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你就是奴才(长篇连载)更新至17章

[复制链接]
楼主: 不系之舟.
发表于 2015-6-17 17:41:12 | 显示全部楼层
a雪中飞 发表于 2015-6-14 23:43
继续关注,期待下文

不好意思,总是太忙,更新太慢。见谅了。
发表于 2015-6-17 22:45:3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由于前段时间我的这个帐号无法登陆,一直只能欣赏不能留言,今天终于要新闻网的姚主任帮忙才能进论坛了,所以顶帖不极时,请楼主见谅!
发表于 2015-6-17 22:47:5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的小说,人物个性鲜明,语言活泼流畅,读起来引人入胜,好文,继续关注。
发表于 2015-6-17 22:50:4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看来,奶茶妹与板栗锅还有好戏在后头的了。
发表于 2015-6-18 12:12:5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楼主更新了,楼主能不能重新编辑标题告诉大家更新到哪一章了?这样便于能极时关注。
发表于 2015-6-19 16:30:5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四章

在回住处的车上,我边走边想,店长虽不是我的知音,但他的话仿似高山流水般。时而高山云雾般神秘莫测;时而臭水潺潺般滔滔不绝。要不是那女的自以为是地上来打扰,估计店长会钱后吐真言。那“拿钱办事”四个字讲出了人生的真谛,好生让人感动。

就在我感动得一塌糊涂时,店长适时地打来电话说:“想不想要那个铺面?”

我点头如捣蒜,可一想店长又不看不见。只得赶紧斩钉截铁地说:“想!”

店长又问:“想不想租金少一点?”

我声音又提高一个分贝地说:“想!”

店长又问:“想不想签合同时,多签一些经营项目?”

我一拍大腿说:“想!”可是拍完之后腿上一点感觉都没有,原来拍在旁边大姐的腿上了。只见大姐脸上的表情横眉竖眼地横看成岭侧成峰,她说:“想你老母。你再吃豆腐,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吃了还打包,那感情好。

店长说:“不能光想啊,要有实际行动。我还想当上CEO,迎娶白富美呢。”

我说:“什么行动?”

店长说:“你是真傻啊,还是装傻?”说完就挂完电话。

正在我百思不得其解时,店长发来一条短信说:“给我两千块钱,其它的事我帮你搞定。”

我又跟板栗打电话,板栗说这很正常啊。这是潜规则,你没被潜过吗?我想,只有北影的女演员才被潜呢。我是男的,虽然生在潜江,但从未被潜过。

我只得赶紧去取了两千块钱火速递到店长面前,合同终于顺利签成。租金一月两千,入场费一年六千。临别时,店长和蔼可亲地依依不舍送我到门口,用大肚子顶着我的腰间,仿似暖男大白,只不过让人感觉到的只是腹黑。一手搭着我的肩,臭烘烘地对我说:“兄弟,好好做,有什么事就来找我。什么事也别担心。”

是啊,什么事我都不担心,我担心你。

时间不等人,赶紧忙活着装修进货。不到一周就将店开起来了。店名叫都是丽人饰品店。

开业前一天活忙到大半夜,终于将货摆好。各种商品在射灯的照射下熠熠生辉,整个店灯火辉煌。玻璃货架上摆着各种工艺品和真皮或pu皮钱夹。当初时货时,我问批发商说这树脂工艺品怎么每件都有瑕疵?店家说现在全国大部分都是这货,零售三十来块钱的能有多好。好的也有,都出口了,国人消费不起。

钱夹当然是真皮,只不过多半是碎花皮,就是将皮的下角料打碎,和着pu料用胶粘一粘,就是一张无比精美的真皮了。头层皮出口,二层皮富人用,屌丝用一用碎花真皮就不错了。

开店后所卖的饰品档次提高了些,不能像以前游击队打一枪换一地方,尽拿些假货坑人。我曾见过一爱美的女孩子戴了次品耳环,耳朵肿得跟个猪耳朵似的。

第二天准8点开门,图个吉利。不一会儿板栗和小柳就过来了。一人手上提个大花篮,一只署名为深圳板栗连锁王总贺,一边署名深圳奶茶连锁柳总贺。

开业当天生意火爆,光人气都赚了。斩获颇多,并收得假钞一张。我一边玩弄着假钞,一边回忆当时情景。最后终被我悟得骗术之道。当时,一个穿工厂工作服的中年妇女要给小孩买一只贝壳手表,中意之后拿出一张百元大钞。我仔细一看,发现是真钞。后来她又开始讨价还价,将一百元收回去,说不买了。几番犹豫之后,又说要买,再次掏出一张百元大钞,此时钱已是假的了。

当时我那个气愤啊,给我个火星我就能pen出火来。小柳好言相劝才得以平息。

临收工时,店长满面春风地过来关心生意情况,并带走真皮钱夹一只。拿着钱假意要给,我只一推便并推进了他的口袋,动作实在是太连贯了。


发表于 2015-6-19 19:55:0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店长我太喜欢他了,楼主能告诉我他的电话吗?真想拜师学艺。呵呵!@开玩笑的!不过人物性格鲜明、栩栩如生,可见楼主文字功底——非同一般!
发表于 2015-6-20 20:27:2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什么都有潜规则啊,做个店长也有油水可捞,怪不得全国上下贪官那么多的。。
发表于 2015-6-20 20:28:0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次怎只更新了一章?
发表于 2015-6-21 16:32:5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店长这个人物形象刻画的很突出很让读者难忘。
发表于 2015-6-21 16:34:3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岂止店长吃拿卡要,任何部门都是如此,写出了社会缩影。欣赏楼主的写作水平。
发表于 2015-6-23 08:37:5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进来关注一哈更新了没有。
发表于 2015-6-26 10:54: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怕错过更新,再点击进来,原来还没有更新呢。
发表于 2015-6-28 14:55: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不系之舟. 于 2015-6-28 15:01 编辑


第十五章
日子如水般流淌,不听鸟语,不起波澜。开个小店,和一些美女顾客混在一起,自得其乐。板栗隔三差五地过来,有时带着男的,有时带着女的。小柳也偶尔过来看看我,带点吃的,我顺手送给她耳环。
板栗在店里看着美女阿娜的身材叹着气说:“你小子总是跟老子抢女人。”
我一头雾水地说:“我怎么跟你抢了?”
板栗面带诡异的笑说:“当初要是这个店铺给我,我可以网罗多少美女。”
我说:“得了吧,有过夜的,能找到过年的么?”
就在板栗忿忿不平之时,店长路过超市门口。板栗赶紧迎上去,边走边从兜里掏烟,笑脸与香烟分秒不差地送到店长面前。
板栗说:“店长,可把我等得好苦。我日也盼夜也盼,就等您给我个地儿好安身啊。”
店长起先一愣,然后哦了一声说:“你来得正好,你不来我还要给你打电话呢。通过我的几次申请,超市总部批准了你的请求,在大门口给你两个平方炒板栗。不过,形象可是很重要啊。不能弄一堆破铜烂铁在门口摆着。”
就这样通过一系列的潜规则后,板栗也终于在超市门口开张了。板栗车也比以前气派不少。
这天,我和板栗正在为将来发财了是买奔驰还是宝马争得面红耳刺,只差动手打起来。只听得超市门口左边的一家铺面一个女声尖叫着。我和板栗应声看去,那门口早已挤满了人,外层看不到的就踩在板凳上。这围观场面比看杂耍还隆重。我和板栗四目对视后,然后四目又迅速将目光移到他坐的板凳上,他赶紧起身操起板凳一边朝我诡异地笑,一边跑去。
我和板栗各自金鸡独立地站在板凳上,只看见凉茶老板娘一边趴在柜台上一边大声地叫着说:“不要搬我的东西,我的合同还没到期啊。”
只看见四五个保安围着凉茶老板娘,旁边昂首挺胸站着一穿西装的女的,再仔细一看。我了个去,就是上次在店长办公室见到的那个叫我出去的女的。
上次叫我出去,这次又叫别人出去。看来这女的特长是——出去。
尽管那老板娘死命抱住柜台不放,可最终还是被四个保安将柜台搬走。老板娘顺势坐在地上,头发凌乱地哭着。又眼睁睁地看着保安将装凉茶的柜子抬走,老板娘在地上爬着要去拦,可是如此这般只能是向征性地手势而已。
这光天化日之下怎能如此猖狂?别人合同还没到期怎么就叫别人走?我实在看不下去了,跳下板凳挤了进去。
我大喊一声:“你们怎么能这么欺负人?”
我这一喊,保安竟被我吓着了,抬着柜子也不放下,也不搬走竟石化在那里。我寻思我这大喊的不是时候啊,好歹要趁别人没搬的时候喊嘛。这样子叫别人多累人。
我又大喊一声:“都不要动!”
可保安听我这一喊,又醒了,又开始搬着往外走。一边走还一边呵呵笑着:“这谁啊,从哪儿蹦出来的?大马猴愣充孙悟空。”
我走过去对那女的说:“叫他们不要搬了,有什么事不能好商量吗?”
那女的瞥了我一眼说:“你谁啊?”
“我是出来的酱油的路人,看不惯你们的行为,出来发一点声音。”我一边说着一边朝着众人说,“你们说是不是啊,大家要不要发点声音。”
只听得人群里发出各种五花八门的声音,有“去”、“吁……”、“干一场”更多的人是双目无神的看客。
群众的支持看来是不行了,这帮人永远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那女的皱着眉头说:“打酱油?路人?酱油呢?打了多大一瓶?一边呆着去,关你什么事?”
我说:“这事还就关了我的事了,今天我还就管定了。平时就看不惯你们超市耀武扬威地欺负人,别人一个女的,你们几个大男人搬别人的东西,好意思么?”
那女的懒得理我,一挥手说:“把他拉走。”
几个保安上来拉我,我一甩手,整个身体却被几名保安抱得严严实实的。那女的又说:“把他请到办公室去。”
然后我就被保安架着往外走,边走我边所扭过头来大声喊:“我还会回来的……”
走过几个走廊,我抬着一看门口的牌子——总经理办公室。走进一看。我了个去,比店长办公室可气派多了。我坐在真皮沙发上,没好气地说:“我热!”
只见一名保安将空调打开。
我又说:“我渴了。”
保安又迅速地给我端来一杯水。
我说:“我要抽烟。”
只见保安往兜里掏烟,又立马回过神来说:“总经理办公室不能抽烟,你就忍忍着,等会儿总经理就上来了。”
嗯?总经理?看来我这一吼,竟然级别上升了?总经理亲自接待了。看来平时没事还是要多发出点声音。
过了一会儿,那女的就上来了。我一看她说:“我不和你谈,我等总经理呢。”
那女的也不言语,从包里掏出工作牌说:“我就是总经理。”
我接过来。只见上面写着:大源兴超市总经理——吴琼。我正要细看,她将工作牌拿过去说:“现在可以说了吧。”
我说:“我不想说什么了,这到底怎么回事,还是你说吧。”
她说:“好……如果我说得对,解释得通,你可要向我赔礼道歉。”
我说:“那是当然,就怕你们藏着些见不得人的东西。”
她说:“凉茶铺是从大源兴超市潭头店转过来的,合同还有几天就要到期了,我们派人下去要求她再续签,可她就是不答应,说做完就不做了。可是她还有三个月的租金没有交,还拖欠水电费。更重要的是她不知从哪儿学到了偷电的手艺,偷电一个多月了我们还不知道。本来超市一般是不拖欠租金的,可她说她一人在深圳还要供孩子上学不容易。我们同情她,也就让她欠着了。可她根本就不打算交了,你说要我们怎么办?”
我一时也不好判断谁是谁非了,一个欠账,一个要账,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对的。可我却不能就此道歉啊,就说:“可是你们也不能硬 来啊,跟她好好说嘛。”
她很生气地将手中的文件往沙发上一摔说:“你去跟她好好说!好好说能管用,我们犯得着用这一招?你自己也不用脑袋想一想。”
她说了这么多,我也无话可说了,只得赔礼道歉了。正打算走人,只见她从办公桌上拿出一本杂志递给我说:“你拿去好好看看,别钻牛角尖与世界为敌。”
我拿起来细看,上面写着:大源兴文艺。
发表于 2015-6-28 15:02:4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六章

一大清早,我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小柳打电话过来说想今天给自己放一天假,问我也要不要给自己放天假去外面玩。

我欣然同意了,反正这些天看店也比较累。我和小柳相约到锦绣中华去玩。锦绣中华此时人山人海热闹非常,大门口一溜的穿着民族服装的各色美女。锦绣中华说白了就是人造景观,将全国各地的著名景点、地方风情、民俗习惯浓缩于此。

这里有用青砖砌成的齐腰高的迷你长城,迷你的清十三陵,还有各个民族的民居……

依依在一处朝鲜民居脱鞋上炕说:“你看我像不像女主人?做好了饭等男主人回家。”

我说:“像,要是再换一身朝鲜齐奶服,就更像了。”

她说:“去你的,你要不要到门口说一声,孩子她妈,我回来了。我允许你客串一回男主人。”

“算了吧,我这人不入戏不走心,客串不起来,你还是专心等你的男主人吧。”我略显尴尬地说。

小柳从炕上下来,开玩笑地说,给你机会也不要,辜负了这么好的一处风景。

风景?我何曾拥有?在这逆旅的天地中,我只不过是一过客而已。

有一场拔河游戏与普通的有所不同,就是将绳子背在肩上如拉纤般,两队各半跪着背对而行往前拉。小柳大声喊着:杨树加油……杨树加油……众人哄笑着说,跟树拔河有点意思哦。

虽然我使出全力,结果还是败下阵来。我俩坐在树旁的花坛上,小柳拿出纸巾来给我擦汗。我感觉很不好意思,忙将纸巾接过来自己擦。

小柳说:“人生就是一场拔河,但不是跟别人拔,而是与自己拔。赢了是命运,输了是青春。”

我说:“从心而行吧,不要太计较也不要太较真。随意就好。”

她说:“嗯,我一直都很遵从自己的心,以前顾虑太多活得累。现在我要随着自己的心意活一回。我还是直截了当地说了吧,大家都这么忙,不必耗费这么多时光。我喜欢你,你觉得怎样?”

我当时人整个一愣,这也太直截了当了吧。好歹要先来个焚烟沐浴、整理衣冠,再正襟危坐、调整心态,如此前奏过后再来个欲说还休地羞答答地真情告白啊。电视剧里不都是这样演的么?这样子完全不将编剧放在眼里。我真要是这样子写出来,是不是显得太过单调了,各位看官还怎么看我这个写手。

可是事情就是来得这么直白与突然,我只得接招。我一时手足不知所措,心里激动得整个世界在我心中时近时远。我将手按在花坛上努力使自己镇定,然后说:“这个……这个……太突然了……我……我不知该怎么回答你……”我学着孙权的样子说了句,“容我三思。”

“你这是拒绝我吗?”

“不是。”

“那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怎么说,等我好好想想。”

“好吧。”小柳稍有哀婉地说,“我尊重你的选择,但我会等你。”

“别等我。”我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我只是要朝前奔跑,我也不知道方向在哪儿?你跟着我,我怕你会很累。”

是的,在青春年少时,我们可以不顾一切地奔跑,到底所谓何事,自己也不知道。一旦停了下来,茫然四顾就会发现四周好像都是路,到底哪条是自己想要的,自己也搞不清楚。慢慢步入中年,才发现当初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纯真,想回去又已不可能。自己的心思已被生活麻木得深不可测,你说这是成熟也好,你说这是世故也罢,没有人能够理智分析。有时又觉得后悔,为什么在合适的年龄不能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到底想要什么?只不过心为身役。

小柳迅速调整好自己的心态,脸灿烂得一如那阳光。阳光透过树叶照下来,星星点点,照在小柳的脸上,是那么的相得益彰。

在回来的车上,我们各自不言语,各自想着自己的心思。虽然没说什么,却又不显得单调,好似想识多年的好友,什么话也不说,就只是笑笑也那么美好。

下车后,小柳说:“送送我吧。”

我说:“好吧,小柳。”

“不要叫我小柳,叫我依依。从来没有人叫我依依,我也不允许别人这么叫我。现在我将这个专利授与你,现在只有你有这个权力。”小柳神色严肃地说。

“好吧,依依。等到你什么时候想收回这个使用权了,我再纯洁地还给你。”我望着驶过去的摩托车说。

“看着我,看我的眼睛。将来的事谁说得准,万一你使用上瘾了不想还了呢?再说我不收你的使用费,何必急于归还。你叫我依依时,便缘起,你不叫我依依时,便是缘灭。缘起缘灭只在一念之间,造物弄人,谁也不是谁的主宰。全凭天意决定。”

我看着依依的眼睛,不像板栗的眼睛那么浑浊,那么游移,而且还带着眼屎。依依的眼神清澈得溪水一般,活泼又有凉意。

我一时不禁陶醉。我俩并排走在大街上,车辆呼啸而过,依依却淡定得与世隔绝。有时手儿稍稍触碰,竟条件反射般想抓住,到后来竟然轻轻地握在一起了,这个不争气的东西。

我和依依不知不觉已走到她的住处门口,这是一栋五层的楼房,一楼一个不大的院子,院墙上种着绿油油的蔷薇,开着灿烂的红色花朵,雅致得与四周灰头土脑的房子格格不入。看来这房子的主人还颇有几分生活情调。走进院子,四周摆着各色植物,有滴水观音、龟背竹、散尾葵、发财树等。然而地上却扎眼地散落着四五支烟头,我将视线抬起来,发现一人坐在塑料板凳上,好生面熟。我仔细一看才发现是余峰——依依所谓的男朋友。

这人坐在那里狗一般,好煞风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