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过年习俗之——上灯

[复制链接]
查看: 1449|回复: 18
发表于 2014-1-24 17:16: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湖北雪峰 于 2014-1-24 17:19 编辑

上    灯

    三十的火,十五的灯。
    除夕的团圆饭吃过,父亲便老话重提。我和弟弟们便熟练地拿起父亲早已准备好的蜡烛、纸筒、鞭炮和粗纸,再折一把麻梗棍,亦或还背上一把铁锹,随着父亲上灯去。年幼的儿子和侄儿也吵着要跟去。一来是人多热闹,二来小孩子似乎对野外荒郊更有一种好奇感。这个时候,只要不是雨雪交加,家里的长辈一般是不会阻拦的。而且,每每更愿意背着或托着他们一道去。
    上灯的路线一般有个不成名的规矩,即去的时候走村子门口,回来的时候走野外。这种习俗是什么时候冒出来的,我说不清。似乎小的时候,村里并没有这个做法。后来从父辈们嘴里知道,这本是祖先们遗传下来的规矩,只不过“文化革命”把这些习俗当成“四旧”给“革”除了。分田到户的政策回来后,“上灯”之类的传统也一道“搭车”回来了。
团圆,团圆,活着的儿孙们团聚了,正好借机去看看已经睡去的祖先,一者告诉他们,后辈们很平安,并且没有忘记他们;再者让他们看看,他们传下的这一脉香火有多旺。儿孙满堂,全赖祖先们保佑。人间灯火通明,阴间也应该有个烛光晚会。不管先去的还是后去的先辈,一起出来活动活动筋骨,分享分享快乐,摸一摸孙子辈的手,亲一亲重孙辈的脸。也原谅后辈们平时因忙碌而造成的冷落。农活多了,顾不上看望,过年了,聚一聚,转一转,顺伴回家看一看,看看多了哪些新面孔,添了哪些新花样。
    我们弟兄四人,加上堂弟,还有儿子、侄儿在父亲和二叔的带领下,颇有几分浩浩荡荡。父亲一般走在后面,得意地反剪了双手,面对蹦跳着涌上前去的孙子和我们,就象是驱赶着他唤养的羊群,特别是群羊中有了两个在村子里出类拔萃的“头羊”,他便掩饰不住内心的自豪,仿佛这上灯是去赶集,是向村人展示这一般他和母亲的得意作品,也仿佛是给先祖们报喜:瞧!我给你们送来了,这是你们的作品的作品。
    黄师傅,走得热闹啊!是的,是的。义祥啊,一家人都回来了?劳您关心,都回来了。我们不时地与人错过,便不停地与人招呼。寒冷早已被暖融融的问候挤得躲到屋后或者巷子里去了。
    许是一年未能光顾的缘故,坟堆上面大都长满了枯黄的茅草,象祖先们花白了的毛发,毛发在寒风中摇摆,那是祖先们在招呼、在展露笑容。毕竟,又是一年团圆日。
    该给祖先们理个发了,屋子也该修整修整。于是,野火燃起来,噼噼剥剥中,祖先们旧貌换新颜了;于是,铁锹挖起来,吭哧吭哧中,破漏的房子补修好了。我似乎看见,祖先们在火焰中舞蹈、幻化,越来越远,消逝成一束黄黄的烛火,消逝成一声微弱的召唤,那生命的汁液焚膏继晷,不肯熄灭。火光中,孙子辈和重孙辈的后代们像坟堆旁田地里面的麦苗,一茬黄了,一茬又绿,生生不息。
    忽然想到,当后来者的队伍越来越壮大的时候,我们自己就该从“传动带”上下岗,加入祖先的“行列”中去了。先祖们会以怎样的心态接纳我们呢?记起了一次儿子对我说过的话:爸爸,要是我快点长大了,你也还是现在的样子,那就好了。为什么呢?我长大了,没人可以欺负我,你还是这样,继续给我讲故事。那,你的后代呢?哦,我知道了,我长大了,你就会老,我的后代长大了,我也会老,人类就是这样一代一代往下传的。
    确实,花开花谢,日落日起,天地轮回中,谁能说得准,那一茬又一茬的新绿,不是一代又一代的先祖们转世的呢?生命化作了泥土,泥土又孕育了生命。来来去去的舞台上,有的只是匆匆的过客。为了每一程的路都走好,所以“灯”需要长点。
    就在我们“上灯”的同时,远远近近的坟地上,一拨又一拨的人流穿梭着,在硫磺硝烟的香味里,蓝色的烟雾加深了暮霭,而一盏又一盏纸笼的烛灯愈加明亮起来,远远望去,就象天上的街市。
    夜深了,农家屋子里的电灯同原野上的烛灯交相辉映,于是,两个世界有了一个交流的话题。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4-1-24 17:32:41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多年前的一篇旧作。今天读起来有些愁肠百结,二叔和父亲都已先后故去多年,虽然时间冲淡了我们内心的伤痛,但对人生的感佩却不曾改变,就像文中所说“来来去去的舞台上,有的只是匆匆的过客。”当我自己变成“过客”的时候,我能坦然么?
   本来过大年不应该说这的,但毋庸置疑,这也是一种温情。
发表于 2014-1-24 20:02:05 | 显示全部楼层
前传后教。
发表于 2014-1-24 20:04:24 | 显示全部楼层
感受到杨老师对先人的怀念之情。文中流露出的伤感、释怀、豁达的情绪打动了我。问好!
发表于 2014-1-24 20:56:40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祥哥带来的这一篇情感力作。过年的习俗太多了:办年货,扫堂尘,贴春联,上灯祭祖,吃团年饭,守岁(现在变成打麻将或看春节联欢晚会),放鞭炮除旧,缺一不可。祥哥的上灯写出了另一种年味,也不乏诗意与人生哲理,所以精华共赏。
发表于 2014-1-24 21:32:46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这过年的习俗之一,就在想,再怎么改变,总不该把这上灯的习俗也给改掉了吧?
发表于 2014-1-24 21:34:59 | 显示全部楼层
湖北雪峰 发表于 2014-1-24 17:32
十多年前的一篇旧作。今天读起来有些愁肠百结,二叔和父亲都已先后故去多年,虽然时间冲淡了我们内心的 ...

也许正是到了过年的时候,我们才有机会重温一下旧情,平日里忙于生计,都难得想起这些。
发表于 2014-1-25 17:19:43 | 显示全部楼层
祭祖,是祖宗遗留下来的规矩,意在不忘祖宗。除夕的团圆饭吃过后给祖宗上灯,这是我出嫁之前每年必做的有年味的事情之一。
发表于 2014-1-25 17:35:11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地轮回,犹如坟堆旁田地里面的麦苗,一茬黄了,一茬又绿,生生不息。
杨校长的上灯有着很深刻的人生哲理,特别欣赏!
发表于 2014-1-25 17:36:39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感谢杨校长百忙之中抽空来支持这次活动!
发表于 2014-1-27 20:55:13 | 显示全部楼层
兵斌有你 发表于 2014-1-24 20:04
感受到杨老师对先人的怀念之情。文中流露出的伤感、释怀、豁达的情绪打动了我。问好!

“文中流露出的伤感、释怀、豁达的情绪打动了我。问好!”你总结得很全,谢谢兵斌
发表于 2014-1-27 20:57:16 | 显示全部楼层
梅花朵朵香 发表于 2014-1-24 20:56
感谢祥哥带来的这一篇情感力作。过年的习俗太多了:办年货,扫堂尘,贴春联,上灯祭祖,吃团年饭,守岁(现 ...

朵朵在哪团聚呢?有你的地方不会少了欢乐的!提前祝福了!
发表于 2014-1-27 21:00:58 | 显示全部楼层
湖北雪峰 发表于 2014-1-27 20:57
朵朵在哪团聚呢?有你的地方不会少了欢乐的!提前祝福了!

谢谢祥哥的祝福!此时还在张金,二十九的下午回潜江,三十在潜江团年呢。初五回张金。
发表于 2014-1-27 21:02:05 | 显示全部楼层
丁香结 发表于 2014-1-24 21:32
看到这过年的习俗之一,就在想,再怎么改变,总不该把这上灯的习俗也给改掉了吧?

“再怎么改变,总不该把这上灯的习俗也给改掉了吧?”习俗是传统文化的一部分,很多还是非物质文化,可是,现实很遗憾,许多习俗正在与我们渐行渐远。独特文化的消失就是这个民族淹没的开始。
发表于 2014-1-27 21:11:54 | 显示全部楼层
醉月儿(梅子) 发表于 2014-1-25 17:35
天地轮回,犹如坟堆旁田地里面的麦苗,一茬黄了,一茬又绿,生生不息。
杨校长的上灯有着很深刻的人生哲理 ...

“天地轮回,犹如坟堆旁田地里面的麦苗,一茬黄了,一茬又绿,生生不息。“张若虚的”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也有同样的感悟。虽然亲人的远离令我们感伤,但对于自然规律我们却必须坦然。从物质不灭的角度看,他们并没有离开我们,而是以另一种形态在注视或者陪伴着我们——你说咧?谢谢你们喜欢拙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