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2018夏季“情感故事”征文 归途恰是去时路

[复制链接]
查看: 12498|回复: 17
发表于 2018-7-21 08:54: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

       “我走了”——卢笙往头发上喷了点发胶,把头发梳顺,对着镜子又用手象征性地理了理之后,对着还躺在床上的卢若男说道。没见反应,卢笙又说了句“卢若男,我走了”。或许是这次声音大了些,也或许是少有的卢笙连名带姓的称呼让若男有些意外,只见若男仿佛才从睡梦中惊醒似的,一骨碌就从床上坐起来,然后跪在床沿,伸出了双手。

       卢笙走近床沿,走进若男双手围起来的那个半圆里,任由若男搂紧自己的腰。若男什么都不说,只是用力抱紧,好像抱着一件什么宝贝,一松手就会摔碎似的。
    卢笙用手从若男的头顶,顺着她的长发缓缓滑下,然后顺势低下头,用唇探寻着什么。若男却松开手,将头低开,避开了卢笙的探寻。卢笙哪里肯依,还是寻到了若男的唇,轻轻地吻了一下,并用手在若男的背上轻轻地拍了两下。
       若男依旧默不作声,听着卢笙说着“goodbye”,目送着他走出房间,又听到他欢快地“嘘”了一声口哨——她知道,卢笙这是在和他的宠物狗妞妞打招呼呢。
       在听到大门关上的一瞬间,若男狠狠地把身体摔在了床上,隐忍多时的委屈此时再也忍不住,化作泪水恣意地流着,很快便湿了头发。若兰那曾让人羡慕不已的长发,零乱了一夜此刻又被泪水裹挟,纠结成一团乱麻,正好应了若男此时的心情。
        若男以前一直是短发,是失联近十年去年才又重逢的卢笙说长头发女人更有女人味,若男才留起长发来的。若男一直短发或许和她的名字有关吧。她们姐妹两个,她是老大。在当时的农村,重男轻女的思想还是有的。若男的父亲是念过几年私塾的,便给她取了这个名,这名里的期望不言而喻了。若男的父亲不仅给她取名叫若男,也从小把她当男孩子养,给她做男孩子穿的战士服,给她做民警蓝的长棉大衣,以至于若男的性格里多了些男孩子的直率与豪爽,少了点女孩子该有的忸怩与羞涩。而与直率、毫爽相匹配的应该是干净利落的短发----这是若男一直的理解。长大后的若男一直在心里埋怨父亲:给我取名若兰该有多好!直到若男快要高中毕业时,若男的爸爸才给若男买了第一条长裙——一直到现在,三十多年过去了,那件长裙的花色以及款式都烙在若男的记忆里,犹如卢笙穿着背心去钓一天鱼回来,脱下背心后太阳留下的痕迹那般清晰。        卢笙之所以六点就出门,就是因为新单位的领导约了他今天早上六点半去钓鱼的——今天是星期天,卢笙休息。而若兰也是确定了卢笙今天休息才特地昨晚下班后从自己工作的小城里赶过来的。本来是想唱一首《漂洋过海来看你》,却不料被念成了《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你》,这其中的落差造成的卑微,让一向独立自我的若男在心里默念千百遍:再也不来了!再也不来了!再也不来看他了!
        以前若男休息的时候,总难得碰到卢笙也休息的,所以每次若男来看卢笙,都是白天卢笙上班,若男就把家里该收拾的收拾,该清洗的清洗,做好饭,等到卢笙下班回家了,就做菜。——吃卢笙做的菜,对若男来说,对从高中毕业就自己独立,直到被油烟熏黄了那张曾经青春的脸也熏黄了婚姻的若男来说,其诱惑力绝对不亚于炎热的夏季里人们对空调房的渴望。
                                                 (二)

       若男第一次吃到卢笙做的饭菜是十二年前,在卢笙的家里。那时,他们才在网上相识一年。卢笙结婚也才两年。是卢笙和他的妻子邀约了几次,若兰盛情难却,才答应去的。当卢笙的妻子满脸幸福地招呼若男“姐,快吃,这可都是卢笙做的”时,若男的心里竟然冒出了些许的酸涩----因为她从来没有享受过男人为自己做饭菜的待遇呢,当然,除了自己的父亲。
        或许因为同姓,也或许是卢笙就那么自然地一口一声叫着的“姐”让若男感觉亲切,也或许是卢笙无意中流露出的对若男的那种信任让若男心安,慢慢地,若男觉得卢笙有些依赖自己了,而自己在心里也不知不觉中把他当作了不是亲人的亲人。这种亲人般的感情持续不久,就有了些许微妙变化。
        那是因为卢笙的婚姻亮起了红灯。让卢笙始终想不明白的是:不是说想要抓住男人的心,就紧紧抓住男人的胃么。怎么反过来这招用在女人身上就行不通了呢?这类困惑与纠结的话题一直充斥着卢笙和若男往后的聊天记录。而若男除了说些连自己都觉得无力的安慰话之外,就只有说几句连自己都觉得违心的话,诸如“谁都有犯错的时候,你就原谅她一次吧”“七年的恋爱,两年的婚姻,两人走到一起不容易”等等。  
        终究,卢笙还是不顾妻子的挽留不顾若男的劝阻选择了净身出户。再后来若男又一次劝卢笙回心转意与妻子重归于好时,卢笙第一次冲若男发火了:你心里到底有没有我?她那样伤害我,你还帮她说好话,你到底是我姐还是她姐?说完这话后,卢笙有几天没有和若男说话。若男的心里隐隐有些自责与不安----是啊,自己也是经历过背叛才离婚的人,为什么就不能理解卢笙的选择,而硬要他选择忍受自己一个女人都忍受不了的屈辱?
       大约一个星期后,卢笙再次发来的消息让若男有些意外:还是忍不住,想和你说说话。对不起!不该冲你发火。若男回了句:你还好吧?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我明知道你受了委屈,却无力帮你,还要你去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去忍受。只要你愿意,我会永远是你的姐,是你忠实的听众。可后来的聊天里,卢笙不再称呼若男“姐”了,而是换成了若男的网名“若兰”。这一细微的变化,让若男有了些预感。这预感还没验证之前,卢笙的父亲去世了。经过失败婚姻的打击,又再次经历失去父亲的卢笙,变得更加脆弱,常常不经意间流露出人世无常人生没什么意思之类的言语,这让若男不由得在心里疼惜起来,所以工作之余的大多数时间都用在陪卢笙说话上。这之后的一次聊天让若男的预感得到了验证。卢笙说:若兰,我又爱上了一个人,可是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她。若男:哦?恭喜你,终于走出婚姻失败的阴影。只要你是真心爱上,那就勇敢去表白呀。卢笙:可是我不知道她爱不爱我,怕被她拒绝。若男:哦。今天还有点别的事,就不和你说了,改天再听你说。打完这行字,若男就匆忙下了线,象在逃避什么似的。果然,再上线的时候,就看到卢笙的留言:我知道你在逃避我,你明知我爱上的人就是你。我绝不是一时的冲动。就让我一个人默默地爱你就好。不求你也爱我,只求你还象以前一样对我就可以了。若男给卢笙回复:谢谢你的表白!但我无法接受。我觉得你对我更多的是一种依赖,于你而言,我就是在大海中漂浮久了的你看到的一根稻草,根本救不了你。相信你会重新拥有属于你的爱。如果你把我当姐,我们就继续交往,如果不能,我们就不要再联系了。卢笙回了一句:我要去外地开始我的新生活,你是我唯一回去的理由。暂时不会上QQ了。电话号码不会变的,你若想我,就打我电话 。之后, 就再也没有了卢笙的消息。好强的若男也就一直忍着没有打他的电话,尽管那个号码早就烂熟于心。他的QQ头像也似乎再没亮起来过。
  
                                             (三)
       再次与
卢笙重逢是因为若男的一位朋友。若男的那位朋友说要带若男去见识一个男人的厨艺茶艺。当听到“男人的厨艺”时,卢笙的影子还有卢笙做的菜立马就在若男的心里鲜活起来,不由得让若男无意识地咽了咽口水。待见到朋友口中的那个会厨艺懂茶艺的男人时,卢笙的影子就完全与眼前的这个男人重叠起来:同样的一米八的身高,同样的不胖不瘦,同样的肤色,同样的爱抽烟,同样的好厨艺。不同的是姓不同,家庭地址不同。若男问那男人:你是否有失散的兄弟?那男人惊讶:没有呀,怎么了?若男笑了:我的记忆里有个人,和你非常像。那男人也笑了:是吗?那把他叫过来,我们也认识一下。若男说:好的。于是在间隔了十年之久后,若男再次拔通了记忆里的卢笙那个手机号码。电话接通的一刹那,若男心里有着小小的激动:他信守着他的承诺,没有换手机号。当若男听到卢笙说“终于等到你的电话了”时,若男竟一时语塞。朋友在一旁使劲说着:叫他过来呀叫他过来,才给若男解了围,说看到有个人和你很像,你若在家,就过来认识一下。卢笙说:我现在在外地,等我九月回去的时候就去看你。加我微信吧,QQ号我早就没有用过了。听到这,若男的心里有微微的刺痛-----若男一直保留着使用QQ的习惯,潜意识里,那是为卢笙保留的另一把找到若男的钥匙。如果卢笙上QQ的话,会发现若男的QQ空间日志里,有好多都是若男回忆和卢笙交往的点点滴滴的。而若男不知道的是 :虽然卢笙现在没登陆QQ聊天,但卢笙的QQ空间却一直有更新,只是没有对外人开放,那里的每一篇日记里都写满了思念和回忆,当然更多的是想爱不能爱那种痛苦与无奈。


                                            (四)
        加微信之后,若男和
卢笙的联系多了起来。   大多数时候,都是若男说卢笙听,似乎想把这十年来没有说的话一古脑全说给卢笙听一样。而卢笙总是很忙,偶尔才回个一句两句,细心的若男从卢笙极少的话语里还是知道了卢笙的现状。得知他现在依然单身,在外地一家物流公司做管理,工作压力很大。除了每年的清明和除夕给父母上坟外,很少回来。从打字聊天,到语音聊天再到视频聊天,若男和卢笙仿佛是新认识的朋友,走过了拘谨后又找回了十年前的那种亲切感。与亲切感一起被找回来的还有当初若男的那种疼惜,因为有时视频,若男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卢笙的疲惫不堪。

        分别十年后的第一次见面是卢笙开车来接若男去自己生活的地方。四个小时之后,到了卢笙的家。当卢笙打开门把若男的包放在茶几上,转过身,发现若男反手把门关上后,就站在原地,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仿佛要找出十年间里岁月在自己身上留下的印记。看着卢笙一步步走近,若男伸出了双手,没有过多的言语,两人深深的紧紧的拥抱在一起,仿佛要把十年之间的距离压缩到最短,把十年以来积累的思念压进彼此体内一样。
        后来,只要若男休息,若男就会自己坐高铁转地铁再转滴滴去看卢笙,她不想卢笙来回奔波。卢笙有空就会带若男去钓鱼去见同学去拜祭父母,当然最让若男甘心情愿长途往返的还是卢笙每次都会换着花样做好吃的给若男吃。而这一次不同了。这一次,卢笙换了新单位。这一次,卢笙的新单位的经理约了卢笙去钓鱼。

                                          (五)
        这一次去之前,若男还是问了
卢笙,确定他这个周末可以休息。虽然手上有卢笙给的门钥匙,就算卢笙不在家,若男照样可以进门。但若男不满足于卢笙下班回来后的那点相聚时间,想能多一些时间和在一起,哪怕什么都不说,只是着他做菜,看着他抽烟,看着他逗妞妞。估计若男此生里说的最肉麻的一句情话便是:卢笙,我能想到的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浪费余生所有的时光。我要把前十年的遗憾弥补起来。可没想到这次若男一句“下班后就去看你”,卢笙回复的是“还是我下周回去看你吧,这次休息,经理约了钓鱼”。失望的若男把在12306买票的信息截图发给卢笙后试探性地问了句:要不我把票退了?卢笙说了句:你来了,明天一起去玩也行。就这样,若男虽然感觉到卢笙话里有一丝勉强,还是下班后赶往卢笙所在的城市----感谢现在发达的交通,因为它缩短了相思的距离。一出站看到卢笙等在那里时,若男先前小小的不快一扫而光:你来接我了?其实不用你接我,我自己一样能找到家。卢笙笑了:你不说自己是方向盲是路痴么?你自己能找到回家的路?若男笑了: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要不试试?末了,若男还加了句:喜欢看你笑。卢笙赶紧接口:千万别试!万一走丢了呢。
        到家,和往常一样,几番缠绵。之后,卢笙点燃一支烟,若有所思地说:明天你还是别去了吧,我下午两三点就回来了。说完就摁灭了烟头,躺下了。若男哦了一声,便不再言语。及至卢笙一翻身压住了若男的长发,若男也一声未吭,一动未动。直到卢笙另一个翻身,若男才把头发整理了一下,慢慢地睡着了。

     
       再醒来时,听得
卢笙在卫生间洗漱。若男没有动,继续闭着眼睛,想心事。当卢笙的那一声连名带姓的称呼把若男从心事里吵醒的时候,若男的心里纠结了一个晚上的问题终于有了答案。在擦干脸上的泪水后,若男迅速拿起手机,打开了12306,查询了当天的返程票,买了时间最近的。票订好后,若男将卢笙的衣服洗干净晾好,又把卢笙留给自己的那把钥匙,悄悄地和其余三把钥匙挂在了一起。当若男把留在卢笙家里的衣物全部收拾妥当后,看时间发现还有四个小时。算了算除开到地铁站转高铁站的时间,也还有一个多小时的空余时间。若男坐了下来,却感觉 房间里太静,静得听得到自己的心跳。更糟糕的是若男发现竟然不知道该把目光停放在哪里-----对着的沙发上,靠垫上印着的是他俩的合影,卢笙正笑盈盈地看着自己呢。低头看地上,妞妞正用探寻的目光看着她,仿佛在问她要去哪里。一时间,若男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太冲动了----以前也经常是一个人在家呀,今天这是怎么了?正在这时,卢笙发微信过来:起床了没?记得过早呢。冰箱里有排骨和玉米,还有香肠和腊鱼。你想吃什么就弄着吃。晚上等我回家做饭。看完,若男的泪水再次不争气地流了下来。她赶紧找到12306,找到自己的订票,想改签到原定的两天后。结果却被告知只能改签当日车次。看来,冲动是要受到惩罚的----这话不假,而对冲动最严厉的惩罚就是让一个人没有后悔的机会!也许是天意吧----若男这样想着,提着包包走出房间。


                                    (六)

       若男凭记忆,走到地铁站后,给
卢笙发了个微信:临时有事,我走了。并发了个地铁站的图片给他。卢笙的电话马上就打过来----你有什么事要这么急着回去?你这样搞得我心里很不舒服。若男借口车内太吵,听不清,挂断了电话----若男不想让仅存的一点自尊被满腹的委屈出卖了。接着,就收到卢笙发来的微信:对不起!本想带你一起来的,但是考虑到今天有雨,又是野钓,环境不好,一来怕你淋雨生病,二来穿高跟鞋也不适合野外,且当天会很早回去,所以才没带你来。刚到公司不久,经理主动约的,不便推脱,经理约在先, 你说来在后。不为取悦经理,只是做到言而有信。希望你能理解。若男看完,回了句:对不起!我不该来的。然后关了手机。

       出地铁站时,细雨,微风。微风把若男的头发吹进了若男的眼里、口里,若男吐出口里的头发后自言自语了一句:我是不是该把头发剪了?
      








发表于 2018-7-21 08:56: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梅花朵朵香 于 2018-7-21 08:59 编辑

好久不曾回来情感驿站。这次回来,也是梅子要我帮忙转发发活动帖到她QQ上,才知道了此活动。发个帖支持一下。
发表于 2018-7-22 19:37:47 | 显示全部楼层
梅花朵朵香 发表于 2018-7-21 08:56
好久不曾回来情感驿站。这次回来,也是梅子要我帮忙转发发活动帖到她QQ上,才知道了此活动。发个帖支持一下 ...

感谢朵朵对情感驿站的支持!
发表于 2018-7-22 19:38:42 | 显示全部楼层
曾经很开心的和朵朵管理这个版块,只因为朵朵工作忙才辞了版块,但有活动还是来支持,很是感谢!
发表于 2018-7-22 19:39:40 | 显示全部楼层
再次读了遍。觉得还是若男太冲动了,没有给对方机会的同时,也没给自己机会。
发表于 2018-7-22 19:40:56 | 显示全部楼层
当卢笙短信解释了没带她去野钓的原因后,她就应该放弃离开,转去找卢笙的。
发表于 2018-7-22 19:42:34 | 显示全部楼层
《漂洋过海来看你》,却不料被念成了《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你》,用歌名和诗名串连成若男的当时的心情,太妙了。
发表于 2018-7-23 07:48:51 | 显示全部楼层
很久不见了,欢迎来论坛,问好朵朵
发表于 2018-7-23 08:00: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朵朵美女很久不见你来论坛了,欢迎欢迎
发表于 2018-7-23 08:00:3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你带来的美文分享
发表于 2018-7-23 10:37: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梅花朵朵香 于 2018-7-23 10:39 编辑

谢谢梅子细读。我也在想,是不是该换一个结局?
发表于 2018-7-23 10:37:52 | 显示全部楼层
醉月儿 发表于 2018-7-22 19:38
曾经很开心的和朵朵管理这个版块,只因为朵朵工作忙才辞了版块,但有活动还是来支持,很是感谢!

梅子客气了!其实忙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我太懒。你的执着与认真,是我要学习的。
发表于 2018-7-23 10:42:03 | 显示全部楼层
守望 发表于 2018-7-23 08:00
朵朵美女很久不见你来论坛了,欢迎欢迎

谢谢守望版主的关注!是好久不曾进论坛了,都操作不好了。
发表于 2018-7-23 10:42:47 | 显示全部楼层
神采飞扬 发表于 2018-7-23 07:48
很久不见了,欢迎来论坛,问好朵朵

好久不见!祝夏安!
发表于 2018-7-26 19:03:04 | 显示全部楼层
梅花朵朵香 发表于 2018-7-23 10:37
梅子客气了!其实忙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我太懒。你的执着与认真,是我要学习的。

我也很佩服我的,一直坚持到现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