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关于潜江新闻网微信公众平台推出“潜江诗歌联展”的通告

[复制链接]
楼主: 梁文涛
发表于 2015-6-12 17:10:5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老家也是潜江的
发表于 2015-6-12 17:11:1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喜欢老家的人,呵呵
发表于 2015-6-15 10:42:36 | 显示全部楼层
名字好熟悉,就是一下子想不起来了
发表于 2015-6-18 11:14:54 | 显示全部楼层
水云间 发表于 2015-6-12 17:10
我老家也是潜江的

你老家是潜江人,那你现在不在潜江吗?
发表于 2015-6-18 11:15:18 |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没更新了啊
发表于 2015-6-25 08:35: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古泉一树 于 2015-7-2 08:59 编辑

本期推荐

总编推荐语:
杨汉年诗歌厚重、饱满,言词朴拙,意象简明,具有很强的穿透力。本次推荐的五首诗作均有可点之处,生活诗歌化,诗歌生活化,能够将日常琐事“唠叨”成诗、升华为美,足见作者有很强的生活观察和语言置换能力,其诗读后有心同其境、身处其中之感。
主 持 人:梁文涛
责任编辑:郭红云
image002.jpg
杨汉年 六十年代出生,八十年代学习写诗至今。有作品在《诗刊》、《青年文学》、《长江文艺》、《诗林》、《诗歌报月刊》、《中国诗歌》、《汉诗》、《新诗想》等刊物发表,部分作品收入国内多种诗歌选本。




《一本儿童读物》


说内心话,我从来没读完过
唐朝那些著名的诗
三百首,是个天文数字
要是每熟记一首
奖励一块钱
也许我从小就做到了
这本最佳的儿童纸质读物
本该放在小学生的书包
每一页都有扇自动敞开的窗口
从那里可以看到一个长着翅膀的天地
说话,书写,吟咏
植入感知的某个器官
你才会自由地飞翔
这是一个汉语诗人的必经之路
可遗憾的事情发生了---
现在,它放在我从不上锁的抽屉里
每天用来夹放货款,收据和账单
繁琐的磨损
我的头发越来越少
这本由远方出版社出版的儿童读物
也难逃厄运,同样快要掉光羽毛




《鸟人》


气温突然变冷
走亲访友的人们今天少得可怜
难道是眼前这群不速之客:麻雀
施了魔法
它们不是快闪族
只是来我家露天购物场所寻找
免费的果腹之物
它们无意凑热闹
人多的地方
你很难见到它们的身影
它们空降在这,也极有可能是
为了即兴举办一场
不需要门票
小型的诗歌朗诵会
它们叽叽喳喳
构成一幅非常有趣的画面
当我下意识走近
它们全散了
好像不欢迎我这个只知道挣钱养命
总是将翅膀藏起来的鸟人





《经验论》


到了吃午饭的时间
几个中年男人再次来到小店
买一种新上市
只有农民才会喝的促销酒


付款之前他们叫嚷着
先拎开瓶塞
里面有一份大小不等的惊喜
一个打火机
或是一瓶125毫升同等酒的礼物
有时也会空欢喜一场


有人抢着去柜台拿酒
打开瓶塞中的纸条
被人打趣,猛然呛了一口
“你昨晚肯定又做坏事了”
打开的奖券上写着:
“谢谢品尝”
他们开玩笑地把坏手气
一概归咎于对女人过多的爱

这样的酒自我成人以来
就开始想喝
直到酒瓶见底了
我才会从瓶塞中取出纸条
因为上面同样写着:祝君下次中奖




《父亲的玩具》


前些天他又收了一张百元假钞
被母亲骂得狗血淋头
(这种事情,每年都会发生)
不是他老了,是他过于相信自己的指甲
他是反复刮了那张钞票上领袖的衣领
那凹凸的手感不会骗他
可那地方只占钞票靠右边的一半
还有一半,银行并不接受
因为那是被人移花接木,用另外的彩纸
在那根金线处拼凑而成


气得他血压又高了
但还是得吃药
一百元
够他喝一壶了
这个有点颓废的老头
终于下了血本
花几百元买回一台点验钞机
不断调试,摆弄
继续在店里坐镇


像有关执法部门在钓鱼,
只是至今还没有一条上钩
这几天觉也少睡
麻将也少打了
没有顾客时
他就把抽屉里的钞票
一张张,一摞摞,拿出来
反复喂给这台会说话的人民币检验仪
到了吃饭的时间,我们喊他
他独自玩得正起劲
竟然充耳不闻



《泡泡水》

雨持续下着
浇灭了顾客消费的欲望
它的泡泡水过于平淡,夯实
难以飞起来
装在低沉的云层里
被风吹着,了无情趣
在我的店里,有肥皂粉
加上一点现成的食盐
泡泡吹起来肯定又多又大
没有松香和甘油
但有茶叶,吹起来不会轻易破裂
要是追求定型的质感
有广西产的砂糖
和老年人爱喝的蜂蜜
搅拌一勺维生素E
会显得更魔幻
加多了,说不定我会追着那些飘渺的东西
弃门而去
为了丰富品种
文具之一的蓝墨水也卖
添上一笔在天空里
那样也挺漂亮
如同一首吸人眼球的诗
只不过,那不会是我
这个已经老大不小的人
经常所吹的


发表于 2015-6-30 08:32:28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道第七期推出的是谁?
发表于 2015-6-30 08:32:45 | 显示全部楼层
潜江诗人太多
发表于 2015-6-30 08:33:10 | 显示全部楼层
潜江是诗歌强市
发表于 2015-6-30 17:13:28 | 显示全部楼层
神采飞扬 发表于 2015-6-18 11:14
你老家是潜江人,那你现在不在潜江吗?

嗯,我现在不在潜江了
发表于 2015-7-1 08:14:22 | 显示全部楼层
水云间 发表于 2015-6-30 17:13
嗯,我现在不在潜江了

哦,你又出去了啊
发表于 2015-7-2 09:02: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古泉一树 于 2015-7-6 11:07 编辑

本期推荐

总编推荐语:
龚纯的诗典雅、精致,吟则放任恣肆,收则缠绵迂回,本次展出作品均可见一斑。其诗歌语言突兀,抒情性浓郁,有古朴之风及婉约之韵,时空转换,意象叠加,诗风独树一帜,值得品味。
主 持 人:梁文涛
责任编辑:郭红云
image001.jpg
龚纯,网名:湖北青蛙,潜江人。暂住上海,谋生和写诗。作品散见网络和少量期刊。



回乡


列车飞驰,阳光渐渐加强
……我的心在轰鸣。山脉沉静。


山色一览无余:这中央的山峰尤其美丽,大白天
它宁静而多云。


那车窗外平整的土地,被阳光照耀的草木
这时候,已经黄得可以。


它们既不是祖国,又非故园,就好好地放在那儿吧
我最不能放下的,是刻不容缓的郢楚情思。

阳光几万里,经过几个省,现在进入亲爱的湖北
亲爱的潜江。风景和往事一一敞开。


有条河流已经朝我流来,长江汉江和她们永不停息的支流
在我亲爱的家乡,和我一样,在我朝思暮想的土地


深深地行走。





潜江竹枝词


早前这里是一片藕塘,坡岸上站着一排
观看同学的水杉。水杉。


如今万家宝已然逝去,有些人还有纪念之意
而臆造梅园与,故居。故居。


在其故居,我们说到我们的繁漪。看月亮时
月亮变成了悄悄升起的四凤。四凤。


我们制造了那场必然的相遇。相遇
孤独发热,寂寞变冷,感情在可爱的祖国大地上升温。


喜悦与,领悟。匆忙与,紧张
哀伤与,体力下降。这里坐着风光无限的人民。


这里坐着夕阳西沉后的戏剧。火车上方
跟着向南飞的燕子。燕子。属于我们的幕布缓缓拉开:


月亮重新出来。水杉没有意识,夜色这么深
如何摇晃我们的同志。同志。





潜江有那么多的现代诗人

一个几乎完全不愿穿衣物的夏日,青蛙,土客蚂
田鸡,武汉蹦蹦,外国牛蛙,癞蛤蟆
到来湖北潜江乡下。

文涛、昌鹏、龚纯,还有小公务员王斌
聚在一起喝酒,桌子上摆满各种不动的动物
我们一边吃肉一边念叨那些不在桌子边上的人,好像他们没有饭吃没有酒喝一样。

我们的穷杜甫去世前刚刚吃过一碗牛肉倒入胃里一杯酒
我们念李白的好,也念同乡、朋友的好
写诗给黄明山,鲁西西,柳宗宣,宇龙,沉河,郭红云,大头鸭鸭,杨汉年,秀夫,彭家洪,韩宗渭,贺华中,柴安平,唐本年,雪鹰,黍不语不寒碜人。

我想跳上桌子打电话给鲁西西说我喜欢你
和你的诗句。
我喜欢你,多一个人喜欢就像杜甫念叨李白李白不念叨杜甫一样也没什么关系。

潜江的这群写诗的人,非同寻常地老去
但还在折腾。
而后起之秀归于李昌鹏、黍不语。

潜江永远不会为属于她的诗人再建像万家宝同学占据那样大的一座园子(成都也是)
也不会再在森林公园建筑一座著名的坟墓
图书馆里也不会给我们留下位置。

这是多么大的一块地方呀,一百万人口
有二十余人写诗。
有的人遭遇恶运早死,有的人拼老命活着寻章觅句。

当宴席散了,一群人走个干净
甚至离开生养他的土地
──凡是动物都是可以驱赶宰杀,他们的骨头经不起口腹之虞的催逼岁月的敲打。

只有诗句经得住反复磨砺,念诵之人有如口含珠玉
当我从浣花溪中爬起
穿上衣物,重新想起了我那帮散落天涯的写诗的姐妹兄弟。





春夜听雨,给西辞


新芽细腻,像一本尚未出版的诗集,春雨
在读它。
好像一场注定没有好结果的爱情引发一本诗集
春雨在无可救药地读它。
好像团体分裂,变成各走各路的雨滴,洒在时日无多的纪念
馆屋顶。
在浩瀚的檐雨下,惠特曼接管了他自己
美洲大陆的感情--
“从这一刻起,彻底和永远放弃这种狂热、起伏、无用
无尊严的追求”。
我接近我的诗人歌手西辞,支持他那伟大的,孤独的
使友情破裂的主义。我们上了这辆
物换星移的
救护车。
可以听到被救的春雨,正重新寻找它的人民,在茫茫的夜里
读着静悄悄的诗句。
有人在我的内心呼喊着:龚纯!在这里
在时下,一首静悄悄的诗
帮不了你。
在油菜花的晚年,我不再像以往那样
需要被理解。





在兴福寺
          ——与风的使者、小雅闲游并坐至兴福寺黄昏


枫香树稳坐在寺院里
有一句没一句地落着叶子


空心潭早已被开元进士看过
秋风在水上写草书


碑文上,如何辨识来去无踪的米芾
移步至池边,对睡意绵绵的白莲指指点点


浮身而出的小乌龟,也有千岁忧吧
得道的高僧睡在竹林,皆已解脱


我身上还有令人厌恶的欲望
我身上,还有盛年不再的伪装


此生毫无意义,偏爱南方庭院,小径
此生偶有奇遇,穿过不同命名的门楣


岁月望远,虞山十里南北两坡各有数百著名坟茔
落木萧萧,使长此以往的天空缓慢看见乌黑的鸟类


两三点雨,落得有甚纪念之意?
黄昏把我们放在它味道越来越浓毋须照料的笼子里


发表于 2015-7-4 10:36:23 | 显示全部楼层
又推出了一位大诗人
发表于 2015-7-4 10:36:3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好象是第7个了吧
发表于 2015-7-4 10:36:55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学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