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关于潜江新闻网微信公众平台推出“潜江诗歌联展”的通告

[复制链接]
楼主: 梁文涛
发表于 2015-11-2 16:42: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期推荐

总编推荐语:
    和杨成均时有谋面,但彼此不知同为诗友甚久。本期所展诗作为其日常心得式创作,文字洗练,着笔清澈,写实性强,有较浓烈的画面感和现场感。据此推介。
人:梁文涛
责任编辑:郭红云
投稿邮箱:2087479504@qq.com
image001.jpg
杨成均,早年毕业于武汉大学历史系,长期在党政机关和文化部门工作。工作之余,爱好诗歌、歌词等写作,曾有作品入选参加第二届中国艺术节。

《小楼》

日光从小楼的门窗悄悄溜
躲到遥远的西山背后
一抹残霞火红悲壮
作了最后的搏斗

黑暗从小楼的中心开始蔓延
蔓延到小楼的四周
四周的四周


吞没了五彩缤纷
吞没了烦躁喧哗
也吞没了孤独的小楼

滴答滴答的钟摆声
那么清晰
那么缓慢
那么震撼
使小楼颤抖

在这无月的夜里
只有星星是黑夜的叛逆
是白天的使者
传递光明的消息

一缕微弱的星光
把黑黑的夜幕刺透
射到小楼的窗口
给它以希望和力量
把它的灵魂拯救

从此
它不再胆怯
不再绝望
不再颤抖
从容不迫
在黑夜的时光中跋涉
坚信黑夜过后
定是喷薄而出的一轮火球

《城市的制服》

现代城市的人们
穿惯了皮鞋走惯了水泥路
以为这样可以走到永久的幸福
一层层厚厚的混凝土
成为了现代城市的标准制服
把所有地方遮盖的严严实实
生怕袒露一丁点古老乡村的肌肤
似乎袒露就不够文明
不够西方绅士风度
混凝土啊,厚厚的混凝土
现代城市的制服
你隔断了人们与大地母亲的亲密接触
你使城市忘记了自己的出处
以为你就是它坚实的基础

《秋菊》

你是春之苑中最顽皮的小孩
始终跟不上春之大合唱的节拍
恼火的小泽征尔将你赶下台去
让你坐在冷板凳上长久等待
等过了一春又等过了一夏
终于等到了演出的空白
你孤单单的一人上场
却拥有整座宽广的舞台
你的舞姿是那么明媚清秀
你的歌喉是那么嘹亮豪迈
你载歌载舞倾倒了所有观众
你的端庄典雅赢得了满堂喝彩
都说你是孤傲的性格
谁知你有如此远大的情怀
哦,原来你——
才是春之苑中最聪明的小孩

《一片落叶

一片枯黄的秋叶
在轻轻的秋风中摇曳
它深情地仰望着大树
依依难舍地作最后告别

它飘啊飘,终于
回到了大地母亲的怀抱
再不需乳汁的营养
再不需阳光的照耀
再没有招摇的风险
再没有生长的烦恼
从此,可以在母亲的怀里
安安稳稳地睡一觉

一片枯黑的落叶
在厚厚的土壤中泯灭
它深情地向大地倾诉
母亲还给你给我的一切

发表于 2015-11-12 16:39: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古泉一树 于 2015-11-12 16:42 编辑

本期推荐

总编推荐语:
    黄璐瑶的诗属于那种纯粹晶莹而又内敛深厚的,外冷内热,暗里藏锋。本期所展四首作品语词清丽,言辞敏锐,娓娓道来呈现生活,款款诉说彰显自我。特此推介。
人:梁文涛
责任编辑:郭红云
投稿邮箱:2087479504@qq.com
image001.png
黄璐瑶,潜江市人,现为长江大学文理学院12级学生。

《寂白》

什么时候
你走到我跟前
用你的微笑融化我的质疑
你明白我的恐惧与企及
你知道我心底荒凉的根底
那里一无所有
那里满目苍凉
甚至不是青绿,不是水蓝

你走近我
迈着轻步
也许你竟是怕惊扰了我的恐惧
不要嫌我的身体过于冰凉
如果你愿
你会发现
我心底那座寂白寂白的城

风儿在这里不转弯
小雀儿与雪花共旋舞
秋天的颜色没有寒冷的气息
行人的脚步不若流水的湍急

我等着你
等着你走近
可你不要
走近又离开
离开
离开,是一个不休止的符


《宿醉》

你总说那夜她酒醉疯狂
午夜的长街
垃圾散落一地
她对着它们吐诉衷肠

你把这奇异的景象
绘成一幅讽刺的油画
当有人路过你的门前
你便大肆宣传这独到的发现

高跟鞋黏着脚跟
踉踉跄跄
酒精对一切命定
包括明天的太阳
判处缓期执行

夜,如深黑的洞
几人能从容走过
无惧往事不堪回首

肉体的痛从来不痛
心底的伤却常常上着锁
待它结一朵灿烂的痂花
让你醒来的时候
供你打趣嘲弄
过一个愉快的午后


《栀子》

朋友送我一捧栀子花
玻璃瓶、水
少许雨后的泥
一间临时搭建的客房
招待我这童年的故友

傍晚
栀子香浸透最后一束阳光
小心翼翼
为我洗净一路风尘

当月芽作别最后一片枝叶
夜莺低声沉吟往昔
白花瓣飘散到儿时的天际
下起不结愁怨的雨

邻家哥哥
为我戴上一朵新摘的栀子
晨露沾湿了稀疏的头发

清晨
我轻抚她开始泛黄的衣裙
向她说起昨夜的梦

沉淀的香泥泛着白润的光
这该是昨夜里
栀子积下的眼泪


《错误》

那个夜晚
我白色毛绒外套上
粘满枯草枝

大概是晚上十点
大概那晚的月亮也有些倦怠
迷迷蒙蒙的眉眼
照不见
被夜色微醺的长廊

多年以后
我依然记得
青灰色城墙外
护城河水染上冬夜的寒
有脱光绿叶的垂柳
晃晃荡荡
唱起春日的歌

我知道
在时光的另一头
又触碰到你名字的那一刻
那些被风吹绿的铜锈
被雨打过的铁红
就已然被原谅


发表于 2015-11-17 16:37: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期推荐

总编推荐语:
    所谓一首诗的灵感,窃以为即“当时当下有话要说,有话可说”,除此而无其它。柳宗宣诗歌看似流水,实则行云,高端行走,星月隐现。本版所展诗作款款情真。平铺直叙之中,语词循环往复,置换精准,思辨意犹未尽;娓娓道来之间,想象驰骋,诗意美不胜收。特此隆重推介。
人:梁文涛
责任编辑:郭红云
投稿邮箱:2087479504@qq.com
image001.png
柳宗宣,1961年6月出生于湖北潜江,27岁开始写诗。1999年移居北京,曾任《青年文学》杂志诗歌编辑多年。2009年回湖北。出版诗集《柳宗宣诗选》;散文集《漂泊的旅行箱》。现居武汉,供职于某大学语言文学研究所。


《今晚》

今晚,所有的人事向那栋房子涌去
死去或活着的,往来或断了联系的
他们朝向南方,那个五楼的套间
女儿莲子回到她的出生地
重新穿上实验小学黄绿相间的校服
母亲从幽冥回到我给她买的蛋糕前
露出她的豁齿。沉河回到那里
1995年暮春,黄斌、夏宏
带着他们的妻子,停在酒杯前
宇龙深夜电话中的声音
停顿在那个空间,和他的书信
交叠在一起。鲁西西护送
那台五八六电脑,从武汉到潜江
我站在1998年某个黄昏
打量潜江小城的楼群
我想着离开:家俱。图书。吉它
独身子女证。讲师职称。工资卡
被丢弃在那里
在那里的日子过完了
今晚,我却回到那里
两只燕巢重现阳台一角
走失的燕子飞回我们的头顶
莲子和我在窗前观望,母亲在身旁
雪落到房子的楼顶,小丝穿着
枣红色外套坐在茶水旁
夏可君带来武汉的炎热,红色T恤
映衬着那间狭长书房:诗稿
圣经。本雅明的单向街。荆州的警察
当尚建国离开就站在了我面前
刘洁岷闪烁间不见了身影
从客厅的沙发;高柳的电报落在
圆形茶几上;江雪涂鸦的油画
重新挂上客厅。那个外省诗友
犹豫地敲响铁门,在厨房用了他
流浪途中的潦草晚餐
今晚,我从北方的皇木厂回到
那套曾经属于我的房子
不得不放下它,就像当年不得不离开
母亲不得不死,松开手中的零钞
风中的狗吠吹开那扇窗子
生者与死者碰在了一起
煎过的草药倒在地上,酸楚的气味
氤氲不散——停驻在那里


《茶吧闲聊》

人是说话的动物。一个哥们说他
快憋死了一个星期没有说一句话
茶吧,这时代最佳去处,不是在广场
或会议厅,几个人在众多话语场中
展开日常交谈,当然放弃辩论
面前的碧螺春和西瓜子
方形木桌。身陷于枣色沙发
从落地玻璃窗望过去
地铁列车上升到地面的高驾桥
桥下车流,不见人影
你乐意与外面保持能见度
我们可在很多地方居住些日子
然后,持续地远行
让身体尽可能地闲下来
而你的闲暇需要钞票来支撑
我们却在一起,把一个人从生聊到死
语言的力量啊,布罗茨基持续的话语
让一个联邦自行解体
我们的同志,八九年国庆礼花中
失声痛哭——你把她扶进室内
在异国,她过着中产阶级的生活
不说了,还是聊聊海南文昌的椰林
农家乐。海蟹。椰子的三种吃法
大海啊,你可以没日没夜地面对它
特德•贝里根致力于一种谈话的诗歌
有肌肤的温度,和现场感
不同于艾略特建筑艰涩的诗结构
时代也悄无声息完成它的转换
从街头游行人群,退回一杯清水前
杂语声中,我们谈及于此
元稹诗中寂寞宫女,坐谈说玄宗


《棉花的香气》

你来到我们的谈话中,当我
与爱着的女人在一起,谈论你
我最初的爱,在我们的出生地
是你启蒙了我,见证了你的
少女时代,花格子衬衫挂在
屋前杉树的枝桠。我在水埠头
月下吹笛,你在清洁的房间歌唱
在字典中查看与生殖器相关的词
你脸红了,我忽然把床头灯关闭
黑暗中你的呼吸我听到了
你在床上不敢接近你然后又打开
又置身光亮中,在河边柳树下纳凉
仲夏的风从水稻田传送它的清凉
月影在脚趾间晃动,乳白色的
树丛间,草虫鸣叫,猪獾攀折玉米
我们的亲人们团聚在月下
你母亲在三更又唤你回家
如何绕过她的目光来到你的闺房
村子惟一的高中生,我和你到田野
杀棉蛉虫小小的身体背着喷雾器
发现了棉花的香气当我与你在一起
后来我们离开村庄,当我归来
我们的村庄退隐到记忆中去了
你找到男人嫁掉了,你生儿育女
我看见你脸上的皱纹,你的母亲
她驼着背老眼昏花不知我是谁了
我的出生地和对你的记忆在一起
对异性的体验对美的感知因了你
你曾到我工作的校园去看我
绕个大弯到那里我正在晨读,你走后
我看见晨光中的露水,你是我青春的
一部分。我在你老去的身体里窥见
忧伤的爱,你总在村庄向我挥手
但你是源头,我在别的女人身上
体验你,我们谈及你
就像你在梦中可能见到我
通过爱回到你的身边,通过少女
回到你的身体,回到说话间
突然关掉灯开关的时刻
我们的故乡,远去的少年,个人情爱史
隐秘的早年的欲望:想和你睡在一起
而这已不可能。现在我躺在一个少女身旁
与她通过交流抵达月色中遥远的流塘口


《路过》

从沪蓉高速路穿过老家
铺满油菜花的田野,亲人隐在
春天的花木草丛间,你把头
探出大巴车窗,几秒钟
路过了水牛缓行的土路
几百年的河流与村落
你离开,却不停地返回
回到童年的老房子
是多么困难。酒宴上碰到
同乡老人收缩变小的身子
恍惚路过带有厢房的老屋
黄丝雀啄织精致的巢穴
在屋后桑树,一晃就消隐了
在外绕了一圈,你回来
瞬间路过同乡短促的青年
和无路可走的晚境
从潜江职业学校门牌前经过
在这里你度了十五年的光阴
仅有一次的青春
围墙外消失了的田园
你用了两分钟路过了
门前标语。铁栅栏前蹦跳的
两只麻雀。女儿的出生
和她奶奶的葬礼
住过多年的房子的外墙变暗了
早逝的曾经的同事列队走来
你有些紧张地路过他们
蹲在墙角的面影
转弯处,矩形的城南酒店
你像旅客,从窗户探头
观望小城的阴云,发现自己
真正离开了这里
档案提走。户口簿被注销
你用整整十五年完成的逃离
此时,几分钟就路过了
一辆快速列车正路过这座县城
路过而不停留,银色子弹头
穿过这里正在变坏的空气
一下路过了正在路过的你


《给女婿的谈话录》

你好,从茫茫人群我们
辨认出你,你来到我们的家
其实,我与你同一个身份
通过你,理解我的岳父
你也想想你父亲与你的外公
有一天,你可能会坐在我
现在的位置,与另一个相似
的身份说话。这样你会
理解什么叫家庭:无限和谐
又相反的组合。永不停止的
破坏与更新,如同我们的语言
——你得和一个与自己可能
完全无关的人生活在一起
了解彼此的不幸和忧愁
和她在一起,我不指望你
能爱她一辈子,可要有这意念
至少把她当成亲人。在你们相爱
一些年头后(爱是件困难的事)
慢慢体会你们是被命运绑在一起
可能的曲折或远离是自然的
它反而加强你们之间的关系
天作之合。这个古词要用一生
去体验去感受,天的安排聚合
你属于她从属于你,这是天性
本能的一部分。——我提醒你
不要使用家庭暴力,要把她
当成你们家庭的一员
她的名字将写进你们的家谱
和亲人的墓碑,这是无论如何
擦拭不去的。她是嫁到你们
家族去的。无论多么独立自主
你还是呼吸在一个民俗环境
你们与一个个家庭发生关系
你们把我们瓦解了你们获得了
你们的新家。——你喜爱着她
但与我对她的爱不同。无论如何
这一生你们和我们在一起
这是命运偶然的连结没有比这
更长久或短暂的连结



发表于 2015-11-27 16:30: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期推荐

总编推荐语:
    不隐瞒地说,我喜欢这样的诗歌,简单的开场白,直入主题的着笔,将寻常的心境借物寓景,寓景托情。工兵的诗技巧纯熟,语言狡黠,随心所欲,点到即止,写得洒脱,读得畅快。基于此感,特在本版推发。
人:梁文涛
责任编辑:郭红云
投稿邮箱:2087479504@qq.com
image002.jpg
工兵,男,1978年生,现居潜江。作品散见《诗参考》及《自行车》。

新的

新的号码,只有两个人知道
新的发型,根根向上
新的皮夹,使你看上去不再臃肿
新的裤子,发出沙沙的摩擦声
而新的皮鞋,则让你步履轻盈
下一步几乎就要
飞起来,脱离地面
身体内部的细胞水分充足
上下通畅
并将你的脸照亮
你从十字路口经过
听见内心的笑声
哦,神
好日子仿佛就在前面
就是眼前的
阳光、车辆和行人
每个物体
都呆在它们
应该呆的地方


镜像

嘿,兄弟
这些年,你始终
在半空中盘旋
潜江广州石首潜江再到北京
仿佛屁股后面有针
在刺着你

嘿,兄弟
这些年,我始终
坐在这里
椅子陷入地面,地面
变成了沼泽

而现在
冬天的阳光就在窗外
透过眼前的香烟
我突然想起你
两个迥然不同的人
衣衫褴褛
在镜子内外
发出了相同的笑声


我爱你,再见

结束了,一切平淡无奇。
场景、笑容、开始和结局。连对白
也像是在抄袭一部三流的言情剧。我们
谈论那些过去的事情,像谈论
天气,这些阳光,仿佛被水洗过,不像是冬天
应该有的。我们友好的说
再见,面带笑容,像两个初次见面
的人,以比平常稍快的步伐
下楼,一个向左,回家;一个向右,
去菜场买菜。那些想像中的激烈
冲突,并没有发生。我们已经长大
已经学会了控制自己,像一口高压锅
再多的爱、欲望、委屈
和伤害,我们也能统统把它
装进锅里。此刻,我突然想起了
8年前的正月初三,我们
坐在庙旁边的田埂上,很平淡地
谈着些什么。星星神奇地
升了上来,而夜幕
降临,像一个盖子。我们打着火把
从鲸鱼的肚子里钻出来,突然
面对一片更加宽阔的海面。而忧伤
仿佛来自地底,像一阵
泛着霉味的风。让我们热起来的
其实是我们自身的血。酒精
散发之后,我们必须裹紧衣服,去承受
比沸腾之前更冷的冷。



一张中年男人的脸
占据了画面的三分之二
他脸部的肌肉松弛
头发低低地趴在头上
五官平淡无奇
只有两只眼睛
是明亮的
像两颗蓝色的火焰
似乎随时准备着
要从整幅画灰褐色的背景里
挣脱出来

一个中年男人
仰着头
站在繁华的街道上
他周围的行人
和身后的商场
花花绿绿
清清楚楚
层次分明
忙碌而又安静
只有他的脸是扭曲的
灰褐色的
在整幅画金黄色的背景中
像一块突然塌陷下去的
指甲般大小的污点


   

在一个岔道口
我正斜倚在摩托车上
和几个人讲着话
一转身
我看见对面的
一棵梧桐树上
叶子在向下掉
树在轻轻的摇动
它右边的叶子
一片一片落下来
就像一双双看不见的手
在把它们轻轻地
摘下来一样
这是多么好的景致啊
我转过身,说
快把我的摄象机拿来
但我只是徒劳地
慌张了一下
摄象机还在家里
还很远
我转过身去
另一边的叶子
也开始向下掉了
一下两片
一下十片
一下二十片
一下一下
很快,树上就干净了
现在只剩下枝条
在风中摇来摇去


六根三个月前的烟

六根三个月前的烟
已经受潮
并排在黑色的小板凳上
被这些干净地
冬日下午的阳光
慢慢晒干
我坐在旁边
看着它们
和它们身上
缓慢移动的光线
一根一根地
将它们抽完

发表于 2015-12-10 16:29:21 | 显示全部楼层
神采飞扬 发表于 2015-11-2 07:43
最近在忙什么呢?

还不是在单位上班,没做什么了
发表于 2015-12-11 07:52:15 | 显示全部楼层
水云间 发表于 2015-12-10 16:29
还不是在单位上班,没做什么了

哦,有一段时间没看见你来了
发表于 2016-1-3 14:38:49 | 显示全部楼层
神采飞扬 发表于 2015-12-11 07:52
哦,有一段时间没看见你来了

哦是的啊
发表于 2016-1-4 08:03:21 | 显示全部楼层
水云间 发表于 2016-1-3 14:38
哦是的啊

那在忙些什么啊,呵呵
发表于 2017-5-11 08:55:17 | 显示全部楼层
地父 发表于 2015-6-12 10:03
好活动!老家的领导胸怀宽广,老家的人就是善良!大赞!问好各位朋友们!

很久不见了,问好地父先生
发表于 2017-5-11 08:56:14 | 显示全部楼层
潜江诗歌联展还在举办吗
发表于 2017-5-11 08:56:39 | 显示全部楼层
很久没在论坛看见潜江诗歌联展了
发表于 2017-5-12 15:41:17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继续发布
发表于 2017-7-12 08:34:21 | 显示全部楼层
沙滩海 发表于 2017-5-11 08:56
潜江诗歌联展还在举办吗

还在举办呢
发表于 2017-7-12 08:35:02 | 显示全部楼层
沙滩海 发表于 2017-5-11 08:56
很久没在论坛看见潜江诗歌联展了

没有人来更新了,再说大家都有微信了,很少来这里看了,微信要快多了
发表于 2017-7-12 08:35:42 | 显示全部楼层

吴兄好啊,一直在微信发布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