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2018夏季情感故事征文 等到桃李熟了

[复制链接]
查看: 13204|回复: 32
发表于 2018-7-11 15:11: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黄义凤 于 2018-7-13 10:00 编辑

          五十年代初出生的我们这一代,都有过缺衣少食的经历。只不过那时候无论官民,家里的生活状况都差不多,所以也就没有什么特别委屈的感觉。那时候我们小孩子,对于偶然呈现在面前的食物,不管是个什么样儿的,只要是能吃的,都是极好的美食。至于桃子李子等水果,那简直就是可望而不可求的奢侈品。
       记得当时我们刘市街上的一百来户人家中,仅只在我们下街有三户人家有果树,一户是住在县河岸边的五保户高爸(高爸叫刘高英,我家辈分高,喊她高爸。辈分低的就喊她“刘爹”,因为那时候无论男女,只要是比自己父母年岁大的就一律加上姓称之为“某爸”,比自己父母辈分高的,就加上姓称之为“某爹”)家屋旁的一片酸咪子(即“李子”)树。一户是住在上坡的水清家后面的茅坑边的一棵酸咪子树。还有一户就是我家对面的崇方哥家后面的一颗桃树。
       高爸家旁边的酸咪子树最多,总共有十几棵。每年树上结的酸咪子也不少,可是真正能等到成熟了当水果吃的机会却很少,因为在酸咪子长到拇指头大小的时候,我们这好吃又淘气的小孩子就会不顾一切地爬到树上骑在树丫间把能够得着的酸咪子都摘下来,等送到口里用牙一咬,就会忍不住摇颤着脑袋瑟着牙齿惊叫一声:“哎呀!好酸!好涩口啊!”当然,即使是很酸很酸又很涩口的酸咪子,我们这群顽童也会让这些已经到手虽不能吃却也不忍心立马扔掉的酸咪子充分发挥作用:大伙商议着在酸咪子树林里的空地上挖几个小小的坑洞,把这些又酸又涩口带有白色粉尘的青绿圆滚的酸咪子拿来当车打,或是干脆跑回家去拿出家里的弹弓来,把酸咪子放到橡皮筋内做弹子弹出去。用酸咪子打车或打弹弓的游戏同样会让我们这些小孩子有说不出的欢畅。记得当时有在此歇脚的路人见了,问住在茅草屋里的高爸:“看这些伢儿们把还没熟的酸咪子摘下来打得玩,实在是太浪费了!您郎怎么就不说他们呢?”高爸听了却非常平静地回答说:“随他们吧!熟了他们摘来吃了是一个高兴;生的他们摘下来玩也是一个高兴,只要他们高兴,管他们是摘生的还是摘熟的呢!”有了高爸这样的平静,我们这些小孩子哪里还会有什么顾虑呢!只管开心就是了。当然,最后,在树梢尖上也还会剩下几个能长到成熟的时候,那时候高爸就会协助我们用竹篙子把那红得诱人的酸咪子敲下来让我们这群小孩子自己分而食之。
        水清家后面的那棵酸咪子树是有他爹爹在家守护着的(那时候极少有三代同堂的家庭)。况且他爹爹的房间就在那棵酸咪子树挨身,酸咪子树又紧挨着他家的茅坑,要想动这里的酸咪子还真是不容易。如不小心,要么被他爹爹发现告诉我们家长了我们就会受到责罚,要么会掉进茅坑里弄得一身脏臭,这两种状况都是我们不愿意接收的。所以平时我们这些小孩子是很不会靠近那棵酸咪子树的。只有在酸咪子熟了的时候,酸咪子散发出的极端诱人的香甜味儿才会吸引我们这些馋嘴的顽童们想办法靠近那棵树并且一定要摘下树上的酸咪子来一饱口福。
        孩子们的想像力是很丰富的。只要是想要得到的东西就一定会想出相应的稳妥办法。
       水清是我这群顽童中年龄比较小的一个,小白脸儿,个头也不高,家里常年有爹爹护着,所以就比我们这些没有爹爹奶奶护过的孩子要娇得多,水清的最大特点就是喜欢哭。于是等到高挂枝头绿叶里的酸咪子在微风中摇晃着圆鼓鼓红彤彤的身影的时候,我们一群小伙伴就精心策划,明确分工:安排几个到他家前面街心去专门和水清闹着玩,不一会儿再故意把他逗哭,他一哭,他家爹爹听到了就会从房里走出,去到前面询问缘由,这样一来,没人看守了的酸咪子树就是我们这些顽童们的囊中之物了!其中的关键时间点正是他家爹爹那声“囊码(方言,即“怎么’)在哭啊!”在提示我们可以上树偷摘酸咪子了!几乎就在同时,几个早已在他家后面茅坑篱笆边隐藏着的小伙伴们这时就会乘机机警地窜出篱笆,迅速爬到树上去抓酸咪子,又由于这棵树上的酸咪子平时没人动过,长得很密,不费多大功夫就会一人抓到一大捧,然后再迅速爬下树,偶尔掉落下地的,也会被守候在地面的小伙伴快速捡起来揣进衣服的荷包里,接着就一起飞跑到一个事先约定的巷子里,等到前面逗水清哭的小伙伴们回来了就再来喜滋滋地分享这些巧取来的酸咪子。最让我们感到窃喜的是:之后我们居然没有受到家长的责罚,那是因为水清家里根本就没有告我们偷了他家酸咪子的状。于是我们就这样一次次小有所得,直到觉得真瞒不过去了才会住手。
        只有住在我家对面崇方哥家后面的那棵桃树上的桃子能等到成熟之后摘下来熟吃而不会被我们这些顽童打扰。因为崇方哥比我们大几岁,他是我们的孩子王,谁都知道要是惹恼了孩子王,不只是吃不到脆甜可口的桃子,弄不好还会拳头加身,最伤心的是同时还会失去众多玩耍的伙伴。
         不过等到他家的桃子熟了的时候也是我们这帮孩子们最惬意的时候。记得每到桃熟季节,他们家就会全家出动,首先安排崇方哥爬到树上去摇晃树枝把桃子摇下来,摇不下来的的他们家父母兄弟姐妹就轮番用竹篙子敲打。每到这个时候,我们附近的这些小孩子们也会聚到那棵桃树下去看热闹,同时也强忍着涎水帮忙欢快地捡起落在地上的桃子“自觉”地放进他家放在树荫下的箩筐里而不是偷偷地往自己兜里或嘴里塞。眼看一树的桃都子摘完了,葱郁的桃树枝瞬间翘起枝头显得一身轻松,摘下的桃子抬回他们家茅草屋的堂屋里去了,我们这些看热闹帮过忙的小孩子也就只好怅然若失地回家去了。
        之后不久,崇方哥的姆妈也就是我喊的柳爸就会拿起一个大葫芦瓢,先后端起装着满满的一瓢红艳艳的新鲜桃子挨家给邻居送去。一年就这么一次,每当我们高高兴兴地吃到这脆甜的桃子的时候。来年也就会自觉成为他们家桃树的守护人了!
正是因为邻里乡亲之间有了这些包容互谅与关爱,我们邻里之间的感情也特别真挚和深厚。五保户高爸八十岁那年因为在做饭的时候不小心把自己给烧伤了,已经从茅草屋里搬到知情们住过的砖瓦屋里的高爸因烧伤行动不便了的日子里,邻里乡亲没少来问候,我和隔壁、对门的三个小姐妹干脆就轮流住在高爸家里日夜守护。白天,我们在自家做好了饭菜端来为高爸喂饭陪高爸说话,为高爸洗身子端尿罐换洗衣被;夜里,我们跟高爸作伴听高爸强打起精神讲古。听说狗油可以治疗烧伤,就有乡亲送来自家熬制的狗油。这粘乎乎的狗油就是我们三个小姐妹一点一点给涂抹到高爸身上去的。听说烧伤病人要吃些油荤补身子,就有乡亲送来自己都舍不得吃的鸡汤鱼汤,这鸡汤鱼汤饭菜都是们三个小姐妹一口一口喂给高爸吃的。高爸去世以后,下街的乡亲们为高爸举行了隆重的葬礼,在送葬的时候,跪倒在高爸棺材前伤心哭泣的都是下街的乡亲。三天后,到高爸坟前放鞭痛哭祭奠圆坟的还是我们下街的这些乡亲。
         后来随着人们生活条件变好,刘市下街原有的几棵果树早已成为历史的记忆,如今的刘市也没有谁家再种果树,但是如今物流畅通,水果已经成了刘市人家的家常食品,只有孩子们喜不喜欢吃的,没有孩子们吃不到而特别想吃的,因此如今刘市的小孩子们也不会再为几个酸咪子几个桃子去想方设法做淘气或讨好的事儿了,但刘市街上这浓浓的乡邻真情却是代代相传地给保留下来了,刘市的民风也特别好。谁家有人生病啦,大家都能主动前去问候;谁家有什么事儿啦,大家都会去关心;谁家需要帮忙啦,乡亲们就会主动上门去打探,看自己能帮忙做些什么。邻里之间谁都不藏着掖着,大家都能互信互让互敬。
长大以后我参加工作走出刘市,至今已有40多年,后来我的母亲按政策也随着父亲进了城,至此我们全家离开刘市已近40年了,但是我们一家与刘市乡亲们的联系却一直都没有中断过。这不,前几天,刘市的一位发小从上海回来找到我,欣喜相逢之后,我问她:“家里有水果,桃子李子梨子苹果樱桃都有,你愿意吃什么?”只见她淡然一笑:“没这口福了!吃了冷的胃疼!”
   哟!岁月不饶人,小时候想吃却没有,如今有得吃却不能吃!遗憾啦!那就聊呗!于是我们打了一通电话,终于又从刘市邀到几位孩童时的伙伴,我们聚在一块轻松地闲聊,无比亲切地忆当年往事,话别后情景,叹岁月流逝之匆忙,感今朝生活之快捷,一天聚会,两次正餐,开心说笑,好不舒畅!
    附注:本文与2016年四月发表在本网潜江文坛版
发表于 2018-7-13 21:48:4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黄老师积极参与支持情感版块活动。
发表于 2018-7-14 10:43:25 | 显示全部楼层
儿时的记忆好美好的回忆,谢谢黄老师分享
发表于 2018-7-15 08:38:17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啊,岁月不饶人,小时候想吃却没有,如今有得吃却不能吃!
发表于 2018-7-15 09:45:28 | 显示全部楼层
你还是吃了点苦的,起码是经历过看到过那艰苦的岁月。
发表于 2018-7-15 10:30:04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个年代,果树上的果子一成熟,就是孩子们日思夜想的美味了。
发表于 2018-7-17 09:24:41 | 显示全部楼层
醉月儿 发表于 2018-7-13 21:48
谢谢黄老师积极参与支持情感版块活动。

天气太热,时间有限,谢谢醉月儿的一直关注!
发表于 2018-7-17 09:26:16 | 显示全部楼层
神采飞扬 发表于 2018-7-14 10:43
儿时的记忆好美好的回忆,谢谢黄老师分享

是的!我对刘市的乡情是很浓厚的,就因为刘市的人们淳朴善良。
发表于 2018-7-17 09:27:33 | 显示全部楼层
正义yiyi 发表于 2018-7-15 09:45
你还是吃了点苦的,起码是经历过看到过那艰苦的岁月。

那还真的是这样咧!我们这些五零后都是经历了一个非常艰苦的环境磨练过的哟!
发表于 2018-7-17 09:29:08 | 显示全部楼层
岳朝蓉 发表于 2018-7-15 10:30
那个年代,果树上的果子一成熟,就是孩子们日思夜想的美味了。

是的哟!那个时候物资匮乏,缺吃少穿;哪里像现在的孩子得不断地催着才肯吃呢!
发表于 2018-7-17 15:42:24 | 显示全部楼层
黄义凤 发表于 2018-7-17 09:24
天气太热,时间有限,谢谢醉月儿的一直关注!

理解! 有空时就进来论坛转转看看了。
发表于 2018-7-17 16:04:18 | 显示全部楼层
黄义凤 发表于 2018-7-17 09:27
那还真的是这样咧!我们这些五零后都是经历了一个非常艰苦的环境磨练过的哟!

现在好了熬出了头,珍惜吧,祝你全家幸福!
发表于 2018-7-18 11:23:1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 ,学习欣赏。想想那时,邻里关系非常好,我家门前有三棵枣树,成熟后,我用铜盆挨家挨户的送,有人路过,奶奶就让人家自己摘。不过,话说回来,那时,农产品是不能拿到街上去的,否则,被视为资本主义是要挨批斗的。
发表于 2018-7-19 09:04:17 | 显示全部楼层
黄义凤 发表于 2018-7-17 09:26
是的!我对刘市的乡情是很浓厚的,就因为刘市的人们淳朴善良。

黄老师早上好!
发表于 2018-7-21 11:14:46 | 显示全部楼层
醉月儿 发表于 2018-7-17 15:42
理解! 有空时就进来论坛转转看看了。

好的!现在天气太热,上网的时间也就少多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