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漫过记忆的雪

[复制链接]
查看: 1748|回复: 21
发表于 2013-4-23 19:34: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梅苑公子 于 2013-4-24 07:51 编辑

  雪花,如同冬之精灵,总是在极度萧瑟之时,一片一片从天而降,驭风而舞,并以其短暂而晶莹的生命,汇成震慑山川的气势,凝成包容一切的美丽。又因为滋生在梅开的时节,千百年来,雪色梅香,便成为最经典的辉映,最完美的情致,一直被文人墨客所追捧。然而,在我从小到大很长的时间里,偏偏对雪怀着并不亲近、并不喜好的纠结情感。

    小时候,家乡很穷,即便是隆冬腊月,床上也只铺稻草和凉席,是没有褥子和床单的,只穿一条单裤的孩子比比皆是,而且十有八九手脚都长着冻疮,轻则肿得如同发面,严重的还会溃烂至流脓滴水,冷则痛,暖则痒,一天活动下来,晚上往往脱不下袜子,睡觉身体不敢去沾那冷透肌肤的凉席,只想着把被子裹紧,结果早晨才发现,冻疮又粘在了被子上,一扯就钻心地疼,其间苦恼,真是不堪回首。

  小学时,教室是间低矮的石头屋子,冬天的窗洞里总是寒风直灌,之所以说是窗洞而非窗户,因为那只是用作采光的几个洞口,并没有窗扇可启闭,丝毫也不能挡风,我们就着石头桌凳上课,冻疮之处的痛似乎会被风扎进骨头。那时候,雪在我们的心目中,无异于冷的代名词,任她多么美好,我们也是极其不欢迎的,倒像是不下雪,天便不会冷似的。

  如果只是单纯下雪,倒也罢了,南方的雪天却往往是雨雪交加,甭想北方那样有个干燥的环境来玩,就更别提哈尔滨那样如幻的冰雪世界了,雪下到地上根本就存不住,三下两下便化了,弄得四处滴水,遍地稀泥,那番零乱真是过目难忘,尤其是上学放学经行的山路,本就崎岖,雪天里自是更加艰难,冷不必讲,要摔下山坡去,那危险是可想而知的。

  初中时曾下过一次大雪,记得当时也有同学拼得一身勇敢去堆雪人、打雪仗,只是那天气实在过于考验冻疮,别说肿至溃烂的手脚禁不起一丝碰撞,就算只被寒风的刀子划过皮肤,那就足够痛入心扉了。我不爱凑热闹,本无意去跟风,偏偏有人给我出主意,说是用雪来搓手,可以治疗冻疮,道理类似于以毒攻毒。我不知道真假,抱着宁可信其有的心思,真个拾了雪来搓。雪本来就湿,抓在手里恨不得立刻化作寒气,透过皮肤直往里扎,想想这治疗之法,未免太过痛苦,但自古良药苦口,此时道理想必也一样,咬牙坚持,只盼着冻疮或许真的就好了,不曾想,第二天我才发现,手肿得连指头都分不开,现在回想起来,只怕是别人捉弄我的也未可知。

  冻疮给心里留下了可怕的阴影,所以每年从立冬开始,孩子们便盼着春天赶快到来,寒风吹得越紧,这种盼望便越切。春天自然还遥远得很,大家便又转而盼望着千万别下雪,或许老天仁慈,怜我们生活不易,因而许下一个暖冬也说不定。不过盼望归盼望,暖冬却终不可得,就算没有想象的那么冷,冬天也断然不是单裤的季节,教室窗洞里寒风毕竟是要灌的,冻疮终究也还是要长的。好不容易盼来立春,可天气总也不见回暖,一直要到三月份以后,太阳才慢慢打点起精神,几个月来一直揪心的冻疮总算是好了。冻疮容易形成惯性,到时节便长,就像是燕子到了春天就要回来一般,年复一年,可能还会在手脚上留下永久的记忆,但农村孩子没有那么娇贵,一般也不会去在意并不影响健康的疤痕,天气能暖起来,冻疮能好,已经是莫大的幸福。所以那时候,就着春日懒洋洋的暖意,孩子们都会擦干鼻涕,用灿烂的笑容来迎接阳光。

  高中时到县里住读,又遇过一次大雪,这次吸取教训,不敢再去招惹,却在偶然的机会里看见别人玩雪雕。雪雕是一种近乎神奇的技艺,先是提着塑料桶去收集雪,气温不是太低,不能用手直接取雪,怕一点点温度便将雪融化,得用个小铲子,一边收集一边压实,待装到满满一桶时,将桶倒扣过来,一拍桶底,一个台状的雪柱便立在地上了。也未曾留意那同学拿着的是把什么刀,但那刀法却绝对是魔术一般,雪渣在手下“唰唰唰”直飞,那份神速直看得我眼花缭乱,我当时并不知道他是在雕刻,只道是堆雪人一般的玩活,待看到后来,雪柱慢慢变成了一尊头像,这才知道,原来要比堆雪人高明也要高雅得多。雪雕很漂亮,相较之下,玉雕或许太实,便少了些轻灵,而冰雕又太透,便少了些内涵,雪雕却来得恰到好处,比玉更透,比冰更白,立在寒风中直有无限韵味。虽然雪没有硬度,雕琢起来要比玉和冰容易得多,但当时何曾见识过艺术?直对那手功夫佩服得五体投地,想必雪雕也有趣得紧,只可惜终究不能保存,第二日经过时,已经化得不成个人形了。或许正是由于雪雕短暂的美丽给我留下了太深的印象,从那以后,寒冷之余,我对雪倒平添了几分好印象。

  曾听人说起雪天煨狗肉,可谓人生一大快事。大雪盈路的日子,家人围着红泥小火炉一圈,锅里煨着满满的狗肉,且不用说那融融炉火带来的十足暖意,也不用说那腾腾热气勾兑的诱人浓香,就只凭那份轻松谈笑,就有说不出的受用,至于谁在说谁在听,说的什么话题,似乎都不重要,重要的只是那层氛围,每个人脸上都挂着笑,寒冷被关在门外,烦恼被抛之脑后,仿佛全世界就只剩下那暖暖的谈笑一样,无需有丝毫顾忌,任凭话语随香气弥漫。桌子并不需要,甚至坐也不是必须,任凭参差错落的自在姿态,各守一副碗筷就好,炉边容不下许多人,于是你从锅里取了肉退出圈子,我再向前加入战团。狗肉性温补,几块下肚,便从头暖到了脚跟,这时,喝酒的大可以随便来几口,不喝的也没关系,来两口汤的滋味也不错。时间在狗肉的飘香中流逝,狗肉却在谈笑中被吃得连汤也不剩下。记起一首诗: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想想那只怕当真是神仙一般的日子,可惜我却从未亲身领略过,一来原本下雪便少,二来家人怜狗之灵性,向来不忍食其肉。

  大学毕业后,孤身一人来到千里之外的湖北,那一年的冬天,我彻底改观了先前对雪的看法,也经历了平生最难忘的一次大雪。

  工作之地号称鱼米之乡,风土人情与家乡差别不大,之所以选择了这个地方,想象着应该会让异地游子感到安慰些,可事实上,现实很快就击碎了先前的梦想,鱼米与上班并无半点相关。同事都是本地人,下班便通通回家,我住在一间工房充当的宿舍里,方圆数百米之内,除我之外更无人迹。远离亲人和朋友,在通讯基本还靠写信的日子里,也没有所谓的娱乐,周围的目光都透着无边的冷漠。冬天再度来临,寒风吹得树叶零落殆尽,午夜的薄被根本挡不住深寒,白花花的月光透过窗户,刺得眼睛生痛,蜷缩在小床上,泛滥的孤独凝结了一层又一层,手脚还未来得及长冻疮,心头已先被冻伤了。

  那段时间里,我又想到了雪,多年以来,突然顿悟般地想明白了雪,其实并不是因为雪才带来了寒冷,雪无非是寒冷的产物而已,就如同无边冷漠催生了我的孤独,而不是我的孤独制造了冷漠一样。雪,生在清冷之时,我,落在清冷之地,境遇何曾相似?寒冷于我无非一季,寒冷于雪,却是一生,这么想来,冷之于雪,或许更甚于我,本该惺惺相惜,何来儿时那般无由的恨?不知觉间,我仿佛已把雪视作了知己一般。想想该来的便会来,冻疮亦如此,避之不及,恨亦无用,一切都当坦然面对,萧瑟之所,飘点雪花为伴,或许得解一时寂寞也未可知,雪花毕竟是清白而美丽的。不自觉地忆起儿时严冬之后迎来春暖的那份欢欣,我甚至连寒冷也一并理解了,要不经历极寒的苦痛与期待,哪里会懂得珍惜春暖的幸福与来之不易?人世间的道理,往往就是在这苦熬的过程里领悟到的。

  对雪的反感消除,心里倒盼着来一场酣畅淋漓的雪,仿佛急于冰释先前那些怨恨所积下的诸多愧疚一般。许是领会到了我的善意,次日午后,在我回家的途中,雪花真的翩翩而降了。

  开始只那么几点恍如细雨,就像含着二八少女的娇羞,乘你不备,倏地投入大地的怀抱,连个痕迹也再寻不着。随后便大了起来,一改方才的颗粒之状,百片千片、有如鹅毛般地飘飞,风把天地卷成一团乱絮。止不住想起古人喻雪的故事。据说谢安曾喻之为“空中撒盐”,谢道蕴却说是“柳絮因风起”,世人对后者偏爱有加,我当年也觉得柳絮更为准确,现在看来,先前那阵,像撒盐的多,后来的,却又像柳絮的多,其实,雪花千姿百态,又岂是盐和柳絮所能简单地一概而论的?

  我的情绪一下子被调动起来,忍不住伸出通红的手,亦如孩童一般,想接几颗雪花来仔细瞅瞅,不料雪花却甚是机灵,一晃身跑开了,待掉到地上,瞬间又不见了踪影,想来她是不愿意被人玩弄于手掌间的。

  雪花在我的目光中,浅浅地驻了脚步,纷纷开向枝叶间,当真是“留连草上寻犹在,撩惹眉前摘却无”,我不再去接,甚至都不敢太过靠近,唯恐一个不慎的呼吸,便惊得她再次离去。

  世间的事,就是这么不可捉摸,雪还是一如当年的雪,无非长大的我,换了儿时的心境不同罢了,却未曾想,曾经那么不愿意亲近的雪花,竟变得如此美妙。

     就在我回味的时间里,雪愈见下得紧了。我想,她们或许是上天派来的使节,一定承载了春天的诸多气息,因而要给清冷的人间提前营造一种花开的氛围么?她们怀着剔透圣洁的情愫,迈着轻盈曼妙的舞姿,悠悠然往来于天地间,一片雪花是渺小的,卑微的,但千千万万的雪花一起炫舞,却涌动成了望不穿的漫天激情。

  借这机会,松柏披上了水晶的外衣,变得清纯亮丽了,小草也着了满头的饰物,显得花枝招展起来,四周渐渐白了,雪掩盖了整个大地,就算那些阴暗肮脏之所,此刻也变得明亮洁净起来。雪,是能包容一切的。

  四周已无他人,我觉得就像是站在广阔的舞台,自己是唯一的主角,所有的情节都任随我去表演,那些快乐的小天使,在身边为我伴舞。

  我曾向往过浩瀚的沙漠,觉得沙丘上的驼铃才够悠远;也曾向往过无边的草原,觉得马背上的放歌才够自由;还曾向往过苍茫的大海,觉得浪尖上的扬帆才够强健。可那一刻,空寂的雪地,却让我觉得一切都已足够。地处平原,即便下着雪,能见度不高,但由于无所阻挡,觉得视野依然开阔,真个是铺银叠玉,千里无尽。四野皆空,便好象天地都是自己的,世界不染铅尘,不想看的都可以不看,心头浑无杂念,不愿想的都可以不想。

  住处不会有雪雕,更不会有火炉煨狗肉,我乐得在雪地里慢慢前行,突然忆起了王子猷雪夜访友的故事,我好象并不是在回家,而是如他那般淡出红尘地寻访一个朋友似的,雪花在身畔乱飞,哪里像是下在尘世间,分明是下在了我心里,雪花的沁凉早已平息了心底的躁动,雪花的激情也消除了心头的孤寂。

  住处望之可及,但我并不急于去开启那扇柴门,只选择在洁白中伫立,仿佛置身一个美丽的童话,抑或是一个虚幻的梦境,雪花穿过岁月,漫过思想,将先前那些寒冷的记忆一并掩盖,我感觉自己已随天地一起,变成了一袭洁白。

  世界在雪中渐渐迷失,我是天地间唯一的存在,身后坚定的脚印可以作证,我成了超越世界的人,何须寻找方向,只要抬起头,眼睛所指引的便是前方。天,依旧纷乱迷茫,但我相信,等到雪霁之时,必然会迎来千里澄澈的。

  有道是,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天,肯定会暖的,冻疮,也终究会好的。

发表于 2013-4-23 20:11:32 | 显示全部楼层
写散文的高手,好好学习向你!
发表于 2013-4-24 20:41:59 | 显示全部楼层
狗娃他爹 发表于 2013-4-23 20:11
写散文的高手,好好学习向你!

谦虚了,我是过来学习的呢,那天聚会听他们说起过你,可惜没有见到。
发表于 2013-4-25 00:03:18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了!
作者历述从因寒恨雪到理解雪到最后爱上雪的过程,时间跨度大却并无拖泥带水之嫌,反而让人深陷其中,随着作者一同感受一同感悟!所以精华共赏了!
尤其那段“那段时间里,我又想到了雪,多年以来,突然顿悟般地想明白了雪,其实并不是因为雪才带来了寒冷,雪无非是寒冷的产物而已,就如同无边冷漠催生了我的孤独,而不是我的孤独制造了冷漠一样。雪,生在清冷之时,我,落在清冷之地,境遇何曾相似?寒冷于我无非一季,寒冷于雪,却是一生,这么想来,冷之于雪,或许更甚于我,本该惺惺相惜,何来儿时那般无由的恨?不知觉间,我仿佛已把雪视作了知己一般。想想该来的便会来,冻疮亦如此,避之不及,恨亦无用,一切都当坦然面对,萧瑟之所,飘点雪花为伴,或许得解一时寂寞也未可知,雪花毕竟是清白而美丽的。不自觉地忆起儿时严冬之后迎来春暖的那份欢欣,我甚至连寒冷也一并理解了,要不经历极寒的苦痛与期待,哪里会懂得珍惜春暖的幸福与来之不易?人世间的道理,往往就是在这苦熬的过程里领悟到的。”和结尾处,寓意深刻,升华主题。高!
发表于 2013-4-25 11:56:56 | 显示全部楼层
儿时因为贫穷穿不暖才对雪有了莫名的仇恨,随着时间的变迁,随着物质条件的变好,慢慢地改变了对雪的观点。全文写了几个年代对雪的不同心境以及对雪的感悟颇深。
发表于 2013-4-25 12:00:25 | 显示全部楼层
读前文,把我的思绪也带到了那个年代。小时候也是听人说用雪搓手治冻疮,是以毒攻毒,是有此说法的了。
发表于 2013-4-25 18:21:20 | 显示全部楼层
什么时候飘来一片好雪,竟发现的太迟。
恨雪——怜雪——爱雪,酣畅淋漓,欣赏!
发表于 2013-4-25 19:51:07 | 显示全部楼层
寓情于景,寓情于物,加上拟人及其他手法的运用,妙极了!!!
发表于 2013-4-25 19:56:28 | 显示全部楼层
梅花朵朵香 发表于 2013-4-25 00:03
学习了!
作者历述从因寒恨雪到理解雪到最后爱上雪的过程,时间跨度大却并无拖泥带水之嫌,反而让人深陷其 ...

梅版的点评恰如其分,同感!特别是以“雪”一线贯通,收尾呼应,顶!!!
发表于 2013-4-26 11:12:45 | 显示全部楼层
万方 发表于 2013-4-25 19:56
梅版的点评恰如其分,同感!特别是以“雪”一线贯通,收尾呼应,顶!!!

谢谢您的同感及肯定!
发表于 2013-4-28 19:53:49 | 显示全部楼层
美在世上从来不缺乏,缺乏的是欣赏的心境。童年因为温饱都不能解决,下雪的时候,那份寒冷便成了难以抵挡的灾难,加上冻疮,于是对雪没有一丝好感。当作者悟道一般明白了雪,理解了雪,其实是理解了生活,理解苦难对于成长磨砺的意义。于是珠玉一样浑圆珍贵的警句一个接着一个,让人有所喜也有所悟有所心领神会。再后来,成熟之后的眼里,更有了对雪景艺术的欣赏,让我们陶醉在静静的大美里。我想,冻疮,不只是那代人的手脚上有,那个时代也有。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3-4-28 20:50:4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几天很忙,本以为帖子都沉了,没想到朋友们给了这么认真的阅读,给了这么认真的评价,觉得这个版真的很温暖,真是太感谢了,日后要更加努力向你们学习,加强交流,提高水平,不然对不起国家对不起党。
发表于 2013-4-28 23:1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梅苑公子 发表于 2013-4-28 20:50
这几天很忙,本以为帖子都沉了,没想到朋友们给了这么认真的阅读,给了这么认真的评价,觉得这个版真的很温 ...

对待自己的文字要象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请恕我冒昧,我并不知道你年龄和婚否),不能将它丢在一个地方就任凭其自生自灭,要常去看看它。呵呵,可以对不起党对不起国家,但不能对不起自己的孩子---谬论一个,不可外传
发表于 2013-4-29 09:01:01 | 显示全部楼层
梅花朵朵香 发表于 2013-4-25 00:03
学习了!
作者历述从因寒恨雪到理解雪到最后爱上雪的过程,时间跨度大却并无拖泥带水之嫌,反而让人深陷其 ...

朵朵是专业批评家,扬扬洒洒可自成一篇了。

点评

看来,我该检讨一下了,我都成专业批评家了呢。嘿嘿~~  发表于 2013-4-29 17:34
发表于 2013-4-29 09:01:58 | 显示全部楼层
公子淡定的表面下,有一颗敏感细腻的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