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关于潜江新闻网微信公众平台推出“潜江诗歌联展”的通告

[复制链接]
楼主: 梁文涛
发表于 2015-7-8 11:01:3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得潜江新闻网微信公众平台好啊
发表于 2015-7-8 11:02:02 | 显示全部楼层
可以多推出我们潜江的诗人
发表于 2015-7-8 11:02:33 | 显示全部楼层
让我们的潜江诗人在这里多发一些作品
发表于 2015-7-8 11:03:02 | 显示全部楼层
相信平台会越办越好的
发表于 2015-7-8 11:03:15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你们加油
发表于 2015-7-14 17:18: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古泉一树 于 2015-7-14 17:20 编辑

本期推荐

总编推荐语:
诗歌是摧毁语言的唯一利器,同时也是重塑语言的能工巧匠。杨义祥作品诗风练达,语词急促,思辨色彩浓郁。所展五首诗作以“山”为载体,寓心于景,直抒胸臆,句式陡峭,情感丰沛,自然景致知分晓,平凡事物见真章,特此推介。
主 持 人:梁文涛
责任编辑:郭红云
image002.jpg
杨义祥,笔名:雪峰,省作协会员,潜江市作协副主席,著有散文随笔集《咀嚼与守望》、诗集《谛听与倾诉》等三部,在全国大赛获奖三十余次。作品散见于《中国校园文学》、《诗歌报》、《诗选刊》、《散文诗》、《中国青年》、《长江文艺》等,另有四十余篇时评文章先后被“荆楚网”、“人民网”、“网易”、“中国社会科学网”、“国学网”、“国公网”、“国知网”、“兴华网”、“维普资讯网”等转载。


⊙回声

思想其实是一种过程
是一段由近及远的时空。就像
回声,在墙与墙之间
在山与山的间隙里……
在山顶,我仰望天空,感到了
遥远。目光,不能不疲惫
回望来路,我曾经留下的脚印
已为众多的来者,覆盖
那些我亲近过的树木、石头
我攀爬过的石阶、峰林。它们
离我越来越远,亦如
我曾经呼出的声音。此刻
在山壁与山壁间,回——旋。而我
只能,置身事外。就像云雾
在我眼前,时隐时现……
有时,我捧起一本过去的书
就不能不想起你的声音: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


⊙愿望

山岩如此高耸,将天空
逼仄。广阔的天空下,路
窄成了峡谷。我们在谷底穿行
阳光,打在背上,我们
如此渺小,却又光明正大
放眼望去——
更多矮小的植物
比如葛藤,比如没药,比如苇丛
在我们周身出没。这些
没有目标的植物们。有时候我想
它们,甚至比不上溪水
比不上水中的游鱼
在这幽深的峡谷中,它们孤单、寂寞
鸦雀无声。即便偶尔
游人的脚,踩痛了它们
这是怎样的孤独而无言呢?
一阵山风哗啦啦吹过
一群猕猴窜至头顶,它们
飞身腾跃着,不时回过头打量我们
似乎在说:这些可怜的人们——


⊙光明

一级一级的台阶
把我们送上山顶
接近光明的脚步,总是这样
被向往催促。这种感觉
有你在的时候,格外鲜明
你在我耳边说:
“一直朝前走,不要朝两边看!”


有时候,我在想
为什么要上山。正如
我们为什么要远行
答案似乎在遥远的——内心
又在我们清晰的掌中
我隐隐约约地知道
更多的时候
光明在山外。而我们
在山中,被冷杉环抱


此刻,群峰之上,阳光的手掌
一寸一寸掠过。光明的脸庞
如此鲜活,孩童一般。两只知了,在
忘情地吟唱。山风
把云朵吹来眼底,又拉回身后
我忽然发现:那是我们
下山的路。它仿佛不曾存在


⊙天堂

寺庙在香火中走来
佛的面容,像这午后的青山
宁静而安详。一柱一柱香火
一拨一拨人流
佛光普度,莲花绽放
幸福的人们,像
山腰间开放的野花
门前的银杏树,也披满灵光


这不是初一十五
也不是我熟悉的乡村小道
只有一样的祈祷声
打包着一样的心愿


我站在寺庙门前
遥望你手指的方向
一只白鹭从山脊间飞过
我无法看清它的翅膀
只有隐隐的青山让我记起
我心爱的女人远在水乡
那里或许是我,心中的天堂

⊙坚持

雨依然在下着,对于阳光
这,是一种坚持;
我们依然在爬着,对于山峰
这,是一种坚持;
云聚拢了又散开,对于游人
这,是不是一种坚持;
我们上了山又必须下山,对于平地
这,是不是一种坚持;
无论卵石有多少,溪水依旧要流去
这,是不是一种坚持;
阳光的光柱,刺透峰林和灌木
        打在山岩上
这,是不是一种坚持;
来来去去的游人,把你踩在脚下
        而山峰,依然耸立着
这,是不是一种坚持;
顶着不断落下的雨水,我们
        依然在行走。我们在雨水中
把“坚持”,烙在——石阶上



发表于 2015-7-27 17:26: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古泉一树 于 2015-7-27 17:27 编辑

本期推荐

总编推荐语:
偶读华之诗作似有相似之感,这可能与我早年漂泊有关,此情彼景,由远及近,情愁刻骨,怀乡意浓。本版展出作品娴熟自然,不露声色,没有雕琢之嫌,但含精工之意,借彼景而抒此情,着物点墨浓淡相宜。特此展出,以寄乡音。
主 持 人:梁文涛
责任编辑:郭红云

image002.jpg
杨华之,潜江人。诗作散见于《诗刊》、《诗选刊》、《北京文学》、《青年作家》、《绿风》、《人民文摘》、《南国博览》等国内期刊。曾获得安子2014中国十佳打工诗人奖等。《人物》杂志及《羊城晚报》记者做过专访。现暂居东莞。





风景


一条河流早已干枯多年
河床变成了牧场
石桥最初的内涵逐渐变异,更多时候
我喜欢从桥下走过
看青草托起的游牧风光
别有一番情趣
这次我看到的是蚂蚁样的人群
在远处拦河筑坝
不久一座人工湖将呈现于此
我说不上高兴还是
遗憾:牧人和羊群正纷纷撤离
湖心亭的雏形
像莲叶初展,一个真实的存在即将消隐
尽管这对整条河流的重生
于事无补
但对桥上一晃而过的人而言
他们会看到一晃而过的美丽瞬间




隐痛


半亩菜园也有隐痛。菜园偏西
一截树蔸长出,一蓬葱茏
菜园一角被覆盖。多少次砍了又长
斧头的挥动成为徒劳


一劳永逸的办法就是,挖
用锹。离树蔸要远,要深,要狠
这样才能将树蔸、树根,甚至根须
一并斩除


切不可图力省事,或者舍不得踩踏
几蔸白菜,几个萝卜。就像我
面对扎进右脚掌上的一根刺
怕疼,只拔出了一部分


另一部分藏在肉里。痛,总会钻出
时光的泥层,发出嫩芽,长出新枝




戏台


歪脖柳撑起的大伞依然茂盛。伞下是
经久的戏台。三星桥成为
天然的座椅。主角刘三狗,儿时的伙伴
如今我们互为陌生。他电光头
紧短裤。男人凸显的私处,让几个闲聊的女人
手中的十字绣乱了方寸
我路过。他旁若无人,继续他的花鼓调
螳螂拳。我看到时光重现的1979
刘三狗的父亲,模样儿比刘三狗还要俊
我像读一本天书挤在人群中
接受他浑段子的启蒙。那时我开裆裤,流鼻涕
时常,影子般尾随他
从村头到村尾,听他敲一片破锣
高喊:各家各户,鸡鸭小心——




在佛山


心中有佛,何须见山。在尘世
我感恩于小小的春光之美
比如,桂丹路35
房东的微笑,成为我一天最美的晨曦
她比一树灿烂的凤凰花
还让我迷恋,更胜过
金马酒店夜色下的霓虹
我单调的生活因她而踩出内在的韵律
早晨七点:起床、穿衣
到楼下的小摊买早点
上班后集中精力,偶尔玩笑
下班后作茧自缚:发呆、写字
或温一温久违的乡情:
如果我再一次躺在故乡怀里,会不会
想起此时的生活:
简单、自然、惬意
像窗外的一株木棉,沐岭南风雨
该红时红,该绿时绿






凤岗碉楼


远远地,看到它楼顶几棵枯萎的荒草
在秋风中无力摆动,我把它
比喻成一个垂暮的老人
可当我走近,看到斑驳的墙壁上
数不清的弹孔并没有因为
风雨的侵蚀而陷于无形
也许把它当成一个巨大的墓碑更为合适
我应该,焚香祭奠
那曾经被炮火轰开的豁口处
随着砖石重新填埋的
该有多少血性之魂。只要我愿意
随便从哪一个射击孔都可以
掏出一根白骨,它无名无姓,没有
哪怕是小小一朵鲜花插在楼底
在一只误入歧途的蝴蝶眼里
花团锦簇已成为街心公园的主题
它匆匆飞去,留下我
看着这孤单一隅的碉楼
不过是扎在凤岗大地上一枚生锈的铁钉




我不是过客,是归人


河水落了又涨。这应该是
一天中的第二次轮回
虹桥晚望,我还不愿离开
楼门上的匾额与
楼脚的夜来香,已遁入
一棵木棉撑起的暮色
消失的只是词语的碎片,真正的思想
仍旧是依稀可见的
楼顶的杂草和斑驳的石墙
“存在不以唯我自居”
这不是我的喃喃私语,这是
一块砖石敲击的回音
它顺从历史、文化、精神的滋养和呵护
吸纳来自四面八方的飞鸟
和小小的蝉鸣……我倾心于这
短暂一瞬:坐在楼前的老者
手摇蒲扇,镜片闪烁着清凉的微光
平生的境界与幸福
莫过于这样:在此悟道,在此赏滘
我从过客,变成归人



发表于 2015-7-29 17:53: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古泉一树 于 2015-7-29 18:03 编辑

本期推荐
总编推荐语:
    如果诗歌在秀夫的眼里是一座花园,那么他的每一首诗绝不是其中任何一朵花的本身,而是婆娑的花影,隐含忧郁及经久不息的香。本版展出作品诗意蜿蜒,柔美优雅,感时怀人,如梦似幻。其诗不唯技巧,生发于情,不跟风媚俗,自成一律,值得推崇。
主 持 人:梁文涛
责任编辑:郭红云
image002.jpg

秀夫,本名朱振雷,记者、编辑。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武汉市作家协会会员,武汉市作协诗歌创作专业委员会委员。为“江汉平原诗群”重要成员之一。上世纪80年代中晚期开始文学创作,至今已发表新闻、文学作品计300余万字,多次获得各类文学奖励,诗歌作品入选国内外多个选本。有诗集《风声之外》、《八面诗风》,人物传记《杜鸣心:大音希声》


所有雨意

今夜,让我把一切献给雨声
包括一枝守秘的雨伞
    踯躅在忧伤的江南
包括暮色湮没的小径
    以及青草,在小径之外疯长
包括润湿的花蕾
包括闻声隐退的月光
包括李后主芭蕉的伤感
    以及空气以及树林
    以及秋菊以及栅栏
自诗经的河流而下
滴入宋唐击节的歌声
滴入明清小令的怆然
直至今夜
甚至倾听甚至羽毛的飞翔


其实,今夜,我只想让你被雨声
淋也淋不着的名字,就这样一滴一哒
把沉默的黑夜,点燃


一不小心就坐在花丛之中

用一种臆断的方式,在春天抽空喘息的瞬间
一个孤单的人,就这样坐下了
窗外,雨声正抖落疲惫
眼前,一道河正熟睡在另一道河中


四周是,花朵花朵花朵花朵
中间是蕊,是手指绕过茶香的滋味
服服帖帖向心的一边倒去
然后长叹一声
前唐 ,或者所谓后宋


音乐如月光准时升起,花骨被清冽冽的风
拨动,被悬于十八层的檐铃
拨动,什么是物我两忘
长发三千的李白,躺在溪边
温玉满怀的柳下,坐于城廓
一只颤动兰花的眼睛,知道什么在地底下奔涌


而此刻 ,在我的手中
躺着另一只纤弱的手
像幸挨着福,像花瓣挨着骨朵
像一不挨着小心
轻轻倦握,疼痛的雨滴就开始
缓缓上升


这时候的花朵,你仔细看
株株都是涂了口红的玫瑰


暗恋桃花源

桃园之外,我省略了出墙的几朵
夜间多有是非,我在门口更怯于提及往事
只好沿着元曲的溪流,不停奔走
然后积劳成疾,一步一步接近清贫的三月


想不到的是,这一路奔波
让我省略了更多平平仄仄,还有莺莺的花鞋
在半路,一个书生截去了我的
前世姻缘


没有悲痛,只剩守望
在时间的东山,我日夜咳血
看似辽阔的归途,在雾霭中迟迟不开
可为什么,我依旧偏偏喜欢这样的句子
春风潜伏,一夜花开
那些招摇的花枝,在远方
一不小心就把串串暗香,伸进我的梦里


辗转反侧,翻身起床,学古人在月下焚诗
想你在来年的花蕊,幻化成狐
你说,桃花无罪
所谓孽缘,都是些季节背后的忧伤


别告诉我你不曾为秋风所动


昨夜梦见,草木丛生,在广袤的平原
你的香味风吹不散
夜间伺立城廓,更有月亮当灯,秋风啊秋风
像一首扶摇直上的歌谣
这一吹就是十年


我们耳语,恰恰是四周有许多不宜
你应该明了,是你让我喜欢上黑夜
喜欢上安静,这个最普通的词语
在黑暗的背后,打着一束光亮,经夜不熄
照着你柔软的花房


今年,秋雨的脚步缓慢,它迟迟不来
在婉转的季节背后
你的肌肤,早已胜雪
我约过你,要去临江楼上饮酒,那些伤人的液体
仿佛江山,一幕幕在眼前流过


独立寒秋,我看见一粒粒阳光飞舞
这些秋天散乱的物种,会在明年的某个时日发芽
现在,你静如处子
如同办过大事的社稷美人
可别轻启你的朱唇,然后告诉我
你从来不曾为秋风所动




玫瑰之烬

在火焰的顶端燃烧
越接近越慌乱越潦草,即使是在寒冬
一场大雪也无法,妥帖地覆盖一切
这些爱的灰烬
在情人的眼眸里,优美冰冷
如四季代谢的花瓣
仍在心底,翩翩空转


也许不该惊醒你,这样坦白的日子
把玫瑰放在手掌深处,即使
握出冰冷的温度
也握不住一种,倾倒不尽的美丽
你再鲜艳些,放荡些,直至拿走今夜
和水声一起
误入别人带刺的春天


什么都来不及了,即便我爱你
也阻止不了你突然降临的
熄灭,只一首诗的时间,你在我的窗外
盛开,为这个以玫瑰命名的节日
我耗尽气力,用整整一生的想象
为昨夜你的暧昧,守灵
这时候,满屋子的月光
已哭得一塌糊涂

发表于 2015-8-5 16:53: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古泉一树 于 2015-8-5 16:55 编辑

本期推荐

总编推荐语:
水流无常形,诗意无常态。诗词作者志丹未曾谋面,也不相识,以字谋面,以诗词识人。其诗词语言简洁明快,单刀直入。所展作品取材耳熟能详之景,极易落入俗套,一般诗者极少涉猎,但志丹写来不骄不躁,不浊不秽,如水之清澈见底,有鱼翔浅底、鸟啄晴空之感。特此推介。
image002.jpg
刘志丹,土家族。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会员、潜江市新闻工作者协会常务理事。喜欢文字与音乐,先后创作诗歌作品千余首,代表作《黄洋界》、《岳阳楼》散见于网络各大文学和诗歌版块,《爱一万次够不够》、《胭脂路》、《夜总会》等音乐作品传唱于全国各地KTV


井冈山

青春在院子里孤独
战火在岁月里无助
星星之火燎原在我们的国度


让子弹飞的速度
血溅出胸膛不哭
心中包裹着红色的仰慕


叹息止步、冲锋退出
谁把人民的苦难刻在心中
谁就在最后胜出




黄洋界

红米饭的温度
还没从体内温暖到体表
南瓜汤的味道
已经在心中扎根


许多苦涩
留存在时间的记忆里默许
许多光环从这里出发
用目光扫射那些远去的过往


日出、峰峦、云海、杜鹃
浇注成一幅美丽的画卷
离别的号角,在云雾之外隐隐作祟


从山下到山上,谁的队伍一路哀嚎
白云深处,胜利的枪声
回响在黄洋界




韶山

日月同辉,我在你深处
用心倾听红色的记忆
跌跌撞撞,我们一路
咏唱那首红色的歌谣


举头仰望,四周的晚霞
也开始雄伟起来
睁开双眼,布满瞳孔的
是日出映照和百花簇拥的韶山




花明楼

眼神到过的地方
就是心中永恒的纪念
一山一水一路一记忆
一花一草一木一黄昏


恋蝶的花,从这里出发
一步一步,依依不舍
恋花的蝶,随风起舞
一步一步,低头思故乡


日月长眠于故土,思念在风中放飞
逐渐退色的记忆,模糊了双眼
他乡的承诺,誓死也不会低下高贵的头颅
花的故乡,明月在楼上,他的故乡,泪水在眼中轻垂




岳阳楼

一千年,用时间丈量
每一寸都铭心刻骨
一万年,用文字记录
每一秒都刻骨铭心


爬虫的脚步,演化成历史
楼顶的风光,竟如此混浊
无心惊扰,熟睡在诗中的小乔
只想在梦中,奏一曲别时的离骚


轻声呼唤,有谁听到年轮撞击的声音
偶尔掠过的飞鸟,慢慢清醒
只为湖心那朵多情的浪花


洞庭湖畔,岳阳楼记
有文人墨客,有思念八百
长江水清,山色常绿
有飞鸟栖息,有渔舟唱晚
这是我们共同的家,我们美丽的乡土



发表于 2015-8-12 16:59: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古泉一树 于 2015-8-12 17:00 编辑

本期推荐


总编推荐语
对自然和生活场景的片段性撷取和描述是诗歌写作中尤其需要工于心计的一项艰辛劳动,诗人王宇深谙其道。从本版所展作品来看,其语言我行我素,看似随意,实则抓心。词句之间置换有序,细微之处刻画有节,返璞归真,诗意清新。基于此,特在本期推介展出。
主 持 人:梁文涛
责任编辑:郭红云
image002.jpg

王宇,潜江诗词楹联学会副会长、梅苑诗社社长,市作协副秘书长。常用网络名九万里风云、雪夜闻箫,从事文秘工作。在《长江丛刊》、《中华诗词》、《词刊》、《散文诗》、《对联》、《辽河》、《楚天都市报》、《东方烟草报》等发表诗歌、散文、评论等多篇,有作品入选《湖北网络文学精选》、《荆楚吟坛二十年》。


初冬,沿城东河漫步

沿岸的杉林
已然红透,飘散
霜寒入骨的岑寂
暮色未合,夕阳尚好,月在东升
有人垂钓,远处池塘
有鸟翔集
我们漫不经心
几缕暮光悄然淌入镜头
天地浑朴如钟,没人敲响
一丛芦苇,静静看着
动车呼啸而过

走在汉江边上

左边是流水,右边是滩田
江岸崩如绝壁
我小心翼翼
看岁月无声
一块块崩落

春日依旧和暖
滩田依旧葱绿
儿子点燃蓬蓬野草
和火光一起跳跃

长眠在田地的祖先
静静看着我们
就如我静静
看着他们一样

芦苇

就这样默对着我
吹箫的少年
什么也没说
箫声流淌的心事
绵绵若三千年的愁绪

月色微凉
孤鸿欲歇又去了
翅膀掠起粼粼冷波
隔一湾碧水
清露已湿少年的白衫

初次相见
还在秦国的水湄吧
春秋无尽的轮回
我的双眸盛满
无望的期盼

为何畏惧涉水呢
深水不过是一个疑阵
箫声消瘦你的容颜
隔一湾碧水
我的青丝已染秋霜

夜读《红楼梦》

这长夜是口深邃的古井
吞没了风声与虫唱
甚至连梦也迷失了方向
林黛玉幽幽的叹息
仿佛潇湘馆翠竹的清音
从发黄的书页飘过
钢筋水泥的丛林
有种寒意在我心头升腾
世相变幻云飞水逝
难道残缺是美的惟一宿命
听不到回答
窗外只有无言的空旷
半轮残月
满地白霜
以及沉入井底的
隐隐叹息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

晨露浸醒东风里的草色
一只灰喜鹊又叽叽喳喳
吵醒枣树细密的嫩芽
我站在树下,看太阳升起
阿黄舔我垂下的右手
轻轻摇着短了一截的尾巴
九奶奶唤鸡的声音
慢慢拉长了一天的日子
牧笛悠扬,白帆一片
总干渠一九八零年的清波
跳跃着我幻想的音符
悄然流向它没有预料到的未来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
在没有九万里风云
人们叫我虹伢子的时光
在正月十五凌晨两点
在梦中,不在网上

杨花似雪

在宋场,无所不在的杨花
穿越关五野味馆重油炒过的空气
“双扣”的喧闹还有呆坐的我
杨花似雪雪似杨花
足以触痛一些朦胧的回忆
我掏出手机
试图将杨花与雪花转换
最好还加一个生动的人
还原一幅风摇漫絮的风景
转回五年
我会在随身携带的本子上写下
杨花,正从东坡的词里翩翩飞出之类的句子
嘲笑想象和抒情的年代
手写笔已系不住这古典的意象
我只能阿Q式的掩饰自己的失落
而杨花并不理解我的心情
我一回头 眼中的片片飞絮
消失在西荆河的干涸里



发表于 2015-8-18 16:48: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期推荐

  总编推荐语:
  诗歌是个人化风格的创作,即个性创作。理科作品深厚稳重,柔韧兼具,诗技诗意日臻娴熟。本版所展作品描物叙事,雕细琢微;写人着景,闲庭信步。只有当一个诗者以纯粹之心融入诗境之时,才真正意味着他已贴近了诗歌的本质。有感于此,特此推送。
  主 持 人:梁文涛
  责任编辑:郭红云
  投稿邮箱:2087479504@qq.com
image001.png

  魏理科,网名“大头鸭鸭”,2003年初进入网络论坛写诗,同年创办并主持“新汉诗”论坛,与同仁合办《新汉诗》民刊。迄今已在网络发布诗歌逾500首,是网络诗人的代表之一。2013年成为湖北省作协文学院签约作家,在公开刊物发表作品近40万字,已出版十年诗选《一个后湖农场的姑娘》。

  《大雪和乌鸦》
  把道路埋掉
  掩盖住事物的真相
  一场大雪
  却无法把乌鸦变白

  风将它越吹越冷
  更像一块铁

  一只乌鸦
  在世界洁白的脸上
  留下污点

  它仿佛是故意的

  《远方的母豹》
  母豹在远方
  流出汁液
  虽然远方太远
  但我肯定:有一只
  母豹,蹲在远方
  斑纹迷人,和你一样
  有苏醒的乳头
  和不可预知的
  生殖力

  《一个后湖农场的姑娘》
  巴士进入后湖农场时
  一个姑娘上了车
  坐在我前排左边的座位上
  她十八九岁的样子
  皮肤偏黑
  穿暗红的T恤衫
  半截裤和塑料凉鞋
  圆脸、圆手臂
  肩膀也是圆的
  乳房坚实
  个子不高,不胖
  却显得壮硕
  过早的劳动
  把她催熟
  已经适合生育
  和哺乳
  这个大地的女儿
  眼望车的前方,有时
  也扭头看下我
  可能是感觉到了
  我一直在后面看她

  《让我飘荡》
  从自己的身体上
  起飞
  雨水打湿一地菜花
  叼着烟卷的行人
  他们的左边是铝锭厂
  更黑的呼吸
  请给我片刻的虚脱
  像柳絮把睡梦枕在风中
  只有皮毛地飘荡
  忘了胃和胸膛
  里的刀子
  湖泊、平原、春天
  我越过那些
  爱人的头顶
  在她们的心窝
  遗留下小小的空洞
  月光一落千丈
  我要把头埋进
  你的双乳
  我的喉咙干涩
  眼泪旋转、向内
  因为你的不存在
  我将飘向更远的他乡

  《五月》
  菜籽熟了豌豆熟了
  东荆河畔
  泥土黝黑的躯体
  被犁铧再一次翻开

  我在键盘上写诗
  一个自虐者
  把手里的刀子
  戳向身体的痛处

  五月的风啊
  热哄哄地
  把大地上的麦芒
  吹进我的血液

  《一起去看长江水》
  泡在浑浊江水里的人
  显然不是为了洗涤
  石阶上,那么多人坐着
  也不是为了围观
  从江面上吹来的风
  有湿润的气息
  飘荡在我们的谈话中
  江边的合欢树下
  你说起心里正迷恋的那个男人
  又能怎样呢?
  爱其实是悲伤和无力的
  火车轰隆隆地从头顶开过
  谁知道它将奔向哪儿
  生活也许另有出路
  呈现在它销声匿迹的地方
  你伸出手,那么小的小手
  曾经把自己掏空
  为了拯救一首诗
  常常忘了拯救我们自己
  “我好看吗?”
  在公交车的最后一排
  窗外的市井声与马达声
  差点吞没了它
发表于 2015-8-19 08:29:12 | 显示全部楼层
又推荐了啊,学习了
发表于 2015-8-24 15:35:13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是老家人心胸开阔!
发表于 2015-8-30 10:38:2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东西,大家欣赏
发表于 2015-9-2 08:31: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古泉一树 于 2015-9-2 08:37 编辑

本期推荐

总编推荐语:
初识小桥诗篇来自于本市《雷雨文学》,首首微小,却字字珠玑。本期所展诗作真诚质朴,清新宜人,语言皎洁,意蕴深邃,回味绵长。饮生活甘泉以为甜,炼人生点滴以为思。特此推发!
人:梁文涛
责任编辑:郭红云
投稿邮箱:2087479504@qq.com

image001.png
李芬,网名小桥,毕业于浙江工业大学建筑专业,祖籍湖北应城,现居潜江。诗歌作品散见于网络及部分期刊。


远行
远行
只是因为
无法支配自己的精神
便把希望寄托在身体和行动上
远行
只是为了让躯体与灵魂
进行分离

路口
我一次又一次
一个人站在路口
不知道向南还是向北
不知道前行还是停滞
我不喜欢
这样子的孤独
就算走错了
也没有人叫你回头


写诗
写诗也许就是
把一颗颗赤裸裸的心
用文字包装起来
然后
再把包装好的心
一点一点的掏出来
赤裸裸的
丢落一地

写字与睡觉
又想睡觉
又想写字
于是写着写着
睡着了

忽然醒来
没了瞌睡
也不想写字

女人的爱情
女人的爱情
如男人的香烟
点燃
便在烟雾飘渺中
自我陶醉
灭了
余韵犹在
空留一地尘埃
香烟有毒
总在吸与戒的
边缘徘徊  反复


男人的爱情
男人的爱情
如女人的月经
来了
在细水长流之后
是波涛汹涌
去了
干干净净
不留半点痕迹
经历了痛
仍翘首下一次
潮红的来临
直到
年华逝去
经血干涸

发呆
我的心常常冰凉
它影响到我的四肢僵硬
言语笨拙
于是我会一动不动
呆坐很久

小说
我想写一部小说
前半部分是纪实
后半部分为杜撰
这样子的小说
才能让人读到美好

病了
我想我是真的病了
不是感冒  高烧
只是有一些事物
坚硬如铁
我无法消化

鸟儿说
鸟儿说早上好
鸟儿说你看那晨曦微醒  
万物已朝阳
鸟儿说美好的清晨宜祈祷
宜感恩  宜行动  
不宜
做梦
鸟儿说你安心的打坐
今天和昨天一样
我的歌声也一样

影子
阳光下
我陪着我的影子前行
小心翼翼
害怕阳光忽然消失
害怕踏进阴暗之地
害怕弄丢了她
我唯一的伴

照片
鸽子说需要一张照片
我在相册里翻了许久
那么多的照片
灿烂的 妖娆的
稚嫩的…
我问鸽子:
几年前的照片
可以吗?

厌烦                                            
我已经开始厌烦
就像这落雨的天气
第一天
它净化了空气
第二天
它滋润了万物
第三天
我用烟雨蒙蒙捕捉它的美丽
第四天
我需要阳光晒晒
我日渐发霉的躯壳
第五天
我需要大雪冰冻
我不听话不温柔的神经

我已经开始厌烦
就像一份曾经的工作
我努力寻求并获得
我不断的表现自己
我付出的努力
只是让我得以适应活下去的某种方式
适应并厌烦

我已经开始厌烦
春雨催生着一切罪恶的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