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雷雨文学》征稿启事

[复制链接]
楼主: 九万里风云
发表于 2013-9-25 13:37:38 | 显示全部楼层
丁香结 发表于 2013-9-25 11:38
黄老师,老大九万了算

只知道在这里发。谢谢!
发表于 2013-9-26 12:24:36 | 显示全部楼层
预祝取得圆满成功
发表于 2013-10-20 13:29:01 | 显示全部楼层
         就这样推荐,行吗?                                          
                                              县河南岸的阴漏眼
                                                                             黄义凤
       阴漏眼就是掩盖在道路下面的暗闸,说是闸,却没有闸门,其实就是一条引水沟。在路上行走的人如果不是特别用心,是很难发现这种起引水作用的阴漏眼的。在县河南岸我的老家刘市街东西两头的堤埂下就有几处这样的阴漏眼。
    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听说有人在县河边的阴漏眼里捞到过十几斤重的大鱼。同时也叮嘱小孩子们千万不要钻到那里去捞鱼,也不要在阴漏眼附近玩水或是勾荷叶摘菱角。说阴漏眼内的水格外深格外冷,还有很强的吸力,一旦被吸进去了那是怎么也救不出来的。我们女孩子一般是不会去到那危险的水里去的,这些话都是叮嘱那些男孩子的。也许正是有这些叮嘱,刘市周围虽然河多沟多潭多水多刘市街上的孩子也很多,但是一直都没有发生过有谁家小孩子落水身亡的惨剧。只是那时候还不知道这阴露眼与远远近近的水稻田的紧密关系,也不知道这阴漏眼对于刘市南边的水沟水坑水潭水田有什么重要意义。
   在潜江城的东南方向约五公里远的地方有个刁家庙,到了刁家庙就可以看到一条狭窄的水道,这就是县河。顺着这条县河再往东南方向继续走出约四公里就是我的老家刘市。刘市是一个住有两百几十户人家的乡村集市,也是一个历史悠久的乡村集市,这一点从那铺设在街心的已经显现出凹槽的青石板就可以看出。
   刘市是一个很有特色的乡村集市。特色之一就是街道内外的三岔口多,无论你从那个街口进去,都会有一个三岔口。走进刘市街了还会看到不少这样的三岔口向远处不同的方向延伸。特色之二就是沿街周围的河沟坑潭多,水资源丰富水产品品种也很丰富。这是因为刘市街北边有水面狭窄的县河(刘市人叫她“大河”),东南边有水面宽阔的小河,西北边有一条细长的连着几个大小深浅不一水潭的水沟。特色之三就是刘市南边的水田比白田(即旱田)多,一眼望去,无边无际,纵横交错的绿色田埂把成熟的稻麦裁剪成一块块金色的缎面,随风起舞,香飘四方。后来长大了才渐渐明白:刘市周围水坑水潭水沟里的水都源于刘市街北边的那条水面狭窄的县河。这一段县河最窄处不到三米宽,枯水季节,进出刘市街上的人就是从县河的几个狭窄处用木板搭跳或者干脆就是踩着河中心的土垱走到对岸去的。县河到了沔阳(即仙桃)境内的谢场,水面就要宽出好多了,小时候我就曾经跟随伙伴们到谢场的县河段看过划龙船。
    流经刘市的这么一条狭窄的县河,我们刘市人管她叫“大河”,把刘市街东南边的那条水面很宽的河流叫“小河”,这也是后来长大了才知道:原来这条县河水河道很长,往东流经沔阳全境,越往东去水面就越宽,到了沔阳的坡子场那里,县河的水面比我们潜江境内东荆河的水面还要宽呢!在我们潜江境内三四十里长的县河只是县河的上游河段,所以河道很狭窄。刘市东南边那条小河水的水源就是靠这条狭窄的县河水供给的。难怪刘市人要把这条狭窄的县河叫作“大河”的呢!刘市街东南边的那条河虽然水面很宽,一般都有一百多米,最宽处有两三百米,可是那里的水源是靠这条狭窄的县河供给的,所谓“大河有水小河满”在这里得到了充分体现。小河的河道很短,从潜江这边的刘市街到沔阳谢场那边的黄洲村就终结了,沿途还有几个水面很宽的深潭。小河全长只有两千多米,大概是叫她“短河”不好听,于是就叫她“小河”的缘故吧!
    后来当了大队干部,才发现原来在刘市街东西两头县河南岸的堤埂下一共有三处阴露眼外加两条明沟。这三处阴露眼把县河水直接引到刘市街南边,每一处阴露眼附近都有一个很小很深的水坑,接着就是一条细长的水沟,附带在水沟周围的是一大片一大片的水田。水沟有多长,水田的范围就有多广。最长的水沟就是刘市上街和堤街西边的那一条,其水源就源于上街西头堤埂下的那个阴漏眼。这条水沟先后连接四个水坑水潭,一直抵达总口农场的左家岭,中途不断地往西往东往南继续延伸开去,一直到总口农场的小南海(也是一个水面较大的湖)。另外两个阴漏眼在刘市下街东头的堤埂下,一个阴漏眼把县河水引到小河,这才有了小河的满河荷叶荷花菱角莲藕野鱼。一个阴漏眼把县河水引向远方的上万亩水田,中途不时再分出几支流向小河,于是就有了刘市人与沔阳黄洲村人的稻花满地香;就有了栽秧时节水田里随手可捞起来丢到口里去的野生荸荠;就有了刘市人与沔阳黄洲村人爱吃的池谷(椭圆形,土黄色,和荸荠差不多大小的水生植物,只能熟吃);就有了在水田里捡不完的螺蛳蚌蛤;就有了水坑水沟边随手可摘的蒿芯蒿芭菱角莲蓬鸡头苞;就有了到时候了就可随意抽取的藕稍就有了到时候就随时可挖的莲藕;就有了弄不完的鱼虾鳅鳝——至于乌龟鳖鱼那都是不要的:鳖鱼好咬人,乌龟有股潲臭味,即使在豌豆地里无意中发现了乌龟,就会拿起来随意地扔,一边扔还一边笑嘻嘻地大声喊:“乌龟!哪个要啊?”;就有了在饥荒年代可采来充饥的菱角杌子野芹菜,还有美味的野藜蒿野蘑菇。至于这三个阴漏眼是哪个朝代修筑的,好像没人能说得清楚。本人只看见刘市下街东头倒口潭那里的一处阴漏眼在文革前重修过。先要挖断路面,挖出那个掩盖在路底下的暗闸。接着就是拆除用厚重的方砖砌成的拱形暗闸,下面的水沟要挖得比县河河道深一些,再用砖头水泥固定底下和两边的泥土,紧接着把准备好的最新材料(用钢筋水泥打造的可以站一个半大小孩的大口径涵管)放到挖开的沟子里,然后再在涵管上面、两边和两头出口处铺设砖头,粉上水泥,最后掩土复路。在修筑暗闸的同时,还要考虑路人行走,于是在闸口南边新筑了一条供临时通行的半圆形便道,这条便道在暗闸修筑竣工以后就保留下来做引过县河水来起缓冲作用的小水潭。露在水潭上的砖砌水泥台子还是我们洗衣洗菜挑水淘米的好埠头。那时候我还是个小娃娃,只记得大人交待我们:说是修桥筑闸的时候小孩子是不能到近前玩耍的,否则,那个曾经压在闸下的冤死鬼就会上来拉替身,这令人恐怖的传说倒是给了我们这些好奇贪玩不懂事的小孩子一个警醒,即使时常必须要在这里经过也没有出现谁家的小孩因为那重新修筑的暗闸而弄出险情来。
    有趣的是:同样是河,小河里常有人捞起特大的蚌蛤,一个就有两三斤重,放到脸盆里还盛不下;大河里几乎没有蚌蛤,即使有,也是捞不上手的指甲壳大小的蚌蛤娃娃。最为有趣的是同样是一条大河,在我们家后面的那段百把米长的河床上的荷叶就长得格外宽大厚实,那时候我们一群小伙伴常常把这里的荷叶勾上来当伞用。这里的荷花是白色的,花冠也比别处的大,这里的莲蓬也比别处的大。这里的莲藕粗壮纯白,全段细腻脆甜,连后把都可以生吃的。炒着吃最是脆嫩可口。距这段河床仅百米之遥的大桥(其实桥很小,就几米长,只因为这条河叫大河,所以把架在上面的桥也就叫“大桥”了)两边的荷花却是紫红色的,荷叶也不小,只是荷叶的颜色比我家后面那里的荷叶要略微浅一些,叶片也似乎要薄一些,莲藕也很粗壮,但是除了藕老壳可以生吃或炒来吃以外,其余部分只有蒸或炖了才好吃。关于小河里的蚌蛤大,大河里没蚌蛤的缘由,大人们说是因为小河是蓄水河,水流平缓,河底泥厚有肥,一般少有干扰蚌蛤生存的环境,适合蚌蛤生长,所以能长得很大;大河的水流动性大,来去匆匆,一些柔软的肥泥和蚌蛤之类的生物也就跟着汹涌而来匆匆而去的水流往下游奔去了。关于同在一段河流为什么会长出完全两样的荷花莲藕来,就没人能解释清楚了。
    在刘市街的东西两头还有两条明沟在旱地之间,这是旱地的排水沟,有了这两条明沟,刘市街两头的大片庄稼地就不会受渍涝的困扰。 再后来我还发现,在县河南边的刁家庙村和戴滩村那里也几处阴漏眼,在阴漏眼的出口处也是大片大片的水田,水田一直延伸到很远很远的看不到边的远方。其余处则是白田,间或住着一弯一弯的庄户人家。刁家庙村和戴滩村也都有通向县河的明沟。这也应该是排灌两用的水利设施。县河北岸的水田也不少,应该也有明沟暗闸,只是本人很少经过那里,记得不太清楚罢了。





发表于 2013-10-26 07:27:03 | 显示全部楼层
弱弱滴问下:博客粉丝不多也阔以转么
发表于 2013-12-20 16:04: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熊荟蓉 于 2013-12-20 16:06 编辑

                                                      旗袍梦
                                            文/熊荟蓉
   
    旗袍当然是一个名词,但更像是一个形容词。妖娆、旖旎、曼妙,都是旗袍自身所带的光泽。
    旗袍天生是风情的,带点巫气。否则,唐代的霓裳化作了云彩,宋代的霞帔尾随了尘埃,它凭什么一直摇曳在时光烟雨里,袅袅婷婷地走过来,还将袅袅婷婷地走下去?
    海涛是这样写《中国旗袍》的:
    不知是身段描写了旗袍 /还是旗袍叙述了身段/在滚边和收腰中/红玫瑰盛开在胸前/淑女的魅力光彩四射/每一件旗袍都有一个故事……
    确实,旗袍是不会单独上场的。它总是与玲珑的曲线在一起,与清凉的眼神在一起,与粉色的团扇、红木的座椅、雕花的窗棂、线装的古书在一起,也与深深浅浅的心事和影影绰绰的爱情在一起。
    据说,陆小曼初见徐志摩,就是凭一件“含露玫瑰般”的旗袍,娇艳、妩媚,轻而易举地勾走了大诗人的心。
    陆小曼是深谙衣道与人情的。作为交际花,她没有穿低胸露乳的晚礼服,亦没有穿高腰裸腿的小洋裙,而是以一袭清丽、婉约的旗袍,在莲步轻移中款款地绽放自己花月沉香的神韵。
    含蓄的优雅的旗袍,是一种水样的诗样的语言。那旗袍,立领半掩着粉白的脖颈,裙摆半开隐映着细长的小腿。内修而外敛,欲盖而弥彰,像极了爱之初的那种欲语还休,欲拒还迎。
    一个窈窕的女子,将爱情的分寸拿捏得这么好。纵然徐志摩有铜墙铁壁,怎禁得起这化骨绵掌?一不小心,就陷进去了,并且付出了短暂而华丽的一生。
    叶倾城曾说:“沉静而魅惑,古典隐含性感,穿旗袍的女子永远清艳如一阙花间词。”
    是的,旗袍拂过的空气里,总是荡漾着茶香与琴音。闻香识女人,不管是大家闺秀,还是风尘女子,一旦穿上旗袍,便有如得了神助,举手投足间,花香漫溢。
    参加过一个茶会。那些小姑娘们,都戴着印花头巾,穿着碎花旗袍,款款地焚香、烫杯、养壶、投茶、注水……将一期一会之美,演绎得如梦如幻。而那氤氲在茶烟中的旗袍身影,因为太年轻,美则美矣,总觉得缺点什么。
    风月无边,庭草交翠。一览无余的风景是不美的,一眼看透的人也是乏味的。旗袍也需有味道的人,才能穿出味道。
    金陵十三钗,就是穿着旗袍逃到天主教堂来的。倪妮饰演的墨玉,一袭蓝紫色的旗袍,随红粉的大花大朵们出场,可谓别具风情,艳压群芳。最有味道的是她的眼神,三分妩媚,七分妖艳,再配上婀娜的身段,撩人的手势,让正人君子的约翰神父,也禁不住春心荡漾。
    而旗袍的风情一旦与人格的高洁同台上演,那撼人心魄的力量就不是时空可以阻隔的了。影片的结尾。当墨玉她们代替女学生去赴日军的死亡之约时,她们都梳着清汤挂面的学生头,穿着清一色的蓝布旗袍,最是这清淡简朴的素面铅华,折射出了人性最绮丽的光彩。
    那婉约的线条,那雅致的连袖,那精巧的手工扣。哪一个女子,没做过美丽的旗袍梦?着一身花样旗袍,与喜欢的男子,徜徉在杨柳依依的湖畔。眉眼盈盈,两情缱绻。那样的时光,才是一刻千金的呀。
    然而,更多的旗袍女子,是没有这个福分的。如席慕容在《千年的愿望》里所说:她们在玉阶上转回以后,也只是枉然地剪下玫瑰,插入瓶中。
    如戴望舒《雨巷》里的那个撑着油纸伞的丁香姑娘,穿着一身青花的旗袍,独自走在白墙黛瓦的雨巷,寂寥、凄清又惆怅,只留下那太息一般的目光和梦一般飘过的芬芳。
    女为悦己者容,曲为知己者弹。与一个懂得的人一起,烹茶煮酒赏梅花,当然是人间至乐。而过尽千帆皆不是之后,还有心情浓妆淡抹,在一个人的世界里云卷云舒的人,何尝不是人间极品!
    在大明湖畔,我曾经听到一个苍凉的声音唱着: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没有鲜花,没有掌声,只有翠竹掩映的凉亭间,一个落寞的旗袍的影子。
    听人说,这些唱歌的旗袍女子,都是免费的。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她们甘愿对着这大明湖畔,朝朝暮暮地弹唱?答曰:她们喜欢唱歌,她们唱歌,为的是自己的心。
    好一个为了自己的心!人生天地间,若所说所写,所歌所舞,所书所画,所行所止,全都只为了自己的心,该多么逍遥多么自在!
    三毛曾经这样活过,但没有坚持到最后。
    张爱玲曾经这样活过。在异域他乡,在四壁皆空的屋子里,用一根文字的银针,绣自己的春闺梦,绣自己的小团圆,绣自己的心。
    张爱玲是裹着一件赭红色的旗袍走的。她在遗嘱里说,要把她的骨灰撒向太平洋,同时要撒的是红的白的玫瑰花瓣。她到底还是没有,真正放下。
    独一无二的旗袍,是要穿给独一无二的你看的。你不在,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旗袍,犹如爱情,是一生解不开的死结。
   



作者介绍:
熊荟蓉:1970年出生于湖北天门。毕业于湖北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湖北作家协会会员。天门作家协会副主席。著有散文集《心是莲花开》、散文诗集《一念天堂》。  联系电话:13986941899
地址:湖北天门华泰中学高中部   邮编:431700
邮箱:
tmxhr4891592@163.com    QQ:  757753369
发表于 2013-12-21 07:03:03 | 显示全部楼层
            凤凰不是传奇
             文/熊荟蓉

红灯笼。青石板。吊脚楼。碧波。拱桥。斜阳。灯火。
凤凰于我,像隐隐约约的前世。像一个做过多次的梦。
于是,出发前,我更改QQ签名:前往凤凰,期待一个梦的打开。
            一
人生何处不相逢,相逢总在烟雨中。
初见凤凰,是在烟雨中,灯火下。
凤凰的雨,没有尘土的味道。黏黏的,糯糯的。仅够挂在发丝上,睫毛上。粘衣不湿,意味悠长。
凤凰的灯,是风情的。她在沱江这杯酒里荡漾,在虹桥这幅画里明灭。她在每一个角落扭着腰肢,抛着媚眼。
粉粉的。艳艳的。嗲嗲的。慵懒。颓靡。暧昧。
她不是我眼里那滴泪,意中那个人。
她不青涩。也不清纯。
一切都那么闪烁不定,不可捉摸。不可信。不可靠。
她只适合推杯换盏,适合缠绵悱恻,适合醉生梦死,适合明天,说再见。
            二
灰瓦。飞檐。朱漆木门。雕花窗子。
暗与旧,是这里的主色调。
那青灰的石板,那剥蚀的墙皮,那铜锈的门环,素素地旧着。像很旧很旧的一首宋词,暗暗地,流淌着很老很老的月光。
推开那一扇扇古老的木门,一段段光阴的故事迎面扑来。
在这间小柴房里,一代政治家、教育家熊希龄,曾在这里推磨和冲碓。
在这宽阔的晒场边,立着一块旗杆石,它见证了陈宝箴中举以及“一门四代五杰”的辉煌。
在这檀木方桌、藤编靠椅上,只有小学文化的沈从文写出了震惊世界的大作品。
……  ……
栖息在这里的凤凰,都曾向世人展示过非凡的光彩。如今,他们寂寂地敛着翅。在画幅中凝着神,在词条里发着声,在那一册册线装书里,绽放清冷的香。
    打着小旗的导游来了又去了。好多的旧时光,浮上来,又沉下去。
    在一张镂空梳妆台前呆立。青花瓷、桐油灯、棉纱帐子,我不知是前世,还是今生。
                     三
午后的沱江,静如碧玉。
远山。塔影。铅灰的天。挤挤挨挨的檐头屋脊。掬水沐发的垂柳。连那跳岩上的人和故事,也在距离里,有了悠悠的古意。
一艘艘乌蓬船,虾米一样趴着。
穿粗布马甲的船夫,牢牢地握住船浆,将月牙形的小船撑离岸边,划出了一道美丽的弧线。
粼粼的细浪铺散开来。沱江露出她甜甜的酒窝。
河底绿油油的水草,与吊脚楼上的红灯笼,遥相呼应。
阳台的竹竿上,晾晒着五彩的衣物,也晾晒着凤凰人家五彩的生活。
若是五月初五,这里该是人头攒动,千帆竞发。一个个的翠翠,隐在雕花窗子后,踮起脚尖,寻觅那一个个心中的傩送。一个个的老船夫,聚在一起喝酒,那酒葫芦里的快乐,正咕咚咕咚作响。
  人在画中游,耳畔又传来苗家姑娘清脆的山歌。那一声悠长的哟荷喂,唱得人心里痒痒的。同船的擅唱者对以一曲《龙船调》。一句“妹娃要过河是那个来推我吗?”,引来一片回应声。
不远处的虹桥,笑弯了腰。
                    四
去苗人谷、土匪洞。先坐车,再坐船,再攀岩。
一路上,耳得之是苗族的神奇,目遇之是苗寨的风情。
神秘的赶尸。恐怖的下蛊。
自由烂漫的赶边边场。奔放缠绵的山歌对唱。情投意合的草标幽会。
不知怎么说到了宋祖英。导游以一句“宋祖英是我们这边的神”开头,讲得让我们泪落。
这只从矮头寨子飞出的金凤凰,无论是低到尘埃,还是高到云端,都不失质朴的天性,感恩的情怀。她为家乡尽心竭力。如今,“宋祖英助学基金”已经资助了几千名湘西贫困学子。
狭长的苗人谷,谷中藏洞,洞中藏谷,宛若迷宫。阴暗的土匪洞,隐蔽又险要,幽深又潮湿。土匪洞又称苗王洞,因湘西末代苗王龙云飞曾在此居住而得名。据说当年清军围剿数月仍无法攻下。
谷内四季山花烂漫,百鸟争鸣,溪水淙淙,胜似仙境。经行处,我们遇到了许多唱山歌的小阿哥和小阿妹。他们衣衫暗淡,歌声嘹亮。大的不过十多岁,最小的只有两岁半。
这些孩子中,也许就有未来的宋祖英、陈思思。我们在他们的手里放上一元、五元的纸币,也放上我们最真的祝福。
                     五
如果不来到湘西,我怎会知道,这里,还有一道绵延千里的南方长城,以残垣断壁无声地诉说着,一个民族苦难深重而又顽强不屈的悲情史。
我们曾经多么骄傲,我们是炎黄子孙,我们居住在江汉平原的鱼米之乡。
而苗族,他们的始祖是蚩尤。
从五六千年前炎帝与黄帝联手战败蚩尤开始,苗族就开始了苦难的迁移史。他们被称为蛮,一次次被迫离开故土。五次大迁徙,他们逃到西南方的荒山野林。
失去了平原的悠闲富足,他们拥抱了大山的美好纯净。他们没有文字,就用服饰记载历史。那精美的银饰,那多彩的刺绣,那奔放的歌舞,就是他们的语言。
他们以山果养命,用山歌宽心。他们不过是一个爱美爱自由的民族,剽悍与蛮横只是自卫的武器。却遭到历代统治者六十二次的镇压,杀之唯恐不绝。
这一道南长城,又叫苗疆万里墙。它把湘西苗疆南北生生隔开。“苗不出境,汉不入峒”,只是封建统治者的狭隘偏见,一厢情愿。如今,惠风和畅,城南城北,早就畅通无阻。只有这一段青黑色的石墙,默默垂立,似在向苗族后人谢罪。
都过去了,千年的苦难,千年的悲情。千年的凤凰,不是传奇,是需要我们好好呵护的亲人与家园。

作者介绍:
熊荟蓉:1970年出生于湖北天门。毕业于湖北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湖北作家协会会员。天门作家协会副主席。著有散文集《心是莲花开》、散文诗集《一念天堂》。
地址:湖北天门华泰中学高中部   邮编:431700
邮箱:tmxhr4891592@163.com
熊荟蓉联系电话:13986941899
QQ:  757753369

点评

读熊老师的文字,在凤凰游玩的一些景色又呈现在了眼前,熊老师用简洁的文字概括了凤凰的景,人物和风俗以及历史,欣赏了。  发表于 2014-1-4 15:29
发表于 2013-12-26 14:15:36 | 显示全部楼层
熊荟蓉 发表于 2013-12-21 07:03
凤凰不是传奇
             文/熊荟蓉

谢谢熊老师支持,稿件已下载。因明年第一期是诗歌专号,只能留到夏季号了
发表于 2013-12-26 15:48:59 | 显示全部楼层
九万里风云 发表于 2013-12-26 14:15
谢谢熊老师支持,稿件已下载。因明年第一期是诗歌专号,只能留到夏季号了

那我就发一篇诗歌给您吧!
发表于 2013-12-26 15:49:47 | 显示全部楼层
         野三坡
       文\熊荟蓉

◎百里溪
一渡。六渡。十渡。
才寻觅了十八渡,
我就不得不卸下马匹和羽毛。
我知道,若要进入你的一线天,
我还得卸下,我的心。
   
◎白草畔
你承诺过,给我一年
四季的香雾。给我一生
一世的经筒与梵唱。
我只要你的那颗明珠,
滴翠如初。

◎拒马河
他们只看到一群战马腾空,
三千弱水抬起云袖。
我却晓得,你只是一滴泪,
孵化出的,千寻忘川,
万古净土。

◎佛洞塔
不过是山长得太像塔,
于是山洞就成了佛塔。
佛案上的木鱼受不住烧烤,
溅出哗哗的水声。
那不是鱼,那是佛没有说破的语。

◎龙门峡
两山对峙,握手成门。
门外的硝烟早就散了,
门内的石刻,还在。
石刻的字,总比刻字的人,
活得长久。

◎金华山
你在光里打坐,
像花瓣坐在花蒂上。
花香在空气里弥撒。
闻香而来的人不知道,
金顶上的光,也是一朵空花。
  
◎三皇山
转山转水转佛塔,
迷失在风水里的人,太多了。
于是每到秋天,你就挂起,
百年的红灯笼,那上面,
有三个字:天、地、人。


发表于 2013-12-26 20:47:30 | 显示全部楼层
熊荟蓉 发表于 2013-12-26 15:49
野三坡
       文\熊荟蓉

收到,谢谢熊老师。
发表于 2014-1-16 21:29:04 | 显示全部楼层
                                    红       豆

                                              ------ 陈孝洪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

               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题记



空气    变得清新起来

有种乡情的味道

故乡已从梦中走到身边

伴着一缕温馨的晨曦

敲击车窗

敲醒游子的沉思

推开窗    一阵夹着故乡的

泥土气息和浓厚乡音的风

扑面而来

把一些怅然    愁绪

吹落在客车刚刚驰过的

归途上


南国    多雨而湿润的天

让相思疯长

漫过“白发三千丈”的里程

揣一粒红豆

藏在记忆里

酝酿所有在南方的日子

我在相思中整理情丝

在脑海里剪辑关于故乡的片段

一群踏着稻浪的牧童

在夕阳下

细数北归大雁

忙碌成行的奔波

却读不懂

大雁回家的心切


在异乡的梦呓里

我把相思制成一枚书签

夹放在每一个

匆匆翻过的日子里

倒计时我回家的汛期

无数个声音

萦绕在耳畔

都来自同一个方向

在我不安份的身体里翻腾

凌乱中分明能辨出

一丝家的信息

终于    一本旧的日历

翻到最后一页

相思也被拉得没有尽头

我在如期的日子里

踏上归家的客车

感觉    空气变得清新起来

有种乡情的味道


而我却在不经意间

把那粒正发芽的红豆

落下    留在多情的南国

留给每一个

漂在南国的游子......

张金幸福北路皓玥花苑一单元301     陈孝洪           18672868421



点评

写的真好、、  发表于 2014-5-9 17:18
发表于 2014-1-16 21:32:33 | 显示全部楼层
也不知道投向哪儿,  写了首小诗,  挂在这里  先
发表于 2014-1-17 09:28:12 | 显示全部楼层
9714377422 发表于 2014-1-16 21:32
也不知道投向哪儿,  写了首小诗,  挂在这里  先

老乡好,稿件收到,我收进稿库了。
虽未见过你,却闻名已久,欢迎常来论坛。
发表于 2014-4-6 09:26:00 | 显示全部楼层
样刊刚收到。《雷雨文学》2013年冬季号姜了的散文《冬日琐忆(外三篇)》,其中写月光的一篇不是我的却归在了我的名下,请编辑更正一下,以免引起误会。
发表于 2014-4-7 13:46:23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学氛围挺浓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