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潜江老八景

[复制链接]
查看: 18731|回复: 5
发表于 2018-8-30 09:33: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潜江老八景


    潜江旧志载东城烟柳、南浦荷香、僧寺晓钟、蚌湖秋月、浩口仙桥、芦洑宝塔、清溪山色和白洑波八景,并在民间广为流传。
    一、东城烟柳
居八景之冠。位于城东朝宗门外县河对岸,具有最佳景色。传说这东城烟柳是在五代荆州藩王高季昌所筑的"高氏堤"上,其遍植垂柳,多建亭榭,无论晴雨,沿道总是烟雾迷蒙。城东曾有一座桥叫龙凤桥,邑人朱继智在此住了3年,写了一首题名《龙凤桥》的诗:"三年移住此桥头,浅水芦边且系舟。霞有竹栖烟有柳,云深添个酒家楼。"这诗像一幅恣肆泼洒的水墨画,勾勒出东城烟柳的全貌。
   二、南浦荷香
    位于潜江环城南十字街口,即今章华中路南端。明朝初叶,江西泰和的儒士曾恺被派到潜江来当教谕,他第一次发现了这片神奇的天然景观,并写出了《南浦荷香》的命题诗:"太华移来玉井莲,花开南浦绿荷鲜。风生四岸清香远,日上千枝翠盖园。绝胜芝兰沾化雨,不同桃李斗春艳。令人几度来游处,惹得余芬满袖边。"继后,潜江一位文人题有《大通桥夜坐》一诗:"荷花荷花迎水滨,石桥月划一钓银,不往更酌荷筒酒,只嗅荷香已醉人。"形象逼真地写出了南浦荷香的夏夜景观。至清康熙四年(1665年),时任潜江教谕的黄岗举人冯立傅又写了《南浦观莲》:"暗香不渡野云奢,一月风清柳半斜。未许尘心观色界,西池自在白莲花。" 南浦依水势成形,曲岸通幽,沿坡细柳垂丝,隐露亭角。每到暮春时节,小荷露出尖角,蜻蜒点水戏波。到了盛夏,莲花竞相开放,如烟似霞,花多是绯红色,红绿相间,相互映衬,别有一番情趣,偶有阵阵和风送爽,沁来丝丝荷香袭人,游人每每归去,裙袖总带芳香。往往花开花谢,层出不穷,别具水乡风韵。
1988年,潜江县政府在南浦荷香原址雕塑了一座手托荷花的仙女塑像。那洁白如玉的女神,那晶莹似雪的荷花,令人遐思当年南浦荷香的绝佳景色。
   三、僧寺晓钟
   在潜江八景的序列中居三。僧寺即大佛寺,建在城西的寿灵山上。潜城本无山,寿灵山"势若隆起,实本非山。"从清乡人黄玉辉写的《马昌湖打鱼歌》:"……小渔舟,往来大佛寺前;三板桥头拍手呼,卖鱼得钱美酒沽。……"中,可窥寿灵山上的大佛寺就在城西的马昌湖畔近三板桥。大佛寺始建无稽考查,其开山祖是幽谷大师,明朝洪武元年(1368)重修。大佛寺和"晓钟"连在一起成为一景,志载传说嘉靖初年,潜江护城堤决口,滔滔的洪流把一口大钟径直""到山门前,寺僧打捞起来,将其置于殿内。大钟上刻有一行字:"大元国湖北道江陵路潜江县长乐乡梁王庄土地施主周兴旺造大钟一口,舍入本邑阳西广佛寺。延佑二年六月。"僧寺晓钟不同凡响。这钟声,在晨雾缠绕的平原村庄里,在曙光初照的江汉泽国中,悠悠回荡。它给人希望,催人奋进。听到钟声,田野的农夫把绿浪撒向大地,舟楫的渔子将碧波拉入网中。明代本县教谕曾恺,曾写了一首《僧寺晓钟》,诗曰:"上方月晓度疏钟,声彻闾阎处处同。鸦噪松林频出定,香焚石鼎漫谈空。响回银汉星初落,催起扶桑日渐红。欹枕教人请省听,此身浑在梵王宫。"
  四、蚌湖秋月
    明清时期,蚌湖秋月是潜江西北的一绝。据说,古蚌湖是江汉滩上与江汉平行的一条河,名蚌湖河。蚌湖河在蚌湖街后(今蚌湖村二组)。在时令上是秋天的几个月里,每月30天,天天晚上都可见潭中有一轮月亮。它不像空中挂着的明月那样轮廓分明,线条清晰,而是筛子大一团波光,似灯火灼烁,熠熠生辉。更深夜静,万籁俱寂,还有笙歌舞乐之声从潭中传出。蚌湖秋月毁于清道光八年(1828)的一场大水。民间还传说:蚌湖决口的那一天,汉江里一只从上游来的民船行至荷花月堤处,两个妖艳的女人要求搭船,艄公欣然应允。船到蚌湖下街,这两个女人又要下船,艄公依然高兴停泊。这时,她们和颜悦色地对艄公说:"你要不停地摇橹前行,切不可回头观望,否则将有葬身鱼腹之祸。"艄公听这话颇是蹊跷,一阵寒粟,哪敢丝毫怠慢!待船行到今高石碑砖瓦厂处,突然听到轰隆一声巨响,蚌湖堤决,方知是那两位搭船的女人给他指出了生路。但这两位女人也并非心地善良,她们是两条化作人形专门作恶的蛇精,蚌湖堤决就是它们的恶行之一。据说在堤决前 3天,蚌湖附近钟滚垱伍家庙的住持和尚就预见到了这场灾难,他用盘子端着糕点,高举过头,到街头大声叫卖:"盘糕!盘糕!""盘糕""搬高"谐音,提醒人们快作预防。有人意会到了,迅即搬往高处,而更多的人则被洪水吞没。仅为此,这两蛇妖后来刺瞎了住持和尚的双眼,并逼他去了巫山巴东。
   五、浩口仙桥
浩口原名蒿子口,是个遍地蒿草的湖区。传说很早很早以前,这里的人民长年累月在湖里打鱼摸虾,许多男女老少都感染上了一种难治的皮肤病,先是全身奇痒,用手抓挠,继而皮肤破伤,发炎化脓,血水不止,直到被折磨致死。就在这时,一位道人腾云驾雾而来,他几粒仙丹就治好了所有病人。接着,他乘一叶小舟,顶风冒雨,访贫问苦,察看了整个湖区。之后,又带领大家开沟挖河,围湖造田,使得全蒿子口人民稼穑渔猎,各安其业,有了一个美好的家园。人们在湖区中心的蒿子口给道人修了一座富丽堂皇的祖师殿,由于道人仙踪不定,只得在殿堂里供了他的牌位,为他焚香祝祷,顶礼膜拜。祖师殿的另一端,有一条淙淙流溪,站在溪头,满湖景色,一览无余。人们在溪上架了一道桥,说是让道人在此小憩时,可看到在他庇荫下的全蒿子口的"众生"。或许就在此时,或此后,元朝皇帝给八仙之一的吕岩颁了封号。消息传来,那位救苦救难的道人便被蒿子口人贴上了"吕岩"的标签,这桥,也成了吕岩经过的"通仙桥",不知又过了多久的某一年,八仙全聚会于此,跛仙铁李拐被眼前景色撩得狂蹦乱跳,一座普通的木石结构桥哪经受得住他的铁拐折腾呢?见此情形,何仙姑将手中的白手巾向空中一抛,顿时化作一条如练的白虹,横贯在仙桥与祖师殿的上空。白玉带形成了,八仙们也便飞身上去载歌载舞,不尽欢乐。这样,通仙桥又成了"八仙桥"。
上世纪80年代,浩口镇政府大楼前门左侧复修了一座八仙桥,桥头,刻石碑一块,碑文曰:"镇八仙桥系潜江八景名胜古迹之一,始建于元代。明弘治十一年(1498年)迁建于白湖,相传吕岩曾经过此桥故名通仙桥。嘉靖二十七年(1548年)重建。清乾隆十八年(1753)改建,石刻八仙,栩栩如生,故名八仙桥。"新碑下斜倚着乾隆年间的断碑一块,上刻捐资修桥者姓名依稀可辨。
  六、芦洑宝塔
    在今竹根滩镇沙街对河的张截港。张截港又名张港,历属潜江,1956年划归天门管辖。据志载,建在张港塔湾的芦洑塔为"七层浮图",距太安寺甚近,建塔的目的是为了"镇锁三澨"减少水患。这三澨,是指汉水和汉水南岸分支的芦洑河、北岸分支的泗港河。这3条河,给历史上的天潜沔3县人民带来了惨重灾难。后来,天门人筑塞了泗港河,沔阳人也在芦洑河下游筑坝。在明隆()()间,水啮河岸,芦洑塔沉入河底。
  七、清溪山色
    其踪迹无稽可考。潜江实本无山,山色何来?一说,可能是境内某个边远地方,比如县城西北60里外的长乐乡,那里有地名清溪岭。也有人说,清溪山色是东城烟柳另一个角度上的景观。而康熙《潜江县志》上,《县境总图》和《城池图》都清楚的标明,清溪山色在潜江城东区的大关庙街,景址紧靠大东门。于是有人认为,晚清秀才、《东阁诗草》的作者郭兆梅题为《清溪山色》的七律一首曰:"竟日寻芳路几经,只无山耸入苍冥。惟怜鸭浪三篙碧,恍接螺峰一髻青。象外莺花明隔岭,意中岚岚俯临垧。嵯峨五岳含方寸,吟出新诗补画屏。"诗人所写的是没山的山色,实际上写的是被称为"潜阳琳宫第一"的妙庭观景色,因为旧志上标明的清溪山色景址与庙庭观址是合一的。清康熙年间,城南25里的县河班家湾连年缺口,妙庭观被冲毁大半。同治年间,护城堤溃,所剩也尽毁于水,清溪山色也便难辨踪迹了。
  八、白洑波光
    是潜江八景的第八景。王场镇东北部有一个面积大约万余亩的白洑垸,其中心地区就是黄湾和戴河两个村,往东延至汉江上的红庙码头。现今红庙码头附近某处尚留下一个白湖滩的地名。历史上,明洪武元年(1368),潜江知县罗纯一在红庙下游仅数里的泗港设驿,又起名白洑驿,至成化十三年(1477),白洑驿被江水淹没了。明弘治三年(1490),知县张鬲命一个叫郎进的驿丞重修了白洑驿,并增置了站船4只,船夫40名。数年后,又被江水吞没。历经了212 年的泗港白洑波光,曾有明代人杨琚作《船过潜江白洑驿》一诗曰:"日斜月已生,一片波光白。风气入夕加,伏流响。卸帆买鱼船,投港远归客。隔水闻渔歌,数声天地窄。"生动地展现出一幅日落月升、波光潋滟和游客、渔歌浑为一体的图景。

发表于 2018-8-30 09:36:15 | 显示全部楼层
潜江文化需要传承,新八景也是在老八景的基础上升华的,故收集整理潜江老八景的情况。
发表于 2018-8-31 09:20:06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了,谢谢楼主的分享
发表于 2018-8-31 09:26:05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辛苦了
发表于 2018-9-1 21:08:1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些美好的传说要让他传承,让后人都了解潜江的风土人情
发表于 2018-11-23 09:32:52 | 显示全部楼层
曹禺公园梅苑的芦洑塔是根据这个来建设的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