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军旅情怀(10)

[复制链接]
查看: 3808|回复: 3
发表于 2018-8-27 20:06: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义门老表 于 2018-8-27 22:15 编辑

读报_副本.jpg
住    房
文/义门老表
     在老部队,干部的住房是不用发愁的,即便是一线连队,干部战士的家属临时来队,营连都会安排住进招待室。我那时无论在营部,在师文化学校,还是回团营房股帮助工作,都享有自己单独的房间。可是,在我回到家乡的人武部工作时,有一段时日,住房却让我很烦心,或者很尴尬。
    报到一个多月后,家人和朋友开始陆续的看我来了。没有住房,没有添置锅碗瓢盆,所谓一人吃饱,全家不管。来客了,吃饭好说,单位有食堂,一人一份就解决了。麻烦的是晚上留宿,和我住一间招待室的同事就得腾出来。记得当时还是单身的蔡参谋,就常常为我排忧解难,一个人去别的单身同事屋里挤一挤。他老家在江西,新家在信阳,后因工作需要,调回信阳工作,蔡参谋个子不高,为人很好,给我的印象很深。
    部里有老同志转业,一部分老家在外地的同事走后,会空出一部分房屋,部里终于分配给我一个单间。时遇部里修建办公大楼,一些平房用作办公室,住房在当时还是挺紧张的。
     有房子了,身怀六甲的爱人住进了人武部大院。爱人分娩时,部里仅有的一辆北京吉普车(专供部首长用)也用上了,入出院,都是部领导安排小车接送。回老屋时,热情细致的傅师傅开车送达,部首长的关怀,让我真的好感动,好高兴。外婆和女儿头一次坐小车回老屋的情形,一幕幕,有如发生在昨天一般,在我脑海里记忆犹新。
    有女儿了,小屋里欢声不断,笑语不断,热闹非常,同事们,特别是院子里的军嫂们常来屋里探望,左右邻舍,一拨拨人,每天都要来屋里坐一坐,说说笑笑,让人感到温暖亲近。军事科副科长李佑保的爱人陈红军大姐在县人民医院(现为中心医院)做护士长,因为我们在同一栋平房,相距不远,陈大姐一时成了我家的常客,对我爱人和女儿关爱有加,经常一个人来家里帮忙,指导护理。
    及后,我在院子最后一排平房分配到一个套房,两个单间,一间厨房。为了改善住房条件,部里又在每排平房后面加做一栋平房,每户三间小房子,有厨房,卫生间和鸡舍,邻居间用干墙相隔。这样,每一户单独成了一个小院落。从此,家里开始养鸡,种菜(自己开荒而成的小生产地),院子里,自己动手设置了葡萄架,栽上了葡萄。爱人贤慧能干,鸡子养得好,种菜也是旺季自给有余,淡季不淡,供应充足,我们家还因此被县妇联评上了“五好家庭”。
     据知情人讲,我们所住的这一栋平房,是上世纪六十年代末修建的。由于年久失修,墙壁风化严重,墙脚时有壁土脱落。虽然有吊顶,但里面电线老化,而且鼠屎成堆。遇上灯泡不亮,多半要钻到吊顶上去查线路。没有抱怨,就是这样的情况,能有得住,已是来之不易。单位没有维修费,个人亦不能自行改造,每家每户都是将就着住。效彷别人的做法,逢年过节,我就把房子的卫生打扫一下,自然也有小的改进。寻来废旧画报,在离地一米高的墙群上,用订书针将画报钉牢,再在画报上糊上浆糊,粘贴报纸,或者白纸。此时,房间便会面貌一新,若是粘贴上一副自己喜欢的风景画,一家人的心情会好上半天。
    随着住房制度改革,商品房应运而生。有眼光的人,开始自己置地盖房。此时,人武部也由军队序列收归地方建制,编制员额减少,干部转业地方安置,房子也富余起来。部里分配给我的房子,面积也由五十几平,过渡到一百多平,楼房也是换了又换,住房条件明显改善。不过,人武部的房子属于军产,只能暂住。我转业离开的时候,也是一边交房,一边走人。

发表于 2018-8-27 20:27:5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口气写下这篇文字,真的感慨万千。人老了怀旧,想遮掩,怎么也遮掩不住,想起初回人武部时,能有一间住房,一间属于自己的平房好难。分房时,有标准条件,要论资排辈,职务,兵龄,工龄,等等,都是要件。
发表于 2018-8-27 20:43:19 | 显示全部楼层
住平房时,人们相处的特别原始,朴实,亲近,大人们一起聊天,小孩在一起玩耍,就像是一个大家庭的人。有好吃的,左右端上一碗;有客人来时,必是应邀作陪。三两杯酒入肚,话题就打开了,天南海北,家事国事,无话不谈。同事间收入差距不大,交心没有隔阂,和睦相处,亲密无间。谁也没想到,会有一天去做老板,当老总,把天下财富收归己有。真诚以待,人与人之间关爱有加,尊重有加,好怀念这样的岁月,好怀念住平房的那些日子。
发表于 2018-8-27 20:56:43 | 显示全部楼层
傅师傅因病逝世,已离开我们22年了。谨以此文深切缅怀我的好同事傅定海同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