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欣喜中的忧虑

[复制链接]
查看: 3691|回复: 19
发表于 2019-1-7 22:15: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黄义凤 于 2019-1-9 21:02 编辑

        前段时间因有事回到老家刘市,欣闻刘市即将有几项大的改变:一是公交车会再次开到刘市。二是刘杨路即将刷黑。三是通往刘市的那条县河即将再次开挖。这些本来应该是很好的事情,可是再一打听,心中难免又生出几分忧虑:首先,刘市那条千把米长七八个弯的险象环生的路这次是否能取直还是个不明确的因素。如果这次真的没有这个安排的话,那么刷黑路面再次通了公交车(尽管刘市通公交是那里人们急切盼望的大事),就等于是在继续为今后的交通事故制造灾难留下隐患!关于这方面的情况,本人在潜江新闻网站的民情民生栏目里虽然已经多次提到,但现在还是要不厌其烦地再来赘述一下:  自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城东河开挖以后,刘市的路难行就成了影响当地民众出行制约当地经济发展的严重问题了。城东河的开挖,把原先的通往刘市连接沔阳(即现在的“仙桃“)谢场的路挖断了,本来设计的是要在原先被挖断的地方建桥的,可是又由于当时总口农场党委和潜江县的县委是平级,也就是说潜江的县官管不了总口农场的场官,所以设计好的建桥的位置没能建在原先被挖断的位置,而是不得已建在了刘市南边总口农场的红光村那一边,这桥往南移了六七百米,可是总口那边配套的路没有整修,结果就变成总口农场的红光村那边有桥无路,车辆肯定不能走;刘市这边有路无桥,车辆行走也非常艰难!结果刘市的路难行就这样开始了!曾经,那用倒涵管改装的“桥“不得已就成了人们的必经之路,由西(潜江方向)往东(刘市街)先得往右急转弯,接着往左陡下坡,然后又要往右急转弯过"桥",等过了很窄且没有护栏的倒涵管改造的”桥“,还得再往左(去李滩村的需要往左)或往右(去刘市方向的需要往右)急转弯,之后走出约十来米了还要往左再转弯才能走进刘市西头的新街!记得刚刚通车的那年腊月,谢场的一个小伙子用手扶拖拉机从潜江拉着一车煤经过倒涵管,就是在城东河西岸急转弯又陡下坡的时候不幸遇难了的!听说那个小伙子是因为要结婚了,拉煤回去请客用的!结果那个小伙子年轻的生命就丢在了城东河西岸的那个急弯拐又要陡下坡的夺命路上!这起交通惨案当时让我们这些与之素不相识的刘市人都忍不住辛酸落泪!关于这座”桥”,还有很多骇人听闻的惊险事。                             退休以后,我回刘市的机会多了,听到的关于这座桥的故事与企盼也多了。为了不让这座桥继续成为夺命桥,我三次走访了潜江市交通局,第三次是当时的交通局局长亲自接待的我.后来,交通局也派人专程到刘市作了实地察看,于是就有了刘市的新桥。我写的《家乡那座桥》就是在刘市新桥修建之际发表在《潜江日报〉〉上的。遗憾的是:这座由潜江市交通局牵头,政府投资建起的这样一座很不错的新桥修好之后预留的准备拉直的路基的设想仍然没能成为现实,如今又成了供人们设想与期盼的断头路!(见插图) QQ图片20190108200134.jpg 也就是说,如今刘市的情况是桥好路不好!因为与这座桥配套的路没能接着修起来,所以至今仍然没有能从根本上改变刘市人行路难的问题!现在从潜江通往刘市的路虽然没有了陡坡但城东河西岸还是要转几个急转弯,而且现在的公路就紧贴在城东河西岸新建的一排民房前!还有,在倒涵管那又增添了几分险情:旧桥没拆除也没遮拦,行人与小型车辆仍旧可以从那里通过;原先曾经险象环生的路段如今变成了三岔路口,往来的行人和小型车辆的通过仍然会时常让过往刘杨路刘市段的司机提心吊胆!         QQ图片20190108195812.jpg (此图即是)因为当年是陡坡再加几个急转弯;如今是城东河西岸人家多孩子多过往的人车不知道到底靠哪边走才是安全的顺行而不是逆行?所以凡是开车经过这里的司机不得不格外小心,因为随时都有可能发生交通事故!当然,如果是第一次经过这里的呢?那就只能是听天由命了!所以,现在必须要先把这条路拉直了再刷黑,那不只是办了一件顺应民心的大好事,解决了四十多年来刘市的行路难的问题,而且是办了一件有利于后代子孙、名垂青史的长远大事!否则,依着原样去刷黑去通公交车,那就等于是在继续制造灾难啦!      
        要把刘市这条路变成利民的顺心路,除了在刘市桥西把路按预先的设计拉直,还有几处也应该作调整:一是刘市从倒涵管往东的县河段往北推移。二是把刘市四组那里的那个倒口潭(此图为倒口潭的枯水季) QQ图片20190108200026.jpg        (此图 倒口潭的夏季) QQ图片20190109071521.jpg 崩垮部位以及刘市四组东边的那个水坑填起来,这样才有利于把路基扩宽到国家规定的要求(如果能用具有前瞻性的规划来修这条连接潜江和仙桃的市际公路,那就更好了),才能彻底改变刘市那条千把米长七八个弯的险象环生的路况,让刘市的那条路真正成为人们奔向幸福美好生活的放心路!
       关于开挖那条县河,说起来话也不少.当时开挖城东河不只是挖断了潜江通往刘市的路,还挖断了潜江通往刘市的县河水!当时这种状况引起过刘市人民的极大愤慨。也震怒了沔阳县。沔阳县控制不了潜江县,就改变自己属地的县河水道。于是沔阳那边将与潜江一水相连的县河截断南道南移(下图即是) QQ图片20190108195233.jpg              QQ图片20190109082626.jpg ,于是潜江刘市的县河水道就变成了一条没有出路的死水沟。这样一来,本来属于县河段上游的刘市,结果从此就成了沉积黑臭恶水的死水区域。特别是南水北调工程建成以后,为了保证流向北京方向的汉江水是洁净的,不知道是哪个水利部门决定把泽口开发区的工业废水排到县河?于是刘市的县河段又成了接纳泽口工业园区奔流而下的或黄或黑或酱黄的有毒水的兜底段。(刘市倒口潭的枯水季) QQ图片20190108202850.jpg           不只是刘市,整个县河南岸的农民都只能用这种有严重污染的毒水种庄稼! QQ图片20190109071119.jpg (此图是县河的另一污染源:即西到百里长渠,东连城南河与县河的六支渠) QQ图片20190109071458.jpg 县河南岸的庄稼人也只能吃这种用毒水种出来的食物。当然,庄稼人种出庄稼来还要用来销售了赚取资金来养家,来进行来年的再生产(此图为县河南岸的水稻地) QQ图片20190109072701.jpg
       庄稼地里用污浊毒水种植还能生长庄稼,可是如果要做养鳝鱼泥鳅的产业就完全不行了!
       现在潜江要挖县河,据仙桃的亲戚说,仙桃那边也准备挖县河,并且这回是要把这条曾经与潜江截断了的县河水再次重新连接起来。听到这消息立感震撼人心!既然是这样,那么,潜江市委市府的主要领导就应该会认真去做实地考察,然后再研究出一个有利于千秋万代的总体设计:从刁庙村到刘市与仙桃交界的刘市五组全程开挖,把位于刘市的县河段北移,将刘市段的县河拉直,这样通往刘市的路才能变得宽敞平直,只有在一条平直宽阔的路上刷黑再通公交车,才是真正的造福百姓,才是把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变成了我们共产党的领导干部的奋斗帖子目标!才是在刘市的乃至在改造刘扬路段的历史上的历史立下了丰功伟绩!也只有这样,才会让这条刘杨路的刘市段的路难行的问题得到彻底解决!使之与再次开挖后的县河段同时成为一道能造福后代子孙的既实用又有观赏价值的风景线而不再是刘市人的忧心事。




发表于 2019-1-7 22:23: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兴趣的可以查看本人在贵网站发表的<<刁刘公路两个潭>>,<<乡村路太窄,载不了许多车>>,<<家乡那座桥>>,<<刘市通了水泥路>>
发表于 2019-1-8 09:31:21 | 显示全部楼层
要彻底改变刘市那条千把米长七八个弯的险象环生的路况,让刘市的那条路真正成为人们奔向幸福美好生活的放心路!可见,这篇帖子是黄老师经过调查而来的,为了群众的生命安全,黄老师费心了。谢谢黄老师提的好建议。
发表于 2019-1-8 09:48:03 | 显示全部楼层
在为老百姓办实事的同时,也要充分考虑周围环境和安全等其他因素。黄老师辛苦了。
发表于 2019-1-8 20:06:53 | 显示全部楼层
神采飞扬 发表于 2019-1-8 09:31
要彻底改变刘市那条千把米长七八个弯的险象环生的路况,让刘市的那条路真正成为人们奔向幸福美好生活的放心 ...

谢谢神版的关心与支持!
发表于 2019-1-8 20:11:45 | 显示全部楼层
守望 发表于 2019-1-8 09:48
在为老百姓办实事的同时,也要充分考虑周围环境和安全等其他因素。黄老师辛苦了。

就是啊!不然的话,纳税人的钱花了,所办的事情却不能让纳税人省心!所以我们政府部门的首脑人物在决定办事之前务必亲自到实地去做细致的调查才好呢!
发表于 2019-1-8 20:44: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黄义凤 于 2019-1-9 08:36 编辑

附一:家乡那座桥              说起家乡那座桥,真是感慨多多。   我的家乡位于潜江县城东南方向二十多里远的仙桃和潜江交界处的刘市街上。刘市街街面不大但名气不小,在日本人没来之前刘市有“小汉口”之称。街上的一百多户居民主要以做买卖为生。解放以后潜江县在刘市设过乡政府。即使在后来“以粮为纲”的年代里,刘市也是方圆上十里地有名的集市。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前,从刘市街到潜江城本来是一条顺着县河的土公路而并非要有桥才能通行的。后来县里为了解决县城东边农田积水的问题,把这本来是一条畅通的土路和相向而行的源自汉江的县河截断又挖了一条南北流向的人工河,取名城东河。刘市被切到了城东河的东边。新挖的城东河比县河河床低好几米,这里是县河的上游河段,为了保证县河对中下游尤其是对刘市的水源供应,就在挖断的县河河段安装了一截倒涵管,之后县财政又无力在原先的路段架桥。只好无奈地在偏离公路高于水面低于路面的倒涵管上平铺了一溜预制板让它代替了“桥”。这座“桥”的两头是县河,两边是城东河,刘市的人从东往西经过这座“桥”要拐四个急转弯上一个陡坡。行人和单骑通过尚不太难,汽车尤其是货车通过就危险了。弄不好不是翻到陡坡边的县河里就是直接掉进城东河。因此这座桥自从落成以后就成了制约刘市交通的瓶颈。是刘市人的“揪心桥”。
       记得那座桥刚一完工交付使用,刘市街上一个在潜江县城工作的职工用自行车驼了一袋碎米(补充粮食的不足)从河西下陡坡急转弯冲到桥边又急转弯过桥时竟将那袋全家人都指望的碎米掉到河里去了!过了几天,刘市街上的一个大姑娘用自行车驮着她妈妈要到县城医院看医生,刚出门就有人开玩笑地对她说:“前几天别人只是丢了一袋大米到河里去了,今天你可别把你姆妈丢到河里去了呢!”她还满不在乎地回答说:“嗨!怎么会呢?我姆妈又不像那袋大米,她会说话呀!”等她拐了两个弯过了那座桥再拐弯用力爬陡坡向最后一个急转弯处努力的时候没觉得很吃力反觉得轻松了许多不禁疑惑地回头一看,哟!姆妈真的被丢到河里去了呢!直到这时她才注意到西岸庄稼地里的人正大声呼喊着向她跑过来,由于救助及时,总算是有惊无险,很快就把掉到水里的人捞起来了。
        还有一次,一位在潜江县城工作的女青年用自行车带着她的对象(现在叫男朋友)经过这座桥回刘市,年轻人想浪漫一下,就骑着车慢慢下坡缓缓转弯,结果在经过这座桥时竟然把她的对象晃到桥下的淤泥里昏迷去了!那天要不是岸边过路的熟人理智相救,只怕就要留下永远的遗憾了!有了这些令人魂飞魄散的故事,人们便戏称这座桥为“飞魂桥”!
         那一年春节前夕,仙桃谢场的一个年轻小伙驾一辆手扶拖拉机在潜江城里买来一车蜂窝煤正要从桥上通过,不料在桥西第二个急转弯处轰然一声车翻人亡,车上的蜂窝煤全倾倒在县河坡边滚到县河里。更叫人寒心的是他父母为他定下婚期的请帖已经发出去了听到这个噩耗后又急忙将报喜的婚事改成报丧的哀事!
         还有更惨的是有一回一家三兄弟同坐一辆东20货车过桥,也是在那个陡下坡急转弯的西岸翻车造成两死一伤!这飞魂桥又成了“夺命桥”!
        随着社会的进步,特别是改革开放步伐的加快,从潜江通往刘市的路早已由土路变成了石子路又变成泥清路,有些路段还变成了水泥路。城里还开通了到刘市连谢场的交通车。刘市街上做生意的,外出打工的,上大学的也逐渐多了起来,人们的眼光自然也开阔了。富起来了的人们修楼房、买家具、想进潜江城里购物也是件很伤脑筋的事;为了避免因为过桥不便带来的危险,有的就干脆搬到桥西的河边住了。但是农田还在河东刘市的边远地带,地里收回的粮食棉花运到西岸的家里来同样是件很犯难的事;刘市的猪肉便宜味道又好,可是这座桥让好多客户望而止步;如今农家的孩子上幼儿园已经成了必须,就是因为这座桥难过,刘市街上的居民只好把孩童往仙桃谢场的街上送......然而必须经过这座桥的人车还是不少,岁月的侵蚀却让这座桥的桥面毁损度日益加重:凹凸不平的狭窄桥面遇到下雨天坑洼积水,浑浊的泥浆在桥面漾来荡去,每当这种时候连行人也难通过,过往的司机更是胆战心惊!三十几年来,为了这座桥,刘市的人们商议过,呼吁过,呐喊过,但最后都是“泥牛入海无消息”!再后来,上级有关部门下文告示:人行各位自保,单骑小心过桥,货车另想它法,客车隔岸换乘(即西行的人到桥东下车,步行过桥到西岸等前来接应的客车;东去的人在桥西下车,同样步行过桥到桥东等前来接应的客车)。这样一来,这桥又成了“断路桥”!
        前几天,一位乡亲邀我回刘市赴宴,在河西下车步行经过这座桥时,突然惊喜地看到一座新的真正的桥已经破土动工,听说今年十月这座新桥就可以竣工通车了!回到刘市,席间和乡亲们说起这座桥,大伙都掩饰不住心中的喜悦纷纷议论说:“温总理的富民政策好哇!新农村建设的和谐春风到底吹到我们刘市来了!”“等新桥建好以后,你们从城里回来我们到城里去就都方便了!”“还有,我们那些在外打工、上大学的孩子以后进出刘市也不用再拎着行李在桥两边等车啦!”“还有呢,我们这里的娃娃们也可以坐潜江开来的专车到城里上幼儿园啦!以后买建材买家具也可以直接从潜江城里用货车拖到家门口来了!”“还有啊,住在潜江城里的人到我们这里来买便宜猪肉活禽鲜蛋就可以直接把车开到刘市街上的农贸市场来了!”“哎!你知道吗?我们已经为这座桥起了一个时尚的名字咧!我们叫它‘腾飞桥’!”
     “‘腾飞桥’!这个名字还真是很时尚呢!”听着乡亲们的议论,我不禁赞叹道,“等这座桥修好了,制约刘市与外界物资交流的瓶颈也就打开了。以后我们这个古老而又充满活力的刘市街一定会通过这座桥在发展经济的大道上腾飞了!”
    补说    本文发表在《潜江日报》2009年6月4日第3版  因受版面限制,报上发表时有删节



发表于 2019-1-9 08:45: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黄义凤 于 2019-1-9 09:05 编辑

附二、县河南岸的阴漏眼                 阴漏眼就是掩盖在道路下面的暗闸,说是闸,却没有闸门,其实就是一条引水沟。在路上行走的人如果不是特别用心,是很难发现这种起引水作用的阴漏眼的。在县河南岸我的老家刘市街东西两头的堤埂下就有几处这样的阴漏眼。
       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听说有人在县河边的阴漏眼里捞到过十几斤重的大鱼。同时也叮嘱小孩子们千万不要钻到那里去捞鱼,也不要在阴漏眼附近玩水或是勾荷叶摘菱角。说阴漏眼内的水格外深格外冷,还有很强的吸力,一旦被吸进去了那是怎么也救不出来的。我们女孩子一般是不会去到那危险的水里去的,这些话都是叮嘱那些男孩子的。也许正是有这些叮嘱,刘市周围虽然河多沟多潭多水多刘市街上的孩子也很多,但是一直都没有发生过有谁家小孩子落水身亡的惨剧。只是那时候还不知道这阴露眼与远远近近的水稻田的紧密关系,也不知道这阴漏眼对于刘市南边的水沟水坑水潭水田有什么重要意义。
       在潜江城的东南方向约五公里远的地方有个刁家庙,到了刁家庙就可以看到一条狭窄的水道,这就是县河。顺着这条县河再往东南方向继续走出约四公里就是我的老家刘市。刘市是一个住有两百几十户人家的乡村集市,也是一个历史悠久的乡村集市,这一点从那铺设在街心的已经显现出凹槽的青石板就可以看出。
        刘市是一个很有特色的乡村集市。特色之一就是街道内外的三岔口多,无论你从那个街口进去,都会有一个三岔口。走进刘市街了还会看到不少这样的三岔口向远处不同的方向延伸。特色之二就是沿街周围的河沟坑潭多,水资源丰富水产品品种也很丰富。这是因为刘市街北边有水面狭窄的县河(刘市人叫她“大河”),东南边有水面宽阔的小河,西北边有一条细长的连着几个大小深浅不一水潭的水沟。特色之三就是刘市南边的水田比白田(即旱田)多,一眼望去,无边无际,纵横交错的绿色田埂把成熟的稻麦裁剪成一块块金色的缎面,随风起舞,香飘四方。后来长大了才渐渐明白:刘市周围水坑水潭水沟里的水都源于刘市街北边的那条水面狭窄的县河。这一段县河最窄处不到三米宽,枯水季节,进出刘市街上的人就是从县河的几个狭窄处用木板搭跳或者干脆就是踩着河中心的土垱走到对岸去的。县河到了沔阳(即仙桃)境内的谢场,水面就要宽出好多了,小时候我就曾经跟随伙伴们到谢场的县河段看过划龙船。
       流经刘市的这么一条狭窄的县河,我们刘市人管她叫“大河”,把刘市街东南边的那条水面很宽的河流叫“小河”,这也是后来长大了才知道:原来这条县河水河道很长,往东流经沔阳全境,越往东去水面就越宽,到了沔阳的坡子场那里,县河的水面比我们潜江境内东荆河的水面还要宽呢!在我们潜江境内三四十里长的县河只是县河的上游河段,所以河道很狭窄。刘市东南边那条小河水的水源就是靠这条狭窄的县河水供给的。难怪刘市人要把这条狭窄的县河叫作“大河”的呢!刘市街东南边的那条河虽然水面很宽,一般都有一百多米,最宽处有两三百米,可是那里的水源是靠这条狭窄的县河供给的,所谓“大河有水小河满”在这里得到了充分体现。小河的河道很短,从潜江这边的刘市街到沔阳谢场那边的黄洲村就终结了,沿途还有几个水面很宽的深潭。小河全长只有两千多米,大概是叫她“短河”不好听,于是就叫她“小河”的缘故吧!
       后来当了大队干部,才发现原来在刘市街东西两头县河南岸的堤埂下一共有三处阴露眼外加两条明沟。这三处阴露眼把县河水直接引到刘市街南边,每一处阴露眼附近都有一个很小很深的水坑,接着就是一条细长的水沟,附带在水沟周围的是一大片一大片的水田。水沟有多长,水田的范围就有多广。最长的水沟就是刘市上街和堤街西边的那一条,其水源就源于上街西头堤埂下的那个阴漏眼。这条水沟先后连接四个水坑水潭,一直抵达总口农场的左家岭,中途不断地往西往东往南继续延伸开去,一直到总口农场的小南海(也是一个水面较大的湖)。另外两个阴漏眼在刘市下街东头的堤埂下,一个阴漏眼把县河水引到小河,这才有了小河的满河荷叶荷花菱角莲藕野鱼。一个阴漏眼把县河水引向远方的上万亩水田,中途不时再分出几支流向小河,于是就有了刘市人与沔阳黄洲村人的稻花满地香;就有了栽秧时节水田里随手可捞起来丢到口里去的野生荸荠;就有了刘市人与沔阳黄洲村人爱吃的池谷(椭圆形,土黄色,和荸荠差不多大小的水生植物,只能熟吃);就有了在水田里捡不完的螺蛳蚌蛤;就有了水坑水沟边随手可摘的蒿芯蒿芭菱角莲蓬鸡头苞;就有了到时候了就可随意抽取的藕稍就有了到时候就随时可挖的莲藕;就有了弄不完的鱼虾鳅鳝——至于乌龟鳖鱼那都是不要的:鳖鱼好咬人,乌龟有股潲臭味,即使在豌豆地里无意中发现了乌龟,就会拿起来随意地扔,一边扔还一边笑嘻嘻地大声喊:“乌龟!哪个要啊?”;就有了在饥荒年代可采来充饥的菱角杌子野芹菜,还有美味的野藜蒿野蘑菇。至于这三个阴漏眼是哪个朝代修筑的,好像没人能说得清楚。本人只看见刘市下街东头倒口潭那里的一处阴漏眼在文革前重修过。先要挖断路面,挖出那个掩盖在路底下的暗闸。接着就是拆除用厚重的方砖砌成的拱形暗闸,下面的水沟要挖得比县河河道深一些,再用砖头水泥固定底下和两边的泥土,紧接着把准备好的最新材料(用钢筋水泥打造的可以站一个半大小孩的大口径涵管)放到挖开的沟子里,然后再在涵管上面、两边和两头出口处铺设砖头,粉上水泥,最后掩土复路。在修筑暗闸的同时,还要考虑路人行走,于是在闸口南边新筑了一条供临时通行的半圆形便道,这条便道在暗闸修筑竣工以后就保留下来做引过县河水来起缓冲作用的小水潭。露在水潭上的砖砌水泥台子还是我们洗衣洗菜挑水淘米的好埠头。那时候我还是个小娃娃,只记得大人交待我们:说是修桥筑闸的时候小孩子是不能到近前玩耍的,否则,那个曾经压在闸下的冤死鬼就会上来拉替身,这令人恐怖的传说倒是给了我们这些好奇贪玩不懂事的小孩子一个警醒,即使时常必须要在这里经过也没有出现谁家的小孩因为那重新修筑的暗闸而弄出险情来。
        有趣的是:同样是河,小河里常有人捞起特大的蚌蛤,一个就有两三斤重,放到脸盆里还盛不下;大河里几乎没有蚌蛤,即使有,也是捞不上手的指甲壳大小的蚌蛤娃娃。最为有趣的是同样是一条大河,在我们家后面的那段百把米长的河床上的荷叶就长得格外宽大厚实,那时候我们一群小伙伴常常把这里的荷叶勾上来当伞用。这里的荷花是白色的,花冠也比别处的大,这里的莲蓬也比别处的大。这里的莲藕粗壮纯白,全段细腻脆甜,连后把都可以生吃的。炒着吃最是脆嫩可口。距这段河床仅百米之遥的大桥(其实桥很小,就几米长,只因为这条河叫大河,所以把架在上面的桥也就叫“大桥”了)两边的荷花却是紫红色的,荷叶也不小,只是荷叶的颜色比我家后面那里的荷叶要略微浅一些,叶片也似乎要薄一些,莲藕也很粗壮,但是除了藕老壳可以生吃或炒来吃以外,其余部分只有蒸或炖了才好吃。关于小河里的蚌蛤大,大河里没蚌蛤的缘由,大人们说是因为小河是蓄水河,水流平缓,河底泥厚有肥,一般少有干扰蚌蛤生存的环境,适合蚌蛤生长,所以能长得很大;大河的水流动性大,来去匆匆,一些柔软的肥泥和蚌蛤之类的生物也就跟着汹涌而来匆匆而去的水流往下游奔去了。关于同在一段河流为什么会长出完全两样的荷花莲藕来,就没人能解释清楚了。
        在刘市街的东西两头还有两条明沟在旱地之间,这是旱地的排水沟,有了这两条明沟,刘市街两头的大片庄稼地就不会受渍涝的困扰。再后来我还发现,在县河南边的刁家庙村和戴滩村那里也几处阴漏眼,在阴漏眼的出口处也是大片大片的水田,水田一直延伸到很远很远的看不到边的远方。其余处则是白田,间或住着一弯一弯的庄户人家。刁家庙村和戴滩村也都有通向县河的明沟。这也应该是排灌两用的水利设施。县河北岸的水田也不少,应该也有明沟暗闸,只是本人很少经过那里,记得不太清楚罢了。

       遗憾的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潜江县在潜江城的东边开挖了一条排涝河,这就是城东河,这条城东河北起318国道,南抵总口农场的坛子口,坛子口向西就连着总口农场的小南海。这条城东河正好在刘市街西边切断了流经刘市的县河水,然后在城东河的河床上修筑了一个倒虹管,这样,刘市段的县河水就难得像以前那样欢畅的流经刘市了,更难保证沔阳那边的农田用水,于是,沔阳那边就在与刘市交界的黄洲村将古老的县河堵死,再向南移改道,这样,刘市段的县河就成了一条水难进也难出的死水河。更为不解的是2012年冬,为了保证南水北调工程的汉江水能有一江清水到北边,不知是哪级水利部门的哪位昏官居然决定把未经处理不能排向汉江的潜江泽口工业园区的工业废水直接排向县河,于是潜江这边县河流域的人们也就只能用这工业废水来种庄稼了!                                                                                                               原创于2013年7月6日



发表于 2019-1-9 08:59:13 | 显示全部楼层
附三、                                                 刁刘公路两个潭
         从潜江城区南边一汽车站(现在是“长青藤“)出发,顺着章华大道往南行到杨市刘岭向东拐,再前行两三里路的一个十字路口处就是刁家庙。从这里向东南方向拐弯继续顺着沥青公路行驶大约十里就到了刘市。从潜江到刘市的这条公路就是在潜江市公路交通路线图上可以看到的刁刘公路。现在这条公路早已铺上沥青比较好走了,可是这条公路北边有两个据说是一九五四年发大水冲成的深水潭正在日益威胁着刁刘公路的安全。这两个潭一个位于刁刘公路中段的戴滩四组,一个位于刁刘公路东端的刘市四组,也就是刘市街东头的街背后。        戴滩村四组的那个潭的南边也就是刁刘公路的北边,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还是一块面积不小的庄稼地,出生在刘市的我在十多岁的时候就开始参加社会活动,时常经过那里。那时候那块地里呈现在人们视野里的是一些长势喜人的棉花小麦芝麻之类的农作物。后来随着岁月的推移,潭边松软的庄稼地渐渐地随雨水崩垮滑坡——下一次大雨就崩下一些土块。大约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政府改造乡村土公路的时候,为了公路的安全,主建方将这一节公路往南移了一二十米,路也取直了一些,这样,这段公路看起来好像远离了危险,可是由于没有设立有效的护坡措施,随时都在随雨水滑坡的潭边庄稼地仍然在继续崩溃。导致那块庄稼地逐渐崩塌下陷以致今天完全消失。现在有人在这个潭边坡地上圈起了一个鸭棚。
       再就是刘市街东头四组背后的那个潭,这里比戴滩那个潭更危险。这条大约五十米长的路段两边都是水。北边就是那个面积较大的逐渐扩展的冲击水潭,曾经的护堤树早已没了踪影;南边是一个较小的人工水坑,紧紧相邻的是低下去很多的水田。路下面还有一道向南引水的过水闸。没有地方可以把这条路向哪个位置移动哪怕一厘米!但这里却是刘市街连接仙桃谢场的唯一可以让车辆通行的市际公路。潭东头还住着几户从刘市街迁出的人家。刘市街四组人们的庄稼地也有不少是在这个深水潭的东头的河滩上。现在这里的交通运输车辆往来已经很是频繁,潜江城区南(现在已迁潜江城西边到)边的一汽车站有直接开往谢场的班车。可是路边土随水崩的刁刘公路的两个深水潭却随时威胁着刁刘公路的交通安全!
       大约在四年前,我看到《潜江日报》上报道“房屋装修的垃圾倾倒难”方面的报道。已经在工作岗位上退下来休息的我跟着就去寻访了有关单位,试想:如果能将这些装修垃圾拖出城倒在这两个深水潭边,让这两个日益扩张的深水潭回归到河道的位置上去,那样的话,既可以解决这两个深水潭的继续滑坡崩塌对刁刘公路带来的威胁,又可以解决城市市民房屋装修垃圾无处倾倒的难题,还可开发出一块可以利用的土地来。真是三全其美!可是待我到有关单位一问,才知道装修垃圾原来是很走俏的可利用物质,早已有专业人士包揽转卖,没有大资金介入是做不了的;所谓“装修垃圾倾倒难”只是一些小打小闹的零星“散户”!生活垃圾倒是真的是无处安放,可是找不到正当渠道去具体落实也是枉然!我这里就只有干着急了。
       啊!刁刘公路北边的那两个还在滑坡的深水潭,什么时候你才可以回归到正规河道上去呢?
附:本文发表后,被《潜江人论坛》转发,旋即引起潜江网站的注意并派记者前往现场调查,近日由于媒体的关注已引起相关部门的注意,据说相关部门正在研究解决措施。我这里也将拭目以待,应该可以静候佳音了吧!
                                                                                                                                              原创于2010年3月14日


发表于 2019-1-9 21:13: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黄义凤 于 2019-1-9 21:24 编辑

附四、
       第一声:刘杨公路路难行
     潜江新闻网讯(记者 尹铃瑕徐晓雅  见习记者金娟)近日,《刁刘公路两个潭》一帖发布在新潜江论坛,引起了众多网民的关注。潜江新闻网随即派出三名记者于前往刘杨公路,进行实地探查,了解详情。
  3月9日上午,记者抵达位于代滩村四组的第一个水潭,现场看到一个占地大约5000平方米的水潭,与较窄的公路间隔了一片庄稼地,在靠进庄稼地的潭边,圈了一个鸭棚,成群的鸭子在河中来回游走。据村民反映,由于水潭的原因,原定修建宽5.8米的公路实际只是修建了4米,再加上近几年潭边的泥土长期以来受雨水侵蚀,土质越来越松软,雨后出现泥土下陷,水潭的范围日益扩大,导致路面变得更窄,另外,成群的鸭子常年在这里“嬉戏”,也严重破坏了公路的护坡。
  村民刘某介绍,刘市大桥建成后,刘杨公路上来往车辆逐渐增多,而由于路面狭窄,时常有交通事故发生。往返于潜江与谢场的长途汽车司机徐某也抱怨不已:“这条路段过于狭窄,汇车非常困难。而雨天,路面泞泥不堪,行车更是危险。”
  随后,记者就此情况采访了代滩村党支部副书记雷明浩,他告诉记者,对此事他非常了解,但由于现在村里无条件解决,也未向上级领导反映,只是为防止泥土继续下陷,在潭边铺了些碎石,之后此事便不了了之。



(图为刘谢公路的转弯路口(原图没能复印过来,关心这个话题的可以去实地察看)


  位于刘市街东头四组背后的第二个水潭是1954年发大水时冲击而成。它地处刘谢公路转弯路口,记者看到潭边并未设立警示牌和采取有效的护坡措施,而公路边上有大约20厘米宽的路面因长期受雨水冲刷,已呈现滑坡趋势。
  刘市村党支部书记江信勇向记者介绍,该路段是刘杨公路的延伸线刘谢公路,总长1500米。1996年村民自己组织运石补路,2002年乡政府出钱用石子铺平路面。整个刘杨公路全长10公里,贯穿着刘市、总口管理区,更是连接仙桃谢场的唯一通行路段。2009年3月政府出资新建了刘市大桥,竣工通车后,刘杨公路上的交通安全隐患并未完全得到解决。其中,刘谢公路的转弯路口处,交通事故频频发生。
  刘市四组蔡信兵描述,2006年7月的一个下午,一辆出租车与一辆手扶拖拉机在此处汇车,由于路面狭窄,转弯时出租车为避让拖拉机,则不得不靠近潭边缓慢行驶,因路旁泥土滑坡而翻落潭中,车内三人重伤,造成重大交通事故。此事之后,村干部组织村民挖泥填坡,平整路面,减小了路面倾斜度,在道路两旁栽种树苗以防止水土流失。
  村民郭某向记者反映,近2年是事故多发期。2009年7月份,有一辆面包车和对向车道的一辆桑塔纳在潭边转弯路口处迎面相撞。今年的2月14日也就是大年初一,在此处又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当时是一辆小型面包车正往刘市村方向行驶,当车辆行驶到潭边转弯路口时,一辆小型轿车从对面驶来。双方车辆虽已刹车减速,但道路狭窄加上雨天路滑,仍躲让不及,致使两车相撞,车身严重损坏。
  当记者问及此路段情况是否向相关单位反映时,江信勇说:“自我市建设通村公路以来,每年都向杨市办事处做口头反映。2009年12月,杨市办事处分管安全的夏家荣到此进行了实地查看,并且承诺会酌情考虑,但至今未有明确回应。”江信勇也向记者表示,会在一周内将刘谢公路的问题以书面材料递交到相关部门,希望引起高度注视。



(图为刘谢公路交通堵塞现场)(原因与上面相同)


  就在记者乘车离开刘市时,刘谢公路上又发生了公路交通堵塞。一辆大货车因故停靠路边,挡住了后面驶来的车辆,数十辆汽车、摩托车排成长队,交通顿时陷入一片混乱。

  3月10日,记者与杨市办事处联系,但因主要负责人不在,采访未能成行。

      3月11日上午,记者再次电话联系了杨市办事处分管农业交通的副主任黄东林,反映了刘杨公路相关问题。在得知情况后,黄东林立即表示将会联系市交通局相关人员,于下周前往刘杨公路进行实地考查并研究解决方案。
  关于刘杨公路的后续解决情况,本网记者将会继续跟踪报道。




·事件回放·





  3月3日,署名为月光谱的网名在新潜江论坛发表了题为《刁刘公路两个潭》的帖。原文如下:
  从潜江城区南边一汽车站出发,顺着章华大道往南行到杨市刘岭向东拐,再前行两三里路的一个十字路口处就是刁家庙。从这里向东南方向拐弯继续顺着沥青公路行驶大约十里就到了刘市。从潜江到刘市的这条公路就是在潜江市公路交通路线图上可以看到的刁刘公路。现在这条公路早已铺上沥青比较好走了,可是这条公路北边有两个据说是一九五四年发大水冲成的深水潭正在日益威胁着刁刘公路的安全。这两个潭一个位于刁刘公路中段的戴滩四组,一个位于刁刘公路东端的刘市四组,也就是刘市街东头的街背后。
  戴滩村四组的那个潭的南边也就是刁刘公路的北边,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还是一块面积不小的庄稼地,出生在刘市的我在十多岁的时候就开始参加社会活动,时常经过那里。那时候那块地里呈现在人们视野里的是一些长势喜人的棉花小麦芝麻之类的农作物。后来随着岁月的推移,潭边松软的庄稼地渐渐地随雨水崩垮滑坡——下一次大雨就崩下一些土块。大约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政府改造乡村土公路的时候,为了公路的安全,主建方将这一节公路往南移了一二十米,路也取直了一些,这样,这段公路看起来好像远离了危险,可是由于没有设立有效的护坡措施,随时都在随雨水滑坡的潭边庄稼地仍然在继续崩溃。导致那块庄稼地逐渐崩塌下陷以致今天完全消失。现在有人在这个潭边坡地上圈起了一个鸭棚。
  再就是刘市街东头四组背后的那个潭,这里比代滩更危险。这条大约五十米长的路段两边都是水。北边就是那个面积较大的逐渐扩展的冲击水潭,曾经的护堤树早已没了踪影;南边是一个较小的人工水坑,紧紧相邻的是低下去很多的水田。路下面还有一道向南引水的过水闸。没有地方可以把这条路向哪个位置移动哪怕一厘米!但这里却是刘市街连接仙桃谢场的唯一可以让车辆通行的公路。潭东头还住着几户从刘市街迁出的人家。刘市街四组人们的庄稼地也有不少是在这个深水潭的东头的河滩上。现在这里的交通运输车辆往来已经很是频繁,潜江城区南边的一汽车站有直接开往谢场的班车。可是路边土随水崩的刁刘公路的两个深水潭却随时威胁着刁刘公路的交通安全!
  大约在四年前,我看到《潜江日报》上报道“房屋装修的垃圾倾倒难”方面的报道。已经在工作岗位上退下来休息的我跟着就去寻访了有关单位,试想:如果能将这些装修垃圾拖出城倒在这两个深水潭边,让这两个日益扩张的深水潭回归到河道的位置上去,那样的话,既可以解决这两个深水潭的继续滑坡崩塌对刁刘公路带来的威胁,又可以解决城市市民房屋装修垃圾无处倾倒的难题,还可开发出一块可以利用的土地来。真是三全其美!可是待我到有关单位一问,才知道装修垃圾原来是很走俏的可利用物质,早已有专业人士包揽转卖,没有大资金介入是做不了的;所谓“装修垃圾倾倒难”只是一些小打小闹的零星“散户”!生活垃圾倒是真的是无处安放,可是找不到正当渠道去具体落实也是枉然!我这里就只有干着急了。
  啊!刁刘公路北边的那两个还在滑坡的深水潭,什么时候你才可以回归到正规河道上去

本文题目系转载人所加




转载·回声·《刁刘公路两个潭》 (2010-03-23 16:48:10
       3月17日上午,潜江新闻网记者就刘杨公路的后续情况,再次走访了杨市办事处,却由于办事处领导公事繁忙而无缘见面。
  3月18日上午,记者又再次电话联系了杨市分管农业交通的党委办事处副主任黄东林,他告诉记者,经过实地查看与了解,目前刘杨公路的养护责任由竹根滩养护中心承担,杨市办事处无权对公路进行整修,但已与刘市村党支部书记江信勇口头达成一致,承诺将会在刘谢公路转弯路口处设置警示牌,并在泥潭边修建有效护坡。
  就杨市办事处给出解决的方案,记者采访江信勇,他对此深表满意,并提出在潭边转弯路口处设置减速板,让车辆在此缓行,可以减少车祸事故率,同时将道路边废弃的房屋拆除以扩宽路面。
  对于杨市办事处解决方案的实施,记者将会继续关注。
QQ图片20190109071521.jpg
发表于 2019-1-9 21:17: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黄义凤 于 2019-1-9 21:25 编辑

附五、第一声:刘杨公路路难行
     潜江新闻网讯(记者 尹铃瑕徐晓雅  见习记者金娟)近日,《刁刘公路两个潭》一帖发布在新潜江论坛,引起了众多网民的关注。潜江新闻网随即派出三名记者于前往刘杨公路,进行实地探查,了解详情。
  3月9日上午,记者抵达位于代滩村四组的第一个水潭,现场看到一个占地大约5000平方米的水潭,与较窄的公路间隔了一片庄稼地,在靠进庄稼地的潭边,圈了一个鸭棚,成群的鸭子在河中来回游走。据村民反映,由于水潭的原因,原定修建宽5.8米的公路实际只是修建了4米,再加上近几年潭边的泥土长期以来受雨水侵蚀,土质越来越松软,雨后出现泥土下陷,水潭的范围日益扩大,导致路面变得更窄,另外,成群的鸭子常年在这里“嬉戏”,也严重破坏了公路的护坡。
  村民刘某介绍,刘市大桥建成后,刘杨公路上来往车辆逐渐增多,而由于路面狭窄,时常有交通事故发生。往返于潜江与谢场的长途汽车司机徐某也抱怨不已:“这条路段过于狭窄,汇车非常困难。而雨天,路面泞泥不堪,行车更是危险。”
  随后,记者就此情况采访了代滩村党支部副书记雷明浩,他告诉记者,对此事他非常了解,但由于现在村里无条件解决,也未向上级领导反映,只是为防止泥土继续下陷,在潭边铺了些碎石,之后此事便不了了之。



(图为刘谢公路的转弯路口)


  位于刘市街东头四组背后的第二个水潭是1954年发大水时冲击而成。它地处刘谢公路转弯路口,记者看到潭边并未设立警示牌和采取有效的护坡措施,而公路边上有大约20厘米宽的路面因长期受雨水冲刷,已呈现滑坡趋势。
  刘市村党支部书记江信勇向记者介绍,该路段是刘杨公路的延伸线刘谢公路,总长1500米。1996年村民自己组织运石补路,2002年乡政府出钱用石子铺平路面。整个刘杨公路全长10公里,贯穿着刘市、总口管理区,更是连接仙桃谢场的唯一通行路段。2009年3月政府出资新建了刘市大桥,竣工通车后,刘杨公路上的交通安全隐患并未完全得到解决。其中,刘谢公路的转弯路口处,交通事故频频发生。
  刘市四组蔡信兵描述,2006年7月的一个下午,一辆出租车与一辆手扶拖拉机在此处汇车,由于路面狭窄,转弯时出租车为避让拖拉机,则不得不靠近潭边缓慢行驶,因路旁泥土滑坡而翻落潭中,车内三人重伤,造成重大交通事故。此事之后,村干部组织村民挖泥填坡,平整路面,减小了路面倾斜度,在道路两旁栽种树苗以防止水土流失。
  村民郭某向记者反映,近2年是事故多发期。2009年7月份,有一辆面包车和对向车道的一辆桑塔纳在潭边转弯路口处迎面相撞。今年的2月14日也就是大年初一,在此处又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当时是一辆小型面包车正往刘市村方向行驶,当车辆行驶到潭边转弯路口时,一辆小型轿车从对面驶来。双方车辆虽已刹车减速,但道路狭窄加上雨天路滑,仍躲让不及,致使两车相撞,车身严重损坏。
  当记者问及此路段情况是否向相关单位反映时,江信勇说:“自我市建设通村公路以来,每年都向杨市办事处做口头反映。2009年12月,杨市办事处分管安全的夏家荣到此进行了实地查看,并且承诺会酌情考虑,但至今未有明确回应。”江信勇也向记者表示,会在一周内将刘谢公路的问题以书面材料递交到相关部门,希望引起高度注视。



(图为刘谢公路交通堵塞现场)


  就在记者乘车离开刘市时,刘谢公路上又发生了公路交通堵塞。一辆大货车因故停靠路边,挡住了后面驶来的车辆,数十辆汽车、摩托车排成长队,交通顿时陷入一片混乱。

  3月10日,记者与杨市办事处联系,但因主要负责人不在,采访未能成行。

      3月11日上午,记者再次电话联系了杨市办事处分管农业交通的副主任黄东林,反映了刘杨公路相关问题。在得知情况后,黄东林立即表示将会联系市交通局相关人员,于下周前往刘杨公路进行实地考查并研究解决方案。
  关于刘杨公路的后续解决情况,本网记者将会继续跟踪报道。




·事件回放·





  3月3日,署名为月光谱的网名在新潜江论坛发表了题为《刁刘公路两个潭》的帖。原文如下:
  从潜江城区南边一汽车站出发,顺着章华大道往南行到杨市刘岭向东拐,再前行两三里路的一个十字路口处就是刁家庙。从这里向东南方向拐弯继续顺着沥青公路行驶大约十里就到了刘市。从潜江到刘市的这条公路就是在潜江市公路交通路线图上可以看到的刁刘公路。现在这条公路早已铺上沥青比较好走了,可是这条公路北边有两个据说是一九五四年发大水冲成的深水潭正在日益威胁着刁刘公路的安全。这两个潭一个位于刁刘公路中段的戴滩四组,一个位于刁刘公路东端的刘市四组,也就是刘市街东头的街背后。
  戴滩村四组的那个潭的南边也就是刁刘公路的北边,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还是一块面积不小的庄稼地,出生在刘市的我在十多岁的时候就开始参加社会活动,时常经过那里。那时候那块地里呈现在人们视野里的是一些长势喜人的棉花小麦芝麻之类的农作物。后来随着岁月的推移,潭边松软的庄稼地渐渐地随雨水崩垮滑坡——下一次大雨就崩下一些土块。大约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政府改造乡村土公路的时候,为了公路的安全,主建方将这一节公路往南移了一二十米,路也取直了一些,这样,这段公路看起来好像远离了危险,可是由于没有设立有效的护坡措施,随时都在随雨水滑坡的潭边庄稼地仍然在继续崩溃。导致那块庄稼地逐渐崩塌下陷以致今天完全消失。现在有人在这个潭边坡地上圈起了一个鸭棚。
  再就是刘市街东头四组背后的那个潭,这里比代滩更危险。这条大约五十米长的路段两边都是水。北边就是那个面积较大的逐渐扩展的冲击水潭,曾经的护堤树早已没了踪影;南边是一个较小的人工水坑,紧紧相邻的是低下去很多的水田。路下面还有一道向南引水的过水闸。没有地方可以把这条路向哪个位置移动哪怕一厘米!但这里却是刘市街连接仙桃谢场的唯一可以让车辆通行的公路。潭东头还住着几户从刘市街迁出的人家。刘市街四组人们的庄稼地也有不少是在这个深水潭的东头的河滩上。现在这里的交通运输车辆往来已经很是频繁,潜江城区南边的一汽车站有直接开往谢场的班车。可是路边土随水崩的刁刘公路的两个深水潭却随时威胁着刁刘公路的交通安全!
  大约在四年前,我看到《潜江日报》上报道“房屋装修的垃圾倾倒难”方面的报道。已经在工作岗位上退下来休息的我跟着就去寻访了有关单位,试想:如果能将这些装修垃圾拖出城倒在这两个深水潭边,让这两个日益扩张的深水潭回归到河道的位置上去,那样的话,既可以解决这两个深水潭的继续滑坡崩塌对刁刘公路带来的威胁,又可以解决城市市民房屋装修垃圾无处倾倒的难题,还可开发出一块可以利用的土地来。真是三全其美!可是待我到有关单位一问,才知道装修垃圾原来是很走俏的可利用物质,早已有专业人士包揽转卖,没有大资金介入是做不了的;所谓“装修垃圾倾倒难”只是一些小打小闹的零星“散户”!生活垃圾倒是真的是无处安放,可是找不到正当渠道去具体落实也是枉然!我这里就只有干着急了。
  啊!刁刘公路北边的那两个还在滑坡的深水潭,什么时候你才可以回归到正规河道上去

本文题目系转载人所加













发表于 2019-1-11 08:41: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黄义凤 于 2019-1-11 08:48 编辑

附六、为民生探路何以这样难? (2010-05-17 14:33:59)

  从农村走出来的我偶尔回到家乡刘市,看到道路边的两个冲击水潭已经越来越严重的影响着家乡那条道路的行路安全,而后以散文的形式把这件事在博客中发表了,没想到引起了潜江新闻网站记者的注意,她们约我一起到刘市进行实地察看,然后她们把查看到的实情(比我在博客里反应的要严重得多)向上级主管部门领导——杨市办事处的黄东林主任反应,得到的答复真是令人啼笑皆非。解决的办法里也是避实求需,敷衍塞责。可是就这样一个避实求需、敷衍塞责的答复也只是停留在口头上。上面有人问他就说“正在办理”,之后却无动于衷。为此我还走访过交通局,市信访办,给杨市的党委书记简发义书记写过信,给市委书记市长写过信,到今天两个多月过去了,即使从五月九号那天发信给市委书记市长的日子算起,也已经过去八天了,还是一点消息也没有。今天上午,我冒着即将下大雨的阴沉天气骑单车再次来到市信访办,岔口处停有一辆特警车和几个武装警察。看到那个胖胖的接待员,我向他说明来意后,他马上就不耐烦地提高嗓门说:“这呀!要找杨市办事处的黄东林。”
  “啊!那你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呢?我都等了快一个月的时间了啊!”
  “那我不告诉!我这里每天都要接待好多人,要是每一个人都要我告诉的话,那我还忙得过来呀?你只说要我告诉黄东林,那你就直接去找他!”
   据说,只要把情况反映给信访办了,最多半个月之内就会有回音的。于是我反问道:“你不告诉我我怎么知道你找了黄东林没有呢?我还按要求给他们的党委书记简发义也写了信的,都没有回音啦!”
  “那你也要到杨市办事处去找他,而不是来找我。简发义已经调走了。”
  “什么时候?”
  “大概是四月中旬。”“啊!你看!我是在政府网上搜索的信息,哪里晓得政府网也是死网啊!信息如此滞后!”
  “不过,我是在你这里报告的,你就应该给我回音!”我转换话题说道,“你能把现在杨市办事处的书记姓名写给我吗?”
  他没有理睬我的要求,而是满腹牢骚地说了一句:“我这里不会有什么回音,我又没有吃多?”
“我看你就是吃多了,根本不懂得理解百姓的疾苦!”我没有像他那样提高嗓门大吼,但是语气很坚定。我是有心理准备的:看多了这种只占位置不为公众服务的小官僚,跟他们生气不值得!当他看到我不惧权势也没有被他的吼叫吓到时,他只好装得很大度地走进屋去了。
   这时,从里面又走出一个年轻人,一看,哟!这不是我们单位里的小D吗?“啊!你是调到这里来了吗?”
  “是的。”小D微笑着回答道。这一下我们就可以说得通了。
  “您送来的材料我也看过,不过这事还是得找杨市办事处的领导。”他平静地告诉我。同时应我的要求把杨市办事处的书记姓名告诉给我了。接着又提醒我说:“天马上要下雨了,您还得快点回家,免得淋雨!”我们在微笑和友好的气氛中告别。
   其实,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是一句关心体贴的话在联系着的。说得温和体贴,即使暂时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心里也不会生出什么怨愤。否则就很容易让处于弱势的普通百姓与强势的政府官员形成对立。不然,近段时间社会上怎么会频繁地出现那么多血腥事件呢?临走的时候,我特意看了一会那辆停靠在信访办岔路口的特警车和武装警察,代表政府形象的官方一句贴己话一件得民心的实际事就可以解决而不愿意的问题就是动用警察岂不是劳民伤财吗?
  为民生探路,何以这样难啊!我将怎样继续为刘市的民生之路求索呢?

链接   1、刁刘公路两个潭   2 、转载·新闻调查·回访《刁刘公路两个潭》   3、转载·回声·《刁刘公路两个潭》    4、(再说刁刘公路两个潭       5、承诺何时能兑现6、刘杨公路刘市路段亟待整修   

分享:






发表于 2019-1-11 08:51:38 | 显示全部楼层
附七、
    刘杨公路刘市路段亟待整修(1) (2010-05-07 17:23:35)
尊敬的市委书记、市长:   您好!

我思考了好长时间,曾经多方奔走,今天终于决定给您写这封信反映刘杨公路刘市段行路难的问题。
刘杨公路位于潜江城东南方向,从潜江城长途汽车站出发,驰向章华公路,越过天桥经到杨市刘岭向东拐,直抵刁市,再折向东南方向的那条路就是到刘市去的路。从刘岭到刘市的那一段路就叫刘杨公路。刘杨公路全长大约十公里。
刘杨公路是县河南岸潜江城连接仙桃谢场(仙桃西境的边镇)的唯一通道。几年前潜江城里已经有交通车直达谢场了。可是刘市的路很不好走。以前是因为刘市街西头的城东河截断了路,可是没有桥而是在一节深入河底的倒虹管上铺一层预制板来代替桥,经过这条借助倒虹管改造的两米多宽的四面环水的“桥”需要急转弯陡下坡再急转四个弯,历年来此处多次发生车祸惨案,且大型车辆无法通过;2009年底刘市街西头的那座盼了38年的桥终于建成通车。就在人们欢呼欣喜之际,新的问题又出来了:有了桥车流量陡然加大,刘市的那条狭窄的乡村道路显然载不了那么大的车流量,刘市路段仍然是车祸多发地段!
目前亟待整修的路段有五处。一、刘市桥西头的弯道急需取直。从东往西经过刘市桥以后就得在河边的人家门前急转弯向北,走过一百来米之后再向西转弯才能进入较为安全的通行路段。因为河边的这一段路已经凹凸不平且离住户人家太近很容易引发安全事故,一些当地的小车司机仍然选择走那条极为危险的倒虹管。
二、刘市新街中间北边的原供销社旧址,旧址处在道路拐角处,正好把与后来发展的新街两头的视线切断,这里也是交通事故多发之地。我的一个侄儿当年曾经在这里被板车压断大腿,过了几年又在这里被汽车压断了那条已经残疾的腿的同一部位。杨市办事处的有关领导也到那里实地查看过并且承诺在2010开春之后将其拆除以便把道路拉直。可是这栋多次引发交通灾难让过往行人和司机忧心忡忡的破旧空屋至今仍然岿然不动。
三、位于新老街结合部的那段狭窄路,北边是多弯的县河,南边是大片的水沟水田,行人车辆在这里很容易堵塞,(见图)急需扩宽。
四、刘市四组背后县河上的那个冲击水潭,水潭的南边也是水坑水沟水田,这个冲击水潭边的护坡树早已深陷水里去了,每年遇到暴雨,水潭边的泥土就会崩滑下去,经年累月,现在那里的狭窄路面由直线变成了月牙形。前几年修路,为了能让这一段路能走汽车,把路面戳低了一些才勉强达到国家规定的村级道路的3.5米的宽度。但是由于水潭边缺乏有效的护堤设施,现在这里的路继续在变弯变窄,所以这里也是交通事故多发之处。尤其树木展叶的季节,茂盛的树叶完全遮住人们的视线,行人和车辆一旦都走到这条弯道上就很难及时回避,所以经常出车祸。即使在有枝无叶的冬季,车祸也难免发生。去年除夕之夜,刘市四组的一个叫许菜平的就是在这里被汽车撞了的。现在她的家属还在找村里的干部帮助讨说法呢!到了树木枝繁叶茂的时候,水潭东西弯道两头茂密的树叶完全挡住两头的司机和行人的视线,就更容易发生交通事故了,尤其是夜间。
五、向东走出刘市四组冲击潭东头的那几户人家后,还有一段十多米长两边是水沟低地的交通事故频发的狭窄路段。再往东走出约三百米就是仙桃市延伸到潜江方向的平坦宽阔的水泥路面了。回到刘市,和乡亲们聊天,得以听到刘市人民的呼声:“刘市的路太不好走!”我也为此走访过相关部门,他们告诉我:刘市是村级道路,要修路村委和村民必须出资!刘市的路不像其他地方的路那样主要是本地人经过!刘市是县河南岸潜江城连接仙桃谢场的市际重要交通线路,也是体现潜江整体形象缩影的民生之路。然而要想整修好这里的路刘市村委和刘市的老百姓都得掏一大笔钱(至少也得二三十万,可能是“两百块修一座长江大桥”的外行话),可这恰恰是靠仅有一百来户人家的刘市村的财力是根本做不到的事情啊!目前,刘市的村官们正在为何时能拆除那栋切断行人和司机视线的刘市供销社破旧空屋?何时能在刘市四组背后的那个潭边的弯道处增设警示牌,修建有效护坡?还有刘市的老街以及整个刘市村的烂泥路发愁呢!
为此,我还问过市里的领导,她告诉我说,可以把这件事写成提案送交杨市办事处人大或政协再由杨市市办事处的人大或政协转送市人大或政协,争取国家拨款。可是刘市没有相关代表和委员,这个提案由谁来写该怎么写如何才能送交市里的有关机构都不得而知之,所以才给您写了这封信。切望能够引起您的关注,以促成刘市行路难的民生问题尽快得到解决!
         致
礼!
                                                               2010年5月9日  星期六
当日下午五点将此信件发出。明天是星期天。后天早晨这封信应该可以送到相关人员手上。  但愿不再是泥牛入海!
相关链接 1 刁刘公路两个潭  2 回访.新闻调查《刁刘公路两个潭》 3 回声《刁刘公路两个潭》  4 承诺何时能兑现  


今天已经是5月13日了,我发出去的信还是没有回复。看来如果真把这些媒体上宣传的民生问题反映给当权的市委书记、市长 也是一种书呆子行为哟!


分享: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附八.
刘谢路农村客运车停运,公交车何时能开通? [color=#999999 !important][color=rgb(153, 153, 153) !important][复制链接]
[color=#999999 !important]查看: 7002|[color=#999999 !important]回复: 17




517
主题
6771
帖子
1万
积分


积分19426
电梯直达[url=][/url]
1#
发表于 2018-2-15 11:13:59 |


本帖最后由 黄义凤 于 2018-2-18 10:29 编辑


       刘谢路也就是从潜江杨市办事处刘岭那里开到仙桃谢场的农村客运线路,全长约7公里左右。据说是因为国家取消了对农村客运车的补贴而停运好几个月了,现在正值春运高峰 ,从外地返乡、从城里回老家、从乡村到城里互相走动的人特别多。如今农村客运停运了,这对已经享了几年农村客运车福的通往刁市,戴滩,李滩、刘市,谢场的人们带来了很多的不便。尤其是老人和孩子。另一方面,农村客运停运后,城区北边的泽口,竹根滩;南边的渔洋、总口,西边熊口,甚至连离潜江城近30公里远的王场镇都开通了公交车,可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开通离潜江城仅12公里、离杨市办事处约6公里远的刘谢路的公交车呢?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此图正是由六支渠流向城南河的黑臭水.涨水季节,这黑臭水就会顺着六支渠向东流向县河.再通过县河南岸的阴漏眼流向县河南岸的总口,渔洋,以及仙桃西,再继而扩散流到与监利交界的东荆河,然后顺流下直到流向长江中游武汉市的长江段.曾经的,猪"投"上海应该就是由这些曲线污染水造成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