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散文《繁漪其人》

[复制链接]
查看: 8770|回复: 3
发表于 2019-1-25 16:20: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守望 于 2019-1-28 09:03 编辑

繁漪其人
左保斌
      繁漪,是《雷雨》剧作中一个赋有鲜明时代特色的人物。在她的身上,演绎了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中国女性的软弱和奋斗,是具有双面性格的人。其戏份,既表现了封建社会中婚姻家庭生活的黑暗,又喻示了五四运动后带给人们思想观念从封闭转向自由的光明前景。其错综复杂的情感历程,似一支强心剂,激活了周家锁旧而离奇的感情生活。
      繁漪是一个忍辱负重的妻子。虽然剧中没有只言交待其受父母之命而嫁人的背景,但观后不难想象她和周朴园成家可谓媒妁之言的由来,因为周萍的存在无疑便说明了朴园实际上已做过大人的事实。在当时,一个妙龄和未婚少女嫁给一个拖儿又年迈的男人,不是包办或便是买卖婚姻带来的苦果,这充分反映了封建制度的落后与腐朽。而在近二十年的婚姻家庭生活中,她却始终扮演着妻子的角色,尽管忍受着百般的情感折磨和身体摧残,纵使人为造成了其晚年的精神失常,也未改弦易辙或是离家出走;不可辩驳地说,她对丈夫从形式上还是坚守的,对家庭从实质上还是负责的。只是,其终日无所事事,度日如年;其两性情感缺失,倍受煎熬,这是旧社会在富庶家庭里绝大多数女性其婚姻生活的真实写照。再者,繁漪又与普通女性有所不同,能看报,会弹琴,是一位知识女性,而仍然表现得对周家不离不弃,固守着痛苦的婚姻模式,更体现了其忍辱负重的一面,按照封建和半封建社会的价值观来评判,是坚守妇道,抑或值得称赞的。
      繁漪又是一个赋有判逆思想和精神的女性。曹禺曾说,繁漪陷入了“一个残酷的井”。诚然,在井里有攀爬,才能获得新生。在无力摆脱家庭蕃篱的桎绊而又崇尚向往称心如意的情感时,她本能地抓住了身边一根救命的稻草,深爱上了养子即自已丈夫的亲生儿子大少爷周萍,虽然比萍儿年龄大一些,但通过长期接触双方有着共同的语言和情趣,彼此相互同情和悲悯,直到相爱和拥抱,这对没有婚姻阅历和不谙世事的萍儿来说,也许不乏冲动和对繁漪的十分相怜;而对于已生儿育女和有家庭责任感的繁漪来说,却真实地表现了女性对封建社会的不满和对真挚爱情的大胆追求。剧中,前面一段场景和对白,将这一情感表现得十分含蓄而又为后面情节的发展作了铺垫。在周家大客厅里,繁漪正深情地弹奏着钢琴,将心中的痛苦和苦闷全部发泄到琴键上;周萍小心翼翼地走进客厅,专注地聆听着悠扬而激昂的曲子,当走到跟前,萍儿深情地望着繁漪,四周寂静无声,空气仿佛也凝固了,俩人的呼吸也凝固了,心紧紧地相联,繁漪暧昧地说:“萍儿,你帮我打开窗户。”“嗯。”萍儿含首应允。立即传来一声门窗的碰撞,打破了宁静;霎时,一阵清新的空气和一片灿烂的阳光洒满阴暗的客厅,也照亮了俩人的心扉,多么让人赏心悦目,心弛神往。冲儿曾说:“妈,我一直什么都不肯瞒过您,您不是一个平常的母亲,您最大胆,最有想像,又最同情我的思想的。”而后面一段场景和对白,便是对冲儿这段话最直观的体现,主要表现了繁漪的苦闷和对真情实爱的表白,终于将繁漪对爱情的追求和向往为观众进行了诠释和交待。在周家花园里,满目花草,电闪雷鸣,大雨倾盆,繁漪只身在赏雨,慢无目的地巡走和奔跑,小儿子周冲上场劝说母亲回屋却没有结果,接着大儿子在父亲的督促下打着雨伞走到跟前再次劝说繁漪回屋不仅无效,反而惹来了她的一顿责备,“你也合伙来欺骗我,你忘了我们之间的感情,你太虚伪了,你知不知道我是多么的爱你”。这段表白,真实而真情,且当着后来赶到的朴园的面泣不成声地说出来,令人感动而感叹,难能可贵,不仅看不出一点矫揉造作的印记,而且更加唤起了周萍对她的同情,连周朴园听后也长时间懵然无语,同时钩起了观众涌流不尽的眼泪。繁漪的人性是丰满的,情感是丰富的,抛开家庭伦理方面来说,这种大胆的表白,是人的内心的潜在的特质和反映,来源于生活,还原于生活,不能仅用是非和价值观来评判,应该从人性的本能来看待。真实的便是有价值的,只要不是人为或主观臆想所编造的。
      繁漪还是美丽和善良及至可爱的人。在一个受伤极深近乎疯狂的女人身上,我们看到了其人性的闪光点。繁漪,高挑的个儿,有着乌黑的头发,犀利的眉宇,高高的鼻梁,长着一双深邃而忧虑的眼睛,脸蛋休长,嘴唇小而十分迷人。看上去,间有林黛玉的孱弱之美,又有杨贵妃的妩媚与大气,是气质高傲而颇有知识的大家闺秀,切切实实令周家父子两代人所倾心。其不仅外表打动人心,而心地也十分善良。如周冲到四风家拿出钱给了四风和鲁贵:“对了,我忘了我为什么来的了。妈跟我说,你们离开我家,她很不放心;她怕你们找不着事情,叫我送给你一百块钱。”而当发现四风怀有萍儿的孩子后,不是急着宣扬和告诉其他人,而是想方设法地劝解四风,并弄药为其打掉胎儿,虽然是为了维持自已和萍儿的感情,但其想法却是善良的,手段却是值得称道的。还有,在鲁大海等工人对周家矿井发生的事表示不满而闹事和罢工可能给周家利益带来极大损失的事件闹得沸沸扬扬时,表面上她表现的不理不采,实质上反映了她对工人阶级苦难命运和生活的同情,对资本家欺骗和剥削行为的痛恨。
      繁漪的双面性,更多的是通过周朴园的霸道和周萍的软弱而衬托的。我在纪念曹禺先生诞生94周年时所写散文《读雷雨》中提到“真善美与假恶丑的交织,加之作者以‘闹鬼’和‘夜逃’而串之,剧情跌荡起伏。”而在表现繁漪的性格特征时,却采用了直白和对照相互交错的写作手法,事实的说服力强烈,观众的认同感较深,确确实实打动人心。我们看看和想想有的剧情,便能揣摸几分,最具有代表性的有两幕,一幕在周家大客厅,朴园大声呵叱着,繁漪望着萍儿,不等萍儿跪下,她急促地“我喝,我现在喝!”,拿起药碗,喝了两口,气得眼泪又涌出来,她望一望朴园的峻厉的眼和苦恼着的萍,咽下愤恨,一气喝下!哦……哭着, 由右边饭厅跑下。还有一幕在周家饭厅,冲儿面对繁漪:“妈,可是哥哥现在有点怪,他喝酒喝得很多,脾气很暴,有时他还到外国教堂去,不知干什么?”繁漪:“ 他还怎么样?” 冲儿“ 前三天他喝得太醉了。他拉着我的手,跟我说,他恨他自己,说了许多我不大明白的话。”繁漪:“ 哦!” 冲儿:“最后他忽然说,他从前爱过一个决不应该爱的女人!”不难看出,周朴园是十足的统治家庭和占有情感的暴敛分子,周萍是十足的受人摆布和泄欲泄愤的软棉羊,繁漪却是十足的受人欺侮和敢做敢担的有血有肉的人。
      《雷雨》剧分四幕,短小精悍,共八个主要人物。抛开家庭伦理道德的评价,繁漪的角色是值得人欣赏的。处在新民主主义诞生的时日,她是争取妇女解放,争取婚姻自由,争取独立自主的新时代女性。当然,她对封建制度和旧式婚姻的抵抗和判逆的方式带有一种畸形,也是不可取的;但所表现出的大胆、倔强、奋斗的精神,是值得人们特别是被旧式婚姻制度所残害的女性所深思和学习的,给新时代女性也不无启迪。正如有的观众感慨,“她是一个极度的被侮辱者和受害者。”我们在厌恶抑或唾骂这一人物时,应怀有宽柔之心。我以为,最应该诅咒的是那个时代所处的黑暗的扭曲的社会制度。有可悲的,才是最深刻的。
      临近尾声,繁漪面对萍儿恳求地:“不,不,你带我走,带我离开这儿,日后,甚至于你要把四凤接来一块儿住,我都可以,只要,只要,只要你不离开我。”情感似人的筋脉,绵密而相依;勇敢似一缕光明,撕开了阴霾,封建制度的土崩瓦解,指日可待。在这个悲剧人物的身上,闪耀着曹禺不同凡响的艺术才华。
      今先生已逝,音容萦绕而不断,尔空乏其身,权当此为尤物以祭,切怀念。








                                                                                                              二0一九年元月二十五日

发表于 2019-1-25 16:21:09 | 显示全部楼层
格式还是调整不好,只有论坛编辑处理了
发表于 2019-1-26 16:03:24 | 显示全部楼层
繁漪,好复杂的名字.
发表于 2019-1-28 09:04:47 | 显示全部楼层
1139728442 发表于 2019-1-25 16:21
格式还是调整不好,只有论坛编辑处理了

重新编排了一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