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2018夏季“情感故事”征文——萍水

[复制链接]
查看: 5272|回复: 21
发表于 2018-7-12 07:13: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王知家 于 2018-7-12 07:26 编辑

  萍水
    题记:萍草随水漂泊。因其聚散无定,故以喻人之偶然相遇。


    人世间无数次的萍水,有的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常常浮现在脑海里,有的则是过眼烟云,很快就被淡忘了。那么什么样的萍水于你久萦在心呢?要说出个子丑寅卯来,还真是一件难事了。我相信大多人都同我一样,把头摇得拨浪鼓一般,只会窃窃地说:就是忘不了它!

    我记得那年与几位同事一起到宜昌去,经过沙市万寿塔,我们决定去爬一爬据说是天神为了镇住荆江的水怪从天外掷来的这座宝塔。万寿塔就在这荆江边,当时,塔最下一层已埋入土中了,工人们正在清理挖掘,准备在这里建成一座以万寿塔为主体的江边公园。刚刚改革开放,人们对旅游有了初醒式的认识。我们好不容易绕过工人放弃在那里的铁锹车斗等工具,爬到了塔的最高一层。“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在小学时读过无数遍的古诗,在这里有了全新的内容,长江之水滚滚而来,打着旋涡,在万寿塔前被折了一下,就直接奔东而去了。我望着这上苍的鬼斧神造,心中涌现出无限的感慨。我突然发现江滩上有一位红衣少女,用手提着裙摆,赤足立在满滩的鹅卵石上,面对着汹涌的江水凝望着。这画面很美,很空灵。

    我们从塔顶上走下来,我立在江边的护栏前,看清了那是一位中学生模样的孩子,江水不断地涌上江滩吻着小女孩的赤足,有一两点江水溅到了她的裙摆上,她很专注,不时地撩一撩被江风吹乱的头发。突然她发现了什么,绾好裙子蹲下身子,双手将一处的鹅卵石移开,不一会儿她便拉着一根藤蔓向高处慢慢地走。我看到那藤蔓上有几片嫩绿的心型叶儿。她走一会又去移那鹅卵石,又将那藤蔓提一提,她忘了裙摆正在鹅卵石上扫过,沾了许多灰尘。显然鹅卵石硌着了她的赤脚,以至于走起路来歪歪扭扭的。她把那根长满绿色心型叶子的藤蔓小心翼翼地拉到了江岸离水比较远藤蔓根基的的地方放下,摆好,抬起头来又撩一撩遮住视线的头发,仿佛完成了一个多年来未了的宿愿。我现在才明白了,她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保护这就要被江水冲走的一点点绿。后来我想起这事曾胡诌了几名自认为是诗的东西:

绪柳轻扬
如我思绪中的姑娘
江水如练
渲染着彩虹的衣裳
她在砾石中追寻
追寻着生命的乐章
那乐章吹奏的是
苍翠的藤蔓
葱白的赤足沐浴着
卵石中的清凉
粉红的裙摆荡漾着
青春里的光环
回眸中忧郁的目光
述说着心中如许愁肠
巍峨的万寿塔哟
你可记得这永恒姑娘
荆江边的雕像
与那手中的藤蔓

    好多年过去了,我的脑海里会常常浮现出江边的一幕,由此我记住了万寿塔,记住了荆江,记住了江边的沙市,同时又让我想起了发生在沙市的另外一件事。

    因为去探望四姐,我到沙市去了一趟。我记得那正是春夏之交,天由暖转热,我去时因为是早晨我穿了毛衣绒裤,到了下午我要回家时天热了起来,我不得不将这些厚重的衣服脱了下来,把我那只黑色旅行包塞得满满的。可能是因这满满的,让那些不法分子认为发财的机会到了,老早就盯上我这个乡下人了。我准备到车站去,顺便也想到书店里去看看,那时我每次上城都对书店很感兴趣。我背着那满满地穿行在人流中,不知道有一个偶然在等着我。我经过便河时,突然被一个人撞了一下。我是一个出门人,一般不去多事的,我也就不在意地还是走我的路。我刚到动物园门前,突然被一个人拦住了我。我抬头一看,了得!一位汉子推着一辆十分破旧的自行车,赤裸着上身,满身的横肉,胸前纹着如海盗般的图案。汉子很响地吸了吸鼻子,闷闷地说:你撞了人如没事一样就走掉了。撞人?我的心立即提了上来,我遇到了麻烦了。我急忙辩解道:我没有撞人呀。没有?在便河那边。我不是从便河那边来的。那汉子一手扶着他那辆道具车,把身子紧紧地向我靠过来,我闻到了他满身汗臭。他低下了头,把他那厚厚的嘴唇贴在我的耳边,小声而恶狠狠地说:赶快赔礼道歉,不然老子就捅死你。说完还用他那肥而大的手拍了拍他肚脐眼下。那内面放着什么呢,就用那捅死我吗?我有点恶心。他见我茫然,就把他大裤腰向下扯了扯,几乎把股沟完全扯出来了,那里真有一样神器哩!我看到了一只匕首的刀柄。不过他很快又将大裤腰向上提了提,掩住满是汗渍的股沟和那刀柄。我真有点端心,那刀子是怎样固定在他的肚皮上的呀?万一刀子一直往下移,伤了那条祸根,那不太监了吗?那可是绝后的活哟。可是在当时,那不是我能管得着的事,要管的是眼前的官司了。我经过他的恐吓,我的大脑倒十分地清醒起来,以我之力绝对是玩不过他的。但是,我也从他的言行中发现有利于我的地方,他还是知道自己所有的一切不光明,他心虚,要不然他为什么声音压得那么低,神器露一露就立即收起来呢?我决定来个智斗,我刚从便河过来时,看到一位便衣警察,因为他在掏烟时露出他身上的武器,那些年刚刚改革开放,社会上治安状况不是很好,所以公安部门会派出许多便警察在街上巡逻。我估计那条汉子也注意到这一点,不然他怎么不就在便河那边拦住,而要跑到这里来生事呢?我心里想万一不行就找警察,这时我心里就胆壮了。你不是怕别人听见吗,我就是要让周边人注意,我便大声地说道:我又没有撞你,你为什么要用刀子捅我?我把刀子说得很重,以至周边有许多人都向这边看。他见我大声嚷嚷,急忙用两手扶着那辆自行车,并将大屁股坐到了坐包上,悻悻地对我说:你小心点,下次遇到我有你好果子吃。说完他很快就钻入了人群中。见他走了,我忙忙地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书店是不敢去的了。我急忙爬上公交车,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了。这一次的萍水,以至让我好多年不敢到沙市去。

    这个时代是一个流动的时代,人在流动的过程中,总少不了相助相求,那年我到某城市去,那可是一个省会城市哟,大得让我这个很少出远门的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大了就有迷失方向的可能,迷了路,少不得去问路。人常说:有事找警察,我这个人记性不好,总喜欢忘记这句话,总想图个方便,就近去问问别人。可是这次我却碰了一鼻子灰哟。

    我想到某大桥去看看,按我私下思谋这座桥一定离我所在地不远,但是我转来转去总是找不到这座很著名的桥。这时我就想问问路边一个摆小摊的人。这是一个五十来岁的男人,打扮得很齐整,上身白色的衬衣,下着一条青布西裤,看上去是一个很规矩的人。那男人见我走近,以为我是来购买他摊中商品的,显得过于热情,当时我还暗暗高兴,一下子就找对了人。听我说明来意后,五十岁的男人冷了下来,不再与我答话了。当然我绝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的,我用蹩脚的普通话反复说明我的意思。他翻了一个白眼,向前面指了指。这不,别人多好,还是给我指路了吧。我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那是一座很高大的酒楼,他是要我翻过那座酒楼吗?我想求证一下,突然男人说了一句:你没有长眼睛呀?这怎么扯到眼睛上面去了呢,我是在问路呀。男人又用手指了指,这次他没有指很远,就指向他的摊前一块小小的牌子。这次我真觉得自己没有长眼睛了,别人的小牌牌上明明写着:问路2元。我的哦字还没有出嘴,那男人已伸出了要钱的手。当然这交易很快就完成了,他得了2元,我也如愿以偿地到了我要去的地方。现在我想起这事,我还是觉得那男人太优秀了,有超前意识,现在不是有一个信息费吗,那不是问路2元的翻版吗?

    不过这世界就剩下这两元钱了吗?我常常这样问我自己。这个论题杭州余杭塘栖的一位三轮车师傅的答案是否定的。

    我在杭州带孙子时候,双休日,儿子儿媳都在家,他们让我到塘栖去玩一玩,说那里运河上有一座古桥叫着普济桥,桥两头是塘栖古镇,很有江南韵味,说得我心里痒痒的,在文学演视作品经常见到运河,我很小的时候就读过一本画画书《运河边上的孩子们》,那些孩子们在河中玩耍痛击坏人的场面历历在目,总想去看看这条著名的河。我起了一个大早,在余抗南站乘上了公交车,就向塘栖进发了。塘栖是杭州市余杭区内的一个镇,一元的车费,但是要走半个小时。到了塘栖后我就迷失了方向,又得向人打听了。几位与我年纪相仿的老头老太用他们带有极浓浙江口音热情地为我指路,谈论了半天,我还是没有弄清楚运河在哪里。也许是老头老太觉得我太笨了,其中一个普通话稍好一点的老太告诉我,前面有三轮车(俗称电麻木),可以让他把我带过去,只要十元钱。我采纳了她的意见,找到三轮车。师傅六十来岁,他坐在车内摇头晃脑地哼着越剧《梁山泊与祝英台》,他见我向他的车子靠拢,就停止了演唱伸出头来热情询问我要到哪里去。明白我的意思后,他并让我上车。我不急于上车,因为我还没有谈好价钱,如果就这样上了车后,他漫天要价那可怎么办?我一个湖北人跑到浙江来,人生地不熟的,小心一点为好。我听他的普通话虽然夹有塘栖味,但是听起来还是很好懂的,于是我就同他交谈了起来。他很健谈,说他年轻时跑过很多地方,那时他就浙江弹棉絮大军中的一员。也到过我们湖北,对我们湖北人的印象很好。后来他不弹棉絮了,开过工厂,开过公司。再后来年纪大了,就回家带孙子了。现在孙子大了,他在家里闲不住,就出来开麻木了。那你不是为了钱呀!我笑着说。怎么不为钱呢,劳动必定要有报酬呀!他说。我俩都笑了。我上了他的车,他也不急于启动车子,继续与我谈。后来他告诉我,不必坐他的车,其实古镇就在前面不远处,转个弯步行不到十分钟到了,六十多岁的人多活动一下对身体有好处。我问他到手的生意为什么不做,他说:其实我这个电麻木并不是用来代步的,是为了满足那些年青人或是情侣的好奇心,他们平时开的都是豪车,这里那里做着自己要做的工作,忙忙碌碌的,好不容易盼来休息天,他们来这里放松,坐电麻木,也是一种别样的休闲。当然我在为他们服务中也得到了休闲也获得了相应的报酬。说完他爽朗地大笑了起来。我告别了他,那天我的心情极好,玩得也十分开心,我在心里感谢这位麻木师傅。

    人的一生有许多次萍水相逢,就是这许多萍水的善恶美丑,点缀着你的生活,让你的一生不再是那样单薄,而是厚重地立了起来。
发表于 2018-7-12 07:23:34 | 显示全部楼层
凑个热闹,请朋友们指正!
发表于 2018-7-12 08:20:09 | 显示全部楼层
为老乡美文点赞
发表于 2018-7-12 08:20:38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啊,人的一生有许多次萍水相逢,就是这许多萍水的善恶美丑,点缀着你的生活,让你的一生不再是那样单薄,而是厚重地立了起来。
发表于 2018-7-12 10:43:59 | 显示全部楼层
记住万寿塔,记了荆江,记住江边的沙市,是因为那里的美景美人,一切都美好。
当再次去沙市时,因为遇到坏人虽有惊无险,但也对那个城市有了不好的印象。
无论在哪里的萍水,只有美好的有事物才会让人留念的。
发表于 2018-7-12 10:44:20 | 显示全部楼层
王知家 发表于 2018-7-12 07:23
凑个热闹,请朋友们指正!

感谢王老师对征文活动的支持!
发表于 2018-7-12 20:04:13 | 显示全部楼层
守望 发表于 2018-7-12 08:20
为老乡美文点赞

谢谢老乡的鼓励!
发表于 2018-7-12 20:06:11 | 显示全部楼层
守望 发表于 2018-7-12 08:20
是啊,人的一生有许多次萍水相逢,就是这许多萍水的善恶美丑,点缀着你的生活,让你的一生不再是那样单薄, ...

就是,人的一生就是有许多这样的萍水相逢,美也罢,丑也罢,都是生活。
发表于 2018-7-12 20:07:13 | 显示全部楼层
醉月儿 发表于 2018-7-12 10:43
记住万寿塔,记了荆江,记住江边的沙市,是因为那里的美景美人,一切都美好。
当再次去沙市时,因为遇到坏 ...

谢放版主热心组织这次活动,谢谢了!
发表于 2018-7-12 20:08:30 | 显示全部楼层
醉月儿 发表于 2018-7-12 10:44
感谢王老师对征文活动的支持!

那是一定的。
发表于 2018-7-13 08:16:51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师的文章写的都是生活中的事,真实的想法。人有好有坏,有善有恶。在外一定要注意了。谢谢老师的分享。
发表于 2018-7-13 08:32:27 | 显示全部楼层
王知家 发表于 2018-7-12 20:04
谢谢老乡的鼓励!

码字不易,为老乡点赞
发表于 2018-7-13 08:33:17 | 显示全部楼层
王知家 发表于 2018-7-12 20:06
就是,人的一生就是有许多这样的萍水相逢,美也罢,丑也罢,都是生活。

祝福老乡身体健康,一切都好
发表于 2018-7-13 18:51:49 | 显示全部楼层
王知家 发表于 2018-7-12 20:07
谢放版主热心组织这次活动,谢谢了!

更要感谢王老师对这次活动的支持!
发表于 2018-7-23 07:51:37 | 显示全部楼层
为老师好文顶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