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出轨”

[复制链接]
查看: 1597|回复: 15
发表于 2013-4-25 19:55: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出轨”
       午饭时,龙海的手机突然响了,他微动了一下,似乎想起身,但抬头撞上文秀对过来的目光,便依旧坐下,似乎强把什么话咽下去一般,只草草说了声“哦,下午再说吧”,然后就将电话挂了。
    “谁打的电话啊?”文秀目光收回之际,又略略斜了一下,淡淡地问道。
    “哦,没……没什么,一个朋友,也没什么大事。”龙海的眉宇间闪过几丝惊慌,说话有些乱,完全不如平时那般从容流利。
    “朋友嘛,什么事不能大大方方说,还要躲躲闪闪地?”文秀脸上挂着笑,嘴里却没有就此打住的意思,“哪个朋友打的啊?”
    “也就……也就一个同事,都工作上的事,下午再说吧。”龙海不敢看文秀的眼睛,低头一个劲吃饭。
    “真是工作上的事?我看这段时间你下班不着家,到家也心不在焉的,不会是在外面招上狐狸精了吧?”文秀的语气波澜不惊,便似在开玩笑一般,眼睛却直直地逼视着龙海,似乎要从他的脸上榨出心底深藏的秘密。
    “都什么话啊?这段时间不是工作忙吗?”龙海也不抬头,狠狠地扒了几口饭。
    “是吗?要真工作忙倒好,就怕是打着工作的幌子哦。”文秀说话不紧不慢,不愠不火,却反而给龙海造成了很大的压力。
    “看你说的?”龙海有点如坐针棘的感觉,越是想早点结束这段对话,却反而越是结束不了,好不容易闷着头扒光了碗中的饭,站起身来说:“我吃饱了,办公室还有好多事,我得早点赶过去。”龙海走到门口,似乎又想起来点什么,回头说道:“对了,下午还是你去接孩子,我要晚些回来,吃饭别等我。”
    文秀感觉有些不对劲,本想再问点什么的,但一时也不知道从何问起,眼看着龙海走将出去,“哐”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文秀的心随着关门的声音猛地一震,丈夫近几天说是工作太忙,总是早出晚归,但文秀从他眉宇间的忧郁和举止间的慌乱中,却分明地感觉到了一丝不妙的气息。她放下饭碗,忍不住又想起上午在单位同小杜的聊天来。
    上午单位的事情不多,文秀漫无目的地浏览网页,突然听对桌小杜说西街的林雨离婚了。
    “真的假的啊?”文秀感觉有些吃惊。
    “当然真的了,这种事我还能说着玩啊?”小杜一脸的认真。
    “这林雨也真是的,守着这么好的老公,是她的福份呢,不知道珍惜,闲没事离什么婚哪?真是的!” 文秀认识林雨的老公,很典型的那种模范男人,应该说很容易相处,可这咋说离就离了呢?
    “你没想到吧?就这么一个好男人居然也会有外遇,看来这世上的男人还真是难说啊。”小杜说话间一脸的惋惜。
    “什么?林雨老公会有外遇?”文秀感觉简直难以置信。
    “可不是吗?林雨就是因为这个才离婚的。”小杜一脸正经,半点也不像开玩笑:“不过想想也难怪,林雨在家里那么好强,哪个男人能够容忍得了?”
    “林雨个性是好强了些,可她对感情、对家庭还是很忠诚的,她老公再怎么也不应该背叛她啊!”文秀觉得林雨真是冤大了这回,心里很是为她不平。
    “不过文姐,我觉得吧,这事也不能全怪她老公,记得有句话说是兔子逼急了也咬人呢,想想她老公长期处在高压之下,心里难免想到外面寻处温柔去让心灵放松。”
    “哎!我说你咋回事啊?怎么替他开脱起来了?想想你身为女人,好歹也得向着姐妹些才对吧?”文秀觉得这小杜言语间透着一股子怪异。
    “文姐,想想我们都是女人,我哪会不为林雨着想呢?”小杜将身子往前凑了凑又说:“不过我倒是从林雨身上得了一点启发,俗话说女人是用来疼的,可回头想想,这男人啊,平时在外面大事小事挡着,挺不容易,回家也需要点温暖不是?只要不在外面寻花问柳,咱们平日没事不妨对他们好点,要知道,我们不给足他们温暖,就怕他们到别人那里去寻找温暖,那就麻烦大了不是?”
    文秀虽然和小杜坐着对桌,平时总见她有事没事地乐呵,也没太在意她的说话,今日细细一想,感觉她对夫妻相处竟是很有见地。
     “文姐,有句话说错了你别怪我。” 只听小杜又接着说道:“其实你平时对老公也挺凶的。”
    “我?对他凶?”文秀很是吃惊。
    “是啊,难道你一点也不觉得?”小杜也是睁大了眼睛,“你可别怪我多嘴,要是哪天他有什么异常举动,你可要提早注意些。”
    文秀猛地一愣,结婚几年来的日子如电影般,一幕幕地在眼前浮现,细想之下,她觉得小杜说得很有道理,自己以前也许真的有些过分了。
    这么想着,文秀心里突然泛起一阵紧张之感,说起异常举动,她觉得龙海从前几天开始,老是不招家,说是单位加班,仔细琢磨起来,怕并不只是加班那么简单,难道竟真的异常了?她只觉得有两个字使劲在脑中打着转,那就是“出轨”。
    文秀正回想着,突然接到小杜的电话,说是下午林雨托办事,就不去单位了,领导要问起,让她帮打个马虎眼。
    文秀放下电话,默默地收拾碗筷,心里面感觉乱乱的,林雨离婚的事总在脑海中闪现,一不小心把只碗碰翻到地上,摔了个稀巴烂。
    下午下班后,文秀往龙海办公室打了一个电话,她想探探龙海究竟在干些什么,结果让她很失望,电话那头久久也没有人接,看情形,办公室应该是没有人了。
    挂了电话,文秀又拨通了龙海的手机,
“喂,回来吃饭吧,我做了你最喜欢吃的剁椒鱼头。”文秀故意装着若无其事的口气。
    “我不是说了不回来吗?你和孩子吃吧。”电话那头龙海的声音有些冰凉。
    “你在干什么?回家吃完再去加班好了,你加班也不能不吃饭不是?”
    “不行啊,我手头还有好多工作没处理完呢,路上多耽误时间,你们吃吧,就这样啊,我挂了。”
    紧接着,电话里就响起了“嘟嘟”声。文秀放下电话,没有再打过去,在她看来,有些事情说穿了反而就没法说了,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虽然平时对龙海凶点,但心里却是爱他的,她很珍惜这个家。
    文秀琢磨着如何去查明事情的真相,如何尽快让龙海的感情复位,她想着小杜的那番道理,一个劲提醒自己要耐住性子沉住气,没有十足把握,决不能轻易出手,省得真的把龙海逼急了。
    记得两年前,龙海将多病的母亲从乡下接至家中,文秀虽然老大不高兴,她觉得自己夫妻收入不高,还要养孩子不容易,很不情愿将这么大个负担招揽到头上,再说她也着实有些厌恶这年纪一大把、土里土气的婆婆。这么想着,对婆婆自然没有什么好脸色,尤其是龙海不在家的时候,她就不断地把居家过日子的艰难唠叨给婆婆听,那意思基本就是婆婆不体谅他们的难处,过来增加了他们小两口的负担,直让婆婆自责得不行,主动选择了离开。虽然婆婆走后,龙海为此事差点与她吵翻,但她口吐莲花,自有她的各路道理,最后凭着孩子这张王牌,软硬兼施,到底还是让龙海乖乖投降了。后来婆婆又来过两次,但自打有了上次的经验,后来两次都没过多久,便被文秀以各种理由、各种方法,很快地让她打道回府了。再往后,老太太是说什么也不肯再来了,她不想让龙海在中间难做。龙海虽然为这事是气得不行,恨不得离婚算了,但每每看孩子在旁边爸爸长爸爸短地叫着,总是忍了过去。
    经过这么几次交锋,文秀慢慢变得处事不惊,她认为自己完全掌握了龙海性格上的弱点,每次争吵,总是她占据了绝对主动。但这次,文秀却是丝毫不敢大意,她知道,对付情人和对付母亲,得出完全不同的招,潜意识告诉她,也许将要面对的是一个强劲的对手,只有经过周密计划,在关键时候给龙海致命一击,才能获取最终的胜利。
    龙海快到十一点才回来,孩子早已睡着,文秀躺在床上也不动弹,偷瞄着他匆匆地洗了洗,便上床睡了。
    文秀翻身起来盛了碗银耳汤,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说是龙海加班辛苦了,吃点补补吧。文秀表面上做做样子,其实也就是找个理由说说话,顺便演一演贤惠,聪明的女人大都善于这招。
    龙海万没想到文秀竟没睡着,更没想到她竟会突然间变得如此温柔贤惠,侧身打个哈欠,一副挺困的样子,“不想吃,加班累了想早点睡,你也睡吧。”
    “你也别太辛苦,公家的事嘛,今天干不完就明天再干,再说了,别人都不加班,你何苦要这么严格要求自己呢?”文秀看他又转过头睡去,把声音里加足了关切。
    “别人?别人……也在加班啊。”龙海回过头来,说话有些结。
    “是吗?”文秀眼光柔柔地看着龙海。
    龙海却感觉文秀的眼光闪烁着几分寒意,突然一弹身坐起来,失声问道:“你……你去过我们单位?”
    “别紧张,加班嘛,又不是什么亏心事,我不过随便说说,又没有不相信你,我只是想,家家都有老婆孩子,要是别人都跟你一样下班不着家,不知道有多少女人要到你们单位去闹意见呢,你说是吧?”文秀自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但语气却显得很温暖,很轻柔。
    龙海想想,也许是自己多心,复又倒头睡下,但文秀的眼神,却分明地让他感觉到说不出的锋利,文秀的语气也让他感觉到一种与平时大不相同的怪异。
    文秀没再说话,伸手灭了灯,点到即止正是她的聪明所在,但龙海的慌乱,无异于在证实自己的猜测,下步棋如何走,却是不能不想的。
    第二天下午,龙海刚走出办公楼,迎头便撞上台阶边的文秀。
    “你……你不去接孩子,到这里来干什么?”
    “孩子让我妈接了,我刚好有事路过这里,怎么?今天加班取消了?呵呵,太好了,正好我们一起回家吧。”文秀一边说话,一边伸手挽了龙海的胳膊。
    “这……这……好吧,回家,今天领导临时取消了加班。”
    回到家里,龙海好象有些心浮气躁,趁文秀没注意,一个人溜阳台上打个电话,看文秀端了菜出来,便又匆匆挂断,进屋来吃饭。
    文秀也不说话,一个劲往龙海碗中夹菜。
    “你……没什么事吧?”龙海显得有些不安。
    “没什么事,这些天你不是加班辛苦吗?多吃点,别把身体搞跨了。”
    龙海本还悬着颗心,怕文秀追问呢,但让他没想到的是,文秀好像变了个人似的,居然没再开口,倒让龙海吃得很是别扭。
    晚上,文秀显得特别温柔,但龙海却明显地力不从心,这让他感觉到很是尴尬。倒是文秀一个劲地安慰他,说可能是加班没休息好,劝他不要放在心上。龙海却是怀着心事,一晚上翻来覆去没睡着。
    第三天下午,文秀依旧叫母亲帮接孩子,然后来到龙海办公楼前边,想照样在下班时把龙海截住,在她看来,只要天天这样把老公盯紧,外面的女人无机可乘,日子久了,感情之围自然就解了。可没想到的是,这次她却失算了,下班了好一会,龙海也没从她的视野里出现,往办公室打电话,也没人接,看样子,龙海竟是没到下班时间就先行离开了。
    文秀想想,龙海或许出去买吃的去了,一会可能就会回来,没想到一直在楼前等了将近两个小时,天已完全黑了,龙海再也没有出现,看整栋办公楼浑无半点光亮,显然并没有人在加班。她感觉非常气恼,看来目前的方法没有发生什么作用,她决定改变策略。
    龙海好像脚踩着钟点一样,还是大约十一点回家, 然后匆匆地洗了澡上床睡觉。
    “你们单位什么事啊?真的有这么忙?”文秀知道龙海会继续骗,但她心里却仍然在盼着龙海说实话。
    “那可不是?累死了都。”龙海懒洋洋地答道。
    “这么些天你就一直都在办公室里耗着,累死累活的,领导就不让喘个气啊?”
    “喘个什么气,领导心里只记挂着没干完的活,哪会顾及我们还喘不喘气?”
    “这么说来,你今晚又是在办公室泡了一夜?”文秀一步一步地靠近主题,她准备在龙海被问哽住的时候来个突然发作。
    “今天晚上……”龙海突然停住,侧过头来看着文秀的脸,接着道:“今天晚上有一个业务,出去和客户谈判去了,怎么了?”
    文秀本想听龙海说在办公室加班,然后便跳起来突然发作,没想到龙海竟似早有防备,料到自己会有这一招似的,害文秀一肚子话哽在喉中,再也说不出来。
    文秀想着自己的计划全被打乱,心里很是郁闷,凭直觉,她有绝对的把握,龙海仍旧是在说谎,但苦于没有拿住证据,一时间也无法挑开了来说。
    又到了下午,听龙海习惯性地说不回来吃饭,文秀特地请了假,从一上班她就守在龙海办公室对面的茶馆,这次她要来个全程跟踪。下午上班时间,茶馆的人很少,文秀选了一处临窗的地方坐了,在那里可以清楚地看到龙海办公楼的出口。
    开水下去,杯中的茶叶被冲了个乱七八糟,文秀感觉心里跟这茶叶一样,在使劲地翻腾,她琢磨着将要面对的这个女人会是个什么模样,不知道一会见了这个女人,是应该泼妇骂街般的疯狂搅局,还是平心静气地与对方谈谈,一时也理不出个头绪,既盼望那个时刻提前到来,却又害怕这个时刻的到来。
    茶水凉了,换成热水,热水又凉了,然后再换,来回折腾了几次,可文秀最终也是一口没喝,短短一个下午,她觉得比一个世纪都还要长。
    文秀不断地看表,就在离下班还有十分钟的时候,龙海从办公楼里出来,左右看了看后,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文秀也急忙搭上一辆出租车,紧跟在龙海的后面。
    车子开了很长时间,文秀不知道龙海的目的地在哪里,但心想只要这么一站接一站地跟着不放,总会到达的。但让文秀气恼地是,在一个十字路口处,她的车遇上了红灯,而龙海的车却正好过去了,等到红灯重新变成绿灯,龙海的车早已不知道去向。
    晚上,龙海依旧是十一点回家,文秀却没有再问他什么,她知道问也枉然,只有亲自去把那个背后的女人抓住,才能揭穿龙海的谎言,才能从根本上把问题解决。
    又是吃完午饭的时间,文秀再次守在茶馆等待,然后打车跟踪,得了昨日教训,这次文秀的车咬得特紧,一路上倒没再遇上那可恶的红灯。
   龙海带着车穿过市中心,来到市边缘的一处老居民区,这里地处偏僻,住的多是市周的一些农民,由于房租便宜,也有一些在市里做小生意或是打工的人住在这里。
    龙海下了车,七拐八拐地走进一个院子。文秀紧跟在后面,看龙海进屋,反手把门关上,便走过去站在窗下偷听。
    “叔叔,你过来了?”一个听起来还很稚嫩的声音。
    文秀心里暗骂小狐狸精,完全不知廉耻。
    龙海先是嗯了一声,然后低声说了句什么,文秀竟没听清楚,但从那口气听来,好象不是对那小姑娘说的,难道这屋里还有别人?文秀往前再靠了靠,耳朵几乎就要贴在窗户上。
    “龙海,你工作忙,就不要天天过来了,我已经好多了。”这是一个苍老的声音,文秀感觉好象有几分耳熟似的。
    “妈,我不忙,您看看您,身体不好,我说让住院您也不肯,到城里来,本来应该跟我们住一起的,我却让您住了这么个房子,我这心里面难受啊!要还不过来看看,我还算是您儿子吗?”龙海的声音有些哽咽。
    “我知道你孝顺,可我也知道你难啊!这城里面的开销大,养孩子不容易,我这把老骨头花多少钱也是要死的,又何必来拖累你们呢?”文秀听得有些心惊,龙海何时把母亲又接城里来了?而且竟然好象是来治病的,这事怎么自己半点也不知道?难道他这些天“外遇”的秘密竟然在这里?
    “妈,您别这么说,您老人家多活哪怕一天,也是我们的福气,花点钱不算什么的。”
    “儿哪,妈知道你的难处,一边是妈,一边是媳妇,两边都不好交待,我老了,都无所谓了,可你还年轻,孩子也还小,要是与媳妇处不好,这以后的日子可咋过啊?”
    “妈,您就别担这个心了,我们挺好的,真的,她还念叨着改天要来看您呢,只是这几天太忙抽不开身。”
    “儿哪,你就别骗我了,你是我生的,我还不了解你吗?打小老实惯了,没撒过谎,撒谎都骗不了人,你媳妇怎么样我清楚,我想看看孙子你都不敢带来,我知道你是怕孩子口没遮拦,回去不小心说漏了。不过这事也不能怪她,妈这样子也是不适合呆在城里的,想想妈也是从媳妇过来的人,我知道不好办,我现在病也好了,赶明儿你就把我送回乡下去,我能照顾自己,你不要为我担心,倒是你媳妇,你要对她好点,不要因为我让她受委屈,她好歹也是为了你这个家。”
    “妈……”龙海放声大哭,“她对您这样,您还为她说话?”
    “儿哪,在妈的心里,你过得好,比什么都重要,妈呆在哪儿也都一样会老,你不要为我难过,再说,就算你媳妇同意我过去,你们那家呀,我也住不习惯。”
    “妈,我现在也在养孩子了,你难道不希望将来我老了的时候,孩子对我也好点吗?如果今天我对不起您老人家,我将来有什么脸面让孩子对我好啊?”
    接下来是母子俩的抽泣声。
    文秀轻轻地推了门进去,屋子里面很简陋,一张木板床上半卧着一个白发老太太,面容憔悴不堪,赫然便是龙海的母亲。龙海坐着一个小板凳,靠在老太太床前,旁边还有一个小姑娘,正愣愣地看着他们。
    听见门响,龙海回过头来,见是文秀,显然吃惊不小,站起身来,“你……你……”你了两次,却没有再说出第三个字来。
    文秀两眼张得大大的,她做梦也没想到,事情的结果居然会是这样。
    “我……我明天就……就走的,真……真的,你不要为难龙海,就……就算我求你了。”老太太脸上泪水纵横,声音颤抖得厉害,眼神里满是惊恐。
    文秀只觉得心里酸酸的,她慢慢走到床前,突然一头扎进老太太怀里,失声痛哭。
    老太太伸出干枯的手,或许是想摸摸文秀的头发,但举到中途却又无力地放下,想必是担心此举并不合适。
    一时间,屋子里四个人,除了文秀在尽情地大哭之外,另外三个都如同雕塑一般地僵在那里。
    哭了半晌,文秀突然收了眼泪,回头看了看龙海,起身扶老太太坐起来,“妈,以前是我不好,咱们回家吧。”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3-4-25 20:58:24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这“出轨”好经典!!!
经典1:层层铺垫,步步骗局,把我们一直引向“好”“坏”男女的深处。初读,以为有一群“出轨”的人。往下读,以为男女主人公都会“出轨”。随着情节的展开,“文秀”的跟踪,“出轨”才真相大白。
经典2:情节紧凑,引人入胜。读着这一节,想着下一节,到底什么结局,总想看个究竟。读到结局,心中一动!
经典3:语言平实而现实。“俗话说女人是用来疼的,可回头想想,这男人啊,平时在外面大事小事挡着,挺不容易,回家也需要点温暖不是?只要不在外面寻花问柳,咱们平日没事不妨对他们好点,要知道,我们不给足他们温暖,就怕他们到别人那里去寻找温暖,那就麻烦大了不是?”   “想想她老公长期处在高压之下,心里难免想到外面寻处温柔,去让心灵放松。”——说的很实在!
发表于 2013-4-25 21:02:23 | 显示全部楼层
万方 发表于 2013-4-25 20:58
原来这“出轨”好经典!!!
经典1:层层铺垫,步步骗局,把我们一直引向“好”“坏”男女的深处。初读,以 ...

我都瞎写呢,过奖了哈,文字有点长,谢谢读得这么认真,辛苦了。
发表于 2013-4-25 21:39:21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的开口篇以同事的男人出轨打底,故事悬念重重,谁知作者笔锋一转,出轨却变成了感人的孝心行动。让读者意想不到的结局,读完后,内心久久无法平静。
发表于 2013-4-25 21:43:25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构思紧密,语言简练,情节扣心,难得的一篇小小说。
发表于 2013-4-25 21:51:26 | 显示全部楼层
“妈……”龙海放声大哭,“她对您这样,您还为她说话?”
可以将读者的泪也读出来。
“妈,我现在也在养孩子了,你难道不希望将来我老了的时候,孩子对我也好点吗?如果今天我对不起您老人家,我将来有什么脸面让孩子对我好啊?”
这句话更经典,我们谁不会老?父母就是孩子的榜样。这样的话,感动着他的媳妇也感动着读者。
发表于 2013-4-25 22:23:43 | 显示全部楼层
不一样的“出轨”,不一样的味。明明像“出轨”,可偏偏没“出轨”,这可真是出鬼了哦,呵呵。
情节设置的费心了,读来百感交集。
发表于 2013-4-25 22:26:11 | 显示全部楼层
公子越来越让我们惊叹了啊
发表于 2013-4-26 08:31:32 | 显示全部楼层
哭了半晌,文秀突然收了眼泪,回头看了看龙海,起身扶老太太坐起来,“妈,以前是我不好,咱们回家吧。”

最后这一句是多余的。小说要给人以更多想象空间。
发表于 2013-4-26 11:37: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朴实的语言讲故事一般叙述着,仿佛就是发生在身边的事,却不落窠旧。赞一个!
我们都曾年轻,我们都会老去,所以,做人、做事要将心比心,这样曾经的爱情才会在婚姻里越走越远!家庭的幸福才会愈久愈坚!
发表于 2013-4-26 16:00:55 | 显示全部楼层
公子的微型小说一点不比诗词逊色耶,见识了!万分崇拜!
发表于 2013-4-26 21:37:47 | 显示全部楼层
让人意想不到的出轨,情节很感动人的。
发表于 2013-4-28 07:13:20 | 显示全部楼层
公子是全才呀,诗词小说样样都精。
发表于 2013-4-28 19:24:5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一个出轨!和平的年代,平实的生活,我们不再以“好人”或“坏人”来界定人。看过很多怨妇一样的文章,强烈地抨击男人人性的弱点。其实男人和女人有着共同的人性,都有善良、孝心和许许多多好的愿望,同时也具备着计较心名利心权欲心以及对温情和浪漫的期盼。有什么样的男人,也会有什么样的女人。哈哈,扯得有点远了。回到本文,喜欢和佩服油然而生。在出轨已是平常事的今天,文秀对龙海的怀疑以及用尽心思的追查是很正常的。作者关于龙海对母亲怀有愧疚的伏笔也非常精妙自然,一点也不显山露水。于是当疑云散尽,我们都中了作者的套,都显得错愕而感动,也有几分无奈。男人流淌着家族的血脉,他的内心里有着与生俱来的传承感。敬老爱老,那可以说是他的孝心,更是他环视自己的家园时永远不愿忽视的责任,那是他作为男人的底气和尊严。呵呵,又回到了人性。我们在生活里摸爬滚打,逐步完善和成熟,慢慢明白哪些应该彰显,哪些应该抑制,这样才能相互理解,才能有和和美美的生活。梅苑公子的这篇文章结构严谨精妙,行文大气稳健,语言和心理描写也非常地道圆熟。看得出对生活对写作有着很好的严肃和尊敬。谢谢梅苑公子给的这份愉悦的欣赏。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3-4-28 20:51:4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很早以前写的一篇小说,想着有许多不尽人意的地方,感谢大家这么担待,让我非常感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