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潜江革命老区发展史(10)

[复制链接]
查看: 1768|回复: 4
发表于 2018-10-11 21:33: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义门老表 于 2018-10-11 21:39 编辑

反围剿1.jpg
洪湖苏区第四次反“围剿”的失败
/市新研会
      19326月,国民党集中10万余兵力向洪湖苏区发动第四次“围剿”,湖北省政府主席何成浚为司令官,第十军军长徐源泉为副司令官兼总指挥。
      6月初,各路敌军开始推进。川军第四师范绍增部3个团占领老新口、龙湾、张金河一带,准备进犯监利。段德昌抵制“左”倾军事错误,率领红九师和警卫团在监利北部新沟嘴地区布防,采取以逸待劳、诱敌深入的战术,引诱敌军向根据地纵深突进。13日,范绍增部直逼新沟嘴,见红军撤退,忙以多路纵队沿东荆河堤实施并行追击,冲至红军预设障碍前受阻,挤成一团。此时红九师和警卫团分两路反击,红军骑兵分队3个连利用河堤作掩护迂回至敌后,突然猛袭。川军腹背受攻,慌乱溃逃。红军乘胜追至熊口,将其全歼。此战共俘敌3000余人,缴枪2000余支,不仅保住了监利、江陵、潜江等中心区域,牢固地控制了襄河南岸要点,而且有力地援助了襄北红军的斗争,使荆门、当阳一带地方武装乘胜扩展了新区。襄河南北各路敌军惊闻范部被歼,惶恐不安,已动者急忙缩回,未动者不敢冒进。事实证明,段德昌领导红九师采用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是打败敌人、保卫根据地的正确方针。但是,中共湘鄂西中央分局无视这种情势,一味强调贯彻临时中央65日关于“红三军除以一部分兵力巩固洪湖根据地外,主力应积极在襄北发展,配合红四方面军消灭徐源泉、肖之楚主力,造成鄂中一片苏区,与鄂豫边打成一片”的军事训令,命令红三军主力攻打京山、应城、皂市,进逼武汉,饮马长江。在襄南,国民党军队于724日占领潜江。7月底,襄北红三军部队,鉴于敌人兵力强大,决定转移到襄南,首先打击川军,后撤退到熊口、莲花寺一线,与在此处的红三军军委警卫师会合。敌军跟踪而来,占领了浩口、周家矶一带。随着红三军的南移,襄北苏区基本落入敌手。
       8月中旬,敌军分头推进,全力“围剿”洪湖苏区。中央分局又由冒险进攻转变为消极防御,提出了“加强修筑工事,加强守备工作”,“御敌于国门之外”,“不使苏区一寸土地被敌人蹂躏”等口号,命令广大群众广修碉堡,加筑工事,要求各地党组织带领地方武装固守市镇,不准后退半步,对不执行这一指示的党委予以严厉的处罚。面对强敌的围攻,贺龙、段德昌等提出将主力转移到外线作战,在运动中消灭敌人,遭到夏曦的反对。夏曦强令红三军兵分两路,用“两个拳头打人”,一路由中央分局指挥,以红七师、警卫团和地方独立团为主,固守洪湖根据地,用阵地战阻击敌人;一路由贺龙、关向应率领,集中红八、九师,深入襄北敌后,发动大规模攻势,迫使围攻洪湖之敌回防。
     襄北红军主力在川军8个团和鄂军2个师的围攻堵截之下接连受挫,被迫向荆门、当阳方向转移。红七师和警卫团在夏曦的率领下分兵堵口、阵地防御,在敌人重兵压迫下节节败退,831日周老嘴失陷,93日中央分局所在地瞿家湾等地相继失守,省委和七师部队撤退至张金河一带。97日,夏曦率领湘鄂西省军委、省委警卫部队、一批地方干部和七师其余部队也撤退到张金河。在七师来不及休整的情况下,敌人从四面八方跟踪而至,徐李、龙湾相继失守。监利警卫团、沔阳警卫团、潜江警卫营(一个连)、荆门警卫营(一个连)等先后转移到江陵沙岗,湘鄂边独立团和党政机关也于9月中旬到达土地口、沙岗一带。各地武装的会合,吸引了敌人,川军第四十一、四十八师和独立三十八旅都陆续向沙岗白鹭湖进击,形势日益严峻。夏曦将上述武装在土地口改编为独立师,各地游击武装编为第一团,原襄北独立团为第二团,共约三四千人,由王炳南任师长,卢冬生任政委。师直属部队编为骑兵连。部队刚刚合编,夏曦即命令部队连续几次与敌硬战,不仅未能歼灭敌人,反而削弱了新合编的独立师。
      在独立师主动出击的时候,敌军乘虚而入进逼张金河。10月上旬,夏曦决定率独立师突围北上,各政府机关退出张金河,张金河接着失陷。突围部队准备北渡三叉河时,遭到范绍增师十二旅三十六团先头营阻击,敌人借助河堤上的铁门严密封锁通道,独立师先后组织了几次冲锋,都没有成功。为了扭转战局,师长王炳南、政委卢冬生一面组织人员弄船准备渡河,一面派人侦察敌情,重新部署战斗。骑兵连走水稻田穿插到敌后发起攻击,同时正面部队全线出击,敌人招架不住逃往浩口。当大批敌军增援浩口时,独立师已撤出,敌军尾随追赶。撤退时,夏曦和王炳南率领的第二团,与卢冬生率领的第一团失掉联系。后来,王炳南率部到了大洪山,与红三军主力会合。卢冬生则在丫角庙附近安插伤病员,组织随军撤退群众,一起转移到远安地区。
     随着红军军事上的失败,苏区失陷,各级党组织和苏维埃政府不复存在,革命武装溃散凋零,包括潜江、荆南在内的洪湖苏区全部丧失。
洪湖苏区反“围剿”斗争的失败,固然有其客观的原因,但更多的却是主观因素。这主要是:第一,在敌人发动第四次 “围剿”的紧急时刻,以夏曦为首的湘鄂西中央分局,却在革命内部发动大规模的所谓反“改组派”斗争,并把这场斗争作为湘鄂西党最首要的任务。结果,一大批党、政、军的领导干部和革命骨干,遭到了错误的处理和诬陷,党政机关陷于瘫痪,红军失去了大批优秀的指挥员,整个革命队伍中充满了人人自危的恐怖气氛。这些都严重地削弱了自己的力量,挫伤了革命元气。第二,在作战指挥上,中央分局错误地估计了形势,实行军事上的冒险主义,与优势的敌人拼消耗;后来,又实行分兵把口、消极防御的作战方针;最后,红三军被迫退出根据地,实行战略转移。

发表于 2018-10-11 21:40:20 | 显示全部楼层
洪湖苏区反“围剿”斗争的失败,固然有其客观的原因,但更多的却是主观因素。这主要是:第一,在敌人发动第四次 “围剿”的紧急时刻,以夏曦为首的湘鄂西中央分局,却在革命内部发动大规模的所谓反“改组派”斗争,并把这场斗争作为湘鄂西党最首要的任务。结果,一大批党、政、军的领导干部和革命骨干,遭到了错误的处理和诬陷,党政机关陷于瘫痪,红军失去了大批优秀的指挥员,整个革命队伍中充满了人人自危的恐怖气氛。这些都严重地削弱了自己的力量,挫伤了革命元气。第二,在作战指挥上,中央分局错误地估计了形势,实行军事上的冒险主义,与优势的敌人拼消耗;后来,又实行分兵把口、消极防御的作战方针;最后,红三军被迫退出根据地,实行战略转移。
发表于 2018-10-12 08:37: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义门老表 于 2018-10-12 20:34 编辑

革命根据地的丢失,意味着“胡汉三”们(恶霸地主)、国民党反动派反攻倒算来了,人民群众又将遭受迫害与苦难的生活。
发表于 2018-10-16 08:19:39 | 显示全部楼层
革命历史不能忘记
发表于 2018-10-16 08:29:58 | 显示全部楼层

或许事物的发展就是波浪似的,有起有落。回顾党领导下的革命斗争历史,回头看一看中国革命走过的道路,回想一下我们参加革命的初心,我们更加坚信,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唯一正确的选择。新时代,要有新作为,不辱使命,勇于担当,把潜江的事做好!把本职工作做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