2019-1-30 17:05:52 | 显示全部楼层
5fc18c81d8a34fdfbcdbda4e48d3d446.jpg
发表于 2019-1-30 17:06:01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玩的是,日据时代的台湾人好像总想成为日本人。

《稻草人》中人们会为了一点恩赐而改名换姓,《无言的山丘》里的众生则把日本血统看作了身份的象征。

影片中的红目和富美子也是两个典型的边缘角色。

他们的父亲都是日本人,他们潜意识中的自己也都是日本人,这尤其表现在语言上。

事实上整个电影里他们都说着跟旁人不一样的日语,只是他们并没有因此而变换身份摆脱凄惨的命运。
发表于 2019-1-30 17:06:13 | 显示全部楼层
32ee6761628a4b0cb4c98f9e5db25676.jpg
发表于 2019-1-30 17:06:23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同一间妓院中,做跑堂的红目和做丫头的富美子算是同病相怜。

红目总是借机若即若离的去靠近,奈何这两个卑微的人斗不过命运的轮盘。

想要拼死一搏的红目选择了走险,他向矿场告发妓院藏金销金的隐秘事件。

但这次背叛没有换来痴痴期望的与富美子的结合,而是将她推进了火坑。

忧郁的富美子在被日本兵们“例行检查”之后含泪梳妆搽粉,正式做起了出卖肉身的行当。
发表于 2019-1-30 17:06:38 | 显示全部楼层
6feaea86b2294befb1e79d3f9ac8068f.jpg
发表于 2019-1-30 17:06:47 | 显示全部楼层
跟妓女饱受蹂躏一样,矿坑里的矿工遭受的是无尽的奴役。

那是在1927年那个惨无人寰的年头,大量的佃户用佣田里逃亡,又不幸走进了魔鬼的坑洞。

那是一片连阳光都无法得见的黑暗地带,挥汗如雨的他们,注定只能成为日本人压榨下的廉价劳动力。

回顾那一段悲惨的史实,或者没有什么比矿坑更能反映台湾人的苦难,吴念真在他的《多桑》中也有着类似的阐释。

甚至在民国光复之后,郑智化仍然在《老幺的故事》里控诉那段矿变背后的血泪心酸。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