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感受潜江方言

[复制链接]
查看: 2159|回复: 5
发表于 2019-1-4 22:31: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引玉 于 2019-1-5 10:54 编辑
  1.                                                                     
复制代码

刘谦元:感受潜江方言
时间:2012.2.14
地点:潜江电视台演播室
嘉宾:刘谦元
记者:夏冬、关威、金花
【主持人】关注新闻事件、走近新闻人物。大家好,欢迎收看《新闻面对面》。作客本期节目的嘉宾是刘谦元老师。刘老师,您好!
第一部分 潜江方言,博大精深
【主持人】刘老师,听说您退休以后,潜心研究潜江方言,是吗?
:是的。我们脚下的这方热土,是楚文化的发祥地。潜江方言,是先辈们以口头方式流传下来,经过了几千年的积淀,闪耀着历史文化的光芒。它是这个地方的文化宝藏,非物质文化遗产。
我们说,一个地方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一个地方的记忆;优良的文化传统,是一个地方的根本;好的民风民俗,能教化人民,使人们产生自豪感,增添凝聚力。我出生在潜江竹根滩乡下,是土生土长的潜江人。我的伯父刘益昌,在旧社会读过十年“长”。解放之初的合作化时期,社里安排在他家办私塾学堂。我作为刘氏家族的孩子,“近水楼台先得月”,从五、六岁开始,就被送到私塾里“发蒙”。伯父用他那地道的本地方言,教我们认字,读《六十花甲》、《百家姓》、《三字经》等。因为有了一些基础,所以从上小学起,到初中二年级因“文革”而辍学,我的语文成绩一直都很好。可以说,从小就和文学结了缘,对方言土语产生了深厚的感情。18岁参军,在部队干了15年,转业分配回到潜江直至退休,一直都是从事机关文秘工作。几十年走南闯北,接触过全国各地许多地方口音的人。深深觉得,我们潜江,作为楚文化的核心区域,历史悠久,文化底蕴相当深厚。楚人崇尚礼仪、注重祭祀,风俗语言多有遗存。作为一代学人,多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很少有此远识与自觉。曾几何时,曾经与民生息息相关的方言土语,有好些已经淹埋在历史的尘埃中了;有些至今流行于民间、脍炙人口的俗语俚语,也是“名存实亡”;还有一些流行于社会、如今使用频率仍然很高的方言土语,其实都是非常文雅的古音遗存。却很少有人去关注它所对应的书面语,应该是个什么样子;深究探讨的人,更是少之又少。每每看到有人在权威媒体、公众场合误读误解方言词汇、糟蹋方言土语的时候,我甚至有些痛心疾首,不得不发声:抢救民间文化,刻不容缓!
【主持人】您在探讨潜江方言的过程中,有些什么样的感受?
:在一次潜江文友联谊会上,我有幸遇见了时任市政协秘书长董尚华同志。攀谈之间,我表达了对本土文化特别是方言的一些见解,受到了董秘书长的赞赏,他决定将《潜江方言》纳入政协文史委员会编纂的《我是潜江人》系列丛书,并亲自主持召开了几次专题研讨会,部署《潜江方言》的编纂工作;我的老乡、民俗文化前辈毛道海先生,在他的《潜江风情录》中,就有“七论”潜江方言有学问;潜江新闻中心主任胡同章,潜江报社副总编丁武建等,都满腔热忱支持鼓励我。说明重视潜江方言,认为潜江方言有学问的,大有人在。所有这些,都使我深受启发,倍受鼓舞。决心在有生之年,为家乡的民间文化潜江方言的传承,作点贡献。
第二部分 方言研究,大有可为
【主持人】这些年来,您都做了哪些研究?
:退休以后,利用自己接触电脑时间比较早、到武汉华师大特别方便的有利条件,查阅了大量典籍和有关语言学方面的专著;参考了本省以及周边有关地方方言的研究论著;认真地研读了荆州师范大学王群生教授编著的《湖北荆沙方言》和《潜江县志》(1990年版)“方言”章。为了充电,在原来在职取得“卫电大”中文大专文凭的基础上,专门跑到我的母校华中师范大学,向我的汉语老师、《湖北方言研究》丛书顾问邢福义教授,请教过好多次;还参加了方言专家朱建颂教授主办的、主要针对研究生的“湖北方言研讨培训提高班”,自费旁听学习三个多月。在此期间,我一边搜集考证,一边陆陆续续发表在了《潜江日报》、潜江新闻网》、《潜江文艺》、《潜江人论坛》、《潜江家园》等媒体上,与文友们一起讨论、分享。
【主持人】我们在潜江境内采访的时候,也听到了不同的方言。
这是怎么回事?
在潜江境内,不同区域,方言也存在着明显的差异。正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如何区分,一般以历史上的水系来划分方言片区,比较符合客观实际,也容易达成共识。基于此,我们将潜江的方言分区,纵向以东荆河,横向以田关河为界,大致分为“东、北、南”三个片区。
潜江行政区划图(略)
东片区:东荆河以东的老三江片。包括竹根滩镇、泽口办事处、园林办事处、杨市办事处、渔洋镇及总口农场。该片区语音特点是送气音多(拔读pa,白读pe,读书说tou书,挂读kua,柜子读kui子等);平舌音多(zhchsh大都读zcs,“二”读e,等);l n不分,姓李的李、我你他的你,都读li;姓刘的刘、耕牛的牛,都读liuin ing不分,人民的民、光明的明都读mineneng不分,称、成都是cen。典型的发音是不发齿音,fh不分。如“媳乎姑提包胡,装的呼子、混子,烘一吹,灰灰神”。(媳妇姑提包袱,装的麸子粉子,风一吹,飞飞神。)独特的习惯口语有“个野家”等。(潜江人,礼行大,开口就是“个野家”。)
北片区:东荆河以西、318国道以北,包括浩口镇、高石碑镇、王场镇、积玉口镇、周矶办事处。口语习惯有“觉哈”、“找不唗”;典型发音是“子”尾带卷舌、弹舌音:坛~~,罐~~;神马~~。也是没有后鼻音,“anang”不分。如“一只环(黄)狗子,在换(巷)子里吃宽(糠);我一干(杠)子,打的他乱弯(汪)乱弯(汪)。”
南片区:东荆河以西、318国道以南的熊口镇、熊口农场、后湖农场、龙湾镇、老新镇、徐李镇、铁匠沟乡、运粮湖农场。代表性的口音是“今jī儿、明儿”;基本没有后鼻音;且“yanyin”不分,“yunyong”不分, “anen”不分等。如“我是情江人,机儿赶寻口,运了一块勤,吃哒一稳命。”
此外,潜江境内,除本地原住民以外,还存在着几个“方言岛”。如总口农场大部分说的是河南话;广华地区的沙洋二农场、五农场,现合并为广华监狱,以武汉腔为主;江汉油田的人员来自祖国的四面八方,口音比较杂,主流操“油田普通话”。近几年,南水北调工程又从丹江口水库过来一批移民,他们说的也是河南话。
【主持人】请您具体谈谈,潜江方言究竟有些什么样的特点?
潜江方言较好的承传了古代书面或官场用语,有许多其实就是文言文或古“白话”。
“吃”考 。史料载,先秦至两汉,表示“把食物放入口中咀嚼咽下”之意的动词,主要有:“食、饭、啖、噉、餐等”(均见于《说文》)。其中“食”、“饭”为通语,其它注为方言。如“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喫”表“食之”之义,始见于六朝《世说新语.任诞》:“(罗友)答曰:‘友闻白羊肉美,一生未曾得喫,故冒求前耳,无事可咨’”。唐以后,“喫”在白话作品中的用例渐多,直至近代。迄至清初的白话作品里,仍以“喫”为“食之”之常用字。(水浒传:大块喫肉,大碗喝酒)。
“吃”字,古已有之。《说文》:“吃,从口,气聲。居乙切(ji)。言攓难也”;《玉篇》:“语难也”,皆今所谓之“口吃”(结巴)之意。【集韻】“欺訖切qi,音乞。吃吃,笑貌”。可见古人要么读ji,要么读qi;都与“食之”无关。
自清初徽班进京以后,“吃”才成为与“食”相当的通语表达形式,不过通语改发chi音;而“喫”则降至方言的地位了。南方部分地区包括潜江人,仍将“吃”发原来“喫”的音。
厕所的别称,潜江人叫mao si。我看了好些介绍潜江方言的文章,几乎无一例外都写作“毛室”、“茅司”、或“茅厮”。而我的发现,其实就是“茅厕”两个字。“厕”,《汉语大词典》有解,是一个双音字,既读ce,又读si;河南人有地方“厕所”叫“si所”的,可以佐证。
再来看“熨贴”这个词。将某件事情做完了、办妥了,方言说 “余铁哒”。前些年,我们本土成长起来的县领导干部,做完报告,也说一句“我讲~~哒……”。这是两个什么字呢?翻《新华字典》,发现了“熨贴”一词释义:“熨,又读。熨帖:就是把衣物烫平。还有按压;按揉,舒服;舒适,贴切;。总之是整理妥当;办妥。”原来,整理妥当,办妥,是由熨斗把衣物烫平,穿起来舒服、舒适、体贴引申而来的,所以称之为“熨贴”——音和义都十分贴切。
又如筷子,古称“箸”。现如今,一般情况下,人们都说“筷子”。如果你上街,对售货员说,我买箸,别人准晕。但在潜江境内,特定的场合,还有叫箸的。装筷子的篓子,称为“箸cu篓子”;酒席宴上,吃完饭讲礼行,往往将手中筷子平举起,相互示意的同时,一边“落箸、落箸!”一边放筷。
还有很多文绉绉的文言词、古白话,至今在乡间耳熟能详,妇孺皆知。诸如把倒茶说“筛茶”,倒酒说“泻酒”,讲客气叫“套”,自谦之词“有偏啦”,穿拖鞋叫“靸”sa(靸鞋),能够搞定叫“奈得何”等等等等,不胜枚举。这些在《说文解字》、《康熙字典》等古辞书、典籍,以及古代的文艺作品(如明清白话小说)中,可以窥见其端倪。
还有一个现象,流行在江汉平原的方言土语,尽管有相当一部分已经收入了普通话,然而由于口语习惯的不同,现代汉语里却并不流行,而被人们误认为是土话。这是对潜江方言的曲解和误读。
潜江人有自己独特的口语习惯。愚以为,如果讲汉语的“正宗”, 当数楚语为最。有学者就认为,潜江方言主要源于楚语,比北京方言要早好多年。尽管同为“官话”、公共语,表达的是同一个或相近意思,但潜江人始终沿习着自己的偏好,保持自己的说法。诸如方言说“扎实”,普通话说结实”,方言说“望天亮”,普通话说“盼天明”;方言说“哽倒了”,普通话说“噎住了”;方言说“吞下去ke”, 普通话说“咽下去”;还有 “ 过/灭”,“奓zā/张”开,“寻xin/找”, “缚fé/捆”、“捉和获”等等,不一而足。
另有一部分口语词,随着文明进步,在承传的过程中,逐渐被后来的公共语所代替,但在潜江仍然留有痕迹:如“漏物及地曰shá<古字上殺下米>”,“粗略缝衣曰敹liào”。请注意“敹”!这个词具有典型的时代特征。所谓“粗略缝衣”,是指缝纫衣物的一道工序。因为在工业革命以前,缝制衣服主要靠手工。为了将裁剪好的衣片“定位”,事先用针线将衣片简单地大略的缝连在一起,这就叫“敹”。然后,再过细地缝纫。使用缝纫机以后,就直接缝制,这道工序就省掉了,敹,在大城市就不存在了。而在乡下,手工缝缝补补的情况,一直沿袭到现在,所以“敹”的使用频率还相当高。
还有,就是散落于民间的原生态土语。有一部分方言,或许是受周边方言区的影响和相互渗透,或许是以讹传讹,产生了音变(声母、韵母、声调都发生了改变),用普通话对应起来比较麻烦,有些发音根本无法与汉语拼音对应,这是考证、整理方言的难点。不过,我始终认为,实在不能对应的是极少数。有的转好大一个弯,方能对上。一旦发现,委实令人高兴不已。
“啲尕”。潜江民歌《小女婿》:“人家的女婿多么(子)大,我的女婿一啲尕”。“啲尕”,潜江大多发音为dī kā(ga)。在写的时候,有人用“小”字一边少一划来替代,从表意的角度来看,还是很形象的。可是,查遍典籍,没有收录这两个字,电脑当然也就打不出来。我从荆沙、荆门一带的人的发音受到启发,他们发音为“的嘎”,考《汉语大词典》:啲,释义有“方言,少许、一点……;见《简明香港方言词典》”;尕,则释义为“方言,小;……”。觉得写为“啲尕”是合理的。
再比如“架势”,开始的意思。这个词在江汉平原,口语使用频率相当高。普遍以为是“嘎事”。文革时期有个广为流传的笑话。说是生产大队文化室演节目,领:“杨市公社毛泽东思想宣传队,为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大喊大叫,现在gà shi!” 合:“~!~!~!”一般都按发音写为“嘎事”,却很少有人深究,其中的“gà shì”与“架势”之间,有着十分吻合的对应关系。架,潜江人往往念。因为方言有把发jia音的字发成ga音的现水,“家”念,如走家家gaga;“枷”念gā,枷ga椅子;有晒架ga、磨架ga等。查汉语词典,“架势”义项里面,其中有一项为:“方言。开始或开始某种工作。”并列举近代文学作品:沙汀的《淘金记》、常德高腔《祭头巾》里头,都有架势表开始这个词。无独有偶,我在四川当兵的时候,就听四川人说“开始”干脆说jia shi(架势)。品味一下架势的含义:演戏的也好,卖当的也好,格斗的也好,摆开架势,不就是开始么?
还有一个字,“瑞”,很有意思。
去年下半年,毛道海先生与贺亮联手,在【潜江新闻网】文史论坛上,重新整理发表了清代潜江文人吴宏培,所著的章回体小说《觉梦集》。小说里的主人公(实则是作者本人的化身)“……少不更事,嫖赌嚼窑,将祖遗薄产荡败无存……以致债台高筑,仰屋无聊,流离颠沛之中……经高人点化,幡然醒悟,浪子回头,重整家声。”这么一个故事。作者或许是受曹雪芹《红楼梦》写作手法的影响,多用含沙射影、隐喻、虚幻等修辞手法。特别有趣的是,小说中的一系列人物,名字都很奇特。诸如:白日贵(白日鬼)、吴底实、莫须有、赵璧消、肖廷蕴、 陈就第、难得慧、慧得难……等,书中对于人物介绍:“此人姓万名有旺(望),此人姓何名必蕴(云),此人姓何名必来,此人姓巧名夺,此人姓金名广大,此人姓柳名价(架)子,此人姓秦(勤)名聊着,此人姓夏(下)名禹(雨)大,此人姓任(人)名有病,此人姓黄名达彰,此人姓黑名夜秋,此人姓邵名楚有, 此人姓侯(候)名几天,此人姓吴(无)名有期,此人姓戴(怠)名慢你,我姓许名得好。绰号难得大爷。……”
于是问题来了。唯独主人公的名字,叫“骆夏瑞”。我就在想,按理说,其他人物的名字都有讲究,堂堂主人公怎么能例外呢?既然都有讲究,“骆夏瑞”三个字又作何解、里面又隐含了什么意义呢?开始几天,我苦思冥想,百思不得其解。慢~后,我就把这三个字,颠来倒去地念。有一天,当念到“骆夏、骆夏”的时候,突然灵光一闪,顿悟了:是“落下”那么郎们会疑问:那瑞又怎么回事呢?却原来,“瑞”,潜江方言跑多远至,shui“董存睡炸碉堡”,小学语文老师就是这么教我们的。“”用方言念,与“水”谐音。再联想到主人公的身世:嫖赌僬侥,误入歧途,为躲债颠沛流离,可不就是“落下水”了么!
还有许多,如:讨得含——“淘得闲han”(有空,有时间);拣——“向嗯郎借样东西,”“拣gan有的。”“锅的粑粑,拣gan熟的拿”;务——都在呤“wuwu,”(嗡)……。
第三部分 方言传承,任重道远
【主持人】您在研究的过程中,还有哪些新的认识与发现?
通过这些年对潜江方言的搜集考证整理,有这么几条心得:
一是用方言诵读古典诗词,更有韵味。
细考潜江方言的有些发音,与古典诗词的韵律,有许多“暗合”的地方。可以想见,我们现在的方言土语,就是古人发音流传下来的。
比如,唐代诗人骆宾王的《咏鹅》诗:“ 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我觉得,现代普通话e和o押韵,总有点别扭。莫潜江话读来顺畅“哦、哦、哦,曲航向天锅,be毛浮楼水,红掌拨清波”。是不是更有韵味?回过头来,我们考一下《康熙字典》,看古人对“歌、鹅、波,这几个字,究竟是怎么发音的:“歌,古俄切;鹅,五何切;波,博禾切。”——歌、鹅、波,古音完全同o韵。
再看这首:“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深处有人家,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
为了押韵,有些语文老师或语文教科书特别标明:“斜,应读xiá”。潜江方言则不然,把歪斜说成shà。“你的衣服扣shà了”,“这幅画挂的sha家伙”。那么用潜江话来吟诵这首诗:……,岂不合辙押韵多了么?
还有,毛主席诗词,也有好几处用的是与楚语同宗的湘方言。如《长征诗》里头“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闲”,如果按方言读hán,更押韵;“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雁,读 an更押韵;“万里长江横渡,极目楚天舒。”舒,方言读xū,更押韵。
二是潜江方言处处反映出淳朴的民俗风情。
研讨方言中我们发现,大量散落在乡间的口头发音、俗谚俚语、民间笑话,有着鲜活的生命,形象生动、风趣幽默、寓意隽永,闪耀着劳动人民的智慧之光。读起来,有些发人深思,有些令人忍俊不禁。
讲几个具有潜江方言特色的乡土笑话。
【一个“个野家”,价值5块钱】
潜江流行语:潜江人,礼行大,开口就是“个野家”。还有“个杂”、“个版码”、“个油煎粑子的”,“克拉玛依”……
我有个朋友是潜江人,到南方打拼了几年,混得不错。前年回乡探亲,在高速公路服务区下车,拎着个大皮箱与的士司机侃价。刚从长途汽车上下来,口音带着浓浓的广广味:“西傅啊,到浅江城期,要多少钱的啦?”
司机以为是“外码”,心中欢喜流了。硬邦邦甩出一句:“十元的啦!”
朋友先是一愣,马上回过神来,凑上前嬉皮笑脸地说:“‘个野家’,这啲尜p远嚜,要这多子钱?”
司机一听,笑了:“搞半天你‘个杂的’是潜江人啊。那就五块钱,包送到。呵呵。”
后来朋友逢人就大发感慨:一个“个野家”,节省了我五元钱!(看看,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价值,或许就是这么体现出来的。一笑)
【一桩亲事就这么散黄哒】
潜江有的地方,qianqin不分,cuancuang不分。常常把“钱”说成“情”、“船”说成“床”,“潜江”说成“清江”、“浅江”等等。
我的一个叔伯侄子,人很实在,就是小时候读书不用功,尤其是普通话水平特差,满嘴乡土味。眼看奔三十岁的人了,还没找到对象。
这一年,经人介绍了一女朋友。女孩子二十岁出头,传统型,很腼腆。
初次见面,先请女孩子吃饭。俩人在餐馆包间坐定,女孩子没话找话:“今天为么子请我吃饭咧” 我侄子刚领到工资,不无得意地说:“算你运气好,正好赶上我发‘情’嗒”。女孩子一听,哭笑不得,把个粉脸羞的绯红。
为进一步培养感情,吃完饭,俩人来到南门河游园。侄子兴高采烈地提议泛舟,便租了一艘小船,一把拉起女孩的手,大声招呼道“来、来、来,咱们两个上‘床’去啰!”面对众游人投来的异样表情的目光,姑娘好生窘迫,双手捂面,夺路而逃。
第三,潜江方言里头,赣方言占有相当大比重。江西填湖广,是发生在我国明初的大事件。我们好多潜江人的祖先,是从江西来的。续宗谱的时候,我发现我们的祖先就来自江西安福,号“安成刘”。仅我们这一支派,现遍布在竹根滩十几个村,加上向周边及外地扩散的,人口达3万多。据说其他好多姓氏也是如此。因此,有必要将潜江方言同周边方言特别是赣、湘作比较研究,这只是我的一个想法,计划作为下一个研究项目。另外,作为语言研究,我还准备找同仁合作,尝试配以音频视频资料,使之更加详实。
方言,因为是口口相传,一旦付诸书面文字,也存在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我的基本理念是,凡是能够通过辞书典籍考证到根的,我会尽其所能,认真加以考据引证,从书;一时难以找到准确出处的,或似是而非、对应不怎么贴切的,愿意虚心向行家里手请教学习,共同探讨,从众;另有一定数量的本人发现,不为大众所认可的,存疑、独用。总而言之,本着约定俗成、求同存异的原则,尽可能把潜江方言搞的深入一些、扎实一些。希望进一步得到市里有关部门的重视与指导,家乡民间文化爱好者同仁的鼎力支持,有识之士的批评帮助。
最后,感谢支持指导过我的领导,感谢关注帮助过我的朋友。感谢潜江新闻媒体!劳慰郎们!
【主持人】感谢刘谦元老师参加我们的节目,也感谢观众朋友们的收看。我们下期再会。
(刘谦元供稿,夏冬编辑,根据视频资料修订)

发表于 2019-1-6 08:49:37 | 显示全部楼层
方言说 “余铁哒”。这样的方言好多年都没听到了列
发表于 2019-1-6 08:50:44 | 显示全部楼层
“熨贴”这个词与“余铁哒”能联系上吗
发表于 2019-1-6 08:51:20 | 显示全部楼层
余铁哒是事情办完了的意思,那“熨贴又是什么意思呢
发表于 2019-1-6 22:00:07 | 显示全部楼层
醉月儿 发表于 2019-1-6 08:51
余铁哒是事情办完了的意思,那“熨贴又是什么意思呢

汉语词典:熨貼yù tiē妥貼舒適。引申事情办妥。宋.范成大.范村雪後詩:「熨貼愁眉展,勾般笑口開。」

发表于 2019-1-7 08:55:14 | 显示全部楼层
为引玉版主点赞,感谢您的分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