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潜江人礼行大(系列)

[复制链接]
查看: 7602|回复: 5
发表于 2019-1-5 10:15: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引玉 于 2019-1-5 10:57 编辑

                         潜江人 礼行大
          中国乃礼仪之邦。楚人崇礼重祭,民风习俗源远流长。几千年来,潜江受农耕条件制约,教育不甚发达。乡下人既不怎么崇文,也没有多少人尚武。解放前,很少有读书到三年以上者。如我偌大一个安成刘氏家族,遍布潜江及周边地区,发达人口近4万,除在明朝时期出过几个进士(其中刘若金,崇祯末官至刑部尚书),以后再没有过辉煌。就连秀才相公,也如凤毛鳞爪。至解放初期,农村人口中,文盲、半文盲占绝大多数。然而,有楚文化的根源,自古民风淳朴,一直盛行“谦谦君子”之风,时时处处体现出那种“小意中略显迂腐,热情中掺杂虚假,随意中难免粗俗”的情形。
    (一)口语习惯
    口语,是日常会话的通俗语言,也指一个地方的语言习惯。受民风民俗影响,与教育程度和养成相关。必须明确的一点是,口语与骂人,既有类似之处,但有些习惯性的口语,绝非骂人。
    “潜江人,礼行大,不带把子不说话”。这是文革以前十分流行的顺口溜。
像类似于“狗日的、牛日的、龟日的、驴日的、王八日的、砍脑壳的、剁八块的……”一些“把子”语言,几乎是家常便饭,随口一“俩liā”,张口就来。
    也许是太重亲情吧,总爱把“娘老子”挂在嘴边、背在背的。“开口老子,闭口婊子”。有的人说话,还要加个“姆妈”为前缀。高兴的时候喊“姆妈”,(我的“姆妈”,好不简单,终于搞哒个“硬扣”);惊诧的时候喊“姆妈”,(我的“姆妈”!你钓的这条鱼该大吧这,只怕有抱把斤咯);悲伤的时候,更要喊“姆妈”(我的“姆妈”呀,……”。随意中也是“姆妈”不离口:“姆妈(的不好些),昨儿打牌(麻将),老子甩了三个癞子,结果叫咧个婊子(养的)上家黑摸哒。我捅他的姆妈,你说怄人不怄人?!”
    有的人,特别是男孩子,特别喜欢“充老子”,说话总是老子前老子后。“老子要是不看你是老子的老子,老子就给你一火色……”。
    还有的人,说话结尾爱带一个jiē字。考察是“伙计”的“计”音。一般是大人对小孩,或是平辈之间相互使唤的口语,语气显得有些不恭敬。如:“你帮我买包烟回来吔计~”;“今天没得空吔计~”。
    在我们三江片,还有一个版本的顺口溜,“潜江人,礼行大,开口就是“个野家”。
    我认为,“个野家”,是“你这个贱野J B日的”缩略;
    “个杂”,是“你这个杂种羔子”缩略;
    “泡请吗”,是“你这个抱起姆妈日的”缩略。
    “潜骂”,则有些不堪入耳。“潜江人,礼行大,开口就是野J B”,还有那些“B B屌屌、捅娘捣母”,“骚B、贱B”,“我日死~”……
    愚以为,记录历史的真实,只要不是有伤风化、俗不可耐,姑且将这些口语与损人、吷人的“罡词”,列为“放牛场文化”,作简略记录之。
    (二)称呼
    在潜江,对大人(长辈和比自己年龄大的),言必称“嗯郎”、“他郎”,不能“你呀、他”,更不能直呼其名。否则叫“大名小视”,被视为没有教养。即使是比自己年龄小的前辈,也不可造次,叫“乱亲不乱族”。应答大人或长辈,兴说“喂(方音wé)”,不能“啊ā呀啊ǎ”的。
    出门碰到认识的人,都要打一声招呼,叫“打嘴躬”(估摸是从打躬作揖沿袭下来)。有句话叫“叫人不折本,只要舌头打几滚”。招呼的内容多为“嗯郎吃哒没?”称呼不太熟识的人,视年纪,对老年人无论男女,一律喊“爹”(祖辈。张爹李爹或张家爹李家爹);对中年人,估计比自己父亲大的,无论男女一律喊伯(或爸)(父辈。张伯李伯或张家爸李家爸);估摸比自己父亲小的,男的喊叔、爷或小爷,女的喊幺或幺爷。
    成年人之间,习惯以自己孩子的口吻称呼对方;老年人则多以孙辈的口吻喊人。
    (三)平常来客
    但凡有人登门,无论熟识与否,必热情相迎,口里连声“稀客、稀客!”叫做“是客不是客,来了打个车(方音cé,迅速转身意)”。一边端板凳让座,一边装烟、筛茶。这时的“茶”,多为白开水,或者三皮罐。倘若是求人办事,客人必定说声“无事不登三宝殿”,并且抢先掏烟,主人便解嘲曰:“客来主不顾,倒找一箪烟。”
    招待亲朋好友,俗称“待客”,礼节必须“到堂”。先请“吃茶”。此时的茶,才是有内容的。一般情况下,多是打鸡蛋(荷包蛋)。个数有讲究:两个三个少了点;四个为敬;五个多是专待娇客的;忌讳“满禄”避开六个;七个八个视情况而定。太多容易吃“伤”,打咝气嗝,嗙鸡屎臭。赶上春节期间,则配以麻页子、翻饺子、炒米之类,称为吃“干茶”。
    接下来,准备进餐。便餐很简单。顺口溜:“潜江人,礼行大,进门一碗焌米茶;鲊胡椒,腌黄瓜,油盐豌豆火烧粑;盐菜豆豉酱萝卜,嗯郎呷ha,嗯郎呷。”遇到讲礼行的,就会安排“赶街”,割肉买鱼端豆腐,张罗正餐。同时还要喊来家屋的亲属作陪,叫“请陪客代东”。碰到隔壁三家或是路过的熟人,就用呔大的声音嚷嚷:“我们屋的来客啦,郎们都来玩啦”!——这叫“说搭口话”,也是乡人待客之道:“会接客的接满门”。
    饭菜端上桌,尽管够丰盛,主人也会一个劲地道歉:“菜不成文,郎们随意拈的用。”或是“没有什么菜,郎们随便呷hà。”还殷勤地时不时用“公筷”将好点的菜往客人碗里拈,叫“奉”。乡下家宴喝酒,一般是用碗,或者把缸。倒上大半些,客人主人轮着咪,一人一口过。轮流的顺序叫“扣袢子转弯”(逆时针方向)。很少劝酒。只是一般地表白几句诸如“菜不好,酒多喝啲尕”、“怪酒不怪菜”之类的套话。上饭的时候,不能问要不“要饭”,须问“哪个郎家盛饭的?”往客人碗里添饭,要说“拨”,不能说“赶”,避赶客之嫌。当主人劝酒、劝饭菜的时候,如果奈得何,就说“载得”,否则就说“得罪郎,奈不何了。”
    到亲戚朋友家做客,称为“走人家gà”。言谈举止尤其讲究“斯文”、“谦套”。特别是小孩子,“出门大人有交代,多吃饭少吃菜”,最好只吃自己面前的菜,也不能在菜碗里乱翻,更不能将已经拈到自己碗里的菜,重新放回菜碗里去。
    过师傅、作陪客。过去,像泥瓦匠、木匠、篾匠、裁缝类农村匠人,常常被“延”到家里,完成某种活路,叫做做“上工”。供吃供喝,再适当给些工钱。招待这些匠人师傅,不叫“过客”,而是叫“安置”。通行这种习俗的目的,无外乎一是为了节约几个工钱,二是趁机叫上几个亲戚朋友作陪,联络一下感情。把酒言欢,在所难免。特别之处是,其中煎鱼这道菜,称之为“看菜”:每天端上来又端回去,直到“圆工”那天的最后一顿,才给吃掉。有的家庭,干脆开始几天,在盘子里装一个木头或竹子雕的鱼的模型,上面盖上炒萝卜丝之类的可食之菜,只有最后一天,端上来的才是真家伙。
    农村习俗,如果在吃饭的当口,恰巧有人路过,必问“嗯郎喫哒没有?”回答肯定是“有偏郎,才放碗吔郎。”这时候主人便越发殷勤:“喫过了?那就再来我们的加咔呢!”
    酒足饭饱,客人对主人家没有上桌的人,一定要表示歉意:“把嗯郎们退了后。”回答便是:“得罪郎、得罪郎。”到送客的时候。客人反反复复说着“多谢、吵活”的话,主人则应答:“没得甚过说的了吧、寃地枉的;得罪郎哒!”之类的套话。如果是冬天,主人会认真交代一句:“赶明儿热乎咔哒再来玩啊!”如果是夏天呢,就说:“赶明儿凉凊咔哒再来玩!”最后一句必定是:“有慢,嗯郎!从容咔走。”
    (四)赶人情
    但凡要请客,须提前请算命先生掐算,选定日子,然后发请帖,叫“下帖子”。收到请帖,就要准备“赶人情”了。
    潜江人把送礼、凑份子钱,统称为赶人情。细究起来,只有内亲之间,才能叫赶人情,其它朋友熟人,应该叫“随喜”、“随份子”才对。过去赶人情,多以物资相送。男方结婚叫“娶媳妇”,又叫“过期”,俗称“过喜事”、“过喜巴郎子”;嫁女称为“出阁”,文绉一些的称“于归”。婚嫁人情多送卧单、被面等床上用品,或脸盆、茶瓶之类日用品。添丁叫“望到了”,因此“家家gaga”这头必然隆重一番。除了置办伢儿用的枷ga椅子、摇窝、推床子以外,还兴送“抬盒”。抬盒是专门用来装送礼品的长方形带几层抽斗的木头箱子,里面装满生的大肉大鱼,还有包子糍粑面条之类的副食。抬盒送到主人家,有一个迎接仪式。主人唱道:“大转东墎~,抬的抬盒~~;抬盒抬起进嗑~,空的抬起出来~~”此时,唢呐、锣鼓声响起:“哐咚哐咚、呛~呛~……”,鞭炮齐鸣,煞是热闹。
    人情,本来讲究礼尚往来。俗话有“人情无大小”。还有“生不请年不接”之说,更有“借牛还马”、“长zhang利把子”等讲究。如今又多了一项通货膨胀、物价上涨的因素,加上互相攀比,扩大化、庸俗化等滥象愈演愈烈,人情开支所占家庭的比例,一度大到不堪重负的程度。因此,有句话叫做“人情不比债,头顶锅来卖”。
    尽管多有怨言,叫苦连天,但为了面子,为了“做人”,往往踮起脚来做长子,抈断胳膀子往袖子里筑。
    (五)吃酒席
    赶人情喝酒,叫吃酒席,俗称“吃场合”。
    请客,又叫接客、过客、摆酒,俗称“做事”。主人又叫东家、东道主。客人分内亲(血亲姻亲,俗称家屋的)、白客(朋友熟人)两大类。
    吃酒席形式分桌席、流席两种。
    桌席,有大致统一规格的方桌、四张条凳,八个人一桌。摆放的规矩是,堂屋正面为上的话,桌子拼纹要与之平行。桌面上头称“上沿”,为大,坐贵客、尊长;对应的为“下沿”,次之,多半坐陪客;两旁又次之,一般坐的是陪客和提壶筛酒、端菜送水的人。上沿又分大首、小首;“状元席”则讲究“男左女右”。
    席次、座次的讲究,乡下人特别看重。因此由专门的“支配先生”精心筹划,按尊卑、亲疏人等安排。若有一点“不到堂”,或是席位坐屈了,当场掀翻桌子的事,时有发生。所以有这样一说,“做得千日客,难为一日东”。
    酒席菜品的内容,各地有差别,而且根据生活水平,在不断更新变化。竹根滩以前典型的酒席是两餐,叫做“十碗八肴”。中午一餐通行“八碟四中碗”:八个卤菜碟子,四碗热菜;主食为包子(馒头)糍粑面条。下午正餐,叫“吃十碗”。后来变成十二碗、十四碗。也有十三碗的,叫“十三太保”。有的时候为了照顾远道的客人,或者嫁姑娘下午要赶到男方家去坐席,便把正餐安排在中午,叫做“吃倒餐”。
    请客,在本村、本湾子的“白客”,讲究“三请四邀”。如果主动早早地跑了去,会被人会笑话“太好hào吧”、“像喏生的没有吃得的”。后来改革了,兴放鞭邀客,减少了帮忙者跑腿的麻烦。
喝酒三挂鞭。首次鞭炮声响起,表示邀客,客人纷纷入席。旧时吃酒,用的多为五钱或七钱的小酒杯。“一口一杯”,既指喝酒的情形,也用来形容一个人干脆果敢的风格。出菜的顺序有讲究,各地稍有不同。头菜即小炒,是以大白菜交干丝、黄花、木耳,加上鱼汆、肉丸之类的大杂烩,我们那里叫“夥huò菜”。
    随着第一杯酒的“满上”,“头菜”随即端上了桌。大伙跟随“代东”的提议,举起酒杯,有酒量的一饮而尽,奈不何的表示一下即可。就听一声“请!”八双筷子相继直奔菜碗而去。叫做“东不引(饮),客不请”。
    从第二碗开始,便是硬菜,俗称“大菜”。依次是蒸肉、烩圆子(俗称三元)、蒸鱼、黄焖鸡块、发鱼块。(大菜,大致是按每人两块的计划安排的,叫“名份”。假如自己舍不得吃或吃不了,可以用事先准备好的草纸或荷叶包起来,带回家)。上到第六碗菜的时候,放一架鞭,表示敬酒。接着出排骨、烧牛肉、藕蒸菜(别名“压桌”,俗称“恶涎”,戏称“酒筑子”),最后一碗是煎鱼(或榨菜肉丝,下饭菜)。
    每上一碗菜,菜碗摆放、移动的位置,有讲究;煎鱼鱼头的朝向,必须朝东,叫“鱼游东海”。
散席放筷子叫“落箸”,又放一架鞭,表示送客。
    (吃流席,流行于西片区。待续




发表于 2019-1-6 08:43:30 | 显示全部楼层
潜江人 礼行大.还真是这样的
发表于 2019-1-6 08:45:02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潜江,对大人(长辈和比自己年龄大的),言必称“嗯郎”、“他郎”,不能“你呀、他”,更不能直呼其名。否则叫“大名小视”,被视为没有教养。,这倒是的.
发表于 2019-1-6 08:48:04 | 显示全部楼层
应答大人或长辈,兴说“喂(方音wé)”,不能“啊ā呀啊ǎ”的。这句话,我不赞同,回答大人都是:好,.或者都是先啊后说好......回答喂,.好象不礼貌吧.说象小时候大人们教我们不能叫喂喂的,这样很没礼貌,有点大名小视的.
发表于 2019-1-6 21:53:03 | 显示全部楼层
醉月儿 发表于 2019-1-6 08:48
应答大人或长辈,兴说“喂(方音wé)”,不能“啊ā呀啊ǎ”的。这句话,我不赞同,回答大人都是:好,.或者都 ...

呵呵。回答大人叫唤,通行“哎~”。潜江东片区和北片区口语习惯不大相同,你说的对。
发表于 2019-1-7 08:56:18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欣赏了,期待后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