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诗歌《五洲村的“大雪”》修改稿

[复制链接]
查看: 2135|回复: 2
发表于 2019-1-2 11:36: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五洲村的“大雪”(外二首)
左保斌
六、七十年代,
从童年开始我一直生活在潜江的五洲村,
那时候村里都会如期而至地飘下鹅毛大雪,
落得无处不在。
记不清有过多少年,多少次,
它总是落在“大雪”节气或前后一两天的夜晚,
我的母亲一直坐在床头挑灯做着针线活儿,
她看上去很欣慰,守候着它的到来。
母亲没有读过书,
临走前,已说不好话,
她只是默默地交给我早已做好了的一双棉布鞋,
鞋底上歪歪扭扭地都纳着一个大大的“雪”字。
长大后,我已懂得,
母亲是在提示我待人处事要“明亮”,
就和“雪”一样,
我一直珍藏着这一双棉布鞋。
昨夜,
江汉平原落下了冬季里的第一场大雪,
来得是那么晚,
行色匆匆,
这已不是我记忆中的五洲村的“大雪”了。
小时候看见的大雪,
大多是在节气里,寻常的来,
像情人约会一样地准时。
它是那么的无私,
落在我的梦呓和那上学的小路上,
落在母亲的菜园和她布满皱褶的脸上,
落在父亲的木梨铧上和他升腾着的烟雾里,
落在村头巷尾的屋舍、树林、田野、河渠,
落在岁月的喜悦里,
几天几夜地,歇不下来,
厚厚的,
久久地不愿意离去,
不知疲倦地守候着我的家乡,我的天地,
似有我母亲对待儿女一样的情怀。
我总是特别怀念“五洲村的‘大雪’”,
及至我的母亲,
它和我的母亲一样,
不懂得羞涩,
满怀深情地,
走来,
默默无闻地,
离去。
那是我抹不去的小时候的记忆,
永远地陪伴着我,
是我一生的真爱。
西 堤
西堤,
是潜江南门河河边的一道防护堤,
堤高不过三四米,
堤坡上生长着水杉和竞相开放的花草,
不管春夏秋冬,
总是绿树成荫。
那里有打太极的在上面舞动乾坤,
打羽毛球踢毽子的赤着胳膊挥汗如雨,
健身的踏着节拍摇头摆尾,
唱京戏的咿咿呀呀嗓子吊得比天高,
唱小曲花鼓戏的粉墨登场,
耍猴扮小丑的穿得花里胡哨引得路人啼笑不已,
卖糖葫芦卖麻糖卖豆腐脑卖气球的川流不息。
那里,
不管白天还是夜晚,
都是乘凉和玩耍的好地方,
有青年人谈情说爱的身影,
更多的还是老年人露着满口的豁牙,
喷着满口的火烧粑糊香,
唠着家长里短,
大街上的逸闻趣事,
而笑得前仰后合,
其乐无穷的,
是在那听着俗里吧唧的皮影戏的戏迷。
西堤,
是一道古老而现代的充满家国情怀的堤,
像一把梳子,
把干集体时的苦难,
分田到户的甜蜜,
还有而今丰盛的菜园子菜篮子,
抑或涨了的乡里的养老金,
和城里的退休金,
自个儿的身子骨,
和那儿女情长,
一桩桩一件件地在那一遍遍地篦。
不经意地,
篦出了岁月的泪水,
更多的还是那数不清的笑靥,       
是那永远也篦不完的,
一堤的乡音,
一堤的乡情,
和走过的世纪,
汇聚着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所取得的成就
而发生的惊喜。
三月三,走水乡
男:三月那个三,
哥哥踏青走水乡,
草儿青青水儿长长,
妹妹你的家到底在哪一方。
女:不管哪一方,
只要有心找那就不怕难,
你过了九个湖转了十个湾,
九个湖十个湾,妹妹我的家就在那个河边上。
女:三月那个三,
妹妹荠菜煮鸡蛋,
菜儿清凉蛋儿清香,
哥哥到了哪你快来尝一尝。
男:好想尝一尝,
只要有心等好饭不怕晚,
我赶得月上头趟得日出山,
月上头日出山,哥哥我的心早已飞到你身旁。
合:三月三,走水乡,
草长莺飞情意长长,
阿哥阿妹述衷肠,
水乡的生活有滋味一天一个样。
三月三,走水乡,
犁耙水响人来人往,
阿哥阿妹谋生产,
水乡的未来有希望脱贫奔小康。
我们携手走在新时代的大道上!
【注:江汉平原“三月三”有踏青、吃荠菜煮鸡蛋、赶集(大集体时)、约会、祭祖的习俗。菜煮水也谓之茶,有《诗经·谷风》载:“谁谓茶苦,其甘如荠。”荠菜也叫地米菜,有歌谣是:“地米菜,蒸蒸菜,一阵香气飘门外,好吃婆娘闻到了,急急忙忙拿碗来,吃了一碗又一碗,厚着脸皮还要带。”此词可根据“天潜沔”小曲和荆州花鼓戏音乐元素而谱曲,以传承习俗。】
[size=18.6667px]论坛编辑老师可不可以删掉上面的第一稿
                二0一九年元月二日
发表于 2019-1-10 09:36:25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道楼主说的是哪首的第一段,您自己也可以重新编辑啊。
发表于 2019-1-10 14:55:59 | 显示全部楼层
哦,我只发了两次,是说的把第一次的可以删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