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偏锋客每日评论:对威胁恐吓举报者也要严查

[复制链接]
查看: 1194|回复: 0
发表于 2014-12-16 17:02: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2月15日《新京报》消息说,湖南省新邵县基层纪检委员杨斐,由于频遭电话恐吓,已穿防弹衣一个多月。杨斐称,由于在网络上实名发言,针对举报建设工程质量监督站的网帖发表看法,1112,其接到两个匿名恐吓电话,称要“搞死你”。
        中纪委《关于保护检举、控告人的规定》中明确指出,信访举报是纪检监察机关获取信息和案件线索的重要来源,是社会公众对党员干部、行政监察对象进行监督的重要渠道,是人民群众参与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的重要形式。人民群众是反腐败的力量源泉。因进行检举、控告、申诉,其合法权利受到威胁或侵害时,有权要求受理机关给予保护。
       杨斐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基层纪检委员,是新邵县建设工程质量监督站副站长。他所举报的对象也只是他的直接上司——该站站长,一个小小的“芝麻官”,或许连芝麻官也算不上。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基层“小官”被下属举报后,举报者却不得不穿上防弹衣防止身体受到伤害,这样的现象显然值得我们深思。
        扬言要报复举报者的人,尽管躲在见不得人的暗处,但明显是因为“事出有因”,不管是什么人在充当马前卒,这个人一定与被举报者有着这样那样的关联。是被举报者直接授意,还是被举报者给以了什么暗示,这是应该引起我们关注的背景之一。背景之二就是这样的马前卒为什么愿意充当威胁者的角色,这样的马前卒和被举报者之间又是什么样的利益和厉害关系?是金钱的买通还是共同利益的分赃者、享受者,这都是需要考证的问题。
         现在,我们有一个需要共同强化的认识问题,就是对于这样的威胁和恐吓者,我们究竟该采取什么样的态度?这是一个规范组织建设强化依法行政的顶层设计问题。以往我们遇到类似的事件,要么是举报者在威胁面前偃旗息鼓,要么是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打击报复甚至人身伤害。这样的时刻,我们的组织保障在哪里?我们的制度保证在哪里?我们对威胁者的查出手段和法律依据在哪里?
        有时候,我们一旦遇到某个地方和场所受到了恐怖分子的威胁,扬言要在或者已经在某个角落安放了危险物品,为了不让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受到损害,我们立即启动各种预案进行有效处置,将危险降低到最低的程度。这样做肯定是正确的,也是必须的。可为什么当我们的举报者受到威胁时,我们却的制度建设却显得软弱乏力,我们的反应显得迟缓和迟钝呢?举报者只要言之有理,言之有据,因为他们的举报,就可能让一名或者多名贪腐分子受到法律的严惩。在依法治国的今天,这样的社会效益是巨大的,给社会带来的正能量也是巨大的。可为什么我们不能在制度建设中强化对举报者的有效保护,对威胁者进行及时的、有效的查出呢?无论是出于对举报者的个人保护还是对党的事业的健康发展的呵护,对威胁恐吓举报者的当事者,都应该进行严查严处。
        如果是一桩命案,办案人员可以从任何一个细小的细节中找到突破的线索,就是挖地三尺也要找出真正的凶手。可对于线索十分明显的威胁者,我们却没有进行严厉的有效的查证和查出,这显然是在助长威胁报复者的嚣张气焰。“因进行检举、控告、申诉,其合法权利受到威胁或侵害时,有权要求受理机关给予保护”,问题是,一般的受理机关是党委和纪委等部门,这些职能部门的手段所限,怎么能有效保护一个即将受到暴力威胁的当事者的人生安全?也就是说,可能发生的是刑事案件,我们却要求一个并不具备处置条件和能力的部门去保护,这也是我们的制度设计需要改革的关键。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